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疯狂进进出出爽爽爽:掀起校服揉她的奶头h

2022-04-29 16:58: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他要一股脑吞进去四粒剧毒药片,从此,再见一切烦恼。

  另一边,瓦城情报分局监控科的脑窥技术室里,卡斯组长依然瞪大着双眼,瞅着电脑屏幕。

  事情已经发展到最最关键的环节

他要一股脑吞进去四粒剧毒药片,从此,再见一切烦恼。

  另一边,瓦城情报分局监控科的脑窥技术室里,卡斯组长依然瞪大着双眼,瞅着电脑屏幕。

  事情已经发展到最最关键的环节中。

  这个时候,卡斯组长不想出现一丝差错。

  还好,事情的发展进度,几乎是,按照着他的设想进行下去。

  不过,他十分恼恨股长。

  觉得,这个将要死去的股长,也就是编号为四四零二号的军官,行动过于迟缓了。

  该死的家伙,临到死亡的门槛了,却要缩头缩脑,快点去死吧!

  因为气恼,卡斯组长干脆啐啐出口了。

  虽然,他啐出口了,不过,他却没有环顾四围的手下们。

  原本,他不是和大家说话。

  仅仅是,他的自然情绪流露呀!

  可是,此刻里,他的情绪,恰恰代表了手下们的想法。

  现在,大家待在电脑屏幕前的时间过长,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上,都是疲惫不堪。

  加上,为了完成工作,一众特工们,几乎是没有吃喝好。

  也是,大家沉浸在杀人的游戏中,哪里还有吃喝的兴趣呀?

  不过,杀人程序已成定局的时候,大家的情绪,一股脑松懈下来。

  这时,所有人的第一反应,便是饥饿感觉。

  就是说,大家都想吃饭了。

  可是,这种节骨眼上,这个四四零二号犯人,硬挺着不死。

  简直就是忽悠大家的神经呀!

  股长不死,卡斯组长及其手下的特工们,便无法放松情绪去吃喝玩乐。

  原本,瓦国情报局特工们的快乐生活源泉,皆来自于杀人放火的操作中。

  就是,这些特工不去杀人放火,人为性制造出各种矛盾和惨状。

  几乎是,所有的特工们便不知道,每天在情报局里上班,需要干些什么呀?

  除了无所事事,就是游手好闲。

  那般状态,瓦国情报系统,便会整系统地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万一,瓦国情报局被撤销编制了,一众特工们便失去了获得财政拨款的合法理由。

  于是,瓦国的几十万名特工们,便失去了绝好的吃喝待遇。

  所以,瓦国情报局成立之时,一众特工们便死死依赖在。情报局的招牌编制下,去攫取最大的个人利益。

  所以,瓦国之内,即便,没有是非端倪,这些特工们也要人为地创造出许多是非祸事。

  在外人的眼里,以此彰显出一定的存在感觉。

  继而,依靠这种存在感觉,去获得合法的财政拨款。

  归根结底。

  瓦国情报局特工杀人放火,不仅仅是,无聊的工作中找点刺激。

  也不仅仅是,大家依靠此种恶性手段,彰显出绝对的威慑力。

  无论如何,今天之内,股长不死,这帮子特工们绝不会善罢甘休。

  重要的是,瓦国情报系统的所有特工们几乎是,都需要依靠着情报局的招牌和编制去吃饭。

  于是,为了吃饭,为了另种生存,瓦国情报局的特工们,必须如此恶毒地操作,才可以持续地生存下去。

  目前来说,形势的发展,极其有利于卡斯组长等人。

  因为,股长已经准备吞吃剧毒药片了。

  仅仅是,股长的操作动作有些缓慢。

  毕竟,人命关天。

  关于死亡的事情,多数情况下,需要再三斟酌。

  股长不算傻头傻脑的家伙。

  仅仅是,他有点绝望而已。

  假如,这个时刻,股长的亲人,同事之类人口,突然打电话问候。

  或者,上门拜访关心。

  股长便会打消自杀的念头。

  尤其是,他的妻子和儿子突然回归家里,瞬间里,便会卸掉股长一切的自杀想法。

  甚至,羽田爱温馨示意股长一番,也会打消股长自杀的勇气。

  可惜,直到此刻,股长的手心里已经攥着剧毒药片了,却没有任何亲情与温情驾到。

  分明是,大家都在等着他死死去。

  起码,股长就是这么理解着。

  正因为如此理解,才使他的身心里,充满着死死地气息。

  可谓是,绝望的情绪,就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实际上,卡斯组长早早预料到股长的情绪变化。

  因此,他安排着手下们,继续严密地监控着股长周围的一切亲人熟人之类。

  严防大家的情绪出现反弹。

  就是说,瓦国情报局的威胁指令渐渐地褪色了,不再具有威慑力。

  于是,股长的亲人和熟人们,可以恢复到性本善的状态中。

  大家为了亲情,为了利益,纷纷开始对股长送温暖献殷勤。

  结果,股长不想自杀了,绝对地重新焕发出生命的活力了。

  起码,股长不会继续绝望下去。

  而是,他变得越发自信了。

  所谓,经历风雨,才会变得更加坚强。

  这样,卡斯组长等人,便彻底失败了。

  所以,卡斯组长想到这种变故,便提前做好防守准备。

  以至于,直到现在,股长的一切亲人熟人的关系,依然保持在仇恨的状态中。

  貌似,所有人口都在等待着,股长凄凉地自杀。

  可见,瓦国情报局内,高飞领导下的技术监控系统,一众脑窥特工们,不仅仅狠毒,还是杀人的专家呀!

  毕竟,整个监控系统里,如同卡斯组长一般狡猾的脑窥杀手,比比皆是呀!

  甚至,许多特工的杀人技巧,远超卡斯组长的水平。

  就是说,换作瓦国情报局内最最高超的脑窥杀手,去操作股长的死亡程序。

  说不定,现在,股长已经躺尸在人间了。

  整个魂魄滚落到阴间阎王处了。

  只能是,瓦国情报系统内,处处是人才呀!

  一众特工们,几乎,都是法西斯之类的材料呀!

  现在,镜头回转到股长的身上。

  就是四四零二编号的瓦国军官。

  股长看看药片,便转头四望一番。

  他不想看看别的,仅仅是,他想倒点水,掺和着剧毒药片,一起吞下去。

  虽然,股长没有吃过剧毒药片的经验,但是,他吃过许多普通药片。

  并且,许多普通药片的大小厚度,和这种剧毒药片差不多。

  以前,吃吃普通药片的时候,他一定要辅助以饮水,才能干脆地吞咽进肚子里。

  不喝水,便直接吞吃药片,他尝试过,会卡在喉咙里,很是难受。

  甚至,差点窒息了。

  所以,现在吃吃剧毒药片,他同样要饮水。

  他才不想被卡在喉咙里,生不如死的感受,真不如快快死去。

  股长想到这里,便不再耽误下去。

  他快速地拱起身子,抬脚便走。

  他要走到客厅里,那里有一台饮水机,装满了冰清玉洁的矿泉水。

  喝进嘴里,一定是舒爽的感受。

  不过,股长只想着吃吃剧毒药片,心思完全不在其它上面。

  实际上,此时此刻,股长想死的情绪,比起卡斯组长等人催死的情结,显得更为着急。

  因为,股长是一个自尊心要强的人口。

  他受到亲人熟人的轮番打击,面子尊严,统统失去了。

  没有面子尊严,股长压根生活不下去。

  既然已经绝望,他便要利索地死去。

  他不想在死后,也会被人指指点点。

  貌似讽刺他,胆小怕死之类。

  实际上,卡斯组长一直脑窥着他的思维变化,应该知道,股长想死的决心,非常之大。

  仅仅是,卡斯组长觉得,股长的行动过于缓慢了。

 文学

就这样,股长拿着剧毒药片,一直走到客厅里。

  并且是,他没有耽误什么,更没有停留在其它位置上。

  他径直走到饮水机面前,才停下脚步。

  这时,他的两只手里,都是剧毒药片。

  左手心里,攥着四粒剧毒药片,属于他将要吃吃进肚子里的玩意儿。

  准确讲,不是玩意儿,却是要命的毒物呀!

  他的右手上,依然拿着茭白色的剧毒药片瓶子。

  现在,他已经来到饮水机前面,必须腾出一只手拿取杯子。

  顺势,完成接水的系列动作。

  当然,使用两只手,更加稳当快速,不过,他没有办法腾出两只手。

  至多,他可以腾出一只手。

  当然,一定要腾出两只手,他也可以做到。

  问题是,捏在左手心里的四粒剧毒药片,便要放置在桌面上了。

  有点航脏!这种时候了,股长竟然有心思想到清洁卫生上。

  实际上,不是他有心这么想,完全就是下意识的想法呀!

  因为,平日里,股长属于爱干净的男士,处处注意到细节上的清洁卫生状态。

  所以,药片放在桌面上,再扔进嘴里,本能上,股长有点不适应。

  既然是,不能腾出两只手,只好使用一只手拿杯子,连带着接水了。

  股长如此想去。

  并且是,使用右手。

  毕竟,股长不是左撇子,右手使用习惯后,可以灵活地单独使用。

  估计,单独使用左手,不如使用右手的效果好。

  说不定,使用左手拿取杯子,便会砸碎在地面上。

  股长将要拿取的水杯,是玻璃材质。

  客厅地面上,铺着厚实的瓷砖。

  玻璃与瓷砖相撞的结果,只能是,装水的玻璃杯子摔碎了。

  关键是,不能装水了,岂不是折磨股长的情绪?

  所以,股长决定使用一只手拿取水杯后,压根没有想到左手上。

  很简单,他清楚地知道,左手和右手相比,就是不发达的状态了。

  现在,他只能使用发达的右手,去操作取水的系列动作。

  手下,股长伸展右手,将右手里攥着的剧毒药片瓶子,放置于一旁的桌面上。

  顺势,股长深深地瞅瞅剧毒药片瓶子。

  他也不知道,想要表达一番什么情绪。

  总之,他看着药瓶子,心里貌似不甘。

  应该是,一瓶子剧毒药片,大约有几十粒之多。

  可是,他仅仅吃掉四粒,瓶子里还剩下很多药片呀!

  如此剩余,真是有点浪费的说法。

  假如,他可以多吃点,或者,送给其他人吃吃。

  估计,一瓶子剧毒药片便会光光了,只剩下一个瓶身。

  应该是,一个塑料瓶子,不算值钱的东西。

  可是,这些剧毒药片,完全属于值钱的东西。

  末了,股长竟然会想到药片之类的商业价值上。

  关键是,股长一贯贪污受贿,情愫里深深地烙下金钱至上的标签。

  以至于,临死之时,股长的眼里,也是容不下随便浪费呀!

  真是一个钻进钱眼里的家伙。

  死不开窍呀!

  顺势,股长又注意到一个细节问题。

  就是,剧毒药片的瓶嘴上,没有扣上瓶盖。

  适才,股长仓促间打开瓶盖,倾倒出四粒毒药片,忘记扣上瓶盖了。

  蓦地,股长又想到一个后果,没有扣上瓶盖的剧毒药片瓶子里,会不会渗进潮气?

  继而,腐蚀掉这些昂贵的剧毒药片。

  卡斯组长紧紧地盯住股长的一切反应。

  因为用心,加上焦急的情绪。

  卡斯组长又忍不住了,他转头看看一边的一个手下,直接啐啐出口了。

  “这个傻傻的家伙,一直在胡思乱想,就是不行动!”

  卡斯组长一脸愤愤不平的模样。

  甚至,他的身子也要挪动一下,连带着双手,都要动弹几下。

  明显是,卡斯组长讨厌股长的想法啰嗦,有故意耽误时间的嫌疑。

  因此,他真想出手修理股长一番。

  不过,周围的特工们马上有所回应,让他显得清醒许多。

  他依然身在瓦城情报分局的监控室里,没有和股长面对面,焉能出手揍他?

  仅仅是,卡斯组长着急之下,错以为,自己和股长正在面对面交流呢!

  “这个傻货!这个烂货!这个该死的东西,不识抬举的家伙!”

  一众特工们七嘴八舌,纷纷啐骂股长了。

  明显是,股长不能快速地自杀,已经激怒了众特工们。

  大家都在等他死后,便要吃喝庆祝一番呀!

  手下们一阵狠啐之后,卡斯组长的情绪,变得欢喜许多了。

  毕竟,大家啐骂股长,也是跟着他的感觉走。

  貌似另种溜须一般。

  于是,他笑笑,扫视一圈,又说:“不用着急,他快要完蛋了!”

  末了,卡斯组长轻轻笑笑,很是解气的笑声。

  明显是,卡斯组长已经把股长看做真正的对手了。

  所谓,有他无我,有我无他,那种独霸天下的心态。

  “对对!他快完了!”一个手下忙笑着附和卡斯组长。

  甚至,他冲着卡斯组长点头哈腰。

  绝对标准的奴才模样。

  不等卡斯组长反应,另一名手下跟着又说:“他正在接水,估计,接水之后,便会吞吃毒药片。”

  这名手下说完话,也是冲着卡斯组长点头几下。

  也是一个溜须到位的姿态。

  卡斯组长觉得很惬意,浑身上下,装满了舒坦感觉。

  自古以来,被溜须的感受,除了爽,还是爽呀!

  还有几个手下,继续唧唧喳喳,围绕着股长的故事,溜须卡斯组长。

  卡斯组长持续地兴奋着,真心以为,自己快要成为皇帝的标准了。

  接着,他继续笑笑,想说两句感谢感激的话语。

  不过,他马上意识到,这种时刻,决不能乱讲话。

  诸如谢谢之类的话语,绝不能说出口。

  为何这般敏感呢?

  因为,手下们溜须卡斯组长,所讲出的话语,没有直直地溜须卡斯组长。

  仅仅是装满了溜须的内涵。

  就是说,这种溜须的意思,不可明着讲出来,只能是意会之类的状态了。

  既然,手下们采用意会溜须的手法,卡斯组长如若公开回谢,难免是,有点自大过头的说法。

  简直就是犯傻,

  所以,卡斯组长意识到后,马上闭嘴不谢。

  不过,手下们讲了一通话,卡斯组长不吱声,貌似没有反应。

  这样,难免会留下桀骜自大的印象。

  明显是,不利于拉拢手下们呀!

  于是,卡斯组长不得不说点其它的话。

  前面,一个手下说到四四零二号吃毒药的事情。

  当然,这个情况,卡斯组长很清楚。

  他就是要利用毒药,送走股长。

  不过,事前,他对于毒药的事情,不算清楚。

  就是说,股长隐藏着一瓶子剧毒药片的事情,卡斯组长真是不知道。

  因为,此次对付股长之前,他没有系统化地跟踪窥探股长的思维。

  因此,别人送给股长剧毒药片的过程,他没有掌握到具体细节内幕。

  现在,他正好拿住毒药问题,随便说上两句话。

  既是提醒大家,注意到毒药的来历上。

  也算是回应大家了。

  起码,自己说点什么了。

本文标签:掀起校服揉她的奶头h

上一篇:白嫩粗长浓精h:扶住腰挺进去翘臀噗嗤

下一篇:少妇人妻互换不带套(强烈婬药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