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调教喂下面的小嘴吃东西(玩乳夹乳)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8 09:20: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老奴不敢。”身旁的太监立马恭敬的说。 “这就是了,就算你真的想去通风报信,也总得等朕见过了再说吧。”赵莱好像是非常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老奴不敢。”身旁的太监立马恭敬的说。
    “这就是了,就算你真的想去通风报信,也总得等朕见过了再说吧。”赵莱好像是非常无意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可是单单这么非常无意的一句话就已经表明,他早就已经知道自己身边的人都不听自己的,都是在听摄政王的。
    可是他完全不放在心上,甚至任由这些人背叛自己,去跟着摄政王。
    慕楠竹坐在窗户边上望着外面的天空。她现在不仅觉得前路渺茫,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走。更觉得内心空荡荡,好像漂泊无所依。
    王爷阿王爷,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平安。如果是平安的话,那也一定是先去管你爱的黎民百姓吧。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王爷,你若是有一天看到了这片大地上,战火四起,民不聊生,又该会多么难过呢。
    “哎,我还以为摄政王带回来的是多么美妙绝伦,超凡脱俗的女子。原来也只不过是一个相貌平平,还喜欢多愁善感的普通女子罢了。”
    慕楠竹本来还在这里感慨着事是人非,想着王爷是否已经安全。冷不丁的被这一句话打扰了,思路转头看去,就瞧见门口站着一个少年郎。
    这是一个一眼望过去就可以感受到他的开朗热情,充满少年感的少年郎。
    虽然在她的眼里容王爷也是一个少年,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容王爷身上已经有了老派的气息,做事也有自己一套风格,其实已经不完全是一个少年。
    而眼前的这个人却不同,就像是一个不被世俗打扰,每天都非常开心自在的少年。而且看年龄的话,他的确也要比容王爷小一点。
    “你是谁家的孩子?”慕楠竹问。
    看对方的样子来猜年纪,如果是放在现在的话,估计也就是个高中生。也就是说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甚至有可能比自己还要小一点。
    “孩子?”赵莱显然是觉得对方的称呼很奇怪,被吸引着了,“朕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不是孩子了。”
    “你是赵国皇帝?”慕楠竹满是惊讶的透过窗户上下的打量着对方。
    然后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居然还在屋里透过窗户看对方。她站起了身,走到院子外,这才直观的看到对方的身高长相。
    “朕就是,难道不像?”赵莱故意说了脸上的少年感,装出一副老成的样子。
    “像。就是感觉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轻很多。”慕楠竹这句说的是肺腑之言。
    就在赵楚两国边境发生的事儿而言,慕楠竹一直以为赵国皇帝是个老色批,老头子。
    却没想到是个十几岁的少年郎!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这么爱美人,甚至不惜大动干戈。看来从小就是个做昏君的料,怪不得得有摄政王扶持。
    “朕只是看着年轻罢了,朕今年已经十七岁了。”赵莱像是非常自豪的说出了自己的年纪。
    居然真的还要比自己小一点,自己今年都快十八了。慕楠竹看着对方的样子,想着对方的年龄,听着对方的语气,在想象对方当初做的事情,就不由得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

    “没想到皇上小小年纪就已经如此爱美色。”慕楠竹道。
    “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本就没什么可耻的。只不过是有些人不敢承认,就找各种的事情来掩饰。而朕光明磊落,喜欢美色就是喜欢美色。就算天下人都笑话,那又如何?”赵莱年纪轻轻,道理一堆一堆的往外蹦。
    “嗯。”慕楠竹点头,“被你这么一说,好色的无耻行为,都成了敢作敢当的品德。真是伶牙俐齿,能言善辩呢。”
    “你居然敢这么跟朕说话?”赵莱心里有些不高兴。
    其实在赵国,敢跟他唱反调的人有很多。但大部分都是暗戳戳的,不敢这么直白的直接说出来。
    就比如说他身边跟着的这位老太监,这老太钱心里装的明明是摄政王,做什么事儿也都是在监督着自己分明,处处都在与自己作对,可偏偏是藏在心里,从来不敢表露出来。
    这辈子敢直接和他唱反调的,也就只有摄政王和眼前的女子了。
    “你叫什么名字?”赵莱问。
    “慕楠竹。”慕楠竹非常干脆地自报家门。
    “慕楠竹...”赵莱不知为何的点了点头,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要点头,“不愧是摄政王带来的人,居然敢直接和朕唱反调。”
    “难道皇上不知道,我是赵国送来给你的妃子。”慕楠竹故意透露了这个消息。
    她现在已经看明白了,摄政王和皇上之间,必定有一个人要退出这里。既然摄政王已经大权在握,而且一看就是不好把控的,那就只能转而投向赵国皇帝。
    而且这赵国皇帝看上去并不像是软弱到底,丝毫没有反抗精神的人。
    “为何摄政王从未和我说过?”赵莱有些吃惊。
    “也许摄政王就是不想让你知道。”慕楠竹道,“谁知道呢。皇上,我到底是赵国献给您的,我还得指望您在这宫里活下去。”
    “指望我?”赵莱意味深长的拉长的声音,“你难道不应该是指望摄政王。”
    “摄政王?”慕楠竹故意露出一副迷茫的神情,“可楚国皇帝说我是献给赵国皇帝的,不是摄政王的。”
    所以终究是有区别的。楚国皇帝点名了是要把自己送给赵国皇帝,如果被摄政王截个胡,那岂不就说明摄政王别有心思,想要取而代之做皇帝?
    赵莱眯了眯眼,他不确定眼前的慕楠竹只是在简单的陈述事实,还是真的别有意思,是他心中想象的第二层意思。
    “所以你是想跟着朕?”赵莱问。
    “这是自然,我本来就该是跟着皇上的,我自然是要跟着皇上,皇上难不成是想把我推给摄政王?”慕楠竹问。
    “你且在这里住着吧,我和摄政王商量了再说。”赵莱道。
    “是。”慕楠竹点头
    赵莱若有所思的走着,心灵辗转反侧。

本文标签:调教喂下面的小嘴吃东西

上一篇:享受一个人独处的句子;在你平庸的人生中;我一定是个耀眼的精神病

下一篇: 被灌满肚子调教走路(拉珠灌)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