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连两个囊袋都调教

2022-03-03 08:33: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张芳从小床上慢慢的爬了起来,她微微一笑说:“你们不要急着走,我一会儿给你们做晚饭吃。” “不用了,下次来的时候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你刚扎完针,就躺着

    张芳从小床上慢慢的爬了起来,她微微一笑说:“你们不要急着走,我一会儿给你们做晚饭吃。”

 

    “不用了,下次来的时候我会提前给你打电话。你刚扎完针,就躺着休息一会儿,我把房门从外面给你关上。”

 

    夏建说完,便去小诊所的中药架子上拿了一大包的艾草。这些艾草生长在龟凤山,品质相当的不错。夏建从小生活在农村,所以他对艾草并不陌生。

 

    尽管夏建不让张芳出来,可张芳还是把他们送到了车上。从张芳的眼神中,夏建看到了她的不舍。毕竟他们在一起相处了一年多的时间,要说没有一点感情那还真是假的。

 

    跑车经过东阳县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欧阳雪建议先吃完晚饭再走,可夏建告诉欧阳雪说,这次的针灸讲究时辰,必须要赶在晚上的九点钟之前完成。所以两个人便饿着肚子赶回了GZ市。

 

    月上树梢时,他们才赶到小玉母子住的哪个果园。让人欣喜的是,夏建和欧阳雪走进小屋时,正在玩耍的小玉忽然有点害怕的躲在了凤兰的身后。

 

    这可是一件好事,最起码来说,夏建的治疗已起到了初步的效果。以前的小玉除了犯病就是呆痴,现在的她已知道害怕生人。

 

    欧阳雪简单的和凤兰说了两句,便开始为小玉治病。还好小玉对欧阳雪多少有点认识,要不是欧阳雪在一旁的协助,夏建手中的银针还真没法扎在小玉的身上。

 

    银针过穴。夏建在小玉的后背扎出了一条龙,等行完针后,立马又是艾草烧灸。整个过程井然有序,看的欧阳雪不由得睁大了眼睛。

 

    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就在夏建给小玉用完最后一个艾灸时,小女孩竟然哭着喊道:“妈妈!我的背有点烫。”

 

    “天啦!小玉能说话了,她能说话了,你们都听到了吧!”

 

    欧阳雪激动的大叫了起来。凤兰两步上前,她猛的爬在地上就磕起了头。夏建赶紧的把凤兰扶了起来说:“千万别这样大姐。孩子能恢复过来,这说明她和我有缘。”

 

    “大恩人啦!你救了小玉,我无钱回报,只能多磕几个头了。”

 

    凤兰说着,又要往下爬。

 

    夏建不高兴了,他冷声说道:“好了!你再这样我还真生气了。孩子现在的情况是你必须小心呵护,多带她在外面晒晒太阳,最好是让她在野外多跑跑。这样的话她会增加饥饿感,对增强体能有好处。记住,最近一年不要进城。她现在需要的是安心静养。”

 

    “这里有五百块钱,你给小玉买点营养品。”

 

    欧阳雪说着,掏出五百块钱塞到了凤兰的手中。

 

    夏建又给凤兰安排了一些该注意的事项,这才和欧阳雪摸黑走出了果园。上车后,欧阳雪笑着问道:“今晚想吃什么?随便你点,我请客。”

 

    “我这人对吃的还真没有什么要求,一碗面条就可以打发我。当然了,就看跟谁吃了。比如说和你欧阳主任共进晚餐,不吃也行。”

 

    “为什么和我共进晚餐不吃也行?”

 

    开着跑车的欧阳雪呵呵一笑问道。

 

    夏建哈哈一笑说:“秀色可餐,看着你就饱了。”

 

    “你就贫吧你!坐好了,本姑娘要加速了。既然你要吃面,那我做给你吃。”

 

 文学

    欧阳雪说着,脚下猛的一踩油门。大跑车在黑夜中呜的一声便冲了出去,转眼间便上了城市高速干道。欧阳雪别看她是一介女流,可开起车来非常的疯狂,一路上不知她超了多少辆车。

 

    最后在GZ市的富人区白领国际,欧阳雪才把车停在了一座大楼前。夏建下车后看了一眼森林一样的住宅高楼,他忍不住笑着问道:“你就住在这里?你也太有钱了吧!”

 

    “不是太有钱,只是够用。你说我一个工作起来没白天没黑夜的人,挣这么多的钱不舍的花,那岂不是亏待了自己。”

 

    欧阳雪一边和夏建开着玩笑,一边带他进了电梯。欧阳雪住在22楼,这对于夏建来说,欧阳雪简直就是住在了空中。

 

    到了欧阳雪家的门口,夏建忽然不敢往前走了。他小声的对欧阳雪说:“不好意思,第一次来你家,忘了带礼品。”

 

    “走吧!我一个人住,你带什么礼品。”

 

    欧阳雪一手拉着夏建,一手便掏出了钥匙。正好就在这个时候,邻居家的房门开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走了出来。她一看眼前的情景,便忍不住笑道:“欧阳主任,这是你男朋友吧?挺好!”

 

    欧阳雪被邻居说的脸猛的一下红了,她极度尴尬的笑了笑,她正要解释时,老人家已转身进了电梯。

 

    进了欧阳雪的房门,夏建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脚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能看得出,欧阳雪一个人住的房间根本就不会有人来。

 

    “对不住了,我这里没有男拖鞋。这是我刚给自己买的新拖鞋,你就凑合着穿一下。”

 

    欧阳雪潇洒的甩了一下自己的短发,然后把一双粉色的女式拖鞋丢到了夏建的脚下。夏建犹豫了一下,只好开始换鞋。虽说有点穿不上,但总比光着脚丫子强一点。

 

    一个人住着两居室,感觉非常的宽敞。夏建就像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似的,在人家的房间里东张西望。

 

    “哎!你不会是在找洗手间吧?就中间哪间。”

 

    换了一身更加清凉的衣服,欧阳雪一边朝厨房里走,一边笑着问夏建道。

 

    夏建略显尴尬的一笑说:“我可以用你的洗手间吗?如果不能用,我这边的问题也不是很大。”

本文标签:学长的手指在里面转动的写作业呢

上一篇:男女差差差很痛的画面:娇妻排卵期被黑人受孕

下一篇: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刘雪:客人拉起她的奶头使劲捏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