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两瓣粉红贝肉一张一合:禁h粗大太大好爽好涨受不了了

2022-04-25 16:45:1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即使知道这一切从未发生,但过于真实的梦境经历依旧让顾邵难以平复。
  
  顾邵想起之前顾惜曾经跟他说的那个梦。
  
  或许,这就是曾经令顾惜无比恐惧的梦。
  

即使知道这一切从未发生,但过于真实的梦境经历依旧让顾邵难以平复。
  
  顾邵想起之前顾惜曾经跟他说的那个梦。
  
  或许,这就是曾经令顾惜无比恐惧的梦。
  
  顾邵不确定当初顾惜是否也经历了这段梦境,因此逃离了林家,找到了自己。
  
  但此刻,顾邵却庆幸那个丫头找到了自己。
  
  过了很久,顾邵才渐渐平复了自己的情绪,从梦境的影响中回过神来,但是回忆起梦里的那些画面,顾邵依旧心痛。
  
  这时,有人敲门。
  
  “进。”顾邵开口道,声音带着几分低沉。
  
  门外的徐飞愣了愣,才小心翼翼地推门进了办公室,却见他们总裁躺在沙发上,上身坐起,低头揉着眉心,不知道是身体不适还是什么,总之气场冷得吓人。
  
  徐飞小心挪过去。
  
  顾邵依旧垂着头,没看来人。
  
  听到脚步声靠近,顾邵才开口问了一句:“惜惜和那个臭小子回来了吗?”
  
  顾邵的声音中带着几分不满。
  
  ——当初发现顾惜和盛修言那个狗崽子交往,顾家众人虽然没有直接上手段强迫两人分手,但是不满的态度,以及对盛修言的嫌弃也是毫不掩饰。
  
  原本,就连他都以为碰了几次壁、吃了几次闭门羹之后,两人的冲动也就淡了,谁曾想,在顾家的‘高压’之下,那小子竟然坚持了下来。
  
  这三年里,对于顾惜和盛修言两人的交往,顾家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好在两人还算规矩,并没有做出什么越矩的事情。
  
  结果那小子胆肥了,昨天居然敢带着顾惜彻夜未归!
  
  即使是学校的参观学习也绝对不能忍!
  
  听到顾邵的话,一旁的徐飞一脸懵逼。
  
  “惜惜?”惜惜是谁?他从来不知道总裁身边有一个名字带‘惜’的啊。
  
  还有,‘那个臭小子’指的又是谁,怎么感觉总裁提到这几个字的时候,语气中充满的嫌弃与不爽?
  
  听到徐飞的声音,顾邵这才意识到不对劲。半年前,徐飞被他派去了s市负责那边的分公司,现在不该在这儿。
  
  “你怎么在这儿?”
  
  “哈?”徐飞一愣,暗道总裁是不是睡蒙了。
  
  徐飞想了想,提醒道:“昨天scnn-1那个项目最后的测试,总裁您和项目组的人一道加班到了快一点才完成最后的测试,因为太晚了,您就直接在办公室休息了。”
  
  “办公室?”
  
  听到徐飞的话,顾邵抬头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并不是自己的房间,而是ntn的办公室。
  
  办公室的格调和布局,却让顾邵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去年为了给顾惜腾出一间办公室来,隔壁的小会议室和他这间办公室的格局都做了一些调整,而且办公室的整体格调更加明亮一些。现在这样,倒更像是很久之前的样子。
  
  而且scnn-1这个项目不是在几年前就已经上市了吗?他没记错的话,scnn系列上个月已经发布了第13代的芯片。
  
  顾邵意识到了不对劲,看向了一旁的徐飞,对方的模样看上去同样比印象中的年轻几分。
  
  顾邵深深皱起眉,不动声色地找到了手边的手机查看了日期,上面显示的时间竟然是八年前!
  
  “总、总裁?”
  
  “最近几天的文件有吗?”
  
  “有,这里就有几个要您签字的。”徐飞感到古怪,却还是将手里的几份文件递给了顾邵。
  
  顾邵翻开文件,落款的日期果然也是八年前。
  
  ——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的意识回到了八年前?亦或是进入了另外某个平行时空?
  
  这样匪夷所思难以用科学解释的事情,顾邵并不相信,但是不代表就不会发生。
  
  顾邵开始在脑子里快速整理起现在的情况。
  
  一旁的徐飞不知道顾邵在想什么,见自家老板拿着文件眉头紧锁,还以为是文件哪里出错了,心里一阵紧张,大气都不敢出。
  
  突然,顾邵想到什么,抬头看向了徐飞。
  
  “有没有一个十四岁的女孩来找过我吗?”顾邵询问,语气中透着难以忽视的急切。
  
  “女孩?找您?”徐飞更加懵逼,不假思索地摇了摇头:“没有。”
  
  来找他们总裁谈项目的人不少,但是绝对没有什么十四岁的女孩。
  
  顾邵眉头皱得更深——在之前,顾惜就是在这个时间来到这里的,就在几天前,顾惜应该已经找到这里了,当时他临时有事,就将人暂时交给了徐飞看着。可是徐飞竟然说没有。
  
  难道在这个世界,惜惜没有来找他?
  
  想到那个梦境,顾邵突然心里一阵绞痛。
  
  ——
  
  看到顾邵猛地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徐飞吓了一跳。
  
  还不等徐飞开口,就见顾邵已经拿上了手机,快步朝外头走去,甚至连外套都没来得及穿。
  
  徐飞快步追了上去:“总裁,您是要出去?”
  
  “我去处理些事情,不用跟着,”顿了顿,顾邵又道:“让司机在楼下等我。”
  
  “好、好的,那您是要去哪儿?”
  
  “林家。”
  
  顾邵冷厉地扔下两个字进了电梯,留下徐飞一脸懵圈。
  
  林家?又是哪个林家。
  
  ——
  
  离开ntn的顾邵并未直接去林家,而是先叫来了王伍、王陆几人。
  
  顾邵将要几人查的事情全部说了一遍——这些都是在之前的世界,他曾经让王伍几人查到关于林家、还有林家苛待‘林昔’的事情,现在,他要他们查出证据。
  
  “确认林昔在林家的情况,另外,以上那些,在最快时间给我证据。”顾邵吩咐道。
  
  “是。”王陆几人齐声应下,眼里却难掩古怪:先生把要他们查的问题,统统说得这么明白,指向如此明确地带着答案查问题,这还是头一回。
  
  王陆隐约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忍不住问:“先生,那个女孩是……?”
  
  先生让他们查的所有问题,几乎都是围绕林家,还有那个叫‘林昔’的女孩的。
  
  顾邵没有废话,直接说了一句:“我女儿。”
  
  王陆几人大惊。
  
  ——
  
  因为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导向,因此,‘这一次’手下的人查证起来非常的快。
  
  不过小半天的时间,一叠厚厚的资料便递到了顾邵的面前。
  
  拿上资料,顾邵没有半点犹豫地去了林家。
  
  这是两个世界加起来,顾邵第二次踏进林家。
  
  只是与上一次的‘拜访’不同,这一次,随着被请进林家,看着从楼上下来的林奕泽,顾邵上前便是一拳。
  
  ‘嘭——’的一声,林奕泽后仰摔倒在身后的茶几上,旁边还伴随着宋可欣和徐娇凤的惊呼。
  
  林奕泽明显被顾邵这一下给揍蒙了,虚伪的笑容僵在脸上。
  
  不等他开口,顾邵又仿佛不解气一般地狠踹了他几脚。
  
  直到林家的佣人反应过来,上前阻止,顾邵才作罢。
  
  林奕泽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不可思议地朝着顾邵大吼:“该死的,你这是做什么?”
  
  “发泄一个父亲的愤怒。”顾邵冷声道。
  
  林奕泽还想大骂,却在听到‘父亲’两个字时,一愣。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奕泽脸上的表情微僵,皱眉看向顾邵问道。
  
  顾邵没跟对方浪费时间,直截了当地开口道:“林昔,是我的女儿。”
  
  这句话,完全就是陈述的口吻。
  
  林奕泽傻眼了。
  
  ——他当然知道林昔是自己的妻子当初意外和顾邵发生关系生下的女儿,甚至,他还在算计着要在适当的时候利用林昔威胁顾家帮他做事。
  
  只是,顾邵怎么会知道?
  
  林奕泽内心惊恐不已,却装出一副惊奇的模样,反驳道:“顾总是不是弄错了,林昔是我们家的孩子,是我守着我妻子生下来的孩子,当时也没有出现抱错的情况,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女儿?”
  
  说罢,林奕泽又冷哼一声:“没听说过顾总有孩子,就算真的有,你也应该去警察局找,而不是我家。”
  
  这话似乎有理有据,顾邵却没有同对方废话,直接将一叠资料扔在了林奕泽、宋可欣几人面前。
  
  “这些是什么,我想不需要我解释了。”
  
  这些都是林家这些年几次想丢弃林昔、置林昔于危险,甚至伪造了林昔的器官捐献志愿书,险些让林昔和宋可欣换肺的证据。就同现世时候,顾邵曾经甩在林家人面前的一模一样。不同的是,这里面还多了一条:林昔被送去乡下张强家里,险些被张强强迫,最后为求自保不小心烧了张强房子的事情。
  
  林家人看到这些时的表情也如同当初一模一样。
  
  王陆几人站在顾邵身后,眼中也带着疑惑:之前先生让他们去查这些的时候,他们就觉得奇怪了,先生是怎么知道这些的,而现在看林家人的表情,显然,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是真的。
  
  宋可欣和徐娇凤两人已经满脸惊恐,林奕泽依旧在坚持。
  
  “我实在不明白顾总拿出这些是何用意,就算我们对那个孩子关怀照顾得不够,那也是我们林家的事情,似乎与顾总无关。”
  
  顾邵冷眼:“需不需要我再带着林昔去做一份亲子鉴定?”
  
  即使走到法律的一步,有他和惜惜的亲子鉴定,再加上林家对林昔这些年的所作所为,胜诉的也只会是顾邵。
  
  林奕泽一时无言以对,沉默了片刻之后,突然冷笑了起来:“就算这样又如何?那孩子只是你们的意外产物,再则,林昔和你有血缘关系,但也是我妻子生下来的,我们不同意你突然出现想抢走孩子。”
  
  林奕泽的态度强硬,顾邵的态度更加强硬。
  
  “我今天会接走她,你们最好配合,否则……”
  
  “否则你想怎么样?”
  
  顾邵眯了眯眼,缓缓道出了林奕泽当初在斗殴事件当中亲手杀人,还试图让宋石山背锅的事情。
  
  听罢,林奕泽面色大变:“你、你血口喷人!”
  
  “你以为我是怎么知道的?”
  
  顾邵一句反问,成功让林奕泽闭上了嘴——当初那件事顾邵并不是参与人,顾邵能知道,就证明他一定得知了什么证据。
  
  顿时,林奕泽遍体生寒:那件事,是他最隐秘的秘密,一旦被查出来,他就完了!
  
  知道一些真相的宋可欣此时也面色尽失。
  
  气氛,一度僵持。
  
  ——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推开。
  
  来人是放学回到家里的林昔:今天是学校的几种小组学习日,大家本来都会晚一些放学,不过因为那些传闻,没有人愿意和她一组,索性她就提前离开了。

 文学

看到林奕泽、宋可欣他们都在,家里似乎还来了许多不认识的人,林昔有些意外,而此时明显透着古怪的气氛,也让林昔内心泛起了嘀咕,犹豫着要不要进去。
  
  这边,顾邵第一眼就看到了推门而入的林昔。
  
  看到林昔好好的,顾邵终于松了一口气,心里涌出犹如失而复得的激动。
  
  ——还好。
  
  此时的林昔虽然如同第一次找到他时那样,有些瘦小,额头上还带着一点应该是在张强那儿弄出的、还未痊愈的伤,但是整体看上去,状态还好,一双茶色的眼眸还是亮的,还透着坚强的神采。
  
  而不是想梦里那样残破不堪令人心疼。
  
  察觉到有人朝自己这边走了过来,林昔呆愣了一下。抬头看清来人的脸,林昔疑惑片刻,突然瞪大了眼睛。
  
  “我知道你!”林昔有些激动起指向顾邵:“你是顾邵!ntn的负责人,对不对!”
  
  ——顾邵,那个电子科技领域的大佬!她最崇拜的人之一!她现在书包里还装着一本顾邵关于电子科技未来发展方向的书。
  
  只是,这个人为什么会来自己家?而且总感觉,气氛不是那么的好。
  
  激动之余,林昔心里满是疑问。
  
  看着女孩脸上如同见到偶像一般的激动,顾邵温和地笑了笑,然后稍稍倾身,与林昔平视。
  
  “是我。”顿了顿,顾邵又道:“我是你的生父。”
  
  这个世界的林昔显然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所以,听到顾邵的话,险些惊掉下巴。
  
  “你、你说你是——”林昔下意识地后退了半步。
  
  “你是我爸爸?”
  
  “是。”
  
  “可……”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实’,林昔一时间还有些难以接受,准确地说是消化不了。
  
  只是,对上顾邵的双眸,潜意识中,林昔又觉得对方没有骗她。
  
  而且,近看,林昔发现眼前的人和她,他们两个长得真的很像,而且眼睛的颜色是一样的。
  
  难怪之前林昔在新闻报刊上面看到顾邵的照片,会有种说不出的亲切感。
  
  “对不起,没有早一些找到你。”顾邵对着林昔说道。
  
  这句话,是对每一个世界的林昔说的。
  
  是他没有早一些找到她,让她吃了那么多苦,也让自己错过了她的成长。
  
  听到顾邵突然向自己道歉,林昔吓了一跳,紧张地摇了摇头。
  
  “你真的是我爸爸?”林昔再次问道。
  
  “嗯。”
  
  “那……”
  
  “我来接你离开这里,跟爸爸一起去生活,好吗?”顾邵用征求的语气询问道。
  
  林昔沉默了几秒。
  
  如果是之前,她或许会拒绝顾邵,毕竟,这个突然出现的爸爸,对她来说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是回忆起被送去张家村的那段可怕的回忆,林昔对顾邵的话产生的向往。
  
  “那、”犹豫了两秒,林昔问顾邵:“你可以好好的把我养到大吗?不用太久,成年就可以了。”
  
  这句话,像极了当初这丫头在公司拽着他的袖子说的那句。
  
  顾邵突然好笑。
  
  却听林昔又道:“如果可以的话,我以后会、会报答你的。”
  
  “可以。”别提什么买墓地那茬就行。
  
  “那好吧。”林昔点了点头。
  
  “可是他们那边……”林昔不确定地看向了家里的林奕泽几人。
  
  “我会处理。”
  
  只要这丫头同意和自己离开就好。
  
  顾邵再次转身看向林家几人,迎上顾邵的目光,几人面色明显又惨淡了几分。
  
  “给你们一天的时间准备,明天我会亲自来处理孩子的监护人变更的事宜。”冷漠地扔下一句话,留下王陆几人在这里‘配合’林家做准备,顾邵便直接带林昔离开了。
  
  生死攸关的证据被顾邵捏着,即使心有不甘,林奕泽也没得选。
  
  ——
  
  顾邵将林昔带回了现世两人居住的家里。
  
  踏入陌生的房子,林昔有些紧张。
  
  “别怕,这里以后就是你自己的家了。”顾邵用温柔的语气对林昔说道。
  
  然后,顾邵向顾惜介绍起了房间的布局,还有每一个房间的用处。
  
  “这一间是你的房间。”顾邵将林昔带去了她的房间。
  
  这是顾邵吩咐人用了一天的时间布置的,就和现世顾惜的房间一模一样,只是时间仓促,还有一些东西需要慢慢添置。
  
  看到自己的房间,林昔很惊讶。
  
  房间布置得很温馨,就像专门为女孩子准备的,而且里面的布局让她觉得很舒服。
  
  “这是”专门为我准备的吗?林昔看向顾邵,后面的话没有问出来。
  
  或许是经历了一些事情,此时的林昔不像是现世里来找顾邵时候那样胆大,似乎还有些拘束。
  
  顾邵朝着林昔笑了笑。
  
  这时,梅婶从卫生间里拿着清洁工具走了出来。
  
  “先生,都已经基本收拾干净了。”
  
  “这就是小昔吧?”
  
  “嗯,”顾邵应了一声,又向林昔介绍了:“这是梅婶,你可以叫她梅奶奶,是从爷爷那边请过来的帮忙先照顾你的。”
  
  看着面前慈眉善目的奶奶,林昔小声了说了句:“梅奶奶,你好。”
  
  同时对于顾邵口中的‘爷爷那边’好奇不已。
  
  顾邵眼里划过笑意,又对林昔道:“我们家还有爷爷、大伯、大伯母、小叔、还有顾炎麟、顾炎萧、顾辰逸几个,顾辰逸比你小三天。”
  
  “你先适应一下,过几天我带你回顾家主宅去看爷爷他们。”
  
  “他们很期待见你。”无论是现世、还是梦里。
  
  “好……”林昔小声应下,心里却很忐忑。
  
  林昔进了自己的房间,开始收拾她带来的东西,顾邵则吩咐了梅婶,做了许多现世顾惜爱吃的菜。
  
  ——
  
  监护人变更的手续办得很快,完成前期手续之后,顾邵二话不说便带着林昔去上了户口,并且改了名字。
  
  “这是你的新名字”,顾邵指着户口本上的两个字对林昔说道:“顾邵的顾,珍惜的惜。”
  
  终于,‘林昔’变成了‘顾惜’。
  
  顾惜虽然不说,但是对自己这个新名字,她很喜欢,尤其喜欢顾邵说到‘珍惜’时的语气。
  
  ——
  
  顾惜在这个新家里住了几天,终于渐渐适应了新的环境,只是,在面对顾邵时依旧有些拘束。
  
  看着眼前顾邵又送给她的礼物,顾惜咬着下唇,犹豫着不愿接受。
  
  这个‘爸爸’对她很好,好到了无微不至,只是越是这样,顾惜心里便越是觉得不真实,觉得不安。
  
  “你真的不用送我东西的。”顾惜小声道。顾邵给她的已经够多了,再给礼物,她总觉得受之有愧。
  
  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闺女,顾邵那里看不出顾惜的小心思,笑了笑。
  
  “先打开看看是什么,不喜欢的话,可以不要。”顾邵说道。
  
  闻言,顾惜犹豫着,拆开了礼物盒。
  
  让她惊讶的是,里面的并不是什么玩具或者贵重的首饰之类的礼物,里面居然是一整套的教材全解大礼包,另外还有好几本电子技术方面很难买到的基础专业书!
  
  ——她喜欢!
  
  只是,顾邵是怎么知道她想要这些的?!
  
  顾惜满脸神情地看向顾邵:“你怎么会知道?”
  
  顾邵脸上的笑容扩大了几分:“因为我是你爸,我当然知道。”
  
  说罢,顾邵抬手在顾惜的头上揉了揉。
  
  在现世的时候,顾惜大了,顾邵自然不可能再像对小孩那样随便摸头了,这一次,倒是让他又重温了一次当年的美好时光。
  
  这一次,顾惜僵硬了一下,却没有再躲开。
  
  顾邵手掌的温暖,让人觉得很安心。
  
  ——
  
  等到顾惜稍微适应一些之后,顾邵便将她送去了顾家,顾老爷子那里。
  
  对于顾惜的到来,顾家人的表现就和现世里一模一样。
  
  不久之后,这个世界的顾家主宅门口,也种上了一棵梧桐树。
  
  而将顾惜安顿在了顾家,顾邵也开始专心处理起了林家和谢鸿博的事。
  
  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次,顾邵对付起林奕泽、顾耀白以及谢鸿博几人容易了很多,同时也狠厉了许多。
  
  拿着手里掌握的证据,顾邵以雷厉风行的手段打垮了林家和孙家的生意,将三人送进了监狱。
  
  由于这一次顾家提交的证据很多,谢鸿博的判刑比现实重了许多。
  
  不同的是,因为林家和顾耀白手中的生意不少涉及到境外买卖,并且问题极大,这一次,顾邵将两人送去了q国的监狱。
  
  与华国的规则不同,q国的监狱,可以是天堂,也可以是地狱。
  
  死了太便宜他们,这一次,他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做在生不如死的状态中活着。
  
  书房里,手机响起,打来电话的是王陆。
  
  “先生,宋可欣疯了。”
  
  “是么,”顾邵眼里闪过冷笑:“那就送去精神病院吧。”
  
  挂断电话,顾邵重新看向了桌上,几天前顾家人照的全家福,目光变得悠远。
  
  最近,顾邵偶尔会有眩晕、意识恍惚的感觉,很难解释,但他能够感觉到,自己或许不会在这个世界停留太久了,或许今天,或许明天,很快他就会被抽离这个世界。
  
  这样的感觉在接下来的几天,越来越明显。
  
  最后一天,顾邵将自己关在了书房里。
  
  在他离开后,原本这个身体里的‘顾邵’应该就会苏醒。
  
  顾邵不确定另一个‘自己’是否知道这小半年里发生的事情,又是否会保留这短时间的记忆。
  
  翻开面前的本子,顾邵将一张顾惜单独的照片放在了里面,并且在旁边给‘自己’留下了一段话:【这是你的宝贝女儿,好好爱她。】
  
  而他,回到现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宋可欣也尝尝梦里‘林昔’曾经所经历的一切。这几年放任宋可欣换了人工肺后在医院疗养,实在是让她过得太好了。
  
  至于第二件事,就是打断某个狗崽子的狗腿!
  
  ……
  
  一阵眩晕过后,‘顾邵’在椅子上缓缓睁开了双眼。此时,他的眼中已然少了温和,多了几分冷厉与严肃。
  
  ‘顾邵’的目光落到了面前的本子上,看到了那张女孩的照片,也看到了那一行的字,字迹是他的,却不是他写的。
  
  下一秒,模糊的记忆开始零星地浮现在‘顾邵’的脑海当中。

本文标签:禁h粗大太大好爽好涨受不了了

上一篇:丰满村妇撅起屁股:男闺蜜揉我胸揉了一晚上

下一篇:秦羽入了岳暖湿润:爱爱小故事激情刺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