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H虐扎小核花蒂(虐刑乳吊蒂针)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7 15:58:5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咚咚咚!” 唐小川坐在车里还在想着这件事情究竟哪儿不对劲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他扭头一看,站在外面的是战哥。 他打开车门下车,战哥转身介绍:“先生,这就

“咚咚咚!”
    唐小川坐在车里还在想着这件事情究竟哪儿不对劲的时候,车窗被敲响了,他扭头一看,站在外面的是战哥。
    他打开车门下车,战哥转身介绍:“先生,这就是胡岳先生,滨海最有名的私家侦探!胡先生,这就是我的老板!”
    “胡先生你好,你可以叫我a先生!”唐小川伸出了。
    胡岳一愣,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跟他这么介绍简直,但他也很理解,这人不想他知道身份也很正常,他与唐小川握了,“a先生您好!”
    唐小川转身指着前面:“今天我除了找胡先生来谈一笔生意,也还想坐一坐缆车,不知胡先生有没有兴趣在缆车上谈这笔生意?”
    胡岳笑道:“只要有生意可以接,在什么地方谈无所谓,a先生请!”
    两人一起走到售票处,唐小川掏钱买了两张票,扭头对战哥说:“你们俩开车到对面等我!”
    “是,先生!”
    兵哥和战哥走了,唐小川和胡岳凭票上了一辆缆车,工作人员关闭门之后启动了电源,缆车缓缓向前。
    缆车里,两人面对面而坐,胡岳看了一下下方山谷的风景,问道:“a先生,您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现在可以说了,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只要您出得起价钱,我都没有问题,但如果超出我的能力范围,就算您愿意出再多钱,我也是爱莫能助”。
    唐小川把腋下一个牛皮纸文件袋递给胡岳。
    “这是一起交通事故的相关材料和监控视频,警方经过现场勘察和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一起正常的意外交通事故,我也看过这些材料,从表面上看,的确再正常不过,没有任何疑点,但我总感觉这里面有问题!”
    “首先,赔偿金的问题在事后出现了反转,刚开始肇事者家属完全不同意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金额,只愿意出一半,但后来肇事者自己给死者家属打电话说同意赔偿,只求征得死者家属的谅解,可是我们查过,肇事者的家境情况只是一般,想要拿出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金额有很大的困难!”
    “其次,我们得知了一个消息,肇事者在一个半月之前查出来患有绝症!”
    胡岳一边翻看着卷宗材料,一边问:“肇事者的货车没有买保险吗?”
    “买了,但保险赔付的与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数额相去甚远,所以死者家属提出的赔偿金额大部分需要肇事者自己承担!”
    胡岳很快把材料看完了,他在看完监控视频之后,抬头问道:“a先生想让我做什么?”
    “我想让你查查这事背后有没有谋杀或者故意设计制造这起交通事故的嫌疑!”
    胡岳收起材料说道:“除了这些材料之外,我还想知道死者的资料!”
    “没问题,明天之前,会有人把死者的资料送到胡先生上!”
    “好,如果有了消息,怎么联系a先生?”
    “打这个电话!”唐小川递过去一张纸条,纸条上有一个电话号码。
    缆车进站停下,两人走下缆车握离开。
    上车之后,唐小川接到了一个电话,他拿出一看,是王清打来的。
    “喂!”
    “小川,庆远公司的人来了,他人不在了,这公司到底要不要继续经营下去,我现在的情况又不方便,而且我从前又没有开过公司,他们公司的人想要找我商量一下接下来怎么办······我实在拿不定主意!”
    唐小川听完之后想了想,“你们在哪里?”
    “在我家里!”
    “行,我马上过来!”
    直到现在,廖庆远和王清依然是租的房子住,唐小川赶到时,一个两居室的房子里挤满了人,都是廖庆远公司的员工和同事。
    看到唐小川来了,王清连忙迎了上来,庆远公司的员工和同事也纷纷向他看过来,让开一条通道。
    唐小川看了看屋内的人,有二十多个,估计整个公司的人都来了,他问道:“是个什么情况?”
    副总经理谷永峰站出来说:“唐先生,是这样的,现在廖总人不在了,公司要不要继续经营下去,我们心里也没底,我们这些人当中有一些人不想在公司做了,另外还有一些人认为我们之前正在做一个游戏项目,要把这个项目继续下去,要不然之前的投入都打了水漂,所以我们的意见不统一!”
    “另外,廖总生前前为了这个项目曾经向公司的员工们集资,这些都是我们的血汗钱,现在廖总人不在了,但是这个账不能就这么一笔抹掉,要不然我们这些年都白干了,也没法向家里人交代,所以······我们想要回这笔集资款!”
    原来这些人是来要债的,唐小川立马明白了这些人的心思,正所谓树倒猢狲散说的就是这个时候、这样的事情!
    王清抹着眼泪,情绪低落,问道:“公司账上还有多少钱?”
    所有人都看向一个女人,庆远公司的财务经理涂红娟!
    涂红娟说道:“只有不少二十万了,具体是十七万三千五百块!”
    唐小川立即问道:“廖总不是向你们集资了吗?一共集资了多少钱?怎么只剩下这么一点了?”
    “唐先生,一共集资了三百七十万,按照当时的约定,集资的这些钱都折算成股份由各出资人和廖总一起持股!”谷永锋解释着说。
    唐小川语气平静,“这么说你们想退股?”
    一个员工说:“唐先生,现在廖总不在了,公司也没有了领头的人,我们······我们是在没有信心做下去,所以我们想······退股!我们也知道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要求确实有些过分了,但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如果老板娘是一个懂行的人,我们还可以跟着她继续把这项目做完,把公司继续经营下去,关键是她什么都不懂,这就······”
    王清这个时候脑子清醒了,她忙问:“除了这三百多万,我老公还投入了六百多万,另外他还从银行贷款了几百万,怎么只有不到十八万了?这些钱呢?难道就这段时间把这么多钱全都投入进去了?”
    谷永峰摇了摇头,“据我所知,自从这个游戏的项目启动之后,一直到现在为止,一共花掉的钱还不到两百万,至于剩下的钱,我听说他前段时间买了一些期货······”
    财物经理涂红娟也说:“的确没用两百万,只用了一百八十七万七千,但这个月员工的工资还没发!”
    谷永峰最后这句话一出,唐小川的脸色都变了,因为就在前两天他听刘志远在唉声叹气,原因是印尼、马来西亚和菲律宾等地咖啡豆成熟了,也不知道谁在网络上传出消息,这几国的咖啡豆可以出口的数量达到了三百万吨,消息一出,国际咖啡豆期货价就在一夜之间跌了三倍,比咖啡豆价格还没有大幅上涨之前都高不了多少了,而刘志远也买了不少咖啡豆期货,因为期货价突然下降几倍,让他不但没有赚钱,反而还亏了一点。
    当时,唐小川听刘志远说了这件事情还专门上网查了一下,咖啡豆期货价的确是下降了很多,而就在这两天,期货价应该还在持续下跌,至于现在跌倒什么价位他不知道。
    唐小川立即对王清说:“你知道庆远买期货的事情吗?”
    王清点头:“知道,但我不知道他买了多少!”
    “那你知道他用的是哪个证券公司的软件?”
    “这······我不知道!”
    唐小川只好掏出拨了一个电话,却是对雷老虎说:“你给我查一下庆远在哪个证券公司开的期货账户,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好,我等着!”
    只过了两分钟,他的响了,接听起来,雷老虎的身影传进他的耳朵:“廖庆远使用了杠杆,因为咖啡豆期货价陡然大跌,而他又没有及时操作止损,就在昨天,证券公司风控部门在保证金快用完之前强行平仓,现在他的账户上只剩下二十二万!”
    唐小川心中咯噔一声,完了!
    王清连忙问:“小川,怎么样?”
    唐小川语气沉重,“查到了,他在华亭证券开的户,保证金一千二百万,使用了t+1的杠杆,他买的是咖啡豆的期货,我记得有一次吃饭的时候还特别提醒过他,让他及时抽身,现在······因为咖啡豆期货价大跌,证券公司为了止损给他强行平仓了,账上现在只剩下二十二万!”
    王清脸色一白,身体几乎站不稳,向旁边倒下去,她母亲急忙把她扶住了。
    “这可怎么办呐!”王清的母亲急得哭起来。
    这些公司的员工一听,立马炸锅了,他们可是拿出了真金白银给廖庆远集资的,现在廖庆远人不在了,生前还拿了那么多钱去炒期货,现在期货也亏得一塌糊涂,他们的钱怎么办?
    “老板娘,请你给我退股吧,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吃饭呢,如果拿不回这些钱,我回去无法交代啊!”
    “是啊,是啊,老板娘,麻烦你给我们退股!”
    “退股!”
    “我要退股!”

本文标签:H虐扎小核花蒂

上一篇:性奴用嘴给主人喝尿(男奴)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下一篇:女儿8岁生日微信说说/懂得了一份工作/一份收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