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文:揉她小豆豆揉到失禁h

2022-04-20 17:17:1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然而,他终究还是失算了,在两次攻击无果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避开那只大蜥蜴的防御。

换句话说,他根本没办法跟这女子正面交锋,因此之前的计划,完全落空了。

是以刘存

然而,他终究还是失算了,在两次攻击无果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避开那只大蜥蜴的防御。

换句话说,他根本没办法跟这女子正面交锋,因此之前的计划,完全落空了。

是以刘存阳此刻有些着急,不过,他也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主。

自己堂堂‘半步化境’的伪宗师,要是输给了一头畜生,这事一旦传扬出去,他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于是,不信邪的刘存阳化掌为拳,再次发动了攻击,也不寻找什么角度了,打算直接与蜥蜴正面硬刚。

布满内气的拳头,径直砸向悬在半空的蜥蜴尾巴,以求力量最大化,来个一击必杀啥的。

然而想法是好的,现实的残酷却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砰!”

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传出,刘存阳的拳头准确无误的,轰砸在蜥蜴的尾巴上,使得蜥蜴的尾巴轻微颤了颤。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而反观刘存阳,则是再次被震退出三四米,拳头隐隐作痛,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做徒劳无功。

这下,刘存阳有些绝望了。

刚刚这一拳,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全力一击了,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撼动那只大蜥蜴分毫。

可想而知,这只大蜥蜴的实力,是何等的恐怖!

“戴门主,你们快逃,我来拖住这头怪物!”

刘存阳不及多想,身形再次爆退出数丈,顿落在大堂中央,他终于屈服了,头也不回的冲着戴诗语大喊道。

戴诗语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刘存阳大喊快逃,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处在懵逼中的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刘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为什么要逃?”

刘存阳闻言,吐血的心都有了,还为什么要逃,不逃难道要等死吗?没看到老子打不过吗?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咯咯咯……”

他正待回上一句,就被一道娇笑声给打断了,只听那女子笑罢后,笑颜如花道:

“意思是,他不是本姑奶奶的对手,今天你们都得死!咯咯咯……”

这笑声无比动人,且魅惑十足,但落入到戴诗语等人耳中,却像是一道道催命符,带着森冷的气息,让人心底发颤,双腿发软。

“啊,救命啊!快逃啊……”

人群中,有人当先大喊了起来,随即扔掉手中武器,转身拔腿就跑。

此言一出,立即起了连锁反应,戴诗语手下的那些残兵败将,除了六七位核心成员外。

其余人纷纷丢下武器,朝着大堂四周疯狂逃命。

酒店大堂里,是有几个应急通道的,等他们跑到门口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应急通道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锁死了!

无论他们如何使劲,都没办法将其打开。

而这时,那妖娆女子又发话了:“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想走?想的美!”

话音一落,其脚下的墨绿色大蜥蜴,瞬间蹿了出去,化作一道残影,速度快如闪电,连续几个甩尾后,又回到了女子脚下。

而那些四散奔逃的青壮年们,此刻才倒飞而回,砸回到原地,一个个蜷缩在地上,嘴中发出阵阵痛苦哀嚎。

回过来,再看刘存阳这边,他的反应力不可谓不快,在大蜥蜴蹿出去的瞬间,他就大叫一声:“好机会!”

他一直就在等大蜥蜴,离开那绿裙女子身边,好与女子来一个正面交锋,一举拿下此女,此战便可告捷!

话音将落未落间,刘存阳便已跨越数丈距离,出现在绿裙女子身前,浑身气势全面爆发,使出了十二层力道,一拳轰出!

此一拳势大力沉,迅猛无匹,空气都被轰的爆炸开来,传出一阵阵音爆声,直指女子眉心。

“没有那头臭蜥蜴的庇护,这回老子看你死不死!”刘存阳心中无比激动,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他有绝对的信心,在大蜥蜴回到这里之前,解决掉此女,当然,不出意外的话!

然而,他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开来,便已僵硬在脸上……看样子是出意外了。

确实是出现意外了,刘存阳的拳头才砸出一半,就见那女子很是轻蔑的随手一挥,顿时一道无形气劲,将他轰飞了出去。

来时有多快,去时就有多快,再一次砸回到原地,鲜血狂喷,肋骨断了好几根,狼狈至极!

“噗……你……你竟然是‘化境宗师’!这……这怎么可能!?”

刘存阳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神色惊恐的大吼着,满脸的不敢置信。

“不……不可能!你……你才多大,怎么可能步入‘化境’?”

刘存阳始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满脸绝望的说着不可能,嘴中时不时的咳出血来。

那绿裙女子闻言,一脸不屑的冷笑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也只是一只井底之蛙罢了。

有谁规定,年纪小就不能入‘化境’了?”

说完,她又看向戴诗语,冷声道:“戴诗语,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归降,还是让所有人为你陪葬,你自己看着办!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记住,你只有三分钟!”

戴诗语闻言,满脸苦涩,“正义门”气数已尽了吗?难道真的要投降吗?她心有不甘。

“正义门”是她千辛万苦组建起来的,当初组建“正义门”,不是为了显摆,也不是为了装逼。

而是为了让自己跟朋友,能有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不再受人欺负,仅此而已!

如今难道真的要向他人俯首称臣吗?

可是不归降又能怎样?连刘存阳这样的高手,都挡不住对方一击,自己若是不投降,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可手底下的弟兄们呢?难道要让他们跟着一起陪葬吗?这种事,她戴诗语还做不出来。

降与不降,她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戴诗语看着躺了一地的弟兄们,他们尽管痛苦不堪,尽管脸露惊恐,却没有一个主动开口劝她投降的。

见到这一幕,她的眼角湿润了,但她倔强的仰起脑袋,不让眼泪滑落。

只见她缓缓朝前走出几步,看向那绿裙女子,神色冷然道:

“想要我戴诗语投降认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把我脖子拧下来!

但此事因我而起,也该由我来结束,与他们无关,倘若你还有点人性的话,就放他们离开!”

“门主,要死一起死,大不了跟她拼了!”

“对,门主,我们绝不屈服,既然逃生无望,那便一起死!”

“门主……”

……

‘正义门’众成员,刚刚还恨爹妈没给他们多生两条腿,此刻却一个个十分硬气,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当然,硬气的也只是那些核心成员,外围成员有这般硬气的没几个,均被吓得不敢出声。

刘存阳苦笑一声,叹息道:“戴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先服服软,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们这里没人是她的对手,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

“喂!你们别这么悲观嘛,这里还有我呢,要不,让我来试试?”

就在这时,大堂后方,传来一道淡淡的话语声,言语无喜无悲,听上去如唠家常…

 文学

在刘存阳想来,这女子本身的实力应该很一般,难缠的是那只大蜥蜴。

只要避开这只蜥蜴,把掌力拍在女子身上,必定能够取胜。这招釜底抽薪,是他之前想好的万全之策。

然而,他终究还是失算了,在两次攻击无果之后,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办法,避开那只大蜥蜴的防御。

换句话说,他根本没办法跟这女子正面交锋,因此之前的计划,完全落空了。

是以刘存阳此刻有些着急,不过,他也不是个轻易认输的主。

自己堂堂‘半步化境’的伪宗师,要是输给了一头畜生,这事一旦传扬出去,他今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于是,不信邪的刘存阳化掌为拳,再次发动了攻击,也不寻找什么角度了,打算直接与蜥蜴正面硬刚。

布满内气的拳头,径直砸向悬在半空的蜥蜴尾巴,以求力量最大化,来个一击必杀啥的。

然而想法是好的,现实的残酷却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砰!”

随着一声沉闷的巨响传出,刘存阳的拳头准确无误的,轰砸在蜥蜴的尾巴上,使得蜥蜴的尾巴轻微颤了颤。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而反观刘存阳,则是再次被震退出三四米,拳头隐隐作痛,真正诠释了什么叫做徒劳无功。

这下,刘存阳有些绝望了。

刚刚这一拳,可以算得上是他的全力一击了,可即便如此,依旧无法撼动那只大蜥蜴分毫。

可想而知,这只大蜥蜴的实力,是何等的恐怖!

“戴门主,你们快逃,我来拖住这头怪物!”

刘存阳不及多想,身形再次爆退出数丈,顿落在大堂中央,他终于屈服了,头也不回的冲着戴诗语大喊道。

戴诗语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刘存阳大喊快逃,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处在懵逼中的她,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刘大师,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为什么要逃?”

刘存阳闻言,吐血的心都有了,还为什么要逃,不逃难道要等死吗?没看到老子打不过吗?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

“咯咯咯……”

他正待回上一句,就被一道娇笑声给打断了,只听那女子笑罢后,笑颜如花道:

“意思是,他不是本姑奶奶的对手,今天你们都得死!咯咯咯……”

这笑声无比动人,且魅惑十足,但落入到戴诗语等人耳中,却像是一道道催命符,带着森冷的气息,让人心底发颤,双腿发软。

“啊,救命啊!快逃啊……”

人群中,有人当先大喊了起来,随即扔掉手中武器,转身拔腿就跑。

此言一出,立即起了连锁反应,戴诗语手下的那些残兵败将,除了六七位核心成员外。

其余人纷纷丢下武器,朝着大堂四周疯狂逃命。

酒店大堂里,是有几个应急通道的,等他们跑到门口的时候,才赫然发现,应急通道的门,不知什么时候被锁死了!

无论他们如何使劲,都没办法将其打开。

而这时,那妖娆女子又发话了:“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想走?想的美!”

话音一落,其脚下的墨绿色大蜥蜴,瞬间蹿了出去,化作一道残影,速度快如闪电,连续几个甩尾后,又回到了女子脚下。

而那些四散奔逃的青壮年们,此刻才倒飞而回,砸回到原地,一个个蜷缩在地上,嘴中发出阵阵痛苦哀嚎。

回过来,再看刘存阳这边,他的反应力不可谓不快,在大蜥蜴蹿出去的瞬间,他就大叫一声:“好机会!”

他一直就在等大蜥蜴,离开那绿裙女子身边,好与女子来一个正面交锋,一举拿下此女,此战便可告捷!

话音将落未落间,刘存阳便已跨越数丈距离,出现在绿裙女子身前,浑身气势全面爆发,使出了十二层力道,一拳轰出!

此一拳势大力沉,迅猛无匹,空气都被轰的爆炸开来,传出一阵阵音爆声,直指女子眉心。

“没有那头臭蜥蜴的庇护,这回老子看你死不死!”刘存阳心中无比激动,嘴角勾起一抹胜利的微笑。

他有绝对的信心,在大蜥蜴回到这里之前,解决掉此女,当然,不出意外的话!

然而,他的笑容还未完全绽放开来,便已僵硬在脸上……看样子是出意外了。

确实是出现意外了,刘存阳的拳头才砸出一半,就见那女子很是轻蔑的随手一挥,顿时一道无形气劲,将他轰飞了出去。

来时有多快,去时就有多快,再一次砸回到原地,鲜血狂喷,肋骨断了好几根,狼狈至极!

“噗……你……你竟然是‘化境宗师’!这……这怎么可能!?”

刘存阳躺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神色惊恐的大吼着,满脸的不敢置信。

“不……不可能!你……你才多大,怎么可能步入‘化境’?”

刘存阳始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满脸绝望的说着不可能,嘴中时不时的咳出血来。

那绿裙女子闻言,一脸不屑的冷笑道:“没什么不可能的,你也只是一只井底之蛙罢了。

有谁规定,年纪小就不能入‘化境’了?”

说完,她又看向戴诗语,冷声道:“戴诗语,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

是归降,还是让所有人为你陪葬,你自己看着办!我给你三分钟时间考虑,记住,你只有三分钟!”

戴诗语闻言,满脸苦涩,“正义门”气数已尽了吗?难道真的要投降吗?她心有不甘。

“正义门”是她千辛万苦组建起来的,当初组建“正义门”,不是为了显摆,也不是为了装逼。

而是为了让自己跟朋友,能有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不再受人欺负,仅此而已!

如今难道真的要向他人俯首称臣吗?

可是不归降又能怎样?连刘存阳这样的高手,都挡不住对方一击,自己若是不投降,等待自己的将会是灭顶之灾!

自己死了也就死了,可手底下的弟兄们呢?难道要让他们跟着一起陪葬吗?这种事,她戴诗语还做不出来。

降与不降,她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戴诗语看着躺了一地的弟兄们,他们尽管痛苦不堪,尽管脸露惊恐,却没有一个主动开口劝她投降的。

见到这一幕,她的眼角湿润了,但她倔强的仰起脑袋,不让眼泪滑落。

只见她缓缓朝前走出几步,看向那绿裙女子,神色冷然道:

“想要我戴诗语投降认输,那是不可能的,除非把我脖子拧下来!

但此事因我而起,也该由我来结束,与他们无关,倘若你还有点人性的话,就放他们离开!”

“门主,要死一起死,大不了跟她拼了!”

“对,门主,我们绝不屈服,既然逃生无望,那便一起死!”

“门主……”

……

‘正义门’众成员,刚刚还恨爹妈没给他们多生两条腿,此刻却一个个十分硬气,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搭错了。

当然,硬气的也只是那些核心成员,外围成员有这般硬气的没几个,均被吓得不敢出声。

刘存阳苦笑一声,叹息道:“戴小姐,你这又是何苦呢?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你先服服软,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我们这里没人是她的对手,反抗就只有死路一条!”

本文标签:翁公粗大挺进王丽霞高潮嗨文

上一篇:娇嫩粗大撑开灌满浓浆NP:我要尿到你那里面宝贝h

下一篇:强壮公弄次次高潮杨明:黑人高潮也不拔出来小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