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粗大的东西在我下面进)全章节阅读

2022-04-29 23:44:1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迟兰征从厕所出来看到她出去也没反应过来,还沉浸在无法言喻的激动中,满脑子都是家具厂被盘活,家里那些新奇家具的事儿。

  小大佬是男主的儿子,有重要配角光环,这次受伤是书中

迟兰征从厕所出来看到她出去也没反应过来,还沉浸在无法言喻的激动中,满脑子都是家具厂被盘活,家里那些新奇家具的事儿。

  小大佬是男主的儿子,有重要配角光环,这次受伤是书中情节,所以迟耿耿知道他在哪里住院。

  她打了个三蹦子赶到医院,进一楼大厅的时候看到赵九州的背影。

  他来这里干什么?

  噢,迟耿耿想起来了,迟珍珍在这里住院,赵九州肯定是来探视迟珍珍的。

  赵九州没有发现她,上楼去了迟珍珍的病房,陈东和八字胡给迟珍珍嫌殷勤。

  迟珍珍低着头吃陈东放在面前小桌板上面的一饭盒橘子,“陈哥,我姐给我回消息了,他对你不是太满意,你要继续努力啊。”

  迟耿耿的消息当然不是这样,她视而不见。

  赵栋三兄弟都喜欢吃迟耿耿做的菜,她还听说他们曾经回去找过迟耿耿,她必须把迟耿耿嫁出去才能彻底放心。

  “努力,哥一定努力。”他把黄菊英家隔壁的房子买下来了,那房子跟迟耿耿家门对门,以后他每天都能见到迟耿耿,光是想想就酥了半边身子。

  八字胡对赵九州点点头,把自己手里的水杯往前递了一下,“珍珍妹子,你喝水。”

  “好!”迟珍珍接过去喝了一口顺手放在小桌板上。

  八字胡激动得直搓手,珍珍妹子喝了他的水就是答应给他介绍迟耿耿,哈哈。

  迟珍珍这才看到赵九州,脸上扬起了笑容,“姐夫,你来了!”

  赵九州走过去把陈东挤开一屁股坐在迟珍珍脚边,这两个混蛋趁自己不在就来纠缠迟珍珍,什么玩意儿。

  陈东也不生气,买房子这件事儿够他乐呵几天的。

  赵九州斜了他一眼,也没避讳迟珍珍,“储蓄所的事儿咋样了?”

  “迟耿耿的户头就剩一千块钱,看来真买了房子,加上还账两万,家里装修和这几天出门胡乱花的差不多就这么多。”

  陈东暗叹那个女人是个吃钱的高手,还好自己有点家底不然都养不起她。

  迟珍珍攥着橘子瓣的手微微颤抖,她的十万块钱被迟耿耿花完了,难怪妈上门没要回来,呜呜呜。

  赵九州没注意到她,质问陈东和八字胡,“你们谁偷了迟耿耿的菜谱。”

  陈东和八字胡对视一眼,冤枉啊,天大的冤枉。

  他们那天翻墙进去,刚摸到大坑那边就被迟兰征发现了,哪里来得及偷啥菜谱啊。

  两人争先恐后的表示没有偷菜谱,还怀疑是赵九州干的,因为他进了正房。

  赵九州不信陈东,因为他入室盗窃被抓进去关过一段时间。

  陈东百口莫辩,简直日了狗了。

  迟珍珍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心头的火气压下去,她提了结婚的事情赵九州怕影响不好没答应,她现在得藏起自己的脾气,不能让赵九州嫌弃。

  “我没听说家里有啥菜谱。”

  她妈早就打过菜谱的主意,迟耿耿一直说没有。

  赵九州不信。

  迟家就迟耿耿和迟青城跟迟重学过厨艺,只有他们才知道菜谱的事情。

  迟耿耿不但不像大家以为的那么傻,还狡猾得很,菜谱是传家宝她肯定不会张扬,所以他笃定迟家有菜谱,而且就在迟耿耿手上被陈东或者八字胡偷了。

  迟珍珍见他不信,赌咒发誓真的没有菜谱。

  赵九州摆摆手,不想继续纠缠这个问题,“你妈被开除了,病得厉害,你爹到处找你让你回家照顾。”

  迟珍珍脑子里轰的一下,她妈怎么会被开除?

  “听说你妈放话要去迟耿耿家养老,她去机械厂找领导给你父母办退休,你妈就被开除了,你爹以后没有升职的可能,迟耿耿还拿到了交上去的房款。”

  迟珍珍怒不可遏,迟耿耿凭什么拿走买房子的钱,明天她就去找迟耿耿还钱,顺便回家一趟。

  赵九州把包包往胳膊底下一夹,起身走了,“陈东,老八,你俩该回去了。”

  公安到处找他们呢,还到处晃,生怕被抓不住。

  陈东和八字胡嘻嘻哈哈的跟迟珍珍道别,跟上赵九州的脚步。

  赵九州打开房门赫然看到一个年轻靓丽的女人提着一个红木食盒迎面走过来,心跳得乱了节奏,那是他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没有之一。

  等他看清那个女人的脸像被雷劈了似的,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

  原来那个总是围着灶台转的迟耿耿这么好看,大胸细腰,白得发光,脖子以下全是腿。

  他突然有些后悔,当初不该听迟珍珍的守着迟耿耿不动。

  陈东和八字胡垂涎三尺,不自觉的往迟耿耿面前凑。

  “媳妇,你来了!”陈东擦擦口水,伸手去接迟耿耿手里的食盒。

  迟耿耿的脸色顿时沉了下去,将食盒拿开,“你乱叫什么?”

  陈东嘿嘿一笑,搓着手不说话。

  八字胡把他挤开,上赶着表现,“胖子,耿耿是单身姑娘,你少占人便宜。”

  迟耿耿白眼一翻,你也不是啥好东西。

  她刚才在护士办公室问路耽搁了一会儿就撞见了这些人真是晦气。

  自己威胁过陈珍珍,让她跟陈东说清楚。

  陈东还以她男人自居,不用想肯定是迟珍珍阳奉阴违。

  好,好得很啊!

  迟耿耿越过他们走到迟珍珍的病房门口,一脚踹开门,刚才她看到赵九州从这里出去的,迟珍珍应该在这里。

  她朝病床看过去,果然看到了一脸愤怒的迟珍珍。

  “迟耿耿,你发什么疯!”

  迟耿耿冲进去抓着迟珍珍的头发把她扯下病床怼到窗口,“我给你发短信让你跟陈东说清楚我跟他不合适,你没说吧?

  我跟你说你再敢给我乱介绍就打断你的狗腿,你不信是不是?”

  她一边说一边踹迟珍珍的腿。

  迟珍珍疼得眼泪直冒,半个身子挂在窗户外面,头发在迟耿耿手里攥着根本挣扎不了,“姐,我,我说了,不信你问陈东。”

  赵九州,陈东,八字胡站在门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是说迟耿耿是个软包子吗,那个泼妇是谁?

  谁去拉一下?迟珍珍要被打死了。

 文学

他们都在等对方行动,结果谁都没动。

  迟耿耿打够了才停下来,拽着迟珍珍的头发把她丢到床上,手上粘了一把头发,她嫌弃的甩开,提着食盒朝门口走。

  赵九州三人让出路,直勾勾的盯着她,原来她不是软包子是个小辣椒。

  迟耿耿经过他们身边哼了一声,“下次谁再乱叫,我就把他的舌头摘下来做卤味儿。”

  陈东捂住嘴,连连摇头,惹不起惹不起。

  八字胡目送她离开,视线粘在她腰臀一带,咕咚咽了下口水。

  赵九州下意识的挡住他的视线,迟珍珍的身材像要出栏的猪,迟耿耿像高贵的白天鹅,她们真的是一个妈生的?

  病房里传来迟珍珍痛苦的呻吟,“救——救命——”

  赵九州的心神被拉回来,赶紧去给迟耿耿收拾烂摊子请医生过来。

  医生给迟珍珍检查后告诉她,“没有骨折,一会儿我开点药擦几天就好了,暂时不要下床走动。

  你这是被人打的吧,要不要报警。”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赵九州三个人身上扫来扫去,怀疑是他们干的,毕竟他们一看就不是好人。

  迟珍珍有些恼火,迟耿耿把她的腿都打肿了。

  又有些庆幸,受伤就不用回家……

  但是,钱一定要拿回来,她得好好想想法子。

  “不必了,谢谢医生。”迟耿耿手里有她的把柄,她不敢报警。

  医生摇摇头离开,跪习惯了的人站不起来。

  赵九州有些意外,探究的目光朝迟耿耿看过去。

  迟珍珍软软一笑,即便重伤也要保持最好的状态,“姐离了婚心情不好才会对我发脾气,都是亲姐妹,我不跟她计较。”

  赵九州觉得迟珍珍好矫揉造作,给迟耿耿提鞋都不配。

  以前自己怕是猪油蒙了心才会看上她。

  迟耿耿的心还在自己身上,离婚后才会那么暴躁。

  嗯,肯定是这样的。

  ……

  夏银磨蹭到现在才回来,上楼看到迟耿耿提着食盒往前走,眼前一亮飞奔上去拉住迟耿耿的胳膊,“耿耿,你真是太好了,还帮我来送饭。”

  她伸手去接食盒,“来,给我吧。”

  迟耿耿利落的躲开,还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加快脚步走到小大佬病房门外敲门。

  夏银脸色微沉,拔腿跟上去,“我进去看看,你在外面等等。”

  她想越过迟耿耿推门,房门从里面打开了。

  红裙子站在门口扫了她们一眼,视线落在迟耿耿手里的食盒上,大脸盘子还挺厉害,说带饭还真带饭来了,还搬动了迟耿耿跑腿。

  夏银见她理解成了自己想要的意思有些得意。

  迟耿耿懒得理她们的眉眼官司,看到眼睛贼亮的小大佬对她招手,提着食盒就进去了。

  小大佬胳膊骨折了跟书里一样,剧情大佬你真强。

  夏银笑眯眯宣布,“大宝,我让耿耿特地为你做的晚饭哦,你多吃点儿。”

  “晚上我们家吃剩下的包子,你要不要来点儿?”迟耿耿把红木食盒放在床头柜上朝病床上的小大佬挑眉,“还有小米粥,刚才我(揍迟珍珍)动作大了点儿也不知道洒了没有。”

  大宝咧嘴一笑,双眼放光,“要的要的,谢谢耿耿姐。”

  红裙子嗤笑。

  夏银闹了个大红脸,该死的女配居然一点儿不给她这个女主面子,给她等着瞧。

  迟耿耿把食盒打开,端出里面的一碟包子。

  大宝已经指挥弟弟二宝把病床的小桌板升了起来,他兴奋的拍桌子,“耿耿姐快放上来,我饿了几天了能吃下一头牛。”

  迟耿耿把包子放上去,随后把小米粥放了上去,往粥里放了一个调羹。

  大宝掏出手帕,包起一个包子就往嘴里塞。

  二宝,三宝在红裙子身边排排站,注意力都在小桌板上。

  “大哥,好不好吃?”二宝吸溜了一下口水,脸上堆满了讨好的微笑。

  三宝不说话,不错眼的盯着包子。

  大宝点点头,好吃死了,他给三宝分了一个。

  三宝乖乖的捧着到窗台下的椅子上坐着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二宝急得抓耳挠腮,不断的指自己,“哥,我我我!”

  大宝给他分了一个。

  二宝塞进嘴里,嗷呜一口咬掉大半个,再一口就吃完了,嘴里包着包子,眼睛粘在剩下的包子上,哥,再来一个。

  大宝摇头拒绝,迟耿耿送来的东西完全长在了他的味蕾上,太幸福了。

  二宝雀跃的心瞬间耷拉,暗搓搓靠近三宝……

  大宝咽下嘴里的包子,云淡风轻的开口,“靳博武,你敢骗走三宝的包子我就让你屁股开花。”

  二宝立即调转方向,面墙而立,眼观鼻鼻观心。

  三宝吃完包子,就睡着了。

  迟耿耿很惊奇,小孩儿都睡这么快的吗?

  大宝第一时间发现,让二宝把毯子拿过去盖在三宝身上。

  二宝顿时又生龙活虎的,拎起大宝枕头底下旁边的摊子颠颠的跑去给三宝盖上。

  小大佬这心操的稀碎,迟耿耿把碗碟收起来放进红木食盒里,把小桌板收回去,提上食盒离开。

  “迟耿耿,你等等!”红裙子鼻孔朝天,对夏银命令道。

  “你出去。”

  夏银不想走,下意识的看向大宝。

  大宝本能的就想点头,发现不对连忙移开视线。

  夏银暗暗握紧拳头,低着头出去了。

  红裙子开门见山,“迟耿耿,你把家里的东西搬走,我要搬进去。”

  你怕是有病,迟耿耿停下脚步,拿看神经病的表情看红裙子。

  红裙子气红了脸,“我要买你的房子,快点给我腾出来。”

  大宝悄悄扯她的袖子,你别答应!

  为啥不答应啊,这是好事儿,迟耿耿报出一个公道的价格,“1300万,我要现金,一次性支付。”

  大宝提着的心duang的一下放了下去,耿耿厉害。

  “你神经病吧!”红裙子暴走。

  “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跟我狮子大开口。”

  迟耿耿报以同情的目光,“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这是病得赶紧治,不然就来不及了。”

  红裙子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死厨子最会气人,“我要买你家的房子是给你的面子别不识抬举。”

  迟耿耿朝天花板翻白眼。

  红裙子还是头一次被人如此蔑视,她颤抖着手指着迟耿耿。

  大宝皱眉赶人,“你出去!”

  红裙子忌惮他是靳老爷子最中意的孙子,不敢跟他杠,抓起床尾的包包瞪了迟耿耿一眼,踩着高跟鞋一扭一扭的出去。

  夏银看到她出来心情好了不少,那么厉害还不是被赶出来了。

  红裙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大宝看到你那张大饼脸就做噩梦,你还杵着干啥?”

  这贱人是她和靳百川感情道路上的重要绊脚石,等她搞定靳百川她不攻自破,夏银转身走了。

本文标签:粗大的东西在我下面进

上一篇:我的爆乳校花性奴宁水韵(裸体做高潮)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人妻喷奶水理论电影片|手伸进内裤摸屁股吻胸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