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的爆乳校花性奴宁水韵(裸体做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2022-04-29 23:33: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从细腰这方面,他们姐弟倒是有几分相像,唐小白心思飘了一下。

  “问我什么?”秦容冷淡的声音将她飘走的心思拉了回来。

  虽然冷淡,但并没有敌意。

  其实仔

从细腰这方面,他们姐弟倒是有几分相像,唐小白心思飘了一下。

  “问我什么?”秦容冷淡的声音将她飘走的心思拉了回来。

  虽然冷淡,但并没有敌意。

  其实仔细想想,她跟秦容虽然不算特别熟,但秦容待她一向是和善的。

  大约这就是女主,这就是正道之光吧!

  唐小白突然想通了,早上争执的那件事,是可以开诚布公谈一谈的。

  如果真有三角关系,也是狗男人的问题更大。

  正道之光的女主和又美又飒的女配能有什么错?

  “今年四月的时候,李世子去了京城,受我阿姐之托,护送我去凉州。”唐小白道。

  秦容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冷笑:“二小姐这是在向我炫耀示威吗?”

  “你知道我不是,”唐小白道,“李行远为我阿姐做了许多事,我很感动,但是,如果他同样也为你做了很多事,我就不感动了,”顿了顿,加重语气道,“我阿姐也不会稀罕!”

  秦容冷哼一声:“他为我?他能考虑一下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唐小白长出一口气,问:“所以镇州军是给阿宵的?”

  秦容白了她一眼:“我出生入死还牺牲了清白名声救他们兄妹,不配拿一点兵权?”

  “配配配!”唐小白忙道。

  “你骂人呢?”

  “……”

  秦容冷眼看了她片刻,突然笑了起来。

  唐小白虽然一直觉得自家阿姐最美,但女主也是名不虚传,这火光照耀下的一笑,说是倾国倾城也不为过,直接将她看呆了。

  但是笑容尽处,却流露出些许感慨,即将收起的唇角,忽然又往上勾了勾,道:“你倒是会心疼你阿姐,巴巴地过来打探。”

  “那是!谁叫她是我阿姐呢!”唐小白接道。

  说完这话,见秦容眼里若有怅然,想了想,道:“阿宵就是不太会说话,其实心里很在乎你的。”

  秦容嗤笑:“他不会说话?他不是对着你说得挺甜的?”

  唐小白脸一下子红了:“你、你听到了多少?”不该啊,小祖宗那两句话说得挺小声的,秦容是顺风耳吗?

  “什么听到了多少?”秦容反问。

  唐小白松了一口气,没听到就好,没听到她就能继续编:“没有啊!他对我说话也差不多那个样儿!”

  对此,秦容脸上连一丝相信的意思都没有。

  “呃……阿宵他……是有点不懂事,男孩子嘛……”唐小白逐渐心虚。

  秦容看着有点好笑,故意作出感伤模样,叹道:“算了,这么些年我早就习惯了,没人心疼我,我就自己多心疼心疼自己。”

  美人感伤,杀伤力有点大。

  唐小白心疼之下,一边主动去挽她的手臂,一边柔声道:“秦小姐,你要是愿意的话,我——”

  话没说完,秦美人的手臂也挽了个空。

  秦容躲开了。

  唐小白抬起的手僵在半空,嘴角抽了抽,尴尬地将双手藏到背后:“不愿意就算了……”

  秦容干咳两声,也有点不好意思:“我们习武之人……都是下意识的……你说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唐小白也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下意识的,没敢再试,但还是把话说完了:“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把我当妹妹看待。”

  秦容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了一会儿,笑了。

  也没说愿不愿意,只抬起手,在她发顶拍了拍。

  拍得很轻,好似还有几分小心翼翼。

  “先前我与李枢周旋的时候,借了一点李行远的名头,”秦容忽然道,“我和李行远之间只有交易,我用他妹妹的安危换了三万镇州军,”她顿了顿,声音略有些低下去,“我不开这个口,不会有人把军队送到我手里。”

  唐小白心里微微一疼。

  确实,李行远会把兵权给阿宵,绝不会给秦容。

  不会有任何人想到把兵权交给一名女子,除非她自己很努力很努力地去争取。

  唐小白牵住她的袖子,仰起脸注视她,认真地说:“秦姐姐,我觉得你,非常了不起!”

  秦容眼波流动,“啧”了一声,笑道:“这么会哄人,难怪把阿宵哄得服服帖帖的!”

  唐小白老脸一红。

  “行了!带我去看看那个陈小怜吧!”秦容道。

  看看?怎么看?

  唐小白有点困惑。

  但秦容见了陈小怜,确实只看了两眼,就笑道:“你不是云州人吧?”

  也不知道是不是女主大人自带震慑力,这么一句简单的问话就问得陈小怜眼神一慌:“我——”

  “听你的口音,应该是南边的。”秦容道。

  陈小怜顿时腿一软,跪了下去,小脸苍白:“是、是……”

  唐小白目瞪口呆。

  这怕不是一个强行设定?

  看出不是云州人也就算了,那一个“我”字,是怎么听出南方口音的?

  ……

  “我就是诈她一诈,”问完陈小怜话后,秦容道出原委,“反正云州已经是最北境了,她无论是哪里人,都算是南边的。”

  唐小白:……

  “说不定是西北或者东北呢?”唐小白说。

  秦容好笑地睨她一眼:“这么希望我猜错?”

  “没有没有。”唐小白忙否认。

  就是看你这么机智,忍不住想杠一杠。

  但换了她,也会第一个猜南方。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陈小怜说话细声细气的,确实不像西北、东北的女孩子。

  据她自己所说,她从小住在江南饶州,三年前才随陈父陈母到云州。

  这次想跟着他们,主要还是为了躲避乡邻的觊觎,如果有机会的话,还想去京城找一位叔公。

  “既然她还有个长辈,直接让人送她去京城找叔公算了。”唐小白道。

  省得总拿眼角余光偷摸摸、羞怯怯地看她家小祖宗。

  秦容也赞同点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次出征还要带上李枢,已经够麻烦了!”

  “要带李枢?”唐小白刚听说这个决定。

  “是啊!不带他,难道留他放火烧我们后方?”

  唐小白不自觉皱了皱眉。

  李枢好歹是原著里的大反派,怎么被揉搓成这样,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文学

三军驻扎在城外,对云州府城形成众星拱月之势。

  细看,也是包围之势。

  无论如何,象征云州城权力中心的云州府衙中,住的还是身份最尊贵的晋王殿下。

  府衙中内外都是晋王李枢带来的王府侍卫和跟随的禁军,甚至云州府城内,也没有秦氏姐弟的人。

  但李枢知道,自己出不了云州。

  棋盘中,白子零落,黑子势如吞虎。

  “先前秦宵借殿下的人回京请诏用兵,殿下为何不趁机报信?我们也还有些人手,并非护不住殿下离开!”

  李枢端坐棋盘前,手执白子,沉思而落,面上并无幕僚那般的焦灼。

  “报信,只会显得无能。”他淡淡道。

  河东掌兵,是皇帝给他的机会。

  被毫无根基的秦氏姐弟架空到只能逃窜求救,那皇位也就与他无缘了。

  毕竟他的父亲,也不止他一个儿子。

  更有甚之,他若是走了,秦氏姐弟再与雁门关的庆王李栋勾结,恐怕仗照旧打,反倒成就了李栋。

  “万一秦宵暗下毒手——”

  “不会,他既然要请诏出征,就还要奉本王之名。”

  “那殿下有什么打算?”

  “既然来了,漠南之功,本王定要拿下!”

  一枚白子落下,李枢盯着棋局看了一会儿,缓缓道:“找几个人,去仁智宫——”

  “殿下!京中传诏使到!”

  ……

  九月二十八,京中传诏,令晋王李枢领兵北出云州,追击突厥,镇州、银州各出兵襄助。

  也就是说,李行远也得到了出兵令。

  传到云州这边的诏书不止一份。

  给李枢的那份是让他领兵追击突厥。

  李穆也拿到了一封诏书。

  “……卿当效卫霍,功成之日,封侯而归——”

  唐小白读着这封动员气息十足的诏书,觉得不太是滋味,抬头对李穆道:“我们倒也不用学卫、霍,霍去病二十多岁就死了,卫家也倒了,不吉利!”

  李穆微微一笑,点头。

  其实皇帝只是说得好听,实则还是有些忌惮他如今的秦氏出身。

  如果真有意栽培他为将,早就封赏军职了,现在不过是用科举吊着他,等到未来再相机而动。

  唐小白将诏书看完,问:“我们真的要带上李枢一起去?”

  李穆点头:“留他在后方也不安全,不如带着。”

  “后方不是还有个庆王?”庆王也很会搞事啊!

  “庆王因为据守雁门关不出,令晋王被困云州,已经得诏令即日回京了。”李穆道。

  唐小白“哦”了一声,问:“谁告的状?”

  小祖宗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让李栋回京不完全是为了雁门关后方安稳,也是让李枢心里有个底——”

  “京城,还有个庆王等着拉他下马,他除了乖乖跟着我们走,别无选择!”

  ……

  十月初一,大军北征。

  行军队伍主要分为前锋、主力、后军三个部分。

  秦容带队在后军,李穆身为事实主将,和名义上的主将晋王李枢一起走在主力军的前列,而唐小白则跟事先说好的那样,走在队伍的中段,同李穆和秦容都隔着一段距离。

  如此这般,安安静静行进了三天后,到了第四天,李穆突然下令变换了阵型。

  “怎么突然换成这样?”队伍出发后,唐小白悄悄问李穆。

  今天,不但李穆自己领了前锋部队,还把唐小白这一支特殊队伍给调到前面来了。

  关键是,临出发的时候才下的命令,也没个解释,气得顾回差点翻脸不走。

  但当着众将领的面,总是要给小祖宗面子。

  可这会儿私下问他,还是酷酷地不回答:“怕你在里面无聊。”

  唐小白“嗤”了一声:“我才不无聊!”

  他瞥了一眼过来:“我无聊。”

  唐小白被他看得心跳漏了一拍,定了定神,道:“行军打仗呢!又不是让你出来聊天!”

  他唇角勾了勾:“一张一弛,文武之道也。”

  唐小白扭开脸。

  这死小孩,越来越会撩了!

  这时,前方探路的斥候疾驰回报:“报——东五里外有突厥营帐!”

  唐小白心中一凛。

  五里?这么近距离撞上?

  她虽然在西北也跟过军队行军,但还没直面过战争,一听这消息,便紧张起来。

  反观身边的小祖宗,眼睛熠熠发亮,唇角似乎又往上勾了一点,带出一丝兴奋的狠戾。

  “铮”的一声,他倏然拔刀,语声如同故意压低了一般冷冷沉沉:“先锋骑随我急袭,一个都别让跑了!”

  说罢,转头看她一眼,嘴唇翕张,无声说了两个字:等我。

  随后,领着一队仅三百骑,风驰电掣般东去。

  从斥候来报,到李穆率军离开,整个过程也就五分钟左右,唐小白看得有些恍惚。

  先锋队虽然分了一支先去袭营,剩下的队伍也没闲着,加紧跟上。

  因为离得不远,很快就望见了战场。

  远远望去,其实看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混战成一团。

  但是在这一团之外,却有一人,银甲白袍,勒马立于敌营之前,身姿若皎皎玉树。

  不断有敌兵持兵刃扑向他,每次都只看到他刀光一闪,便斩落一人,轻松得不像是在打仗。

  “我们秦小公子真是厉害了!”陶汾在旁啧啧称叹,“还不满十六岁呢!已经很有小将军的样子了——”突然喊了唐小白一声,“哎?当年唐小将军入伍也就差不多这个年纪吧?不知秦小郎比之唐小将军风采如何?”

  “这打仗的风姿比之唐小将军风采如何,我是不知道,不过料想唐小将军应该没我们秦小郎这么花枝招展!”

  唐小白差点笑出声来。

  说这话的是秦容。

  她今天负责守在李枢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前面来凑热闹了。

  看着前方一面倒的战局,和战局中身姿格外耀眼的少年小将,秦容毫不客气地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昨晚斥候就探到了这一伙敌军,也就一两千人,我说让我趁夜端掉就好了,他非不肯,敢情是留着显摆呢!”

  说话时,前方已经结束了战斗。

  收兵,清理战场。

  李穆回到唐小白身边,神色静淡问:“可吓着了?”

本文标签:我的爆乳校花性奴宁水韵

上一篇:将军嘬小奶头h:影帝假戏真做抽搐高潮

下一篇:2022最好看(粗大的东西在我下面进)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