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纯肉黄辣放荡高H粗口

2022-03-29 10:18: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而非常敬重赵锐锋的林然,断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说话间,林然身上的源力,已经随着他的情绪,开始涌动起来了!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上官星月看着林然,淡

而非常敬重赵锐锋的林然,断然不愿意看到这种事情发生!

 

    说话间,林然身上的源力,已经随着他的情绪,开始涌动起来了!

 

    “我的意思,还不够明显吗?”上官星月看着林然,淡淡说道,“宁海军区不能再这么乱下去了。”

 

    很显然,上官星月知道一些林然所不知道的消息,平时也有一些林然所看不到的角力。

 

    “可是,赵锐锋元帅这边正在对宁海军区展开大面积自查……”林然冷冷说道,“为什么不多给他一点时间?”

 

    “我一直在给他时间,否则的话,就不会等到现在了。”上官星月看着林然,墨镜背后的眸光之中闪现出了一抹复杂之意,“可是,你该懂我才是。”

 

    也不知道这一抹复杂之意里,到底有没有失望。

 

    “我懂……可是……”林然并没有去细想上官星月话语之中的深意,他狠狠地摇了摇头,“一定非要走这条路吗?”

 

    上官星月的目光透过墨镜,落在林然的眼睛上:“如果我是你口中的那个纯粹的功利主义者,我现在不插手宁海军区是最明智的做法;如果我是你口中那个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的人,那么我现在无疑可以坐视李森汉继续兴风作浪,如果我是你口中……”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被林然给打断了。

 

    “我知道,你不是。”林然的眸光之中有着一圈圈的涟漪在扩散开来,这是他的情感极度震荡的表现。

 

    上官星月的眼神一下子便柔和了许多。

 

    以往,她从来不会用这么一大串的排比长句来解释自己的行为,甚至语调之中还带着很明显的波动。

 

    “你明白就好。”上官星月笑了笑。

 

    说完,她的笑容骤然收敛,转身就走。

 

    “如果……如果我不同意你去呢?”

 

    林然喊了一声,随后,体内源力暴涌,身形近似于瞬移一样,拦在了上官星月的面前!

 

    “你是怕我有危险?”上官星月笑了起来。

 

    “我可以替你去。”林然说道,“我不想让军部和宁海军区发生大面积的冲突!”

 

    上官星月定睛看着林然,沉默了几秒钟,摇了摇头,才说道:“你真是个……傻子。”

 

    林然的眉头一皱:“我怎么就傻了?”

 

    “因为,我既然都来了,那么,这冲突……便不可能发生了。”

 

    上官星月轻轻说着,忽然间一抬手,源力暴涌而出!

 

    这一刻,林然本能地想要硬抗,可是,他突然发现,自己体内的源力洪流就像是受到了某种禁锢,竟是有种瞬间凝固的感觉!

 

    “我会和锋锐元帅好好谈一谈的。”

 

    说完,上官星月便离开了。

 

    她和林然擦肩而过,被清风吹起的发丝撩到了林然的侧脸,一股淡淡的香气也随之飘进了他的鼻间。

 

    然而,此刻,林然的源力池,还处于那种被冻结的状态里!

 

    那一股香气在进入了林然的鼻间之后,一直往他的鼻腔深处飘去,甚至于直接飘进了脑海里!

 

    这让林然的身体越来越僵硬,意识越来越模糊,似乎有一只手在不断地把他的意识拉扯向无穷的远处!

 

    林然的面色越发难看了起来!眼中甚至写满了难以置信!

 

    他艰难地说了一句:“妈的,星辰级,也用毒?”

 

    说完之后,这位短暂拥有S级实力的男人,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他的身体缓缓倒下,倒在了田溪琛的怀抱里!

 

    …………

 

    当林然醒来之后,已经身处宁州了。

 

    “我……我这是在哪儿……”

 

    林然睁开眼睛,觉得这场景有点熟悉,似乎在哪里见到过。

 

 文学

    他当然见过,只是当时太过于激情,对周遭的环境印象不太深刻罢了——这里是辽江武者管理处的大楼顶层。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田溪琛穿着一身白色的真丝吊带睡裙,正坐在床边的书桌上,一边处理着文件,一边时不时地抬头看看林然。

 

    “你醒了呀。”

 

    看到林然睁眼,田溪琛便站起身来,随着她的这个动作,真丝睡裙的下摆沿着流畅的身材曲线缓缓滑至大腿中段。

 

    “宁海军区怎么样了?”林然说道。

 

    他睁开眼之后,并没有任何不适之感,就像是睡了一大觉,精力十足。

 

    而且,那种源力池被禁锢的感觉,也彻底消失了。

 

    他努力地去回想着昏倒之后的事情,却一点也想不起来,甚至连自己怎么回到宁州的都不知道。

 

    “你睡了三天。”田溪琛给林然倒了一杯水,端到了他跟前,顺势坐在了床边。

 

    “居然这么久了。”

 

    林然分明看见,在田溪琛坐下的瞬间,那真丝睡裙下摆所勾勒出的弧度与曲线,美不胜收。

 

    田溪琛的另外一面,确实是只有林然才能得见。

 

    不过,他这时候心里装着事情,对此并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

 

    一口气干掉了一大杯水,林然立刻问道:“宁海军区那边怎么样了?上官星月和赵锐锋……交手了吗?”

 

    田溪琛挽了一下耳边的头发,说道:“赵锐锋元帅,不可能是星月元帅的对手,但是,军部里的一些事情,并不能只用拳头去解决,不然,反弹就太大了。”

 

    停顿了一下,田溪琛继续说道:“在星月元帅到达宁海军区一个小时之后,赵锐锋元帅便宣布退休了,去首都养老。”

 

    轰!

 

    这个消息,简直犹如惊雷般在林然的脑海之中炸响!

 

    赵锐锋离开了自己的大本营宁海,去往首都养老?

 

    林然不知道上官星月到底是通过何种方式才做到的这一切!

 

    赵锐锋在宁海军区那么多年,几乎已经成为了这个军区的精神支柱,上官星月究竟是用什么方式,才让赵锐锋同意前往首都的?

 

    而且,名义上赵锐锋是“去首都养老”,但是,这实际上无疑是相当于居住在了军部的眼皮子底下!

 

    林然一眼都能看出,赵锐锋是去当“人质”的!

 

    “怎么会这样?”林然的眉头狠狠皱了起来,“锐锋元帅是为了所谓的集体,才放弃了自己的利益?”

 

    田溪琛伸出纤手,轻轻地放在林然的胸膛上,似乎想要通过这个动作,让林然的心情平复一些,她说道:“你别激动,毕竟,军部高层大佬之间的事情,比表面上看起来要复杂,锐锋元帅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自然不是光凭战斗力,也不可能是傻白甜的性格的。”

 

    很显然,上官星月如果没用武力强行压服赵锐锋的话,那么必然给了对方无法拒绝的条件。

 

    而这,就不是林然所知道的了。

 

    “宁海军区一直挺好的,并没有和军部作对,为什么上官星月非要把手插进来呢?”林然很是不解。

 

    他能感觉到,上官星月的出发点一定是好的,也一定是从所谓的集体主义角度出发的。

 

    如果把宁海军区拿下的话,那么,上官星月在军部的集权便会更强了。

 

    其实,田溪琛也不知道真相。

 

    她说道:“据我所知,元帅之前是一直都没打算动宁海军区的,她也愿意保持这样的平衡,这一次的突然出手,逼赵锐锋元帅退休,大概也出乎了很多人的预料……我感觉……”

 

    林然直视着眼前人儿的眸子:“说出你的判断吧。”

 

    “我感觉,元帅之所以这么做,和这次两校学生联队遇袭事件有着极大的关系。”

 

    田溪琛的话,让林然的身体轻轻一震。

 

    “难道,宁海军区,真的有一些污浊到极点的地方,是不为我们所知的?”林然轻轻道。

 

    “先别想这些啦。”田溪琛往前坐了坐,把脸靠在林然的肩膀上,轻轻说道,“我不想看到你愁眉紧锁的样子。”

 

    现在,田溪琛对于林然的关心,已经是发自内心的了。

 

    姑娘伏在身上,林然只要微微垂下眼帘,便能看到那精致的锁骨和雪白的山谷。

 

    他直接伸出手来,一只手揽住了田溪琛的纤腰,一只手从她的腿弯穿过,直接把这位辽江实权人物抱到了自己的身上。

 

    田溪琛的俏脸一红,她显然也感觉到了林然身体状态的变化。

 

    “你不累吗?”田溪琛轻轻说道。

 

    “生命在于运动。”林然回答。

 

    田溪琛的声音更轻了:“那还是我来吧,你歇歇……”

 

    …………

 

    然而,就在田溪琛的真丝睡裙刚刚从那细腻到极点的肌肤之上滑落的时候,她的专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

 

    由于卧室的隔壁就是办公室,所以,这电话铃声在夜晚显得极为响亮!

 

    林然甚至都被这午夜凶铃给惊得一个哆嗦,那些火热之意一下子褪去了一大半!

 

    得有多紧急的事情,才会大半夜的打电话过来?

 

    “我去接电话。”

 

本文标签:按着她的腰疯狂的撞击闷哼

上一篇:疼别放了装不下了草莓刘雪 超级yin荡女高中生h公交车

下一篇:刮伦小说500目录 震动高潮哭喊花蒂喷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