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人妇雪臀真紧:两三个月不做会变紧吗

2022-04-26 16:30:1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叶凉音是个话痨,喋喋不休地说,浑然不觉自己变成扎满尖刀的刺猬。

  慕容谦嫌弃道:“叶凉音,太尉府到了,你还不下马车?”

  夜司凛:“送八皇子回宫,孤最后一个

叶凉音是个话痨,喋喋不休地说,浑然不觉自己变成扎满尖刀的刺猬。

  慕容谦嫌弃道:“叶凉音,太尉府到了,你还不下马车?”

  夜司凛:“送八皇子回宫,孤最后一个。”

  慕容谦想去枭王府蹭饭,但是吧,好像表哥不太欢迎。

  他无奈地下马车,朝依依妹妹挥手。

  萧景翊没想到,翌日早间,他们不约而同再次蹭车。

  而且,不约而同地用了用一个借口:

  马生病了,口吐白沫!

  话说这夜,兄弟四人都赶回来陪小崽崽用膳。

  兄妹五人沐浴过后,在凉亭饮茶消暑。

  夜里没那么炎热了,秋凉将至。

  萧景翊几日不曾敷面膜了,带面膜过来。

  “小崽崽,你帮哥哥敷面膜呗。”

  “好呀好呀。”小奶崽欣然答应,“哥哥,我还要给你们梳头。”

  小崽崽心甘情愿地伺候他们,他们何乐而不为?

  于是,兄弟四人跟大老爷们似的,慵懒地靠着,闭目假寐。

  依依的手速很快,捣鼓好面膜,却说还没好。

  “哥哥,你们不能睁眼哦。”

  “嗯。”太舒服了,萧景翊快睡着了。

  小崽崽先给他编辫子,小手手编得奇快,很快就好了。

  接着是萧景辞,依依给他扎了三个丸子头。

  萧景寒则是哪吒的发型。

  最后是萧景翊,在头顶整了四个狮子头。

  徐管家送冰果过来,乍然看见凉亭里躺着四个怪物,吓得抄手抱起小崽崽。

  “小郡主,快去叫四位公子来打妖怪!”他抱着小崽崽,惧怕地退出凉亭。

  “徐管家,妖怪在哪里?”依依不解地问。

  “那……那不是妖怪吗?”徐管家胆战心惊地指向凉亭里的四个兄弟。

  兄弟四人的俊脸都涂了黑泥面膜,在光线昏暗的凉亭里,就跟没脸似的。

  再者,他们的头发都整了奇形怪状的妖怪造型。

  难怪徐管家把他们当作妖怪。

  兄弟四人不约而同地睁眼。

  萧景翊气不打一处来,“老徐,你是不是老眼昏花?我哪里像妖怪?”

  徐管家怀疑人生了,“三公子?你怎么有这独特的癖好?”

  “我什么癖好?”萧景翊怒得握拳,“你给我说清楚!”

  “三哥哥不要生气气。”依依走进凉亭,淡定地吃冰果。

  “噗哈哈~”萧景辞忽然爆笑,指着老三,“徐管家,给老三准备嫁妆。”

  “什么嫁妆?哈哈哈~”萧景翊陡然看见老四的三个丸子头,笑得手扶圆柱,“老四头上有三坨狗屎……鹅鹅鹅~”

  “老四你那么多辫子,依依有姐姐了……”萧景辞笑不活了。

  眼泪狂飙。

  他们不约而同地转向老二、老大,再次爆笑。

  “哈哈哈~”

  “鹅鹅鹅~”

  萧景寒指着萧景夜,笑成了杨柳枝儿,“大哥,你的头顶有四个狮子头……”

  萧景夜铁憨憨地笑,“老三你怎么整了个女娃娃的发髻……”

  徐管家没眼看,“四位公子,你们敷面膜,还整了奇形怪状的头发,你们没吓死老奴我,都吓死小郡主了。”

  兄弟四人:“……”

  突然,兄弟四人不约而同地拿镜子照。

  啊啊啊!

  鬼啊!

  妖怪啊!

  上一瞬,他们笑得五官乱飞。

  下一瞬,他们吓得表情失控。

  而某个小崽崽,把冰果咬得嘎嘣脆。

  他们把目光转向小崽崽,“小崽崽,是不是你干的?”

  “三哥哥,我给你设计了脏脏辫的造型。”依依小嘴叭叭,“你放荡不羁,桀骜不逊,脏脏辫符合你的气质。”

  “……为什么辫子里还有丝带?”萧景翊哭笑不得。

  “四哥哥,你温润可爱,丸子头充分发挥出你的气质。”小崽崽接着道。

  “……四哥哪里可爱了?”萧景辞生无可恋。

  “二哥哥,你不是女娃娃,你是脚踩风火轮的哪吒。”依依认真地介绍,“哪吒这个小孩超厉害的,战斗力棒棒哒。”

  “……二哥不是小孩。”萧景寒泪流满面。

  “大哥哥,你是我们枭王府的老大,还是驻守北疆的雄狮。狮子头的造型最适合你啦。”小崽崽的笑靥奶萌无敌。

  “……狮子头是吃的。”萧景夜的内心是拒绝的。

  “哥哥,你们喜欢小宝宝给你们设计的造型吗?”依依认真地问。

  笑容僵硬的兄弟四人:“……”

  含笑九泉的徐管家:“…………”

  小奶崽:“你们都不喜欢吗?那我重新给你们设计……”

  兄弟四人疯狂地摆手,“不用不用,这样就挺好。”

  “你们真的喜欢?”

  “喜欢!”

  “那明日你们就这样出门哦。”

  满目惊悚的兄弟四人:“!!!!!”

  不要!

  刚才笑得多欢乐,现在就哭得有多惨痛。

  自己宠的小崽崽,死也要宠下去!

  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

  这夜,他们唉声叹气,痛并快乐着。

  自然,翌日早间,他们恢复了日常的束发。

  还没用膳就都溜了。

  依依看着空荡荡的膳厅,忽然觉得有点孤单。

  “徐管家,四位哥哥怎么不来吃饭?”她问。

  “四位公子都有要事,早早地出门了。”徐管家道,“哦三公子说了,他在国子监等小郡主。”

  “好叭。”小崽崽略微失望。

  为什么哥哥们都不陪她吃饭呢?

  ……

  萧景翊终究放心不下,在马车里等小崽崽。

  他听见小崽崽的声音,立马下来,抱起小崽崽。

  “三哥哥,你不是去国子监了吗?”依依问道。

  “我回来接你呀。”他亲亲她圆溜溜的大脑门。

  小崽崽千万不要提起昨晚的脏脏辫!

  夜司凛如期而至,“三公子,小郡主,孤的马生病了,口吐白沫,孤又要蹭车了。”

  依依心花怒放,“没关系,小哥哥快上来吧。”

  慕容谦也用一模一样的借口,蹭车。

  萧景翊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拒绝他们蹭车。

  小崽崽这么奶萌聪慧可爱,等她渐渐长大,一定有更多的男孩觊觎小崽崽。

  他要想办法防微杜渐!

  这日午后,萌萌书院的小崽崽大多进宫,参加谢太后的宫宴。

  依依跟着四位哥哥来到寿康宫,先给谢太后复诊。

  谢太后精神不错,气色尚可。

  寿康宫许久不曾这么热闹了,她心情很好,跟前来请安的内外命妇闲聊,看着小崽崽们欢声笑语。

  看见枭王府的人进殿,她面上的微笑立马消失无踪。

  “哟!小郡主、定国大将军和萧大人来了。”

  谢德妃阴阳怪气。

  虽然陛下将她禁足,但是谢太后把宫宴交给她操办,向陛下借人。

  魏皇不可能忤逆亲娘,同意谢德妃踏出寝殿三日。

 文学

萧家四位公子不搭理谢德妃,带着依依行礼。

  依依乖软道:“太后,依依要给你把脉、诊察,你想在这里,还是去寝殿?”

  谢太后的眉目凝着一丝不悦,“不必了,哀家痊愈了。”

  虽然依依救了她,但是她还是不喜欢枭王府的人,也不觉得欠依依什么。

  她是一国太后,医治她,救她的命,不是他们身为医者的本分吗?

  再说,枭王府享受朝廷的俸禄,伺候皇室更是本分。

  贵为太后,她需要对枭王府感恩戴德?

  真是笑话!

  “太后有所不知,这糖尿病不可能痊愈。”依依糯叽叽的奶音一本正经,“一旦得了这病,就要终身服药控制病情。”

  “你这是要咒哀家死吗?”谢太后愠怒道。

  “太后息怒。”萧景寒连忙解释,“舍妹精通医术,不会信口开河,更不会咒太后。相信几位太医都知道,一些病症是顽疾,药石无法根治,只能缓解病情,延长寿命。”

  “这么喜庆的日子,你们非要说不吉利的话激怒太后。”谢德妃心里得意,拿鸡毛当令箭,“宫里有太医,会医治太后。今后小郡主不必进宫复诊了。”

  “我倒是无所谓。”依依天真无邪地说,“时不时地进宫复诊,我也觉得麻烦。”

  谢太后:“……”

  众多内外命妇:“…………”

  谢德妃面上越气,心里越亢奋,“太后听听,小小年纪就嘴不饶人,长大了就是个祸害!”

  这野丫头一再激怒太后,对她越有利。

  萧景夜拉拉小妹妹的衣袖,“少说两句。”

  依依再一次语出惊人,“太后想要宫里的太医医治,我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保证,三个月后太后还会传我进宫医治。若不传我进宫,半年后大魏国有国丧。”

  谢太后&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萧家四兄弟:“………………”

  小崽崽,你确定你是断人生死的神算?!

  “放肆!”谢太后勃然大怒,重重地拍案。

  “小郡主以下犯上,诅咒太后,拖下去,杖二十!”谢德妃欢天喜地地下令。

  恨不得立刻把这野丫头打死!

  萧家四兄弟连忙下跪,“太后息怒。舍妹也是担心太后病情反复,才会说出实情……舍妹绝无恶意……”

  依依盯着谢太后,心里默念:“十,九……”

  谢太后忽然感觉到一阵晕眩,“拖下去……”

  锦嬷嬷和一个老嬷嬷过来,要把依依拖下去。

  “谁敢动小妹妹?!”萧景夜嗜血狠厉的目光犹如长矛,横扫千军。

  “太后,舍妹说的是实话,并没有做错什么。”

  萧景寒敏捷地起身,一脚踹向那个老嬷嬷,狭长的凤眸迸出寒戾的芒色,“谁敢动枭王府的人,就是跟枭王府作对!”

  那个老嬷嬷“哎哟”一声,狼狈地摔飞。

  喊痛声特么的夸张。

  谢德妃疾言厉色地怒喝:“萧景寒!你敢在寿康宫撒野?!”

  谢太后气得脑仁疼,更是晕乎乎,“枭王府想要造反吗?”

  萧景夜的周身缭绕着铁冷酷的煞气,“末将对陛下、对朝廷忠心耿耿,绝无异心。但末将也不允许小妹妹无辜地遭受戕害。”

  众多内外命妇大气不敢出。

  皇家面前,枭王府这么刚!

  这是不把皇家放在眼里呀!

  “好呀,枭王府狂妄跋扈,哀家就不信……”她面色煞白,怒不可遏。

  “三,二……”依依淡定地数着。

  突然,谢太后一头栽倒。

  谢德妃惊急慌乱地大叫:“母后……母后……传太医!”

  锦嬷嬷抢步上前,把谢德妃推开,搂住谢太后。

  “小郡主就在这里,传什么太医!”

  锦嬷嬷冷静道,“小郡主,快救太后。”

  谢德妃森厉道:“母后就是被他们气晕的,她怎么会好心救治母后?”

  “等太医到了,就来不及了。”

  锦嬷嬷不理会谢德妃,招呼依依过来救治谢太后。

  依依:“把太后抬到床榻。”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谢太后抬到寝殿的床榻。

  依依爬上去,利落地把脉、看诊,然后给她做心肺复苏。

  谢德妃凌厉地把她拽开,怒喝:“母后已经不省人事,你还按压母后的胸口,你这是救治吗?你要害死母后吗?”

  “来人,枭王府小郡主谋害太后,赐死!”

  她姣好的面容布满了阴鸷的戾气,使得姣好的面容变得狰狞。

  萧家四兄弟凶神恶煞地拦住,不给侍卫靠近小崽崽的机会。

  锦嬷嬷:“德妃,太后生死关头,你就别添乱了。”

  “妨碍我急救,不管是谁,把她轰出去!”

  依依的小奶音又酷又飒。

  锦嬷嬷不惜威胁谢德妃,“德妃,今日你的所作所为,奴婢定会禀奏陛下。”

  谢德妃这才闭嘴,咬牙切齿。

  依依做了二十多次心肺复苏,谢太后终于苏醒。

  谢太后还虚弱着,依依给她喂了一颗药丸。

  众人得知谢太后苏醒了,松了一口气。

  “哀家不想看见你……”谢太后气若游丝。

  “我也不想再救一个不听话、不识好歹的老妖婆。”依依从床榻下来,气死人不偿命,“若非圣旨,我才不会救你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老妖婆。”

  谢太后&谢德妃:“……”

  众多内外命妇:“…………”

  萧家四兄弟:“………………”

  小崽崽不愧是枭王府的女王!

  怼得张狂霸气!

  小崽崽你是我们永远的神!

  谢太后气得差点儿心梗去世。

  又抓到野丫头的把柄,谢德妃再次亢奋起来。

  “你辱骂太后,理当赐死!”她狠戾道,“还不把她拖下去!”

  “德妃你非要置我于死地,就是置太后于死地。”依依小小软软的一只,却丝毫不惧,从容不迫,“我死了,太后只能活三个月。你这谋害太后的罪名,足以满门抄斩。”

  谢德妃:“……”

  众多命妇:“…………”

  真·怼人王小郡主!

  熟悉的味道!

  熟悉的配方!

  谢德妃气急道:“太医院那么多太医,本宫就不信治不好太后……”

  依依软萌道:“如果那些草包太医有本事医治太后,为什么太后的病情恶化得这么严重?”

  “你也没治好太后,太后刚不是晕倒了吗?”

  “所以你阻止我救治太后,是心怀不轨喽?”

  “本宫没有!”谢德妃气得脑仁疼。

  “别吵了……”谢太后哼唧道。

  “母后,臣媳怎么可能害您?臣媳是担心她趁机害您。”

本文标签:两三个月不做会变紧吗

上一篇:乱岳目录全集:在校花的粉嫩娇躯上冲刺

下一篇:坐腿上写作业嗯嗯啊:和尚扒开双腿蹂躏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