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粗大的内捧猛烈进出视频)全章节阅读

2022-04-29 17:11:5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郑言朗带着孩子搬离了郑家。这一年里他曾无数次幻想宋雨夜没有死,又像之前一样躲在某个地方。他搬到了他们曾经的房子,周末闲暇时会带着孩子去宋雨夜的老家,在那栋房子里待上两

郑言朗带着孩子搬离了郑家。这一年里他曾无数次幻想宋雨夜没有死,又像之前一样躲在某个地方。他搬到了他们曾经的房子,周末闲暇时会带着孩子去宋雨夜的老家,在那栋房子里待上两天。也许有一天她会突然回来。

  两个孩子已经蹒跚学步,会说一些简单的话。会叫“爸爸”“妈妈”。夜深人静的时候他会无数次幻想,如果他当时没有去美国,如果带她一起去美国,如果他早点回来,结局是不是都会不一样。可惜,这个世上没有那么多如果?

  “老板,郑太太想见您。”助理小心翼翼的汇报,不时察言观色。

  郑言朗目光发沉,猜出来意,想见孩子。宋雨夜去世后,他就像惊弓之鸟,总担心有人会伤害孩子。照顾孩子的保姆和保镖,以及出行的司机全部换成了自己的人。一年了,他没带孩子回国郑家大宅,自己回去也只是稍歇片刻便离开,绝不逗留。

  “让她进来吧。”他语气平淡,冷峻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

  来了许多次,儿子终于肯答应见自己。沈明清松了口气,拎着脚边的东西在助理的带领下进了总裁办公室。心中苦涩,却无法跟人说。当母亲的见亲生儿子还需要预约,通禀。

  看着沈明清大包小包的提着一堆孩子的玩具和衣物,郑言朗只是瞥了一眼,便埋下头看文件。

  “言朗,你看妈妈给果果和然然买了衣服和玩具。”沈明清讨好似的将东西放在办公桌上。

  “拿回去吧,果果和然然什么都不缺。”郑言朗头也未抬,语气冷漠。

  沈明清的脸刷一下白了,抿了抿嘴唇说道:“言朗,妈妈好久没看到两个孩子了,能不能让妈妈见见他们。”

  郑言朗抬起头,终于有了反应,讥笑道:“郑太太还是算了吧,我就剩这两个孩子,要是被不怀好意的人盯上了,麻烦可就大了。”

  一年前,宋雨夜去世后,郑言朗消沉了很久,每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意志消沉,眼窝泛青,胡子拉碴,神情憔悴,恨不得跟宋雨夜一起去了。是这两个孩子给了他活下去的勇气,坚持的动力。

  沈清明深知过去了这么久,儿子还未从悲伤中走出。

  “言朗,宋小姐的死是个意外。”沈清明脸色发白。

  郑言朗冷笑这站起来,黑色的眸子里笼罩着一层寒冰,就连办公室内的温度仿佛也降到了冰点。

  “她害怕毛茸茸的动物,怎么会跑到狗窝里去?”郑言朗阴沉着脸质问。

  沈明清愣了一下,宋雨夜怕狗?“因为她疯了。”

  “她好好的为什么会疯?”郑言朗步步紧逼。

  “医生说她产后抑郁。”沈明清解释。

  产后抑郁,不是精神病。楚萧和江羽仪告诉她,在他离开期间宋雨夜出了一场车祸,被一个下人虐待。然后楚萧被调走出差,宋雨夜跑到狗窝,狗窝着火,她意外身亡。

  出事那天的监控被人销毁了,这其中必然有猫腻。一切好像都是有人计算好的,郑言朗从未放弃追查凶手,只是对方过于狡猾。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自己不在的那段时间,宋雨夜在郑家一定受到了非人的虐待,而自己的母亲和爷爷根本没有照顾好她,亦或是他们就是幕后凶手或者帮凶。

  “你一直都不喜欢她,所以别人伤害她,你也没去制止吧?”郑言朗眯着眼,看向自己的母亲。

  沈明清没做声,她被说中了心思,宋雨夜在郑家的时候,她确实没有过问,心思全在孩子上。她是不喜欢宋雨夜,但是也没恨到让对方死的地步,何况对方还是自己孙子的母亲。

  见她沉默不语,郑言朗无力的挥挥手,“罢了罢了,你走吧,凶手没有找到前,我不会让郑家人见孩子的。”

  沈明清的心揪着,张了张嘴,再也没说出话来,知道儿子过不去这个坎,这个心结不解,儿子此生都不会原谅她。她陷入深深地懊悔中,其实宋雨夜也没有那么不堪,起码对郑言朗是真心的,还为言朗生了两个孩子。如果能够重来,她一定会好好对待,可惜没有如果。

  ……

  英国查尔斯庄园。

  天晴得像一张蓝色的画纸,几片薄薄的白云飘在上面,像被阳光晒化了似的,随风缓缓浮游着。

  庄园内的网球场,一对父子正在挥洒汗水。休息区,穿着浅灰色家居服,性格恬静的女人正襟危坐,微笑着注视网球场上的一对父子。女人约摸不到三十岁的年纪,面容清秀,皮肤过白,透着病态,身形纤弱,仿佛一阵风便能吹倒。

  一场结束,男孩占了上风,女人站起身,高兴地鼓掌。

  球场上的父子将球拍扔给一旁的下人,笑盈盈地冲女人走来。

  “妈咪。”男孩甜甜的叫了一声。

  女人看着男孩,一脸慈爱,温柔地用手绢擦拭男孩脸上的汗珠。

  男孩约摸二十岁左右的年纪,穿着一身运动服,生得高大,一米八五的身高,阳光帅气,又带着年少轻狂,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英挺的鼻梁。

  “杰森,累不累?”女人关切的询问。

  男孩满不在乎的说道:“妈咪,您还是担心担心爹地吧,他年纪大了,体力完全跟不上,下次不跟他打了。”露出嫌弃的表情。

  一旁的查尔斯顶着后槽牙,听着自家的大孝子,吐槽自己。

  “累吗?”女人递过去一块毛巾。

  查尔斯伸手接过,擦拭了一下脸上和脖子上的汗珠,温和的说道:“不累,我是老当益壮,小孩子懂什么?”

  男孩一脸不屑,拧开一瓶水,一仰脖子,“咕嘟咕嘟”喝下去大半瓶。

  女人低头偷笑,默默地看着父子两人抬杠。查尔斯在外面呼风唤雨,万人敬仰,唯独怕自己的独生子,杰森,偏偏这孩子叛逆,不服管教,总喜欢跟他对着干。

  球场内不知何时溜进一条小泰迪,撒欢似的跑到几人中间,在女人脚下蹭了蹭。

  “啊。”女人低头看到泰迪灰色的毛发,毛茸茸,神色大变,双手捂着头,身子颤抖着缩成一团,查尔斯动作敏捷的将女人护在身后。

  “怎么回事?谁把狗放进来的?”查尔斯面色一沉,开口质问。

  一个厨师模样的女人忙不迭的跑过来,唯唯诺诺的说是自己女儿的宠物狗,不小心跑了,冲撞了夫人。

  “快点把它弄走。”查尔斯命令道。

  女人低着头,在管家的催促下抱着狗下去了。

  “将这个厨娘赶出去。”查尔斯吩咐道。

  管家双手垂于身前,得了吩咐,下去办事。

  查尔斯扶着女人回去休息。

  看着离去的俩人,男孩嘴角噙笑,黑色的眸中透出光亮。

  一年前,父亲带回一个女人,得到消息的他连夜从学校赶回来,带着满腔的怒意。母亲去世多年,垂涎父亲的女人如过江之鲫,一个一个都想攀龙附凤坐上李太太的宝座。

  碍于他,父亲从未将任何女人带回家,这座庄园里还是他,父亲和母亲三人的家,这是他心中最后一片净土,不容任何女人染指。只要他在一天,就不容许任何女人登堂入室,取代母亲的位置。

  当他怒气冲冲冲进卧室,要将那个不知廉耻的女人丢出去时,他却愣住了。原以为是个搔首弄姿,风情万种的狐狸精。可躺在床上的女人面无血色,憔悴不堪,她的容貌与母亲蒋芸如出一辙。

  气息微弱的女人静静的躺在那里,与当年弥留之际一脸病容的母亲蒋芸一模一样。

  “妈咪。”他眼角噙泪,下意识的叫出声。

  他八岁的时候,母亲生病离世。他一直怨恨自己的父亲,认为是其对母亲不够关心,跟外面的女人牵扯不清,害得母亲郁郁寡欢,含恨而终。

  年幼的杰森为了报复自己的父亲,在学校惹是生非,结交不良人世,每一天不给查尔斯惹事,每天想着法的给父亲制造麻烦。为了让自己父亲倒霉,甚至在年满十八岁的时候,将自己名下的公司股份低价卖给竞争对手,查尔斯用高于市场价三倍的价格才拿回来。

  查尔斯将儿子的不服管教归咎于年幼丧母,缺少母亲的正确引导。宋雨夜的到来,让杰森有了很大的改变,这个桀骜不驯,张着逆鳞的孩子长大了许多。

  “杰森,爹地将妈咪还给你。”这是杰森第一次看见病榻上的宋雨夜,对杰森说的话。

  宋雨夜精神受了刺激,体力有大量检查出致神经紊乱的药物,她不是不想找人求救实则是已经身不由己,无法自救。查尔斯让人治好了宋雨夜,也成功让她忘记了以前的事,接受了新的身份。现在的宋雨夜就是蒋芸,杰森的母亲,查尔斯的妻子。

  “查尔斯,不要开除那个厨娘好不好?她做饭很好吃,而且她也不是故意的。”清醒后的宋雨夜扯了扯查尔斯的衣角,声音软软的。

  “喜欢吃她做的什么?”查尔斯轻笑着问道。

  “馅饼和土豆泥。”女人埋着头,声音细若蚊呐。

  “好,留下她做给你吃。”查尔斯轻抚她的秀发,满是宠溺。

  “谢谢老公,老公你真好。”女人开心了。

  男人无奈的摇摇头,这不是找了个老婆,是给自己找了个女儿啊。

 文学

庄园外弥漫着淡淡地烟雾,连续几天,空气中都充满着白茫的小水滴。白色大理石构造的优雅建筑,庄园前绿草茵茵的草坪上有一个小型的青铜雕塑水池,水池周围盛开着许多玫瑰花。晶莹的水珠溅落在盛开的玫瑰花上,更散发出魅人的光彩。

  屋内的天然大理石餐桌上,佣人训练有素额摆放早餐,红茶、馅饼土豆泥、果酱吐司、培根、香肠、鸡蛋、烤番茄、黄油……

  工作失而复得女人,甚是感激,满心欢喜,连带着早餐做起来都格外用心。

  一家三口换好衣服,安静的坐在餐桌前享用早餐,温馨和睦。查尔斯会心一笑,儿子端坐在餐桌前,津津有味的吃着早餐,以前这个点都在睡觉或彻夜不归。

  蒋芸将馅饼和土豆泥放到查尔斯碗里,让他尝一尝,是不是跟自己说得一样好吃。

  查尔斯点点头,表示赞同。

  杰森却不买账,他觉得还是母亲做的春卷好吃。

  “妈咪,我想吃你包的春卷。”虽然已经快二十岁了,杰森有时候还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噘嘴撒娇,可能是却是母爱太久,他潜意识里觉得这就是他妈妈。

  蒋芸看向男孩,一脸宠溺:“杰森想吃什么馅的?”

  “荠菜馅的。”杰森脱口而出,之前吃过一次,味道一流,比馅饼之类的好吃多了。

  蒋芸一脸为难,这里没有荠菜,即使有也不是季节。

  “晚点收拾一下,月底我们回趟国,要在h市呆一段时间。”查尔斯突然说道。

  这个绝对对宋雨夜和杰森来说很意外,但是查尔斯是经过深思熟虑,一年多了,疫情还在继续。很多国家的经济萧条,国内疫情防控的不错,经济形式一片大好。他是个商人,未来一段时间的事业重心应该会放在国内。

  杰森还年轻,性格乖张,蒋芸身体不好,定期还要治疗,留着母子俩在英国实在不放心。尽管他内心并不希望蒋芸回到那座城市。

  现在的蒋芸也就是以前的宋雨夜,从一年前被救回来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忘记了以前的人和事。查尔斯也不希望她记起,那里并没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我不去。”杰森想也没想便拒绝了,自由散漫惯了,觉得父亲是想管着自己,强行将他带在身边。

  儿子玩世不恭不服管教,这令向来运筹帷幄,老成稳重的查尔斯格外头痛,儿子是他的一个心病。另一方面他觉得亏欠儿子,小小年纪没了母亲,自己工作忙,疏于管教,才养成他现在这种性格。

  查尔斯听儿子不去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刚要训斥,一边的蒋芸轻笑着开口道:“杰森不是想吃春卷吗?这个季节国内的荠菜正新鲜。”

  蒋芸开口,杰森闷头不说话,女人靠近他在耳边低语道:“一起去,帮我看着你爹地,不然你就要多几个小妈了。”

  杰森猛然抬头,瞥了自己父亲一眼,慢吞吞地说道:“好吧,我去。”

  女人低头偷笑,查尔斯见儿子态度转变,面色好看了点,感激地捏了捏女人的白嫩的手。

  ……

  h市。

  湖边别墅,与以往出差不同,这次是一家三口打算常住,便选了临近湖边的一栋别墅。青砖实叠式二层别墅,据说以前是一位名人故居,不算奢华,但很雅致,房子前面一个不大的花园,花草不多,栽种了几棵果树,鹅卵石铺就的小径环绕着园中,屋前屋后都有花园,花园里有个小池塘,里面养了一些观赏鱼,五颜六色,绚丽夺目。站在二楼的落地窗前可以看到不远处波光粼粼的湖面。

  查尔斯刚到国内工作繁忙,嘱咐杰森好好照顾蒋芸。正是贪玩的年纪,到了新环境男孩子哪里呆得住,安分两天便溜出去玩了。

  蒋芸在家觉得闷,会到湖边散散步,倒也觉得时间很好打发,只是时间久了也会觉得无趣。查尔斯便让阿城跟着她,去远一点的商场亦或是景区转转。

  一直帮她治疗的主治医生没有跟过来,不过推荐了他的学生叶氏医院的医生负责料理她的病情。每周五的上午叶医生会来替她检查,开药,叮嘱相关事宜。

  “妈咪,你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佣人刚刚送走叶医生,杰森吵嚷着进屋。

  这孩子出去都是到傍晚才回来,今儿还不到中午怎么就回来了。蒋芸心存疑虑,整理衣服下楼。

  杰森笑嘻嘻的牵着一个小女孩进门,肉嘟嘟的,穿着一条粉色的小裙子,一双眼睛生的漂亮,圆滚滚的,像两颗黑葡萄,扎着两条小辫子。看着也不到两岁的年纪。

  见了人,小女孩涩生生的躲在杰森身后,肉墩墩的小手抱着杰森的大腿,探出个小脑袋。

  蒋芸微微一愣,他这是带了个小女孩回来?

  “哪来的?”蒋芸朝小女孩招招手,示意小女孩到自己身边来。

  小女孩仰头看了看杰森,再看看蒋芸,露出笑脸,羞涩的跑到蒋芸身边。

  “捡的。”杰森喝了一口水,随口说道。

  蒋芸面色一僵,窘迫的说道:“捡的?她爸妈发现孩子丢了多伤心啊,赶紧送回去。”

  “没关系,我给警察留了地址。”杰森解释。

  蒋芸闻言不再说什么,抱着小女孩坐下,小女孩也不认生,脱掉肉乎乎的小手解开鞋子,盘腿坐在沙发上,啃食自己的小指头。猜想孩子肯定饿了,吩咐下人做了蛋羹,又翻找出一些适合的零食和水果。

  “宝贝张嘴,吃果果。”她用叉子举着一小块香蕉,喂到小女孩面前。

  小女孩张大嘴巴,乖巧的吃下。蒋芸越看越喜欢,对这孩子莫名的清切感。

  “宝贝,告诉阿姨叫什么名字啊?”蒋芸宠溺的摸着女孩的小脑袋,慈爱的问道。

  女孩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奶声奶气的说道:“果果。”

  “噢,我们宝贝叫果果啊!”蒋芸脸上的笑容都快溢出来了。

  果果吃完东西,蒋芸替她穿上鞋子,小孩子好动,一溜烟的跑到院子里。对着小池塘里的观赏鱼来了兴趣,探着身子用小手去戳,沾湿了衣袖。举着胳膊,带着哭腔喊“湿,湿”。

  蒋芸和杰森被她的小模样逗乐,担心她掉下去,将她抱回屋里,吩咐下人出门去买衣服。

  担心女孩着凉,蒋芸将暖气打开,温柔地替她脱去湿衣服。女孩也不哭闹,任由她摆布,柔软的小手在蒋芸苍白的脸上抚摸着,勾画着轮廓。

  蒋芸也不阻止,女孩的手软软的,痒痒的,像春风拂过水面,在心底泛起涟漪。

  “妈妈。”果果看着她,突然开口叫道。

  声音不大,但蒋芸听见了,身子微微一颤,呆愣一秒,心里一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这声“妈妈”跟杰森喊自己“妈咪”似乎有着不一样的感觉。

  “妈妈。”小女孩又叫了一声,胖乎乎的小手放在蒋芸冰冷的脸颊上,清澈透亮的眸子静静地看着面前的女人。

  家里有很多这个阿姨的照片,爸爸告诉她和弟弟,这是妈妈。可是妈妈从来没有从照片上下来陪她和弟弟玩,今天回去一定要告诉爸爸,她见到妈妈了,妈妈还给她喂好吃的,换衣服,陪她玩。

  蒋芸身体仿佛不受控制一般,紧紧搂住小女孩,几滴温热的泪珠顺着清冷的脸颊掉落下来。

  ……

  h市银座商场外。

  两个保姆和两名保镖低着头大气不敢出,面前面容冷峻,眼神阴鸷浑身散发着低气压的年轻男人似乎要将他们大卸八块,剥皮抽筋。

  “孩子好好的,怎么会不见了?”男人的脸上乌云密布,暴风雨一触即发。他在开会,接到电话说孩子丢了,他当时觉得天都塌下来了。

  保姆低着头支支吾吾不敢说话,她也不知道姐弟俩玩的好好的,她就闲聊了几句,姐姐就不见了。商场监控也看了,姐姐是自己跑出去的。商场周围也找了个遍,没发现孩子的踪影。这一岁的多的小女孩能跑哪里去?

  “报警,让所有人分头去找,找不到孩子我让你们生不如死。”男人咬着牙,眼尾猩红。这两个孩子就是他的命,一年前他已经失去了他们的母亲,再也承受不起失去孩子的痛苦,那种万箭穿心,蚀骨灼心之痛。

  保镖和保姆领了命令,慌不迭的去找孩子。

  “果果,千万不要有事。”他在心中默念,工作手机,私人手机同时打开,担心孩子被绑架,他时刻盯着自己的手机,音量调至最高,不敢错过任何一条信息。

  孩子丢了多久,他就压抑了多久,他不敢去想女儿在丢失的这段时间会遭遇什么。路上车这么多,她会不会被车撞?人贩子看小女孩这么可爱,会不会把她拐走?绑匪知道是郑氏集团的前进小金,会不会将她绑走勒索?……

  太多的可能,他不敢在想下去。

本文标签:粗大的内捧猛烈进出视频

上一篇:少妇人妻互换不带套(强烈婬药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挺进美妇肉玤深处|麻麻装睡让我啪啪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