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将军嘬小奶头h:影帝假戏真做抽搐高潮

2022-04-29 23:31:5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想到这里,林雨洛不禁环视了四周。

  这里一片黑暗,只要海浪起此彼伏的声音,虽然没听到猛兽的声响,可也不像有什么能够支撑人类在这里生活下去的东西。

  没有小船,单单靠着

想到这里,林雨洛不禁环视了四周。

  这里一片黑暗,只要海浪起此彼伏的声音,虽然没听到猛兽的声响,可也不像有什么能够支撑人类在这里生活下去的东西。

  没有小船,单单靠着游回A市的那片沙滩,更是不可能。

  林雨洛深叹了口气,将沈司寒紧紧抱在怀中。

  感受着他身上逐渐传递过来的温度,她心里的浮躁不安才逐渐散去。

  次日,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林雨洛迷糊地睁开眼,发现身边的男人也动了下。

  “唔——你醒了?”她揉了揉眼睛,朝沈司寒看去。

  沈司寒虚弱地睁开眼,听到她的声音,晦暗的双眸终于有了些许光亮。

  “雨洛!”他定睛一看,在见到女孩完好地出现在他面前时,怔了怔。

  “我没事,唐夜没有伤害我。”林雨洛知道他担心,快速地将昨天发生的事情都讲述了一遍。

  沈司寒按了按太阳穴,“所以我昨晚是被他们用木棍砸晕的。”

  想到了昨晚在山洞里的画面,他神色变得复杂,“唐夜为了挑拨我们的关系,还真是煞费苦心。”

  “现在,我们该怎么从这里逃出去?”林雨洛站起身,看向前方,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沈司寒双手插在西装裤袋中,语调漫不经心的,“为什么要急着逃出去?我们在这里当亚当夏娃不是挺好的?”

  “亚当夏娃?”林雨洛扯了扯唇,“亏你想得出来。”

  男人双眸微眯,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段时间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过上二人世界了。”

  “别胡闹!”林雨洛脸颊上的红晕立刻蔓延到了脖子根,低着头走到一旁。

  沈司寒看着她这副样子,唇角缓缓上扬。

  林雨洛回头,正好看到他脸上浅浅的笑意,这才明白过来他刚才说那些话只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别再那么忧心。

  她心里暖洋洋的,心里积压的那些烦闷情绪也终于被清扫了一些。

  沈司寒走过来,牵住她的手,表情变得认真,“玩笑归玩笑,我们现在的确找个办法从这里离开,毕竟总不能一直不吃不喝。”

  林雨洛打量四周,这附近没有什么植物,像是一片荒野,人类是不可能在这种地方长时间待下去的。

  更何况他们也不确定唐夜接下来会不会有其他的计谋,所以必须快点想个办法离开。

  两人又陷入了长久的沉默,因为彼此都知道唐夜既然将他们留在了这里,就不可能让他们轻易逃离。

  “先去岸边看看吧。”沈司寒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前走。

  感受到了他掌心传递过来的温热,林雨洛的心也安定了不少,坚定地和他一起走出去。

  原本停在岸边的几艘小船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一块木板。

  沈司寒盯着那块只能够承受一个人重量的木板,冷笑了声,“所以他是想让我们靠这块木板回去?”

  “这块木板每次也只能坐一个人,他是想逼着我们在彼此之间做选择。”林雨洛说着,牵着他的手力道紧了几分。

  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抛弃沈司寒独自离开的。

  沈司寒看向前方,“孟依凡和郑远虽然也知道我来了这里,但现在肯定也被唐夜的人围堵着,也不知道等他们来救援需要多久。”

  林雨洛抿了抿唇,肚子突然传来不和谐的咕噜声。

  “饿了?”男人大掌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找点吃的。”

  “我和你一起去。”林雨洛准备跟上。

  沈司寒却拒绝了,“你得留在这里,等他们来营救了,才找得到我们。”

  “可是你——”林雨洛看向前方的丛林,“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什么危险。”

  “等我十分钟,我很快就回来。”沈司寒说完,也不给她拒绝的机会,大步朝前方走去。

  林雨洛咬紧唇瓣,还想说些什么,可想到他说的话,也只能认命地留在这里。

  他说得没错,要是孟依凡和郑远到来时找不到他们,可能又会带来其他的麻烦。

  她干脆在沙滩上坐下,静心等待。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林雨洛第一次发现时间过得这么漫长。

  因为没有手表和手机,她只能在心里估算沈司寒离开的时间。

  他已经离开半个小时了。

  林雨洛焦急地站起身,朝四周喊道:“司寒?你在哪?”

  传过来的,只有她自己声音的回音和海浪翻涌的声音。

  林雨洛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往前走了几步。

  可想到要是自己就这么离开了,沈司寒待会回来没办法找到她。

  她不得不停下脚步,焦急地在原地等待。

  阳光越来越猛烈,转眼到了正午。

  已经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她还是没能看到沈司寒的身影。

  “司寒!”林雨洛又喊了几声,因为体内能量不足,声音已经变得虚弱。

  但这次仍然没能得到回应。

  林雨洛没心思再等下去,快步朝沈司寒刚才所前往的方向走去。

  好在地面还残留着一些他的脚印,她一步步往前走,最后走到一片灌木丛中。

  密密麻麻的树遮挡住了她的视线,地面上的脚印越来越浅,在前方逐渐消失。

  “你在里面吗?司寒!”林雨洛再次大喊,得来的只有树叶被风吹动的簌簌声。

  她咬紧唇瓣,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沉重。

  林雨洛闭上眼,脑海里想象出了沈司寒昨晚为了救她,只身一人进入那个山洞的画面。

  她再次睁开眼,神色一片决绝。

  沈司寒都愿意为了她付出一切,她怎么可以在这时候退缩?

  林雨洛大步朝灌木丛里走进去,树林里和外面不同,阳光被密密麻麻的树叶遮挡住,阴暗潮湿的环境让人很不舒服。

  “司寒?你在这里吗?”她没有停止呼喊,可身体的能量也因为一次次的走动和呼喊而加速耗尽。

  才走了十几分钟,林雨洛感觉到自己身体的能量就快被消磨光了。

  她强忍着不适继续往前走,附近突然传来一阵窸窣声。

  “谁?”林雨洛回头,看到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的人时,脸色变了变。

  此时跟在她身后的人,是唐嵘!

  唐嵘面无表情看着她,“我刚才已经跟了你好一段路了。”

  林雨洛眉心皱得更深。

  唐嵘不愧是练家子的,她被他跟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一点都没发现。

  “司寒在哪里?”唐嵘环顾四周,没有找道沈司寒的身影,眸色冷了几分,“我刚才一直跟着你,就是想看看你到底在干什么?”

  一想到自己到现在还没找到沈司寒,林雨洛自责地垂下眼眸。

  她不想让唐嵘看清她的情绪,又反问道:“对了,你怎么也来这里了?”

  “孟依凡和郑远将唐夜他们控制住了,我趁着他们没注意,所以偷偷赶来了这里。”唐嵘一本正经道。

  想到了唐嵘是沈司寒的亲生父亲,林雨洛心里感慨。

  俗话说虎父不食子,不管唐嵘和沈司寒以前关系多么差,唐嵘终究还是没办法放任沈司寒在这里遭遇危险。

  被唐嵘锐利的目光盯着,林雨洛才想起自己还没回答他刚才的问题,只能如实道:“司寒刚才为了给我找吃的,不见了。”

  “不见了?”唐嵘脸覆上一层阴霾,“所以你进来这片树林,是为了找他?看来他已经失踪很久了。”

  林雨洛颔首,“已经三个小时了。”

  “该死的!”唐嵘身上爆发出冰冷的气息,盯着她的眼神更加不满,“我之前就说过,你只会给他惹祸!”

  “我知道这次是我连累了他,但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他。”林雨洛握紧拳,抬头看向前方,“你放心,要是没能找到他,我也不可能离开这里。”

  唐嵘冷哼,笑得讽刺,“希望大难临头时,你还能记得自己说的这些话。”

  他转身朝树林里继续走,林雨洛对他嘲弄的话也并不在意,努力跟上。

  走了几分钟,她眼尖地发现前方有一道身影,“他在那里!”

  唐嵘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发现沈司寒果然躺在了地上。

  “司寒!你怎么了?”林雨洛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他。

  男人双眸紧闭,没有一点反应。

  “他这是晕倒了?”唐嵘困惑地拧眉。

  林雨洛想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连忙解释:“昨晚唐夜让人将他敲晕了,可能有后遗症……”

  唐嵘不等她将话说完,就把沈司寒搀扶起来,“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快点送他离开。”

  林雨洛点了点头,帮他将沈司寒搀扶回了岸边。

  看到唐嵘是开着小船来的,林雨洛长松了口气。

  她跟着唐嵘将沈司寒送到船上,唐嵘站直身体居高临下看着她,“现在,你可以下去了。”

 文学

  林雨洛愣了愣,反应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后,心里有些无奈。

  她知道唐嵘一直都不认可她,但没想到他这次根本没打算要带她一起走。

  林雨洛看了一眼小船上还空着的位置,没有犹豫,下了船回到了岸边。

  唐嵘看着她这反应,脸色有了些变化,“没想到你这么有骨气。”

  女孩耸了耸肩,语气无所谓:“你本来也没有亏欠我什么,要是我这时候让你带我一起走,未免太强人所难了。”

  她看向前方一望无际的海洋,脸上没有一丝怯意。

  事情发展成现在这局面,都是因为她的疏忽而造成的。

  既然如此,她当然也不能怨怪任何人。

  只要……沈司寒能安全回去。

  林雨洛深看了沈司寒几眼,转身决然地朝岸上走去。

  “回来吧。”唐嵘再次开口,声音多了几分妥协。

  林雨洛停下脚步,回头狐疑地看向他。

  唐嵘瞥了沈司寒一眼,自嘲地笑了笑,“要是他中途醒来没找到你,肯定会要求我折返回来救你的,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他开始操控小船,语气变得不耐烦,“还不上来?别浪费我时间。”

  林雨洛反应过来,连忙回到小船上。

  “多谢。”她真诚地开口。

  唐嵘冷哼了声,没理会她,操控着小船朝对面行驶。

  此时,A市沙滩上一片剧烈打斗过的痕迹。

  孟依凡和郑远都没想到挟持林雨洛他们的居然会是唐夜。

  只可惜唐夜早有防备,乘坐直升机离开了。

  “我们快点救人吧!”看着唐夜那些人离开,郑远没有急着去追。

  现在沈司寒和林雨洛是什么情况他们都不清楚,必须快点将他们找回来!

  孟依凡颔首,“立刻出发!”

  一伙人刚乘坐在船上,就见一艘小船朝他们行驶过来。

  “哥!”林雨洛干净的嗓音传来。

  孟依凡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抬头朝前方看去,当见到站在船头朝他们挥着手的女孩时,他眼眶不禁一热,“雨洛!你们真的回来了!”

  想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林雨洛再次和他们相遇,也感觉仿若隔世。

  但现在更重要的是——

  “司寒还在昏迷中,我们必须快点将他送去医院。他昨天晚上脑部受到了重击,也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听了林雨洛的话,郑远他们也不敢怠慢,连忙带着沈司寒前往医院。

  他们一行人在急救室门口等候,唐嵘脸色冷沉,时不时朝林雨洛看了过来。

  感受到了他不满的眼神,林雨洛也没有当一回事。

  现在最重要的是沈司寒的状况,更何况自己刚才也是被唐嵘救回来的,于情于理她也没有资格在这时候跟唐嵘怄气。

  半个小时后,急救室的门终于被打开,主治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他情况怎么样了?”郑远着急地问。

  “我们刚才给他做了检查,病人的脑部真的受到了冲击,有轻微脑震荡现象。但刚才我们已经帮他做了一些处理,等这瓶药水吊完,可能就会清醒过来,至于后遗症——”

  医生顿了顿,才接着道:“大脑是人体中最复杂也是最脆弱的部位,这次情况会不会给他带来什么不好的影响,我们目前也没有办法确定,得等他清醒过来后再给他做细致的检查。”

  一听到沈司寒待会能够醒过来,林雨洛神色缓和了一些。

  无论如何,只要他还能清醒,就是一件好事。

  护士们将躺在移动病床上的沈司寒推向了VIP病房,林雨洛他们也紧跟着走了过去。

  孟依凡看着女孩站在病床边伤心的模样,朝郑远瞥了一眼。

  两人识趣地离开,顺便帮他们关上病房门。

  林雨洛在病床边坐下,紧紧握住沈司寒的手,看着他虚弱的脸色,自责地喃喃道:“都是我不好,要是我昨天能够谨慎一点,你也就不会遇到这种危险了。”

  她在男人的手背上轻轻落下一吻,心中祈祷着他能够快点清醒过来。

  病房里陷入长时间的沉默,林雨洛指腹轻轻按压在男人插着针管的手背上,希望为他缓解一些不适感。

  等待了一回,她想到了刘潇潇的情况,连忙走了出去。

  “对了,潇潇情况怎么样了?”林雨洛问道。

  孟依凡知道她和刘潇潇关系很好,立刻回答:“我们昨天晚上赶到那里时,刘潇潇还在昏迷中。但昨晚已经让人将她送来医院,他今天早上已经清醒过来了。”

  “我知道了。”林雨洛知道孟依凡不会轻易欺骗她,这才放下心来。

  想着沈司寒一时半会还没办法清醒,她先去看望了刘潇潇。

  进入病房,就见到刘潇潇身体蜷缩成一团坐在病床角落。

  “潇潇,你怎么样了?”林雨洛担忧地朝她走了过去。

  刘潇潇听到动静,惶恐地瞪大眼眸朝她看了过来,“你别过来!离我远一点!”

  看到了她脸上的惶恐,林雨洛放慢了脚步,“你别担心,我是雨洛。”

  她脸上展露温和的笑容,试探地一点点朝她靠近。

  刘潇潇愣了好一会儿,缓缓将双眼的光聚焦到她身上。

  她眉心紧拧,思考好一会后,终于反应过来了些什么。

  刘潇潇眼泪立刻落了下来,“雨洛!真的是你!你平安回来了!”

  林雨洛这才放心走上前,给了她一个热烈的拥抱,“我回来了。昨晚发生的事情都是我们没有办法越来越预想的,希望你能尽快忘记那些不好的经历,接下来我一会好好保护你。”

  想到了刘潇潇和沈司寒这两天经历的情况,他暗自下了决定,一定要快点让自己变得强大,保护好身边的人。

  刘潇潇热泪盈眶,“不管以后未来如何,只要你能回来就好,。”

  两人互相道了些关心的话,想到沈司寒还在病房里昏迷着,林雨洛不得不起身,“司寒现在情况有些复杂,我必须快点回去看看他。”

  刘潇潇虽然还不清楚他们昨天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但也不敢怠慢,连忙点头道:“你先去吧,我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的。”

  林雨洛看向病房外孟依凡派来的保镖还在门口积极看守着,她才放心离开。

  刚回到病房里,就见到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手指微微动了下。

  “医生!他醒过来了!”林雨洛眼眸一亮,立马去请医生过来查看。

  医生和护士赶来时,沈司寒已经睁开双眸,漆黑深邃的眼底仿佛蕴含着风暴,锐利锋芒的视线让人不敢直视。

  医生吓得放慢了手上的动作,帮他做了细致的检查,才看下林雨洛一伙人说道:“好在他终于清醒过来了,但他现在身体情况还不稳定。等这瓶药水输完,我们必须给他做个全身检查,才能看看他身体其他方面有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几人稍微放下心来,沈司寒薄唇微动,发出沙哑的嗓音,“你是谁?”

  他们一愣,目光齐刷刷的朝他看去,就见到沈司寒正朝林雨洛看了过来。

  林雨洛左右看了看,确定他是在朝自己问话,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复杂,“司寒,你不记得我了吗?”

  她走过去紧紧握住男人的手掌,“我是雨洛啊!”

  沈司寒眉心皱得更深,看向自己被他握住的手,没有表情地将自己的手抽回,“可是我不记得自己认识你。”

  听到这话,郑远意识到了不对劲,“老大,你真的忘记她是谁了?”

  沈司寒按了按太阳穴,神色依旧坚定,“不认识。”

  孟依凡脸色变得难看,“那你记得我们吗?”

  沈司寒这才朝他们看了过来,一一叫唤出了他们的名字,目光最后又落到了林雨洛身上,“你们我都记得,可唯独她……”

  他紧皱的眉心久久没有舒展开,像是在认真思考,过了许久都没能道出她的名字来。

  林雨洛心沉到了谷底,用指甲掐着自己的掌心,感受到了真实的痛感,表情仍然不可思议,“你……你怎么可能会忘记我?”

  毕竟他们曾经那么相爱。

  主治医生站在一旁,轻咳一声道:“这位病人的大脑受到了剧烈的撞击,可能出现了一些失忆症状。但你们不必太担心,他才清醒过来,希望你们给他一点时间,我相信他是可以慢慢恢复的。”

  听了医生这话,他们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

  沈司寒缓缓闭上双眸,神色有些疲惫,“你们都出去,我想一个人静静。”

  郑远清楚他的脾气,他喜静不喜欢别人打扰他,于是连忙带着医生和护士离开。

  孟依凡走到病房门口,才发现林雨洛还站在病床边。

  他迟疑了会,最终还是没有急着开口说些什么。

  沈司寒像是感受到了她的存在,不耐烦地睁开眼,语气有些不悦,“你怎么还不走?”

本文标签:影帝假戏真做抽搐高潮

上一篇:他的舌尖在她的小核上逗弄:放进你的小内内里摸湿

下一篇:我的爆乳校花性奴宁水韵(裸体做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