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一口咬住胸前两个奶头(半夜翁)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14:53:2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晃又是大半年没回家。上次放了瑾轩鸽子,也不知道他生气不生气。” “生气?不管看几次,都还是让人觉的夏侯家的宅子真大。住在这么热闹的地方,为什么要生

“一晃又是大半年没回家。上次放了瑾轩鸽子,也不知道他生气不生气。”
    “生气?不管看几次,都还是让人觉的夏侯家的宅子真大。住在这么热闹的地方,为什么要生气啊?”
    “但你又不喜欢。”
    上次回到明州时,谢云书还需要担心,魔翳会不会对李忆如趁下。但到了今时今朝,谢云书已经不怎么在意安全问题。
    一来是他自己和李忆如足够自保,二来也是随时会有长辈接应无须多虑。能够轻轻松松回明州,谢云书还是挺高兴的。
    说到自保的实力,谢云书由衷发觉,不和别人动较量,这练级速度就是上不去,比不了女娲后人那么稳定。
    这几个月的修行的进展,谢云书就着实不如李忆如了。满打满算他也就是从lv79到了lv82,其中两级还是弥补的炼丹亏空。而李忆如虽然没追上谢云书,但却从lv74到了lv78,反而比谢云书又快了一些上去。
    当然,两人吃掉的那些属性药,好处还是实实在在的,并不会受修行速度的影响。
    不过,他最近为了给李忆如收加永久属性的药物,把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钱都给差不多花光,看来投资房地产事业的计划,又不得不往后延期:“忆如将来想住在哪里?”
    “仙灵岛不够我们住吗?”
    “这……”
    怎么就直接默认两人人住了?
    走在回夏侯府的路上,谢云书想了想说道:“仙灵岛当然好,但是离市集太远。我觉得以你的性子,怕是耐不住寂寞。”
    “唔,云书哥说的也对呢。虽然能御剑飞行,可是周围什么人都没有,的确好无聊。那要不我们在萍溪村买一间房子吧。那里风景好,村民又热情。”
    “明庶门那儿?”
    “嗯!不要很大,够养一些灵兽宠物就好。”
    富丽堂皇的大宅院,林家肯定是不缺的。而在唐家集,谢云书也算有了一块地,不怕将来没地方住。仙灵岛现在已经算是李家的财产,离群隐居的地方也算是有了。那么在萍溪村弄个世外桃源式的住所,听起来却也不错。
    不过,就在谢云书想着这事的时候,突然腰间的葫芦一阵颤动,紧接着就听到城内的人群突然发出一声惊呼。李忆如“呀”了一声,当即拽了下谢云书的袖子:“云书哥,那边有人晕倒了呢。”
    “晕倒了?难道是……瑕?”
    能让纯阳妙道葫如此激烈感应的,自然是被魔翳用同样的魔气缚魂之人。谢云书脑筋一转,立刻想到了倒地之人的身份。
    而李忆如在拉了谢云书一下后,已经率先跑了过去,推开围观的人,先用观音咒给倒地的少女,稳定了体内异兆。可谁知道,李忆如虽然让她面色好了一些,但瑕的眉心随后却紧锁起来,似乎承受着相当痛苦的样子。
    “咦?”
    “没关系,不是你的问题。我们先把人带回夏侯府,然后由我来治。”
    李忆如的术法大多是圣灵之属,对于魔气天生有着驱散作用。可瑕的魂体现在乃是被魔翳的魔气束缚在**上。就算李忆如给瑕稳定了精神,类似这种祛除魔气的行为,却会导致瑕的魂体不稳,使得她变得难受起来。
    旁观的人本还有些热心肠的,害怕谢云书跟李忆如是拐人的贩子。但一见谢云书取出一块夏侯府的令牌,当即便放了行。而谢云书也不耽搁,直接用妙道葫当载具,三人一起飞上了宅邸。经过门口守卫通报,便如愿在府中先找了间客房安顿。
    而有谢云书在场,他本身兼具魔气之便,很快就让瑕醒转了过来。
    “姑娘醒了?”
    “我……不好,我又睡着了吗?!”
    迷迷糊糊左右打量一阵,发现眼前富贵气象,与自己平日住处截然不同。瑕急忙惊醒,还以为是半道晕厥,给别人惹了事情,当即不好意思地从床边一坐而起:“对不起,我给大家添麻烦了。如果让诸位破费的话,我一定会努力赔偿。”
    “呵呵,姑娘不必台在意。”
    由于身体的异样,瑕的肤色很白,唇色不如常人鲜红,右眼角留有一颗泪痣。
    黑厚密实的头发,被粗布红绳紧紧扎起长长的发辫,从左边自然垂落肩头。她的额前留着整齐的斜刘海,像是剪刀一绺剪出。腰间用大红布条编制成的粗红绳拉紧,瑕一身米色暖黄的松软行装,都是图个方便行走江湖。
    “夏侯韬”打量一阵,说着瞥了眼闻讯而来的夏侯瑾轩,道:“既然我夏侯府见了姑娘病倒晕厥,自然没有见死不救的道理。瑾轩,你多关照一下下人,千万别怠慢了客人。”
    “瑾轩明白。”
    本还想跟谢云书叙旧,夏侯瑾轩一听二叔这样讲,当即毫不犹豫应承下来。可谢云书却当众说道:“义父,这位姑娘的情况不太好处理。如果可以的的话,之后还是得请她跟我去一趟蜀山,那里应该有能彻底治好她的办法。”
    “哦……也对。云书现在是蜀山高徒,若有把握治好这位姑娘,那是再好不过。”
    魔翳虽然已经开始忌惮谢云书,但对于治愈瑕的病症却是乐见其成。毕竟缚魂术在瑕身上,只能算起了一半的作用,尚非完全的复生。魔翳就算能够将之轻松夺舍,亦将受限于魂体结合不密切,而难以发挥力量。
    此刻谢云书既然主动提及看病的事,魔翳自然不会拒绝,道:“怎么,近来可有碰到什么稀奇事,说与义父和瑾轩听听?”
    夏侯瑾轩极为喜欢江湖秘闻,闻言当即附和道:“对啊,云书,你答应我的事没做到就算了。但神州地大物博,像你这样高来高去的,谅必见过许多有趣的事物?”
    “那是不少,什么不周山啊,八公山啊、昆仑仙山啊……见了许多鬼怪仙兽。你想听,之后我给你详细说说。”
    这些都不是什么重点,谢云书转过身便直视着夏侯韬,贼喊捉贼道:“义父,我刚回明州的时候,有感应到一些若有若现的魔气。那位姑娘谅必也是受此影响才会突然晕厥。所以,我想带一些下人,在夏侯府周边布下一个净魔法阵,也好保护你们不被侵害。您看怎样?”
    “如此……甚好。”
    捏着胡须的指闻言一顿,夏侯韬随后含笑应道。

本文标签:一口咬住胸前两个奶头

上一篇:快点再快点再深点我痒(好深啊)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下一篇:端午节说说心情短语;划一艘快乐的龙舟;激情的鼓声诉说不尽的思念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