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长途汽车被强系列小说(人妻公车)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08 17:00:4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见孔端友应承下来,赵桓的脸上喜笑颜开,十分欣然。 官家更是招呼其他几位重臣,让大家伙都安坐,赵桓又对刚刚慷慨陈词的小胡学士另眼相看。 “对了,胡卿,朕记得令尊可是

见孔端友应承下来,赵桓的脸上喜笑颜开,十分欣然。

    官家更是招呼其他几位重臣,让大家伙都安坐,赵桓又对刚刚慷慨陈词的小胡学士另眼相看。

    “对了,胡卿,朕记得令尊可是儒学鸿儒啊?怪不得伶牙俐齿呢!”

    胡寅脸涨得通红,“官家,家父武夷先生确系当世鸿儒,只是家父讲的是横渠先生的气学,却不是让臣伶牙俐齿,臣,臣嘴笨得很!”

    赵桓大笑,“是,都怪朕胡言乱语……要说起学问,朕还真是糊里糊涂,弄不清楚你们在讲什么,不知道当世学问,又该怎么看呢?”

    在这个关口,貌似不是谈论学问的时候,可赵桓既然问到了,便不能不说。而且群臣也试图劝说赵桓,让他了解儒家的博大……

    首先开口的就是吕颐浩,“回官家的话,当世学问,大约可以分成三派,其是传自王荆公的新学,其二是传自二程的理学,至于其三,便是横渠先生的气学。”

    “哦。”赵桓笑道:“横渠四句朕是知道的,可朕不明白,横渠先生和二程不该统归理学派吗?”

    吕颐浩还没来得及回答,胡寅便抢先道:“回官家的话,横渠先生以为虚空即气,二程则主张天人理,其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不能混为谈。”

    胡寅神情庄重,什么事情都能马虎,唯独学问这块,这可不行。赵桓还真来了好奇的劲儿,频频发问,最初是胡寅和吕颐浩,随后刘韐、张悫、张浚,甚至是新任的工部尚书吕好问也加入了其。

    赵桓渐渐的,也弄清楚了些……北宋坛在经历过安史之乱以及五代十国的乱局之后,迫切需要种思想,统看法,正人心,靖世道。再加上对变法强国的需求,王安石的新学首先杀出重围,得到了官方认可。

    时间新学风靡天下……只不过这个新学由于为了变法服务,在论述天人道理的时候,显得非常草率。

    比如王安石就说我知有个道,如此如此,只说道时,已与道离。我不知道,只说道时,便不是道也。


    王安石的大意就是道是个很神秘的东西,我心不知,说出来的不是道,我心知道,嘴里说出来的也不是道……道是个玄而又玄的东西,不能琢磨,不可描述。

    王安石的用意大约可以猜到,从个政治家来看,我跟你在道上面浪费口水干什么,还不如直接讲实实在在的变法呢!

    王安石的态度可以理解,但学术问题却不能这么草率,有些看似无关痛痒的东西,却是最需要讲清楚的。

    譬如二程,他们早期也是倾向于新学的,可渐渐的他们发现新学讲的道,跟佛家讲的梵十分相似……

    这就捅了另个马蜂窝,在宋代的坛上,有人主张三教合,有人却坚决反对佛教,甚至认为主张儒释合的,比单纯的和尚还要坏!

    二程就是这派,他借用了周敦颐的太极图说,标榜纯儒之学……纯不纯先不管,反正我们跟老贼秃不样。

    而且王安石疏于对天理的论述,也让二程认为新学是水上浮萍,不足以治国安邦,甚至变法失败,都是王安石学问不纯的原因。

    这样来,二程创立了理学,张载创立气学,他们的共同目标,都是反对新学。

    但是气学和理学还是不同的,二程将虚无的理看做切的根本,由天理导入人心,进而阐发学问。

    张载主张气是切的根本,气有实实在在的面,就是世间万物,也有不可察觉的面,就是虚空……用非常非常不严谨的观点来看,理学偏向唯心主义,而气学更重唯物。

    在当今士林,二程的这套学问渐渐占据优势,所以杨时才是当今天下第鸿儒,士林泰山北斗。

    至于胡寅的父亲胡安国,虽然也曾经跟二程学过,但毕竟是气学为主,大约相当于屠龙刀和倚天剑的关系。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们都是反对王安石新学的。

    赵桓听着大家伙讨论了许久,争得面红耳赤,突然笑道:“诸位想过没有,新学不能富国强兵,旧党上来,又返回了从前,天下变得更糟糕……能不能干脆放肆点,大胆点;不管新学还是理学、气学,都不是治国理政的学问,都应该抛弃掉!”

    “官家!”

    吕颐浩真的要哭了,这位皇帝陛下怎么越来越轻佻了,什么话都敢说,简直是肆无忌惮!

    “臣等幼读孔孟之书,志在安邦定国,臣等学问不嘉,不能光大圣贤之道,此乃臣等罪过,非是圣人之学的错,臣,臣恳请官家,万万慎言!”

    说完,吕颐浩趴在地上,其他重臣,就连孔端友都跟下跪了。

本文标签:长途汽车被强系列小说

上一篇:描述写景的优美段落摘抄,

下一篇:乖把黄瓜慢慢吸进去(坐到调教椅子)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