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故事|盒子里大小不同的玉势

2022-04-21 09:49: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姚家三位千金跪在太子府宴厅前,正前面坐着的是当今太子宇文鸿。

左侧是他的二弟,二皇子宇文琴,右侧是国公家的独子,侯爵秦翼澜。

三个女人垂着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

姚家三位千金跪在太子府宴厅前,正前面坐着的是当今太子宇文鸿。

    左侧是他的二弟,二皇子宇文琴,右侧是国公家的独子,侯爵秦翼澜。

    三个女人垂着头,跪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敢随意吱声,只是这咳嗽声是止不住的。

    “咳咳咳……”

    太子吱声问,“一直咳嗽的那位,就是姚家嫡长女姚瑶?”

    “回太子,民女正是。”姚瑶捂着娟帕小心翼翼回道。

    宇文鸿吱声道,“抬起头来让我们瞧瞧。”

    姚瑶微微昂头,眼睛还是往地板上瞄,不敢抬视线直视。

    这皇家的人,如果想治你罪,不管什么借口都能寻。无理直视也能让他们抓把柄。

    宇文鸿啧啧两声,“美是美,只可惜,身子太孱弱。回头若是抱去软塌,就怕一夜都撑不过去。”

    “哈哈哈……”边上,二皇子宇文琴陪同哄笑。

    姚瑶神色不动,只是眉宇间已经能感觉到她不爽快。

    两个皇子拿她容貌和体质当众调戏,甚至引来隔壁她家二妹捂嘴偷笑。

    这两个男人,说实话,一个也不是好夫婿人选。

    听说边上那位侯爷,是个瞎子?

    姚瑶偷偷摸摸瞄了那侯爷一眼。

    那个面容淡漠,从容抿茶,举止优雅的男人,虽然双眸失了一份光采,但一点也不影响他的气质。

    偷瞄一眼赶紧收回视线,心窝里有些小紧张。

    还好他是瞎子,她偷瞄应该没被发现吧?

    秦翼澜喝完一口香茶,嘴角微微钩笑了一下。

    宇文鸿对着堂下呼道,“隔壁那位美人妹妹抬起头来让我瞧瞧。”

    隔壁?

    隔壁有两个呢,一个是她二妹姚莹,一个是她三妹姚玉。

    美人?太子说的是哪个?

    不管说的是哪个,姚瑶按下姚玉的手背,示意她别抬头。

    另一侧,姚莹则大大方方昂起了脑瓜子,视线灼热的朝宇文鸿抛了过去。

    宇文鸿原本想问的是姚玉,因为他见三人中,除了姚瑶相貌最娇嫩美艳之外,就属姚玉可爱动人。

    不过眼下,他被姚莹这媚眼一抛,倒也心花酥痒,满意点头,“姿色也算不错。二弟,这个和你很适合,要不考虑考虑?”

    宇文琴冷眼一翻,心里思量着,太子打的好算盘,把三个女人中最不漂亮的给他安排上,自己挑最好的?

    宇文琴努嘴道,“我确实很想自己拿主意,可是这次选妃,不是我说了算。”

    顿默了片刻后,他又补充了句,“也不是太子哥哥您说了算。得先让咱们这位姚大小姐先挑才行。我们仨,才是被动的一方。”

    宇文鸿听见这话,心里就有气。

    这次当面相亲,皇上让他们三人一人挑一家姑娘娶回府中供着,不为别的,就为她们父母,数十年前,救了皇上一命,尤其是姚瑶的生母,为了给皇上挡剑,直接毙命。

    皇上吩咐,三位姑娘长大后,就嫁给皇室中人为妃为妾。

    长女姚瑶先选,剩下的留给姚莹和姚玉。

    “咳咳咳……咳咳咳……”

    姚瑶身子孱弱,这咳疾,已经有六年多了,她自己也能感觉到寿命将至。

    皇上也为她的婚事十分操心,就想让她在死前结婚成亲,这份大恩,也算报给了她们姚家。

    秦翼澜轻声道,“太子殿下,都跪这么久了?不赐座吗?”

    宇文鸿嘴角钩笑,“呵,三弟说得是,看美人着迷,竟然忘记了这事。来人,赐座。”

    姚瑶捂着胸口忙道,“太子殿下,咳咳咳……民女得回府喝药了咳咳咳……民女想早些请辞,不知太子殿下能否开恩?”

    “这就要走了?”宇文鸿有些惋惜,“都还没同你那两位妹妹好好聊一聊呢。”

    “就是啊!”姚莹直接插嘴,“姐姐你身子虚弱,出不了远门,但也别拖累咱们呀。”

    对于姚莹无礼放肆插嘴,姚瑶只是丢了个白眼给她,但也没说责备的话。

    毕竟太子都不怪罪她,她这个长姐也没脸没皮说她什么。

    姚瑶回头道,“那请太子殿下允许民女和我家三妹一同请辞,二妹她很乐意陪太子殿下说话。”

    姚莹瞬间绿了一脸。

    她大姐这口吻,把她说得像是恬不知耻黏上去的花痴似得。姚莹哪里听不出来?

    宇文鸿也听出来,这三姐妹关系不睦,尤其是老大老二,眉宇间都呛着火药味。

    那个姚瑶虽然身子虚弱,但气势却一点也不输她家二妹。

    哎,可惜啊可惜,倘若她身子强健,光看她这嫡长女的架势,还有这份姿色,绝对是三姐妹中的佼佼者,他绝对会选她。

    可她这咳疾……

    “咳咳咳……咳咳咳……”

    咳成这样,娶回家也只是娶个药罐子,摆在床头光看看,碰也碰不起。有什么用?

    宇文鸿一心就把视线丢在姚瑶身后老三身上。

    不止是他,他看见二弟的视线也放在姚玉那处,这较劲的心态立马冒了出来。

    “咳咳咳咳……咳咳咳……”

    听着姚瑶的咳喘,秦翼澜起身道,“两位皇兄,三弟就不奉陪了。我去皇上那边下会儿棋。”

    宇文鸿呼道,“三弟你可真扫兴,说好了等会儿一起去听曲儿的。哎,算了算了,让她们回去吧。你也别走。”

    “嗯。”秦翼澜站在原地,摆着一副,她们不走,他就走的姿态。

    姚瑶即可起身,屈膝礼道,“那民女们先行告退。咳咳咳……咳咳咳……”

    临行前,姚瑶又忍不住抬头偷偷瞄了秦翼澜一眼。

    一眼又一眼,她就是觉得这个男人……

    比另外两个要好,可能会是好夫婿人选。

    三姐妹一走,宇文鸿忍不住问道,“三弟,你看中了哪个?跟我说,回头我去姚家给你牵线。虽然我无法做主,但我可以让那姚大小姐给你定。”

    秦翼澜淡然一笑,“我随便。姚氏千金,娶回家都是小公主,还不得捧着护着,若是有半点怠慢,得被皇上扒皮。”

    “呃,呵呵……你说得可真实诚。”宇文鸿叹气道,“救命之恩大于天,父皇如此厚待姚家无可厚非,姚家又无半个儿子,传宗接代问题也是个大问题。估摸日后他们三姐妹哪个生了儿子,还得往回过继给姚家。”

    “这些都是小事。”宇文琴吱声道,“关键是看嫡长女先选谁,若是她挑中了三弟,三弟可咋办啊?你本来就有眼疾,又娶个肺痨。听国公舅舅说,他不打算让你娶二房?这日后传宗接代如何是好?按我说,要不让姚家老二老仨中,随便哪个,先给了三弟吧?”

    宇文鸿也点头,“二弟说得不错,三弟你考虑考虑?看中老二还是老三?我择日就去找那姚大小姐商量好。若是晚一步,让那姚大小姐面圣定了人,你就危险咯。”

    秦翼澜轻声道,“不必,让那大小姐自己挑吧。她若真挑中我也无妨。娶回家便是。”

    不可察觉他嘴角钩笑着一道细小的弧度。

    三姐妹回府后,刚跳下马车,姚莹就迫不及待的哭诉道,“大姐你自己不想讨好人家,也别阻拦我们啊!你说你今天办的是什么事儿?”

    府内迎门而上的二姨娘李雪忖,上前忙问,“闺女?怎么了?”

    姚莹摸着帕子呼道,“太子殿下要与我说话,大姐挡着不让我和太子殿下说话,非吵着要回家。说什么她要喝药了。哼!”

    李雪忖立马拉了一张脸,“姚瑶,你这样做就真的太过分了。太子殿下看不上你,你就这般拦我家莹莹的前程?要不要脸?”

    姚瑶捂着胸口,轻咳两声后说,“不说话不会死,我不喝药就会死。姨娘的意思是,你为了你家闺女的锦绣前程,不想搭理我的死活咯?”

    李雪忖一噎气,差点被她的话给呛死。

    姚瑶扭头端正了姿态,回道,“就算这次太子殿下看上了二妹也没辙,我若想选太子殿下,二妹只能择其次。姨娘可明白?”

    李雪忖连忙变了脸,讨好道,“莹莹,快道歉。”

    姚莹收到信号,也急忙换了张讨好的嘴脸,“姐姐对不起嘛,我只是心里有些着急。难得一次入宫。就想贪玩贪玩罢了。姐姐别介意我刚才的失礼。”

    “咳咳咳……玉儿,扶我回苑。”

    “是,姐姐。”姚玉搀扶着姚瑶,回了苑落。

    “咳咳咳……玉儿帮我端药过来……咳咳咳……”

    “是,姐姐。”

    姚玉去端药的时候,遇上了姚瑶的贴身侍婢红洛。

    红洛抢着药碗问道,“大小姐怎么又使唤您了?”

    姚玉尴尬笑笑,“没事的,只是端个药而已。”

    红洛支吾道,“三小姐,不是我说您,您也太乖巧太听话了些。好歹你也是三小姐啊!虽然和大小姐不是一个娘亲亲生的,可也是姚大人明媒正娶的妾室所出。三小姐就不应该听大小姐瞎使唤,这些粗人的工作,还是我们这些粗人来做吧。”

    姚玉想了想,却坚持把药碗拿了回来,“姐姐让我端的,你别插手。”

    红洛努努嘴,凑头问,“三小姐?这次相亲看得如何?太子和二皇子他们,可属意于你?”

    “我不晓得,我不敢抬头说话。”

    “肯定是我家大小姐挡着你的脸了,对吧?”

    好像……是的……

    姚玉想起之前,太子说要让美人抬头,大姐压着她,不让她动。

    红洛叹了口气,“你呀,就是不肯为自己争口气。说真心话,我感觉,我家大小姐,这次肯定要把你安排给那个瞎子侯爷。”

    “什、什么?”姚玉脸色微微变了。

    红洛轻声道,“不信你等会儿探探我家小姐口风,看看她想给你安排给谁。十有八九,就是那瞎子侯爷。三小姐,你可得警醒一些啊。你自己的未来,不能掌控在别人手里。我们家大小姐时日不多了,霸占太子妃位又有何用呢?你就算争取不到太子妃位,但二皇子正妃的位置,必须得把握把握才行啊!若是嫁给了瞎子侯爷,你这辈子都得服侍那个瞎子了。到时候,你家二姐姐在你头上趾高气昂压着你,你何时能翻身?

 文学

红洛的话,一字一句,深深刻在她的心间。

    端着药,姚玉慢吞吞的去了姚瑶卧房。

    “咳咳咳……咳咳咳……”姚瑶坐在书桌上,写着书信。

    姚玉走上前,把药放在桌边,轻声道,“大姐?”

    姚瑶放下笔墨,抬头笑笑,“玉儿。我正要书信给圣上。这次面见三位皇亲,你觉得哪位最好?”

    姚玉低头道,“我不晓得,大姐您觉得呢?”

    “太子和二皇子,都是人中龙凤,但、未必就是好夫婿,我们女子找归宿,不能只找背景,得看男人品德如何。我觉得他们俩都不行,但那个侯爷,感觉还不错。”

    “是那位有眼疾的侯爷吗?”

    “嗯。秦翼澜。”姚瑶低声呢喃道,“此人应该是位良人,所以三妹,我打算把你许配给他。”

    果真!

    红洛所言一点也不假,姐姐想把她,配给那瞎子侯爷。

    姚玉的嘴角,微微抿了又抿。

    方才红洛的话,一次次的回荡在自己的耳边。

    她家大姐姐,真的只把她当仆从了吗?什么都把最差的东西胡乱塞给她?自己则挑最好的?

    “咳咳咳……”姚瑶捂着胸口,端着药碗,拧眉喝下,“这药一天比一天苦。哎……咳咳咳……”

    姚瑶拿起桌上信纸递给姚玉,“你替我差人送去皇宫给皇上。我的婚事不急,你的婚事,我先安排掉。”

    姚玉拿起信纸一看,上面写了一行字:姚玉属意秦侯爷,请皇上赐婚。

    看见这行字,姚玉明白,如果这封信送去皇宫,塞到皇上手里,那她肯定会被赐婚给瞎子侯爷。

    姐姐的要求,皇上是绝对会答应的。

    姚玉拿着信纸的手,微微发颤,心骨都在冰寒。

    “是,姐姐,我这就差人送去皇宫。”

    “嗯,你去吧,我也累了,喝了药就想睡。”姚瑶心满意足的躺去床榻。

    姚玉则拿着信纸,回了自家屋里,拿着笔墨,把姚玉的玉字强行改成了瑶。

    隔日。

    信纸就到了皇上的手中。

    宇文侗月拿着信纸,老眼眯缝了两眼。

    立马唤了秦翼澜过来,对他说道,“姚瑶来信了。你的婚事,被安排好了。”

    秦翼澜忙问,“她选了谁?”

    “你。”

    秦翼澜拳头一捏,欣喜点头,“好。甚好。”

    竟然用甚好两个字?

    他好像很满意姚瑶似得?

    宇文侗月轻声道,“可能要让你失望了。”

    “嗯?怎么了?”秦翼澜笑容微落。

    宇文侗月哼笑道,“这信纸,有被人改动的痕迹。姚瑶属意秦侯爷,请皇上赐婚。但这个瑶字,仔细看,有被修改的痕迹。”

    秦翼澜心里一急,问道,“那她是什么意思?”

    “不是很清楚,但很明显,她给你安排的婚事,不是她自己。”宇文侗月拧眉道,“我若拿这信纸过去拆穿她们,势必要揪出这个篡改信纸的恶人,惩戒一翻。到时候和姚家闹得不痛快,感觉也不好。秦三,你觉得这事要如何处理?”

    秦翼澜轻声道,“皇上就当没看出来字迹被篡改过,就按照上面所写的安排可好?”

    宇文侗月噴笑问,“那若姚瑶过来质问我怎么办?”

    秦翼澜说道,“你把信纸,当众给她,当众问她,这是不是她写的?问她是不是被人篡改过了!你看她会不会认?”

    宇文侗月听了仰天大笑,“哈哈哈——秦老三啊秦老三,你可真贼啊。”

    秦翼澜呼了口气,“请皇上成全了吧。”

    “好!那朕就下旨了哦!”

    “嗯。”

    隔日,秦翼澜亲自拿着圣旨,上了姚府。

    “太傅姚文献嫡长女姚瑶,出来接旨!”

    姚瑶有些小糊涂,但还是叫了姚玉一起出来接旨。

    她就奇怪,为什么不是姚玉接旨?是她来接旨?

    “姚氏千金,嫡长女姚瑶,奉皇上旨意,嫁于侯爵秦翼澜为妻。赐,血珊瑚一对,金玉碧落翡翠对镯十八对,金蟾丝缎二十八匹……”

    姚瑶听着,脑子嗡地一下被炸开,小眼偷偷瞄着宣读圣旨那太监身旁的侯爷,见他神情淡定如常。

    心思乱得不行,这到底出了什么差错?

    为什么她被皇上赐婚给了秦翼澜?明明她安排的是三妹啊?

    圣旨宣读了久久后,太监嬉笑道,“姚大小姐,接旨吧。”

    姚瑶抬头轻问,“皇上可否收到民女的信纸?”

    “收到了啊!”

    “那这……这……”姚瑶慌得厉害,都无从下口询问。

    太监撇了秦翼澜一眼,见他嘴角钩了钩笑,从兜里掏出信纸递给姚瑶,让她看个明白,问道,“姚大小姐,这信纸可是你亲笔所写?”

    展开一看。

    确实是她亲笔所写的那份信纸,只是上面的玉字,被强行改成了瑶字。

    姚瑶恍然抖了下身子,猛地侧身看向姚玉。

    姚玉至始至终都低垂着头,不敢和她对视。

    光这一举动,姚瑶明白事情始末。

    这丫头竟然私自篡改她的信纸?

    听着秦翼澜的质问,如今她也只能咬牙点下了头,“是民女亲笔所写。”

    如果她说被人改动的话,皇上肯定会落罪下来。到时候抓出改她信纸之人,姚玉不得被……

    姚玉啊姚玉,她这个傻妹妹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姚瑶无力的接下了圣旨,“咳咳咳……咳咳咳……”

    秦翼澜听着咳嗽声,上前三步,伸手递上,“姚瑶姑娘,起身吧,地上凉。”

    未婚夫婿这手都伸了过来,她若不接就是当众不给秦翼澜面子。

    姚瑶无奈只能递上小手,被他托起身子。

    微微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他怀里。

    姚瑶真心气自己身子不争气。

本文标签:盒子里大小不同的玉势

上一篇:他扒开我的胸罩吸奶头|丝袜美腿好爽开始呻吟

下一篇:少妇乱子伦精品无码专区(冒白浆)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