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摁着强行灌满(灌满白浊)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2021-05-10 08:11: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沈元景与周伯通相互传授完武功,日头已然西斜。四人回到庄园,就见洪七公在厅里乱转,神色急躁。 等见着黄蓉之后,这才安下心来,道:“蓉儿,你回来得正好,现下都是晚饭时间了,老

沈元景与周伯通相互传授完武功,日头已然西斜。四人回到庄园,就见洪七公在厅里乱转,神色急躁。
    等见着黄蓉之后,这才安下心来,道:“蓉儿,你回来得正好,现下都是晚饭时间了,老叫花为了你奔波一天,只午间吃了点小菜,肚子都饿扁了,你快快下厨,胡乱做几个小菜,我填填肚子。”
    桃花岛上,饼酥糕点,瓜果枣仁全都不缺,他若饿了,也自有仆役做饭。说得如此惨淡,无非就是惦记黄蓉做的饭菜,她也不点破,嫣然一笑,转身进了厨房。
    等入了夜,黄蓉去到父亲书房,果然黄药师还在读书。她放下一碟点心,又替他续了杯茶,上按捏肩膀。
    黄药师闭眼享受,不由得忆起女儿年幼之时,不知从何日起,无师自通学会了这么一招,每到犯了错,便使将出来,他自会心软,不忍责备,于是叹了口气,道:“说吧,又在打什么主意?”
    黄蓉嘻嘻一笑,道:“今日师父上岛,也是为我而来。他性子高傲,说话不好听,你不要生气。”
    “哼。”他回道:“到底是长大了,学着骗帮外人了。你无非怕你师父得罪人,我拿他无法,就迁怒到郭靖头上。”
    她也不争辩,还是笑,轻轻端起茶杯,放到父亲里。
    “我在你师父年纪,武功远不及他,却还要狂妄百倍,我都如此,如何让别人无有傲气。”黄药师又叹口气,道:“你放宽心,我自不会与郭靖为难。输了便是输了,再去暗中算计,东邪的脸面还要不要啦?”
    黄蓉这才放心,双臂环住他的脖子,捏起一块梅花糕,送到他嘴里,仿似三五岁的那些时节,总是这样趴在父亲背上,絮絮叨叨个不停。
    父女两说了会私话,她才回想起白日之事,连着两门神功,她都学不得法,以她聪慧,倒是少有之事。当时还不觉着,等后来一人独处,不免觉着受了些挫折,便想着让父亲帮忙。
    她开口道:“爹爹,‘虚灵顶劲,气沉丹田,不偏不倚,忽隐忽现’,如何做到?”
    黄药师略一思索,道“无思无虑,聚精会神,用意而不用力;元气沉于丹田,徐徐而下,如气海发源环流四肢,屹然不动,在有意无意之间。”
    “那‘二八成就,乌兔混融’又指什么?”
    “心肾之气,不得偏颇,同起同落,乾坤交泰,融汇一体。”
    黄蓉问一句,黄药师便答一句,他只道是女儿不懂道家隐语,便解释给给她听,等到后面,越发深奥,却早陷了进去,并未能察觉异样。
    转眼半个时辰,等到解释“之动,不离其空,此空乃非常空,是不空之空”一句时,那油灯因着无人拨芯,火光骤然变小,黄药师一惊,这才清醒过来,怒道:“这是道家上乘的功夫,你自哪学来,怎可随意说与我听?”
    黄蓉见他脸色不好看,委委屈屈的道:“今日师父教授老顽童太极拳,我在一边旁听,除了一些浅白的,其他的我都听不懂,更不知道要怎样去练。爹爹,我何时变得与靖哥哥一样笨了。”
    方才两人一问一答之间,她把太极拳的大半精要说了出来,以黄药师之能,复原出来,不是难事。只是他自负得紧,那《九阴真经》下册在几年,也不肯练。如今得沈元景这门神功,如同偷窃一般,叫他如何心安。
    他还要责骂,可见女儿在油灯下,一副楚楚可怜模样,又自心软,没好气道:“你是担忧我武功不济,二次华山论剑败北,没了面子?还是郭靖那小子也听不懂,你学了说与他听?”
    黄蓉笑嘻嘻的,拨弄了灯芯,屋里又明亮起来,黄药师叹道:“如此做派,给你师父知晓了,怕不是得气得要清理门户。”
    她不以为然道:“师父会的神功多到他自己都学不来,区区一门武功而已,他怎会在意。我从前问他,要是他不在身边,剑法找谁指点,他就叫我找你。靖哥哥也是一样,拿着掌法请教七公,他也不放在心上,说什么知根知底,无须防备。”
    黄药师冷哼一声,终究是心中有碍,赶她出去了,想了一阵,才吹灭灯。
    ……
    第二日早,黄药师本待向沈元景致歉,却见对方先拿出一叠白纸,递了过来。
    他接过一看,最上的一页写着《九阴真经》几个大字,他心头一震,抬眼望去。
    沈元景道:“来得匆忙,并未备下礼物,况黄岛主品行高洁,定然也看不上那些俗物。闻听黄岛主欲得此书,以告慰爱妻,便借花献佛,权当是聘礼了。”
    他又朝着周伯通说道:“周兄,如此处置,是否妥当?”
    周伯通大口吃着糕点,嘴里含糊道:“你能记下便是你的本事,我管不着。况且黄老邪说出要烧掉的话,我还是信的。”
    黄药师朝着两人深深一礼,道:“多谢沈先生与伯通兄成全。”说罢,从怀里掏出早准备好的一裹白布和一个瓷瓶。
    沈元景接过,展开白布一看,里面是一张人皮,上面密密麻麻刺着许多字,就听他道:“这是真经下册,劳烦沈先生抄录三份,你留一份,与伯通兄一份,剩下一份给我烧给亡妻,人皮还要给我那不肖的徒弟,终究是玄风留给她的念想。”
    这样分配,皆大欢喜。他又指着瓷瓶道:“疗伤之药,无有超过桃花岛无常丹者,算作回礼。”
    沈元景应了下来,晚间拿出两份《九阴真经》下册,分与两人。
    黄药师拿了,过一日便领着黄蓉与郭靖,祭拜亡妻,在她棺木前烧掉,算是了结一桩心愿。
    周伯通得真经后,遵照王重阳遗命,也焚毁了去,又在岛上待了几日,就回中原去了。洪七公一连吃了十几天黄蓉做的美味佳肴,才因有要事,恋恋不舍的离开。
    沈元景传了两个徒弟易筋锻骨篇,便开始闭关,虽然疗伤篇于新伤最为贴合,可他也只需借鉴其中理念,以供参照。
    黄蓉还是不肯多用功,整日的玩耍。只有郭靖,日复一日,勤奋刻苦,从无间断,倒让黄药师对他印象改观许多。
    这日,陆乘风携着儿子,并梅超风几人一道,上得岛来。

本文标签:被摁着强行灌满

上一篇:无剧情纯肉高HNP(一女np纯肉)最新章节列表目录

下一篇:关于男人对女人的表白经典句子;最实在的表白情话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