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被cao翻了H)最新章节列表

2022-04-30 00:37: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碗筷和作料准备好后,几人做好便开始吃面。

  伴随着吸面的声音,几人吃得好不快活,“小六,这丸子面比上次的肉片面还要香!”

  “嗯,咸淡正好,面也很筋道很有

碗筷和作料准备好后,几人做好便开始吃面。

  伴随着吸面的声音,几人吃得好不快活,“小六,这丸子面比上次的肉片面还要香!”

  “嗯,咸淡正好,面也很筋道很有嚼劲。”

  “这冷天里啊,就得吃这样的热乎的汤面,真舒服!”柴七说着又吃了一大口面,咬了一口蒜。

  “七哥,一会儿啊你就在柜台那里呆着,别给病人看诊了,这满嘴的大蒜味儿,再把人给熏跑喽!”小六笑着说道。

  “无妨,一会儿啊,嚼两口茶叶,嘴里就没有大蒜味儿啊,这吃面和吃饺子一样,要是不嚼上两口大蒜,总觉得缺了点什么。”柴七冲小六摆了摆手。

  “小六,你这面是怎么做的啊?”苏紫茹喝了一口面汤问道。

  “我小的时候啊,去过一次临汾,那里的牛肉丸子面真是没话说”

  “在临汾的大街小巷,最多的就是牛肉丸子面了,门面都不大,味道很棒,我纠缠着那做面的婆婆教我做这丸子面。”小六兴致勃勃地说着,“这面条不是煮的,而是蒸好的,用大量的辣椒,配合牛骨等煮的老汤,使得老汤浓厚香醇。”

  “嗯,我看到了上面厚厚的一层辣椒油。”

  “吃的时候用滚烫的汤一次一次的把面条浇透浇热盛上丸子,再放几片牛肉和星点香菜就可以了。”小六继续说道。

  “很辣很爽,辣中又透着麻麻的感觉。”苏紫茹吃完一碗又去厨房盛了一碗。

  “还有吗?”柴七问苏紫茹。

  “锅里还有点儿清面,你盛出来就着这汤吃吧。”听到苏紫茹的话,柴七扒拉两口面又去后院厨房盛了一碗面。

  不一会儿面就吃完了,几人都吃的大汗淋漓的。

  吃过饭收拾好碗筷后,几人瘫坐在凳子上,苏紫茹开口问道,“药铺里面的新伙计,一会儿就来了。”

  “嗯,前些日子,还教他们学了如何分辨这野菜和毒草。”

  “有人吗?”

  苏紫茹和柴七正在铺子里说分药铺的事情,门口传来老人家的声音。

  “谁呀?”苏紫茹回头看着门口,一边问一边和她往门口走。

  “是老婆子我。”

  “呦,是薛婆婆来了!”

  “薛婆婆,最近身体怎么样啊?”走进医馆,小六笑着问薛婆婆,递给薛婆婆一个热茶碗。

  “挺好,上次老婆子我回去之后,寻大夫差人送了好几次药过来,老婆子我如今的身体啊,比以前好多了!”

  “现在去菜市场,能走两个来回还不带累的!”薛婆婆十分开心,打心眼儿里感谢寻韶容的关心。

  苏紫茹笑着冲她点了点头,阁主在义诊之后,曾经嘱咐过她要多给老人家送几次药,老人家记性不好,药吃完了也想不起来再过来瞧一瞧病,而且,看着这老人家没有什么收入来源,而她要用的药长期算下来也需要不少银两。

  木烟阁药铺的宗旨就是赚富人和达官贵人的钱,穷苦的百姓能帮几个是几个。

  “老婆子刚去买菜了,在路边的小摊上看到一支发钗,送给寻大夫,也不值什么钱,还望你不要嫌弃的好。”说着从怀中掏出一个用布包着的银钗,小心翼翼地拿了出来,放到苏紫茹面前。

  小六看着薛婆婆,她的身子骨确实是硬朗多了,以前要是拿什么东西都是颤颤巍巍的,今个儿手脚都利索了很多。

  “薛婆婆客气了,寻大夫今日不在,等她来了,我转交给她。”

  “好,好。”

  苏紫茹拿起那只发钗,是一支银钗,样式极为简单,发钗的顶端是一个规整的长方形,中间有一道杠将长方形分成了两个区域。

  苏紫茹的心中不免有些纳闷,这发簪的款式好像和市面上时兴的不太一样,没有飞舞的蝴蝶,没有美艳的花朵,反倒是四四方方的一个长方形。

  而且,这发钗看上去有磨损的地方,也不像是新的发钗,有些老旧了,她也没多想,想着老人家的一片心意,总不好拒绝了,便笑着说,“我替寻大夫多谢薛婆婆了,她一定喜欢。”

  “好,好。”

  “薛婆婆,我看您气色好多了。”苏紫茹笑道。

  “可不是嘛,寻大夫开的药我可一直按时吃着呢。”薛婆婆一脸地得意,面色也红润了起来。

  “薛婆婆,来,我来给您把把脉。”

  听见苏紫茹说要把脉,薛婆婆便不再说话,她知道说话可能会影响脉息,她把右手放在了软垫上,片刻之后,苏紫茹示意她换另一只手,薛婆婆把另一只手放在了软垫上。

  苏紫茹点点头,“您身体已经大好,我重新换个方子给您开几副汤药,您回去继续每天两次按时喝。”

  “好。”

  “小六,按照这个药房去抓药,竹茹二钱、枳实麸二钱、陈皮三钱、甘草一钱、茯苓九钱半、生姜五片、大枣一枚。”

  “是,紫茹姐。”

  小六带着薛婆婆往里面走。

  “多谢,有劳了。”薛婆婆慢慢地站起身,在小六的搀扶下往里面走。

  ……

  殷王府内,寻韶容睁开眼睛,她头痛欲裂,整个脑袋嗡嗡地一直响。

  这酒量不行啊,昨天不过才喝了三四杯怎么后劲儿这么大,这就扛不住了?

  而且恍惚中,记得自己还被灌下了两大碗醒酒汤,这种昏昏晕晕,又想吐的感觉真是难受,胃里也是火辣辣的,热热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再烧。

  她看了看床上,没有其他人,至于她自己,昨晚的事情到底是真的,还是她在做梦?不会吧,难道做春梦了?!

  “王妃!”

  正想着,翠环端着一盆热水,彩鸢拿着洗漱的东西,二人笑眯眯地走了进来。

  “王妃,快喝点儿热水暖暖胃。”

  “王妃,您一定累了,奴婢已经在偏殿准备好了热水澡,放了桂花的花瓣,您泡一泡,能消除疲劳!”

  两个丫鬟笑眯眯地看着她,寻韶容被她二人看得浑身不自在,这两个丫头,今个儿一大早怎么怪怪的?

 文学

寻韶容看着翠环和彩鸢,这两个丫头怎么像是喝了红牛,打了兴奋剂一样精神抖擞?

  往日里,尤其是这样冷的天气,一大早从温暖的被窝里面出来,这两个丫头都是哈欠连天的,今天倒是勤快地不行,又是服侍她洗漱更衣,又是忙前忙后的准备洗澡水让她洗澡。

  正狐疑地想着,她转头正对上翠环咧着嘴笑,一脸的阳光灿烂,露出一口大白牙,吓得她浑身一抖,这丫头也太反常了?!

  翠环和彩鸢昨天看着王爷把她们娘娘扛回了莲香阁,今天早上才从莲香阁出去,明眼人都瞧见了,王爷在王妃这里睡了一晚上。

  王妃总算是熬出头了!

  自打她们二人跟着王妃进殷王府,这些日子闲言碎语听到过不少,什么弃妇也能当王妃,什么王妃远不如叶青竹之类的话,什么王妃不得宠,王爷把她娶回来就是当个摆设,什么皇后娘娘压根儿不喜欢王妃,早晚会有得宠的侧妃进府。

  虽然她们也出言教训过几次,可是势单力薄,还是堵不住那些不规矩的奴才的嘴。虽然王妃前阵子才整顿过一次王府,可是府上的下人们太多了根本堵不住这悠悠众口。

  经过昨晚的事情,府上的人都知道了王爷对王妃还是很看重的,昨天王妃那般胡闹,王爷也没有生气,还在王妃的寝殿留宿了。

  “王妃,快洗个澡,奴婢特意放了桂花,洗完之后啊,保管王妃香香的!”翠环推着寻韶容去洗澡,帮她更衣,

  确实是有些难受,昨天晚上睡的太热了,原本那张大床是她一个睡的,怎么睡觉打把势,什么姿势都可以,可是昨晚越南昭也在她身旁,害得她只有一半的床可以睡。

  寻韶容泡在热水里面,感觉身上的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她起床的时候就觉得身上黏糊糊的,十分难受。

  她闭上眼睛,闻着花香,美滋滋地泡着澡。

  等等……

  有一些不堪回想的画面涌入了她的脑海……

  一个满脸通红,头发松散,衣衫褶皱十分狼狈,举止怪异的那个女人是她吗?

  昨晚,她喝了两杯酒,然后脑袋就嗡嗡的,她想发泄,想将压抑了许久闷在心里许久的话讲出来,然后她就揪住了越南昭的衣领,大骂他是渣男?!

  好像还让他好好管管那些莺莺燕燕,让那些烂桃花离她远一点。似乎后来还提到了雁影,为什么会提到雁影呢,她有些想不明白。

  不过想到雁影那张帅气的少年魅惑的脸,倒是赏心悦目。

  后来,她开始引吭高歌,大声的吼叫,四肢不全的开始舞蹈,旋转跳跃。

  再后来,她忽然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然后似乎是跌进了越南昭的怀抱,然后嘴里的酒全部喷在的越南昭的脸上。

  她昨晚到底是发了什么酒疯啊?!干了一堆荒唐事,麻蛋,这酒品可是忒差了!

  还好,当时是将嘴里的酒喷在了越南昭的脸上,而不是吐在了他的身上,如果她真的吐在了他的身上,恐怕,此刻的她已经身处乱坟岗了。

  作为一个大家闺秀,说出口全是些不堪入耳的大白话,丝毫不见平日里的矜持与严谨。

  完了完了,这回丢人可丢大发了!

  至于后来是这么回到莲香阁的,她是一点儿都想不起来了。

  “王爷,已经走了?”寻韶容睁开眼睛,揉了揉疼得撕裂的脑袋,低声问道。

  这酒精害人啊!

  “是,王爷今个儿走的晚,奴婢还和彩鸢说呢,要是再晚点出门,到了宫里可就迟了!”翠环梳着寻韶容的头发,给她上了桂花油,十分仔细地一根发丝一根发丝的涂着,确保每一根发丝都涂抹到了桂花油。

  王爷最近对王妃的态度不一样了,得把王妃打扮的漂漂亮亮,香喷喷的,留住王爷的心。要在侧妃进门之前,帮王妃巩固好主母的地位,否则,等后面陆陆续续进来几个侧妃,再想留住王爷的心可就难了。

  她在宫里也是见惯了后宫嫔妃盛宠不再的凄凉景象。

  “王爷,走的时候,可有说什么?”寻韶容继续问,她不知道越南昭现在对她是什么态度,他有没有生气,有没有发火,有没有说什么?

  “没有。”彩鸢摇了摇头。

  那就好,看来昨晚的事情他没有要怪他的意思,她在心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等等,她的目光瞟到了床上的棕黄色的楠木盒子,那里面装着她的独门药物,专门治疗各种胳膊腿损伤的奇药。

  难道她昨晚把这压箱底的宝物也给拿出来了?她的心里咯噔一下,这些东西连木烟阁里面的人都不知道,这可是她看家的本领啊!

  她又使劲儿回忆了一下,昨晚说是要给他治腿来着,他好像还答应了?!

  寻韶容用力地捶了一下自己的头,才过了一个晚上,怎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而且这记忆力怎么退步的这么厉害?!

  “这个猪脑子!”她的声音有些颤抖,心情复杂难以名状。平日里还装的好好的,贤良淑德小心谨慎,怎么一到越南昭面前就原形毕露了呢?

  昨天晚上到底是喝的什么就,比二锅头还上头!

  “王妃,您干嘛打自己?”翠环忙握住了寻韶容的手,制止了她的动作。

  “阿嚏!”寻韶容被一股浓烈的桂花香味刺激到了,她转头一看翠环的手里拿着一个装着黄色桂花油的瓶子。

  “翠环,阿嚏!你少用一点!”寻韶容捂住了鼻子,不停地打着喷嚏,这味儿实在是太冲了。

  她看向旁边的烛台,上面放着四五个用空了的桂花油的小瓶子,惊讶地张了张嘴巴,“你这是用了多少啊?!阿嚏!”

  “王妃,这桂花油就是多用一些,香味才持久。”

本文标签:老师夹震蛋上课出白浆

上一篇:吃丰满少妇的奶头小说 他用手玩弄她的下面 文章

下一篇:2022最好看(欲妇的爆乳大肉臀小说)全章节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