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少妇人妻互换不带套(强烈婬药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4-29 17:05:3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电影院。

  高清画面中。

  一个年代久远的舞厅里。

  一群年轻人打扮得像是留洋归来的学子。

  男人穿着西装。

  女人穿着裙子,巨大裙摆层层叠叠。

  戴

电影院。

  高清画面中。

  一个年代久远的舞厅里。

  一群年轻人打扮得像是留洋归来的学子。

  男人穿着西装。

  女人穿着裙子,巨大裙摆层层叠叠。

  戴着帽子,手里拿着蕾丝伞。

  他们交头接耳的交谈着。

  忽然。

  画面一转,所有人都昏迷不醒躺在地上。

  “号外,号外,一桩离奇失踪案。”卖报小童沿街叫卖。

  一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拿着报纸。

  报纸上有十四个失踪男女的名单。

  有些是名门之后,甚至有不学无术的混混。

  身份鱼龙混杂。

  眼镜男人是报社编辑。

  随手将报纸放进包里。

  偶然一次。

  他发现了失踪这群人中的七人。

  他们摇身一变。

  变成了留洋归来的学子。

  迅速融入了上流社会。

  原来。

  他们被军统选中。

  偷偷送出国培养成为卧底。

  为军统收集情报。

  完成秘密任务。

  十四人当中有七个人脱颖而出。

  被选中完成一个暗杀任务。

  剩下的七人则是留下继续训练。

  很快他们也被派出来完成任务。

  第二组七人比另外七人稍显逊色。

  但是也是从众多人当中挑选出来的。

  他们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出隐藏的‘特务’。

  第一组七人在完成任务当中发现。

  暗杀的目标是个爱国者。

  这和他们宣誓忠君爱国不同。

  违背了自己的誓言。

  于是两组人开始打起来。

  一组想要救人。

  二组要杀人。

  就在一组要将二组全灭的时候。

  新的任务出现了。

  找出倭国秘密实验地点。

  一组七人和二组暂时达成协议。

  先找出倭国秘密实验地点。

  其他的事暂时先放一放。

  经过千辛万苦。

  重重苦难之后。

  十四个人终于找到倭国秘密实验基地。

  并顺利潜入。

  就在他们要烧毁基地的时候。

  传来了枪声。

  原来。

  那个眼睛男人报社编辑是军统派来监视他们的。

  原本送出去的消息如石沉大海。

  想要揭露倭国阴谋的消息被按下了。

  十四个人面临抉择。

  他们毅然决然放了火。

  基地各处燃烧熊熊火焰。

  这时响起了旁白:实验基地烧毁了,十四个人再也没有出现。

  有人说他们投身了革命事业

  有人说他们被抓住处决了

  烈火中永生

  他们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电影落幕。

  所有人站起来用力鼓掌。

  赵沫看着演员表。

  摘下眼睛擦了下眼角。

  他看着身边的老父亲,“爸,电影结束了。”

  赵安平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荧幕上静止画面中是十四个年轻人。

  禹烟站在当中。

  她一声装备,手里拿着枪威风凛凛。

  旁边都是熟悉的面孔。

  有几个赵安平吃饭的时候见过。

  ——

  保姆车在高速公路上疾驰。

  出国的戏是最后拍的。

  他们这会儿才回来。

  归家心切。

  阿斌把车子开出了赵沫的速度。

  车上的人激动不已。

  终于完成了。

  禹烟叹了口气。

  就在刚刚系统播报。

  她完成了任务。

  现在有一亿存款。

  还可以兑换性价比最高的歌曲。

  禹烟觉得以后的日子,混吃等死就好了。

  可是很快就打破了她的美梦。

  手机刚到手里就接了个电话。

  赵沫打给她说,公司需要启动资金。

  一亿先从大哥账户里划过去了。

  也就是说,一亿存款没有了。

  禹烟叹了口气。

  想要当个咸鱼咋这么难。

  “不高兴?”

  储以南感觉到了她的情绪变化。

  车上的人都看向禹烟。

  “烟姐怎么啦?”

  禹烟摆摆手,“没钱了。”

  “导演说了片酬会尽快打过来。我这里还有点存款。”

  沈心词从包里翻出一张卡递到禹烟面前。

  “钱不多。”

  一个急刹车。

  车里的人差点被甩出去。

  阿斌回头看着禹烟:“小妹,你差多少钱?我有点。”

  禹烟看了他一眼,“你留着娶媳妇吧!”

  “我只是感慨一句,有需要我会说的。”禹烟把面前的卡推了回去。

  “钱要用在刀刃上,省着花。”禹烟又说了句。

  “哦。”沈心词把卡收了起来。

  李强看着她,“小烟,你真的不需要帮忙?”

  “是的,就是存款花的差不多了。”

  保姆车很快启动。

  到了禹宅门口。

  有一群人冒出来。

  将保姆车团团围住。

  “禹烟。”

  “储以南,储神。”

  “李强,阿斌。沈心词。”

  车上的人茫然地对视。

  “给我签个名,好喜欢你们的电影。”

  “你们简直酷毙了。”

  由于粉丝太过热情。

  惊动了这里的片警。

  把人走请走以后。

  保姆车才慢慢开进院子里。

  禹烟一下车。

  看到赵沫和赵安平站在门口。

  赵安平慈祥地笑着:“回来了。”

  “嗯。”

  其他人都上前打招呼。

  “伯父好。”

  “赵伯伯好。”

  “好好好。”赵安平笑着招呼众人进屋。

  “原本想着给你们准备庆功宴的,现在也出不去了。”

  “就在家里吃,随便准备了一点点。”

  禹烟好奇地朝后院看。

  后院厨房门口摆了几张桌子。

  走到面前一看。

  满满一桌子菜。

  旁边架子上还有洗干净的青菜和下火锅的材料。

  “哇~”好丰盛。

  禹烟笑着对赵沫说道:“辛苦了。”

  赵沫扶了下眼睛,“是我和爸一起准备的。”

  老父亲慈祥地看着禹烟,“好像瘦了,多吃一点补补。”

  阿斌已经找了个位置坐下,“小妹,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多吃一点。”

  众人憋着笑。

  禹烟夹了个鸡腿到他碗里,“吃你的,少说话。”

  储以南捂着嘴笑了。

  他端起一杯酒,“赵伯伯我们喝一杯。”

  赵安平脸臭臭的看他一眼。

  很勉强地喝了一杯。

  众人觉得气氛有些不对劲。

  赵沫端起酒杯,“大家喝一杯。”

  众人都端起杯子。

  “小七,储神,还有沈心词,李强你们的表现太好了。”

  赵沫唯独没有提阿斌。

  阿斌在一旁哼哼几句,“我们当然好了。哼!”

  他傲娇地看着赵安平,“爸,你说呢?”

  “好,都很好。”赵安平笑呵呵的。

  “小七,听说你最近手头有点紧。”

  他拿着一张递给禹烟,“一点零花钱。”

  阿斌凑过来用蚊子小声说“一亿,一点。”

  禹烟听清了。

  她瞪大眼睛,“不用了。”

  忍住心疼万分不舍把卡推回去。

  婉拒了。

  老父亲没有说什么。

  “吃菜,被客气。我订了好几天的食材。”

  “你们好好休息一下,补充营养。”

  老父亲絮絮叨叨,他自己没有吃多少东西。

  拼命给禹烟夹菜。

  送走了老父亲。

  禹烟窝在沙发上,“终于回家了。”

  储以南坐在她旁边,“什么时候去见家长?”

  “家里都催好久了,吃个饭好不好?”

  太快了吧!

  储以南带着蛊惑人心的声音。

  禹烟鬼使神差的答应了。

  储以南笑着出去打电话。

  禹烟站在门口向他挥手,“晚安。”

  储以南回头笑着说道:“晚安。”

  他笑着往小门那边走。

  禹烟伸了个懒腰。

  关上门。

  洗了澡头发还没干。

  上楼走到门口。

  看到白球蹲在房门口。

  禹烟和白球对视。

  “宿主,你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禹烟一拍脑袋。

  终于想起还欠它大餐。
 

 文学

  “呵呵,你刚才怎么不出现?”

  “有现成的菜,我去煮。”

  好不容易把白球安抚好。

  禹烟刚刚睡下。

  手机响了一下。

  禹烟翻了个身,继续睡觉。

  一觉醒来到了中午。

  禹烟下楼洗漱好。

  看到储以南站在门口。

  他穿了西装。

  阳光照在他身上,像渡了一层光。

  禹烟看得呆了。

  咽了下口水。

  白球大摇大摆的从她面前走过去。

  禹烟想起欠它的饭。

  抱起它顺了下毛。

  “储哥,你穿这么正式,要去领奖?”

  储以南挑了下眉毛,“睡一觉就忘了。”

  昨天答应吃饭。

  禹烟干干笑了,“要不改天?”

  “时间不早了,让伯父伯母久等不太好。”

  储以南:“没关系,等多久他们都愿意。”

  禹烟上楼换衣服。

  她的衣柜里。

  只有一条黑色的裙子比较正式。

  套了一件大衣禹烟就这么出门了。

  储以南看了一眼。

  默默牵起她的手。

  两人一起走出去。

  经纪人兼司机傅纯早就在门口等着。

  看到他们两人出来。

  笑了下,“储哥,禹小姐。”

  半小时后。

  车子停在一家高级餐厅门口。

  储以南和禹烟两人戴着墨镜。

  手腕着手走进去。

  立刻有人上前。

  领着他们上楼到了一间包厢门口。

  禹烟和储以南刚走进去。

  储父储母看到他们立刻站了起来。

  储妈妈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她挽着禹烟的胳膊,“小烟过来坐。”

  顺手把一只玉镯子套在禹烟手上。

  禹烟偷看储以南一眼,“阿姨,这太贵重了。”

  虽然不识玉。

  电视上都是这么说的。

  准没错。

  储妈妈拍了下她的手,“不贵重,你喜欢就好。”

  禹烟再次看了储以南一眼。

  “你妈太热情,招架不住。”

  “喜欢就要,不喜欢放着。”

  两人无声交流。

  禹烟把手放下去。

  她担心打破了镯子。

  储妈妈笑着问,“小烟,你家里长辈在吗?改天去拜访一下。顺便谈一下婚事。”

  禹烟差点被呛到,求助地看着储以南。

  储以南回了个放心的眼神。

  “妈,小烟还没有告诉家里。”

储爸和储妈对视一眼。

  储妈妈吸了吸鼻子。

  神情哀伤,“我家的小子就是个木头。”

  “好不容易开窍了,我们着急啊。”

  “和他一样大的,孩子都小学毕业了。”

  “小烟,你年纪小,他已经老大不小了。”

  禹烟笑着摆摆手,“没有,我觉得刚刚好。”

  储妈十分赞同,笑着说道:“年纪大一点知道疼人。”

  “小烟,你住哪里?我没事可以找你逛逛街。”

  储以南把一碗汤放在禹烟面前。

  “她不喜欢逛街,平时都是网购。”

  储父笑着说,“年轻人都喜欢网购,再说了他们出门不方便的。”

  一顿饭吃完后。

  禹烟立刻选了家自助餐厅。

  白球已经等得炸毛了。

  飞快的打包了两袋子食物结账。

  一通操作把老板看愣住了。

  禹烟打了个车回家。

  马路对面老父亲和赵沫从暗处走出来。

  赵安平看着身边的儿子,“小二,你给小七找几个优秀的相亲对象。”

  “好好开开眼界。”

  赵沫点点头,“我这就去安排。”

  赵安平冷哼几声。

  他介意的是储家父母发朋友圈炫耀。

  两家这才解除婚约。

  丝毫不顾忌对方的颜面。

  要是储家父母知道禹烟是赵家千金。

  就是之前他们想尽办法解除婚约的姑娘。

  不知道作何感想。

  ——

  禹烟一回到家。

  立刻打开袋子摆在白球面前。

  白球像个大爷一样。

  等着开饭。

  阿斌走出来,“小妹,你去哪里?吃饭了没有?”

  “吃了。”禹烟笑着点了点头。

  阿斌应了一声。

  回头看着禹烟:“爸说晚上一起去吃饭。地址有点远。”

  “去。”禹烟想也不想应下了。

  “说是有重要的事要说,我就不去了。”阿斌挠了下头发。

  要不是惧怕老父亲。

  他一定要跟去看看。

  阿斌冲着禹烟眨了下眼睛。

  “眼睛不舒服就滴点眼药水。”禹烟说完专心伺候白球。

  阿斌无奈地走了。

  赵沫站在禹烟面前,“小七,晚上去的时候打扮一下,有几个客人在。”

  禹烟有不好的预感。

  她眼珠子转了转,“谈生意?”

  “爸的主意,我不清楚。”赵沫面不改色。

  他不动声色看了禹烟一眼,“一亿什么时候转给大哥。”

  “新公司搬过来要选个好日子?”

  禹烟拿出手机,一脸心疼。

  她的手指迟迟点不下去。

  “咳咳。”赵沫咳嗽了一声,转过身去偷笑。

  禹烟心里在滴血,咬牙点了确认。

  她叹了口气,“公司什么时候能盈利?”

  “公司已经正常运作,只要没有什么差错,三个月就会有盈利。”赵沫耐心解释。

  “三个月。”禹烟再次叹了口气。

  她脚步沉重上了楼。

  慢慢打开房门。

  轻轻关上了。

  赵沫在楼下担心地看着。

  “宿主,别装了。”白球舔了下爪子。

  懒洋洋趴在地上,“这里没有其他人。”

  “嘻嘻。忽然没了这么一笔钱肯定要伤心。”

  禹烟喝了一口水。

  虽然真的很心疼。

  禹烟看着白球,“我要兑换物品。”

  白球抬起爪子点了几下。

  禹烟面前凭空出现系统商城的画面。

  “白球,你又变强了。”

  每一次系统升级。

  白球都会获得新的能力。

  “宿主,你也一样。”白球肚皮一翻,四脚朝天。

  禹烟专心看着音乐排行榜。

  “宿主,你可以看看其他线上商城。你马上就能用到。”

  线上商城?

  禹烟随手点了下。

  忽然瞪大了眼睛。

  线上商城就是某宝上官方商城。

  里面有礼服。

  就是女明星走红毯的那种晚礼服。

  布灵布灵带着钻的衣服看得眼花缭乱。

  禹烟最终选了两首歌曲。

  还有件银色的晚礼服。

  【人气值:2.01万(少得可怜)】

  禹烟叹了口气。

  系统提示就是让自己添堵的。

  禹烟:能不能关掉这个提示功能。

  白球:......额,建议保留。

  禹烟默默关掉系统界面。

  她往自己柔软的床上一躺。

  嘴角疯狂上扬。

  白球懒洋洋看她一眼,别过头去。

  下午四点禹烟换了一身衣服出门打车。

  阿斌站在门口。

  “小妹,要不我送你去。”

  “不用了,你自己去玩吧!”禹烟摆摆手。

  一辆出租车停在面前。

  禹烟上了车。

  她对司机说道:“金泉山庄。”

  开了将近一个小时。

  禹烟下了车,周围看着像是郊区。

  路边种了很多橘子树。

  沿着路往前走。

  她的手机响了。

  来电提示是储以南。

  禹烟走到远处,“储哥。”

  “禹烟,你在哪?我是储妈妈。”

  禹烟愣了下,“我在金泉山庄。”

  挂断电话。

  她抬头看了眼牌子,“金泉山庄没错。”

  储妈妈的反应为什么那么奇怪。

  随手摘了个橘子。

  挺甜的就是水分不足。

  禹烟又往嘴里塞了一瓣橘子。

  看到大门口站了很多年轻男人。

  他们穿得很正式。

  手里捧着花。

  就像是婚礼现场的新郎。

  禹烟没有在意。

  径直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好男人几个大刺刺盯着禹烟看。

  “你好,是禹烟小姐吗?”

  禹烟被挡住了去路。

  她扶了下墨镜,“你们认错人了?”

  “真的是你,我是你的影迷。”

  “禹烟,烈火中永生七人组,能帮我签个名吗?”

  禹烟的脚步一顿。

  她是个爱惜羽毛的人。

  立刻笑着打招呼。

  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笔,“谢谢。”

  禹烟把纸笔还回去。

  忽然有个男人脱掉外套。

  背对着她弯腰,“签在衣服上。”

  禹烟礼貌微笑,几笔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她刚要走。

  周围的男人又围了过来。

  “禹小姐,你还没有男朋友吧!”

  “要不考虑一下我,我是上市公司总裁,我爸是董事长。”

  “还有我,我家比他家有钱。”

  禹烟脸上的笑意淡了。

  她拔腿就跑。

  边跑边打电话。

  先给阿斌打问问是怎么回事。

  对方一直在通话中。

  给赵沫打电话的时候,很快接通了。

  “小妹,你到了?要不要我去接你。”赵沫笑声传了出来。

  “不用,你告诉我位置。”

  赵沫听到电话中呼呼的风声。

  他说了下包厢的位置。

  电话挂断了。

  老父亲抬起头来看他,“小七到了。”

  “嗯,我去看看。”赵沫站了起来。

  “一起去吧!”老父亲也站起身。

  禹烟站在一栋楼门口看了眼。

  不是。

  她继续往前跑。

  电话又响了。

  “小烟,你在哪里?”这次是储以南本人的声音。

  禹烟看了眼牌子,“我在山海情这一栋。”

  “你别跑了,我去接你。”

  禹烟挂断电话。

  乖乖站在原地。

  忽然。

  刚刚那群人又出现了。

  他们围了过来。

  同时将手里的花递到禹烟面前。

  禹烟无语望天。

  另一边走了一群贵妇。

  有个很熟悉的声音:“我和你说,我家小子的女朋友可乖了。”

  “是吗?听说是个女演员。”

  “禹烟可不像其他演员一样,是个单纯的姑娘。”

  听到自己名字,禹烟愣了一下。

  她朝着说话的方向看过去。

  储妈妈站在一群贵妇中间。

  她和禹烟对视一眼。

  脸上的笑意僵住。

  飞快地拉着身边的贵妇,“小烟不在这边。”

  “可是那个很像是禹烟。”

  “这么多男人给她送花。”

  储妈妈笑着说:“你认错了。”

  她拽着身边的贵妇就走。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妈。”

  贵妇立刻甩开储妈妈的手,“我儿子叫我。”

  “呵呵,你们认识啊,告辞。”

  禹烟说完想跑。

  又被围在当中。

  一束束花送到面前。

  她的拳头硬了。

  忽然,一只手抓着禹烟。

  “跟我走。”储以南终于到了。

  他带着禹烟跑了。

  贵妇指着两人消失的方向阴阳怪气,“你未来儿媳妇被人带走了。”

  储妈妈扬着脖子,“是啊!刚刚那个是我儿子。”

  “这么黑,你看得清?”

  “刚刚你还说看得一清二楚。”

  “哼!”

  两人一言不合。

  同时傲娇地看着别处。

  其他人开始打起圆场。

  一群人走了。

  躲在暗处的禹烟松了口气。

  她拍拍胸口,“太可怕了。”

  储以南吐出的热气呼在她脸上,“早点公布我们的关系,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打你的主意。”

  “呵呵。”禹烟向后躲了下。

  “怎么了?害羞了,有贼心没贼胆。”储以南笑了声。

  恼羞成怒的禹烟立刻亲了储以南一口。

  得意地说道:“谁说我害羞的?”

  储以南清了清嗓子,“要不我们换个地方。”

  “就在这,谁怕谁?”禹烟扬着头看着储以南。

  面前的脸放大。

  禹烟觉得呼吸急促。

  脑中一下子空了。

  直到储以南放开她。

  “还想要?”储以南轻笑一声。

  搂着禹烟落下一吻。

  禹烟觉得手软脚软。

  伸出手搂着储以南的脖子。

  她整个人挂在他身上。

  两人分开时。

  禹烟嘀咕了一句,“脚好酸。”

  “噗嗤~”

  一双手把禹烟托起来,“这样,好点了没有?”

  禹烟顺势把腿也挂在储以南身上。

  整个人就像个八爪鱼一样缠住他。

  “啪~”

  沉浸在甜蜜中的两人。

  听到了身后的动静。

  赵安平背对着他们站着。

  他的手还在赵沫的后脑勺上。

  禹烟立刻从储以南身上跳下来。

  满脸通红。

  “那个,我刚刚迷路了。”

  禹烟随便找了个理由。

  “呵呵,这里很大,迷路是正常的。”老父亲回过头来。

本文标签:少妇人妻互换不带套

上一篇:疯狂进进出出爽爽爽:掀起校服揉她的奶头h

下一篇:2022最好看(粗大的内捧猛烈进出视频)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