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暴露自己给老头玩(工地老头)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8 16:46: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陆四还是慢了步。 济南六月十日就已经“易帜”降清,主导此事的是驻守济南的山东掌印都司苏邦政同济南府推官钟性朴。 钟性朴直同大顺招抚使胡尚友接触着,并且

陆四还是慢了步。

    济南六月十日就已经“易帜”降清,主导此事的是驻守济南的山东掌印都司苏邦政同济南府推官钟性朴。

    钟性朴直同大顺招抚使胡尚友接触着,并且这个招抚工作在六月初的时候取得过实际进展。

    在胡尚友开出山东右参议兼济南知府衔,并给予银五千两的条件后,“坐地起价”的钟性朴有所动摇,但是没等他拿定主意,满清任命的山东总督、部臣王鳌永就带人赶到了济南城外。

    曾做过明朝勋阳巡抚、通州巡抚、户部右侍郎的王鳌永将山东都司苏邦政的心思摸得清二楚,除授苏邦政为山东总兵外,又颁赏银万两,准苏邦政募兵五千,保举副将以下若干,更将济南、青州、登莱诸地划归苏邦政部就饷之地,不过这些地方有很多尚未归降大清,需苏邦政自己带兵去打,去招。

    王鳌永的门生、历城知县朱廷翰事先在城就做了官绅大量“工作”,于是手里有三四百兵的苏邦政在没有任何人反对的情况下打开城门迎王鳌永入内,至此,清大学士范程所言的鲁地腹心落入满清之手。

    据有济南之后,王鳌永立时命苏邦政招募各地的散兵游勇,同时以山东总督名义任降官陈锦为登莱巡抚、降将夏成德为沂州总兵、柯永盛为胶州副将,让这帮前明降官降将自己招募人手去清剿各地土寇和顺军、明军势力。

    另方面又派随自己南下招抚的员外郎张慎言、主事胡之彬、潘臣等人前往河南境内招降彰德府、怀庆府、开封府、归德府、卫辉府及明德王朱由栎、衡王朱由棷等。

    河南方面,早在五月初得知李自成退出北京后,大量明朝官绅立即发动叛乱。

    其影响最大的是归德知府桑开第勾结原崇祯朝督师丁启睿的弟弟丁启光作乱,他们诱捕了大顺任命的归德府管河同知、商丘、拓城、考城等地的县令。

    结果被从徐州进入归德的董学礼痛击,桑开第听大顺主力又回来了,吓得连夜逃出归德府。

    丁启光不信邪,带着拼凑的上万人马同董学礼部战于归德东南的家集,双方从上午直打到下午未分胜负。

    接董学礼求援的淮军第五镇赶至,于家集后方向丁部展开攻势,前后夹击之下丁启光不敌仓惶逃窜,其部被杀千余,俘虏七千余,余多四散。

    被俘人马,董部分得四千余,淮军得两千余。

    休整两天后,董学礼领兵攻打归德府城,淮军则攻虞城、夏邑等地。吕弼周部则进军归德府城西北的柘城。

    董部攻占无兵据守的归德府城后,得知原明朝河南援剿总兵许定国纠集了帮散兵游勇窃据睢州带。原明兵部尚书张缙彦在北京已经投降大顺,此时也逃回新乡招集官绅土寇同许定国勾结攻打河南境内的大顺军。

    而河南全境,土贼四起。

    势力较大的有占据汝宁的刘洪起,占据许州的韩甲第,占据登封的李际遇,占据裕州的李好,占据襄城的刘铉等。

    张国柱向都督陆宗奏报,称“贼寇各分辖数百里,拥众各十万余,局势已近糜烂。”

    可以说,短短个多月时间,河南已经翻天覆地,董学礼原先留在怀庆的三千兵马也被当地官绅策反。

    归德以外河南府州县,尽是“抗顺”。

    这个局面导致徐州“三方会谈”所定吕弼周、董学礼二部由归德北上取开封,接管洛阳,招降纳叛,建立关洛防线的企图变得难以实施。

    吕、董二部兵马本就不多,强行北上极易陷入四面楚歌境地。在派人同撤至西安的李自成取得联系后,吕弼周同董学礼商议后决定两家合兵出归德西进占据南阳府,接引大顺军荆襄部队进入河南。

    因于形势发展过快及时间问题,吕、董二人未将此事通报同他们起从徐州进入归德的第五镇,还是张国柱发现董部西走之后派人追问才被告知。

    陆四接到消息时又是过去几天,便回令张国柱命其率第五镇自归德西进独自夺取开封,尔后据开封暂按兵不动。

    土寇若能招抚就行招抚,若不能招抚也不要攻击。同理,对那些发起叛乱的前明官绅也不要主动攻击,尽量维持双方井水不犯河水的局面。

    之所以给第五镇下如此命令,原因是相较山东已经数十州县降清的“糜烂”,河南境内目前叛乱的明朝官绅和土寇都是打的“复明”旗帜,尚未出现降清现象。

    而潞王政权即将在南都成立,所以对于河南的明朝势力有政治解决的希望,加之清廷派出真满洲南下,山东北境全部沦陷,争夺济南成了淮军此时的重心,因此陆四无意让第五镇在河南同“复明”的官绅土寇大打片,那样做除了便宜满清的招降团,对淮军并没有好处。

    吕、董二人西进南阳对局面也有利处,荆襄的顺军精锐若能进入河南,怀庆之役肯定会如期实施,要是顺军的精锐人马不能进河南,那这场局部大反攻肯定难以实施,对陆四下半年的计划要产生重大影响。

    德州那边,巴哈纳和石廷柱进入德州城后,在恩县击败了李自成部裨将赵应元统率的数千人马,这件事让刚刚夺取了济南的王鳌永更是笃定山东招抚易如反掌,并且方大猷那边对曲阜衍圣公的招降也取得成效,当代衍圣公孔胤植已遣人奉表。

    孔胤植的奉表到,大清略取国的合法性就是顺理成章之事了。

    这日,济南得到个好消息,明山东总兵刘泽清的部将柏永馥叛离北归,愿携所部归降大清,不日柏就将亲率人马至济南归降。

    这可真是天大好事,王鳌永自入山东以来招降的明朝降将大多都是山东都司管辖的卫所军官,而柏永馥是刘泽清手下的大将,其部兵马远甚留在山东的这些卫所烂兵,故能招来柏永馥无缝如虎添翼。

    惊喜之下王鳌永面派人去柏军接洽,另面则将此好事通报京师,却是没告诉山东巡抚方大猷。

本文标签: 暴露自己给老头玩

上一篇:关于励志的段落摘抄;正能量励志名人名言

下一篇:巨龙捣花液(巨龙深捣)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