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是想重一点还是快一点|又嫩又紧又滑夹得好紧

2022-02-25 16:50: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没事就好,你们给我好好看好她,可千万不能让她出事,懂吗?”苏孟然走到客厅里,教育着别墅里的佣人。 不管怎么样,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到的。 等到苏孟然走后,过了好

“没事就好,你们给我好好看好她,可千万不能让她出事,懂吗?”苏孟然走到客厅里,教育着别墅里的佣人。

 

    不管怎么样,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到的。

 

    等到苏孟然走后,过了好久,暖遥才从床上醒来,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明显暗下来了。

 

    整个房间里空无一人。

 

    腹部的早已没有了疼痛,可是暖遥的心里却很是害怕。

 

    她害怕自己会失去这个孩子,在这个家里,她的身份虽然看似高贵,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所有人都会给她,可是实际却并不是这样。

 

    她只不过是一个囚犯罢了。

 

    没有自由,也没有尊严的囚犯。

 

    一旦肚子里这个孩子生下来,她就必须要承受母子分离的事实。

 

    可是从小就经历过那样艰苦的、没有母爱的生活的暖遥早就决定过,如果日后她有了孩子,哪怕是让她受苦受累,她都一定要给孩子最好的关心和爱护,谁都不能阻止。

 

    哪怕就是富可敌国的傅家也没有权利让她和孩子分开!

 

    在昏暗的房间里,暖遥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腹部,用很温柔的语气说:“宝宝,妈妈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

 

    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定。

 

    那天之后,苏孟然再也没有来过这里。

 

    这几天,暖遥过上了很平静的日子,从表面上看起来,一切都和苏孟然还之前一模一样,没发生什么重大的变化。

 

    但也仅仅只是从表面上看起来一样罢了。

 

    暖遥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别墅里的一切,她将别墅里的每一处地形都搞得清清楚楚,还有保镖的轮换时间,以及都是一些什么人等等。

 

    经过多日的观察,暖遥终于确定了一个方案。

 

    她发现别墅二楼的客房里有一个浴室,浴室内正好有一个小窗户,而窗户外面正是别墅院子的围栏,也就是说,只要她能从这个窗户里翻下去,那就代表着她逃到了别墅外。

 

    站在门口的保镖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

 

    只是,虽然这里很容易逃脱,但窗户距离地面有三米高,她现在怀着身孕,怎么说都不是很方便,而且这种高度,一不留神可能就会摔到肚子里的孩子导致流产。

 

    而且每次洗澡的时候,都是暖遥唯一可以单独行动的时候,虽然那名看守着她的佣人不会留在自己身边,但每次她都会要求自己将衣服脱干净,并且还会仔细检查浴室。

 

    这就导致了暖遥虽然能摆脱他们的监视,却根本没有衣服穿。

 

    虽然有这么多弊端,但这是暖遥唯一能逃离的机会。

 

 文学

    她绝不会放弃。

 

    暖遥已经想出了对策。

 

    离地三米的高度,她可以用自己不经常穿的、没用的衣服制作成绳子,在逃跑的那天将绳子拴在固定的家具上,这样她便可以接着绳子的长度,缩短与地面的高度。

 

    至于衣服,她可以另想别的办法。

 

    当务之急就是:如何名正言顺的从自己的那个房间,搬到这间客房里去住,还能不引起那个管家的怀疑。

 

    根据她这些天的观察,那名老管家是个见多识广的人,想要骗过他的眼睛可不容易。

 

    不过好在苏孟然已经给她做好了嫁衣。

 

    这天半夜,暖遥按照自己预定好的时间起床。

 

    醒来之后,她开始大吵大闹。

 

    “来人啊,快来人啊!她想要杀死我!救救我!”

 

    她的叫声十分凄惨,引来了众多围守在房间周围佣人的注意。

 

    那些佣人想要上前来看看她的情况,却通通被暖遥用手中的枕头打了回去。

 

    边打暖遥边喊着:“走开!你们都想害我,你们都跟她是一伙的!”

 

    这么大的动静,老管家自然也被吵醒了,他起床想查看一下暖遥究竟怎么了,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样一幅场景:

 

    暖遥披头散发的穿着睡衣坐在床上,脸上的表情像是看到了什么特别可怕的东西,而在她周围满了前来查看状况的佣人。

 

    但是没有一个人敢靠近她身边,因为只要有人站在暖遥可以够得到的范围之内,必定会受到暖遥的毒打。

 

    “管家,您看这该怎么办?”因为一直守着暖遥的女佣人见主心骨来了,急忙上前寻求帮助。

 

    管家皱眉问:“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不知道,但是几分钟前她还睡得好好的,前几天夜晚也从来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她嘴里一直说着有人要害她!”佣人将暖遥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管家。

 

    管家听后越发觉得奇怪。

 

    害她?谁会害她?

 

    不等管家思索,暖遥已经先一步说:“苏孟然,你别想害我肚子里的孩子!除了我,谁都不能做他的妈妈!”

 

    听到这句话,管家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几天前的那件事。

 

    “你们快点上前制住她,我去请医生过来!”管家说。

 

    周围的佣人听到命令,谁敢不行动呢?

 

    他们一拥而上,却又怕伤到暖遥肚子里的孩子,在挨过好几次打之后,终于用一种不是很强硬的方式控制住了暖遥。

 

    这时医生也到了。

 

    “快点帮她看看,她到底是怎么了?”管家问。

 

    暖遥嘴里还在喃喃地说着有人要害她之类的话。

本文标签:是想重一点还是快一点

上一篇:人妻放荡出轨H文系列|老中医和小玲的性经历

下一篇:夜玩亲女裸睡的小妍H|奶头大被调教有奶水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