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警花被出卖被绑吊起来(警花玩)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8 11:21:1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死的那个人才三十多岁,上有老下有小,他老婆带着七十多岁的公公和两个孩子,在医院门口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于锦凡实在听不下去了,便问程安:&ldquo

“死的那个人才三十多岁,上有老下有小,他老婆带着七十多岁的公公和两个孩子,在医院门口哭得那叫一个凄惨……”
    于锦凡实在听不下去了,便问程安:“试药是怎么回事?不是病人自愿的吗?不是说还签了协议吗?”
    “就知道你不懂!”程安说道,“‘试药’从古至今一直就有,没出事的时候,大家相安无事,可一旦出事,就成了现在这种局面。‘病人自愿试药’是真,‘医院隐瞒药的副作用’也不假。确实也签了协议,但是协议你看到了吧,没有一条是为病人考虑的。死的这个人患得是慢性病,因为家里没钱才同意用这个免费的药,谁知道药的副作用太大,用完没几天就死了。”
    听起来确实凄凉。于锦凡以前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试药”这个词,现在出了这样的事,他肯定是同情死者的,但医院到底该负什么责任,“试药者”应该如何保障自己的权益,这些还是得交给法律。
    “既然事情已经闹开了,也用不着你这个热心的侦探暗中帮忙调查,我们暂且等两天,相信警察会处理好的。”他对程安说道。
    程安满腔热情又被于锦凡给压下去了。他以为他们可以像小说中写得那样,半夜偷偷溜进院长办公室,解开他的保险柜密码,从里面找出他的犯罪证据拍下来,将它们全部发布到网上去。
    不过听了于锦凡的话,他又觉得有点道理。这件事情已经曝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医院已经不可能赖账,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才行。
    于锦凡听不到程安说话了,这才向他说了他的要紧事:“‘青源奶业’在煦华市的总代理商姓齐,年龄三十五岁左右,开着一辆小货车,车牌号是901x,你先帮我查一下这个人,所有能查到的资料我都要。”
    听到有任务了,程安马上来了精神。“我记下了,两天之内给到你。”
    于锦凡笑着挂了电话。
    晚上十点半,敲门声再次响起,门外依旧没有人,只有一碗鱼头汤。
    延明医院“试药”一事,产生的影响远远超过所有人的想象。
    因为参与试药的人很多不是志愿者,而是因为某种原因自愿以身试药,是有偿行为。医院出示的协议里面只保护了医院的权益,如果新药对病人产生了作用,那是病人的幸运,反之,医院也不会承担任何责任。
    这次事件发生后,媒体报道了此事,警方也介入了。隐藏在黑暗角落的一条利益链就这样被挖了出来。
    死者家属显然背后有人操控。他们知道这个时候一味卖惨并不会博得太多同情,毕竟他们当初也是自愿参加。
    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放弃了自身利益,极力维护更多人的利益。提醒准备以身试药的人一定要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以及新药可能会产生的副作用,同时希望医院能够在保证试药人健康的情况下,再进行新药的研究。
    这也是所有人的心声。

    曾经的“医药大王”詹仰也站出来发声,指责医院只注重自身利益,不尊重病人。并强烈呼吁大家不要贸然以身试药,因为有些药用过之后产生的后果可能会让他赔上一生的健康甚至生命。
    詹仰这一行为又得到了所有人的支持。
    医院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之下,不得不对死者家属进行了赔偿。院长也代表医院诚恳的表达了歉意,表明他们决心改进的态度。
    正因为如此,这场“试药风波”被掀起两天后才渐渐平静下来。
    罗尚林这两天在县城追捕逃犯周详,已经快追到江同省的边界了。
    就在杀害苏永生的凶落网后的当天晚上,警察方把苏静言失踪一事传到内部网上,开始全网寻找。
    也就是在这天晚上,他们在苏永生家门口抓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那人大概以为警察都撤走了,其实这也是警察布下的**阵。
    就在他准备撬开苏永生家门时,被藏在楼上的警察抓了个正着。
    当时他并未拒捕,并乖乖交待了自己的身份。可是当警察押着他准备回局里详细审问时,他却在上车时戴着铐被同伙劫走了。
    只一眨眼的功夫,他的同伙骑着摩托车像阵风似的从他身边开过,几乎没有停下来就把他拖上了车。
    警察开枪射击,却因为当时是晚上,摩托车又开得很快,让他们逃走了。
    这件事情发生后,浅湾分局没有公开,当即决定秘密展开搜捕行动,并向市局请求支援。市局领导认为苏永生的案件已经结束,此人或许和苏静言失踪一案有关,于是派出有丰富办案经验的a警郑涛,由他带队秘密搜捕逃犯。
    半个多月过去了,郑涛带着十几个人从煦华市一路追踪,现已来到江同省最北部的一个小县城。
    在他们这里,国家的概念很模糊,每个省都像一个小国家一样有自己的法律法规,如果让犯人逃出省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何况江同省的北面是福渊省,福渊省向来不与外省交好,只知一味挑衅,无事还是不要主动找上门为好。
    周详一路向北逃去,目的很明显,就是要逃到福渊省,让他们无可奈何。
    郑涛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逃到省外去,于是悄悄打电话给罗尚林,让罗尚林过来帮他。
    罗尚林接到电话后,不得不先放下其它工作,坐着直升赶过来,先一步在这个叫万树县的小县城布下天罗地网。
    资料显示,周详只是一个普通人,在煦华市生活了三十多年,无所作为,还由于好吃懒做,早些年气死父母,前几年气走老婆,孩子也不愿意和他亲近。这才导致他自暴自弃,不知道和什么人混在一起,甘心做别人的棋子。
    据当时抓他的两个警察事后回忆,他上衣的第二颗扣子与其它扣子略有不同,还有些反光,仔细想想,似乎是跟踪器改装过的。所以他的同伙才能精准无误地把他劫走。
    在他背后,一定有个非常强大的犯罪团伙。
    只不过冷小东已经因为病情恶化死在医院,无法证明他们两个是不是一伙的。而周详冒险前往苏永生家里,很可能是觉得里面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本文标签: 警花被出卖被绑吊起来

上一篇:跪着趴好鞭打屁股臀缝(臀缝细鞭跪趴)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下一篇:毛多水多的大肥屁股(高清毛茸茸)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