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坐着震动器写作业 紧致被粗大撑开的疼死了

2022-03-04 07:55:3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 被人拒绝倒是没什么,作为一名商人,连这点都接受不了的话,那也别干这一行了,真正让他无奈的是这并不友好的环境,在国内想要把生意做大难,但在海外却是立足都难啊。 “阿

  被人拒绝倒是没什么,作为一名商人,连这点都接受不了的话,那也别干这一行了,真正让他无奈的是这并不友好的环境,在国内想要把生意做大难,但在海外却是立足都难啊。

 

    “阿布,你说我们去了美利坚,该如何打开局面?”吕书贤看向自己四岁的儿子,虽然这看起来很荒唐,但他已经习惯了自己儿子的神异,或许忘喝孟婆汤了吧。

 

    “这也是我不愿意去纽约而选择旧金山的原因,自从排华法案通过之后,华人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生存会更加困难,但旧金山在几年前经历了一场大地震,据我找到的资料来看,如今旧金山重建已经接近尾声,但依旧需要大量的劳工,这里还是愿意接受华工的,所以现在旧金山的华人不少,出门在外,与其去找本就看不上华人的人施舍,倒不如去华人聚集的地方更容易发展!”

 

 

 

 

    华工吃苦耐劳,任劳任怨的特制在排华法案出台前很受资本家喜爱,现在虽然出了排华法案,但很多地方都暗中雇佣华工的,就好像这泰坦尼克号上就有八名华工。

 

    听着儿子的话,吕书贤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资本世界,只看利益,只要我们在旧金山做大,这些人自然会找来。”吕布随口道,他一直认为自身强大才是核心,而不是去通过出卖尊严的方式来换取人家的青睐,这种事一旦做了,哪怕以后壮大了在别人面前也始终低人一等。

 

    不卑不亢,若能结交自然最好,若不能,那做自己就行,刻意讨好除了自损身价没有任何意义。

 

    “我一直觉得……你可能生了个上帝!”强尼看了看吕布那一脸成竹在胸的模样,忍不住对吕书贤道。

 

    别说一个四岁小孩,就算是像他们这样活了半辈子的人,也很难将这些事情给理清了,这让强尼想到了耶稣的诞生。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吕布照例在船头看书,资本论已经被他翻了好几遍,仍然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他似乎喜欢读书,真是个奇怪的东方小孩~”杰克和昨晚的少女并肩在甲板上闲逛,老远就注意到站在船头的吕布。

 

    少女想了想,主动上前,对吕布展现出了善意,伸手道:“你好,昨晚的事情,多谢你了,你可以叫我露丝。”

 

    虽然吕布全程冷漠,但她自杀的念头确实是被吕布打消的,或者说是吓没的,尽管也因此陷入了危险,但这似乎不能怪吕布。

 

    “吕布,举手之劳,无需言谢。”吕布伸手与露丝轻轻一握。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吕布继续看书,气氛有些尴尬。

 

    “这种书你能看懂?”露丝好奇的看着吕布手中的资本论,她觉的他是在装,这种书连她看起来都十分晦涩,见吕布没理自己,自尊心很强的她忍受不了被无视的感觉,开口问了几个自己知道的问题。

 

    对于这个,吕布似乎更感兴趣,随口回答后也提了几个问题,然后……露丝有些傻眼了。

 

    吕布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继续看书,本就不该期待这么一个孩子能懂什么的。

 

    露丝感觉胸口有些发闷,吕布那失望的眼神虽然并没有什么无礼,但很扎心,自己似乎在智商上被一个东方小鬼给鄙视了。

 

    对于自尊心极强的露丝来说,这比对方粗暴的直接开口骂她都难受,忍不住讽刺道:“小小年纪就对这种书如此痴迷,看来你血脉中也是充斥着贪婪!”

 

    吕布抬头,疑惑的看向眼前的无知少女。

 

 文学

    “哑口无言?”露丝像只骄傲的天鹅,高傲的用下巴对准了吕布。

 

    吕布合上书,转身就走,他喜欢跟有思想的人交流,可惜这艘船上找不到,但跟普通人交流,有时候真的很费劲,感觉像是两个物种,自己跟赤兔沟通都没这么费劲!

 

    莫名其妙。

 

    “站住,这样对待女士是很无礼的行为!”露丝一把拉住吕布,有些愤怒道。

 

    “嘿,露丝,别这样~”杰克吓了一跳,这小鬼可不是好惹的,真惹怒了他,说不定会直接把人丢到船下。

 

    吕布也很无奈,骨子里他不喜欢跟女人计较,如果能交流自然最好,不能吕布也是尽量让着,但这孩子自尊心强的有些过份。

 

    “你很在意旁人的看法?包括我这么一个小孩子?”吕布只能拿出自己的年龄试图摆脱这个自尊心很强的少女,语气尽量温和,稍微的眼神或是语气都能让这女娃炸毛,自己这辈子是不是天赋点太多,把运气给弄没了?

 

    “……”

 

    这么一说,露丝突然发现,自己跟个小孩子针锋相对似乎确实有些不妥,吕布的成熟语风和神态让人不自觉的忽视了他的年龄和身高。

 

    “我今年四岁,若算上娘胎里的一年,五岁。”吕布认真的看着露丝。

 

    露丝面色有些尴尬的松开手,看着眼前的东方小光头抱着跟他身子不成比例的书走了,扭头看向杰克:“这个小光头一点都不可爱。”

 

    杰克耸耸肩:“他一直这样。”

 

    “你跟他很熟?”露丝有些好奇道,不知怎的,虽然不太愉快,但跟吕布相处过后,心中的抑郁却是少了许多。

 

    “上船就认识了,小家伙很有风格。”杰克跟吕布也只是见了两面,但吕布给他留下的印象很深刻,好像这具幼小的身体里,藏着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他的直觉尤其是在看人这方面一向很准,但这一次,杰克对自己的直觉有些动摇了。

 

    吕布回到船舱里没有继续看书,他还没有好好游览过这艘海上宫殿般的巨轮,对于这艘船的设计吕布是很好奇的,船越大,要考虑的问题就越多,并不只是简单的把小船放大那么简单,材料很重要,虽然接触不到设计者,但别忘了吕布本身就是一名出色的设计师,之前只是限于时代或者说材料的束缚无法造出这么大的船,但现在有了成品,就算没有图纸,他也大概能够通过各种数据将船的设计图逆推出来。

 

    仗着身子小,力气大,吕布一天的时间基本都在船上各处闲晃。

 

    他除了对西方这些年衍生出来的思想感兴趣之外,对西方的物理、化学同样感兴趣,相比墨经而言,西方在科学显然更进了一步,回去后,墨经需要重新编纂了,或者改个名字?

 

    一直到傍晚,吕布游览了一圈回来之后,在房间里要了纸笔开始勾画泰坦尼克号的设计图,很快,一张大致的草图就完成了。

 

    看着这张草图,吕布陷入了沉思。

 

    “布儿,为何发呆?”吕书贤看着吕布疑惑道。

 

    “这个长度和宽度,一旦地步受到撞击,对此处的材质要求极高。”吕布指了指船底的位置:“稍差一些,这艘船便没了。”

 

    吕书贤摇了摇头道:“放心,这船上有很多英格兰和美利坚贵族,他们自然会考虑这一点。”

 

    “真出了事,他们不会有事,船上有救生艇。”吕布看着父亲:“但数量不足,一旦发生船难,我们多半是被抛弃的。”

 

    吕书贤闻言一怔,随即摆了摆手道:“布儿别说这些不吉利的,那白星公司花了多少钱才建造了这艘船?怎么可能偷工减料?就算有问题,也不可能首航便沉默吧?大不了我们以后不坐这艘船了。”

 

    话虽如此,但神色还是有些不自然,多少有被儿子的话给吓到。

 

    “凡事要做最坏的打算。”吕布摇了摇头,凡事未算胜,先算败,这才是求稳,不能将未来的希望寄托给运气,在这茫茫大海上,一旦出事,自己还有生还的机会,他这一世的老爹可没有他这种变tai的体质。

 

    在画出了船的图纸后,吕布就有种这船迟早要沉的感觉!

 

    他可是有九样神级天赋的。

 

    危险预知:当遇到危险前会有提前预判的能力,或是思索道与未来有关的事情时,如果有危险,也会有一定程度的预知能力。

 

    画出图的瞬间,吕布就感觉心头有种不祥的预感,旁人或许不会在意,但吕布相信自己这种预感,神级天赋再加上自己对船体结构的判断。

 

本文标签:紧致被粗大撑开的疼死了

上一篇:男生和女生一起差差差的感觉 纯肉小说大尺度古代

下一篇:上英语课吃老师的小白兔 老中医按摩娇妻出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