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大胸奶头狂喷奶水小说(好紧H宝贝)最新章节列表

2022-05-01 01:24:0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谢无妄抱起熟睡的蘑菇,给她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平平无奇的白色剑袍。
  
  垂眸,将昨日备好的礼品收进乾坤袋,然后吻醒她:“阿青,该出发了,回青城山。”
  
  她

谢无妄抱起熟睡的蘑菇,给她洗了个澡,换上一身平平无奇的白色剑袍。
  
  垂眸,将昨日备好的礼品收进乾坤袋,然后吻醒她:“阿青,该出发了,回青城山。”
  
  她动了动朦胧睡眼,呜呜嘤嘤地不答应。
  
  “呜……”
  
  她抓住他的衣袍,像个挂件一样把身体吊到了他的身上,一对细胳膊搂着他劲瘦的腰,脑袋拱着他胸膛。
  
  “散架了……”她闭着眼抱怨,“散了!走不动路!我要睡到下午!”
  
  说起这个,谢无妄忍不住磨了磨牙。
  
  昨日见她情态温存,一时没舍得封她灵力,结果到了关键时刻,这只蘑菇‘哗啦’一下散成了满床菌丝。
  
  阴影可想而知。
  
  他动了脾气,手段百出,将她好生收拾了一通,倒给了她今日犯懒的借口。
  
  他捉住她的小肩膀,把她从自己怀里撕出来。
  
  他睨着她:“多久没回去也不挂念着急。良心被狗吃了?”
  
  “对啊,被狗吃了——”她拖长了声音,垂着眼角控诉,“被狗反反复复地吃,翻来覆去地吃,吃得一滴都不剩——”
  
  谢无妄轻嘶一声,抬起手指,面无表情地将她叭叭叭的两片小嘴捏在一起。
  
  “闭嘴。”
  
  最终他还是妥协了。
  
  没让她自己飞,而是纵着她散成一堆线线钻进他衣裳里,缠住他。
  
  他带她飞,她窝在他怀里继续睡。
  
  *
  
  邪神之祸已平息了百多年,大地的伤痕却仍未平复。
  
  行到半路,宁青青醒了。
  
  她把一缕菌丝探出谢无妄的怀抱,挂在他的衣领上,慢吞吞地环视四下。
  
  从北临州到南海一线,处处是大地被撕裂的痕迹,熔岩冷凝之后形成了一座座南北向的黑石矮山,所有树木都是歪的。
  
  这些区域时不时还会有熔岩喷发,灵力也异常狂暴,不适合人修居住,正好变成了灵兽(曾经的妖兽)们的栖息地。
  
  宁蘑菇忍不住把菌丝探得更长了些。
  
  她的理想成为了现实,人类与毛茸茸真的生活在一起了!
  
  到了青城山地界,宁青青隔着大老远就看见一条碧玉般剔透漂亮的大蛇在山间穿梭。
  
  它游得很慢,一看就知道脾气温吞。
  
  大青蛇的背上趴了不少毛茸茸的小兽,一只只睡得四仰八叉。定睛细看,发现毛堆里竟还有人类幼崽——都欺负人家大蛇脾气好,把崽子扔给它带。
  
  工具蛇,保姆蛇。
  
  视线一转,只见山门下趴着一只板鸭形状的白色绒毛怪,正在晒着太阳打着呼噜,等待山下回来的弟子们带食物投喂。
  
  “板鸭崽!”
  
  “嗷呜呜呜?竹叶青嗷——”
  
  片刻之后。
  
  肥鸭炸起颈间的毛毛,气势汹汹地告诉宁青青:“俺只是看在,崽崽们,还有这些识相的人类们的面子上,不跟谢老狗计较!只是暂时放过他而已——”
  
  要不是它目光闪烁,扭着四肢缩到她身后、一眼都不敢看谢无妄的话,宁青青还真信了它的邪。
  
  *
  
  这一日愉快极了。
  
  青城山的风特别清新,满目皆是苍翠的绿,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满是笑容,聊不完的过往,诉不尽的别情。
  
  旧日情怀萦绕于胸。
  
  宁青青撸着肥鸭的毛毛,尝着家乡菜,一双眼睛弯成月牙,看谢无妄与青城山众人打成一片,相互灌酒。
  
  姓谢的酒量惊人,把众人杀得脸颊酡红,脚步晃悠。
  
  “宁掌门,还有人敢上门找事么?”酒过三巡,谢无妄悠然问道。
  
  宁青青蓦地睁大了眼睛——有人找青城山麻烦?她怎么不知道?!
  
  谢无妄没告诉她有人明里暗里向青城山施压,想让宁天玺出面劝谢无妄续弦的事情。
  
  宁天玺笑着摆手:“自从上回的天之骄女变成丧家之犬后,就再也没有啦!”
  
  谢无妄闲闲地抬酒敬他,唇角浮起淡笑:“那便好。”
  
  “只是……”宁天玺挠了挠头,“明明是他们看不起小青儿,说漏了嘴,你才查他们,一查查到邪魔之役他们果真龟缩在后,于是按律处置。本来啥毛病都没有,可是总有人私底下议论道君你心狠手辣,旁人说青儿一句坏话就要被抄家灭门……这可真是……”
  
  “呵。”谢无妄将身躯前倾,低而神秘地笑道,“不敢瞒宁掌门,其实我当真就是那般想的,也不冤枉。”
  
  宁天玺哈哈大笑起来,并没当真。
  
  酒过七八巡,谢无妄抬手压住了杯。
  
  他一静,众人也便静了下来,将半醺的视线投到他的身上。
  
  “宁掌门,”谢无妄起身,正色道,“今日谢无妄到青城山,另有两件要事,一为赔罪,二为求亲。”
  
  “哎呀呀道君言重啦……这可怎么当得?”宁天玺瞪圆了一双小眼睛。
  
  “当初章天宝一事,是我言语不当,处理欠妥,以致引发了误会。”谢无妄道,“这世间,唯有阿青能够牵动我心,我心中眼中从未有过旁人,自然不会因为旁人而烦心。”
  
  月下的谢无妄,更显清朗俊美。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谁也不会再怀疑谢无妄待宁青青的心意,青城山众人其实早已不记得什么烦心不烦心的龃龉。
  
  宁青青倒是记得。
  
  她怔怔望向他,她知道,他是要将她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治愈,哪怕比头发丝还细的、几不可见的小伤。
  
  鼻头酸酸,眼眶发热。
  
  她想,是该给他名分了,省得成天与他无媒而合。他若向师父提起,那她便应下。
  
  孰料,谢无妄赔罪之后却没再提求亲的事,而是举起酒坛子,杀得青城山众人要么飞上天,要么钻下桌。
  

 文学

  宁青青也饮了许多青梅酿,整只蘑菇轻飘飘的,身体似是要被月色托浮了起来。
  
  满心满眼都是快乐。
  
  月上中天,散了宴。
  
  谢无妄牵着宁青青的手,带她起身,顺着石板山道往后山走。
  
  大手干燥炽热,五指修长有力。
  
  左右无人,心直口快的蘑菇忍不住问道:“谢无妄你是不是后悔啦?你不是要求亲吗,怎么不求?你后悔了是不是?”
  
  他不答,脚步迈得更大,她得两步并一步才能追得上。
  
  她抬眸瞥他,见他宽肩微动,似是在闷笑。
  
  穿过两片小树林,来到他从前为她盖的“生气亭”。
  
  他闲闲倚着亭柱坐下,长臂一环,将她揽到怀中。
  
  垂头,浓浓的酒气向她袭来,是最强势的进攻姿态。
  
  他的眸色黑而沉,多年夫妻,她自然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她下意识地抬手抵住他坚硬的胸膛。
  
  “阿青。”他的嗓音染上了一层晦暗沙哑,语速略快,“不哄得你心甘情愿,如何向岳父求亲?”
  
  蘑菇的脑袋里面装着青梅酿,晕乎又愕然:“那也不能在这里啊……”
  
  “为何不能。”他逼近了些。
  
  酒气掩不住他自身的冷香,幽幽地,伴着热息一缕一缕将她的神智拆得七零八落。
  
  “阿青。”他哑声道,“我想要你心无芥蒂,和从前一样,放放心心把一生交给我。”
  
  她怔怔看着他。
  
  他的黑眸中,不是野望,而是认真。
  
  她很快就缴械投降。
  
  “那、那你得用结界把周围封起来。”她的面颊烫得要烧起来。
  
  谢无妄轻笑:“还用你说。”
  
  呼吸交织。
  
  他垂头,额触着她的额。
  
  宁青青的眼前泛起了一片白光。
  
  “???”
  
  等等,她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难道他并不是打算用那种最简单、最愉悦的方式来哄得她心甘情愿吗?她还以为他要在花前月下的亭子中,与她……
  
  神魂坠入妄境之时,宁青青明白了谢无妄的意图——
  
  他作弊!
  
  他想要利用妄境,带着她重新经历一遍过往,修正从前的错,给她一段美好的记忆。
  
  宁蘑菇心头浮起了坏意。
  
  ‘龙曜!’
  
  ‘在嘤!’
  
  ‘帮我封印谢无妄现世的记忆!’
  
  宁青青狡黠地坏笑起来。
  
  封住谢无妄记忆,可不就变成了当初她与器灵、心魔一起玩的游戏吗?
  
  熟练老手,所向披靡。
  
  宁蘑菇不知道的是,安排妄境之时,谢无妄早已对龙曜下达了同样的指令——
  
  “封印阿青现世的记忆”
  
  龙·双面间谍·端水大师·曜:“……懂嘤!”
  
  好叭,让他们两个一起失忆,全情投入地在妄境里面过夜就对了!
  
  很简单哒!
  
  ***--------***
  
  ***--------***
  
  黑木屏风墙异常光滑,月光从身后照进来,映照出宁青青一双迷茫的睡眼。
  
  她站在乾元殿后殿,呆呆眨了眨眼睛。
  
  她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她方才梦见谢无妄爱极了她,嗓音嘶哑,又急又痛,迭声唤她名字让她不要死。为了她,他不要权势地位,抛弃修为,扔掉性命——为她倾尽一切。
  
  她弯起了眼睛,露出一个傻乎乎的笑容。
  
  是啊,谢无妄就是这么爱她。三百年来,他嘴上不承认,身体倒是诚实得不得了。
  
  这一次出行之前,他曾扣着她的手指,陪她躺在大木台上晒了大半天太阳,黑眸懒洋洋地泛着愉悦和宠溺,将他不好意思宣之于口的离愁别绪递到了她的心底。
  
  她也想他了!
  
  听着前殿传来的丝竹声以及女子娇媚悦耳的酥软歌声,她不禁叹了一口同情的长气。
  
  她知道谢无妄不喜欢这些。刚打仗回来,公文不知道得堆多厚一沓,哪有闲心听这吱吱呀呀浪费时间?
  
  她垂下眼角,踢踏着脚步走向前后殿之间的重幔。
  
  便在这时,前殿传来了章天宝尖细的嗓音——
  
  “如此极品竟入不了道君的眼么?道君对尊夫人当真是一往情深、忠贞不二哪!”

 

“如此极品竟入不了道君的眼么?道君对尊夫人当真是一往情深、忠贞不二哪!”
  
  听到章天宝这句话,宁青青不禁老神在在地弯起了眼睛。
  
  废话,谢无妄自然对自己一往情深忠贞不二,这还用得着别人说?
  
  都已是三百年老夫老妻了,可是每次他回到玉梨苑,总像是馋了半辈子似的,抱着她折腾个没完。
  
  每次她的身上破了头发丝那么一点小伤,他都会心疼得抱着她哄上大半日。
  
  无论出行多久,他的身上总是清清爽爽,只有那股独特的冷香。
  
  ——最干净最纯粹的男人,才会有这样的味道。
  
  说他不是爱惨了她,谁信?
  
  她钻向重重幔帐,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
  
  一墙之隔,谢无妄长眸微眯,摁下胸间涌动的复杂情绪,正待散漫地道一句“不至于”。
  
  忽见右侧厚幔一动,探出一张纯真的小脸。
  
  谢无妄:“……”
  
  宁青青抬起眼睛,对上谢无妄视线。
  
  她已经足足半月没有见到他了。
  
  今日他穿着黑色的袍子,衬得一张俊脸更加冷白寒凉。
  
  他的视线沉沉落下来,似有重量一般,罩住了她。
  
  原本她胸中的火焰灼伤已痊愈了大半,只隐隐有一点闷痛,可是此刻见着他的面,囤积了半个月的委屈忽然铺天盖地涌了上来。
  
  她立刻便扁了嘴巴,垂下眼角,泪水大颗大颗地滚落。
  
  她呜嘤着向他奔去。
  
  谢无妄动了动薄唇,原要说些什么,却见这傻子踏上御阶之时踏到了自己裙角,歪歪地跌下去。
  
  “啧。”
  
  身体快过了脑子,他瞬移而下,托住她的手肘。
  
  宁青青抬眸,可怜兮兮地开口:“我受伤了……”
  
  谢无妄挑起眉梢,唇已扯起了轻嘲的弧度,可看着她这张温暖美丽到极致的小脸,却是一句硬话都说不出来。
  
  郁在心中的那股气无力地泄去,一时竟说不清是恼火还是解脱。
  
  他回来之时,分明是想要冷一冷她。
  
  此刻亦然。
  
  心下倒是冷硬得很,身体却已十分习惯地将她往怀中一带,拥住她,抱着她坐回了銮椅上。
  
  “伤得厉害?”他问。
  
  她垂着眼角,把脑袋点得像鸡啄米一般。
  
  “调元丹吃了么?”他很顺手地摸向她的乾坤袋。
  
  她的表情更加委屈:“吃过了,还是痛!”
  
  他捏着她的手腕,元火潜入,不动声色地察看她的伤势。
  
  “留了淤火。”他沉吟着,缓声道,“清理起来会痛。”
  
  “呜……”
  
  他挑眉,嫌弃地啧道:“不就看个封印吗,这也能受伤。”
  
  提到这个,宁青青立刻精神了:“我在封印上做了个非常厉害的火环扣,你看到便知!”
  
  瞬间破涕为笑,一副得意洋洋的小模样,恨不得把尾巴翘上天去。
  
  看着这个忽泣忽嗔忽喜的戏精,谢无妄清冷的黑眸中不禁浮起了几分无奈和宠溺。

本文标签:大胸奶头狂喷奶水小说

上一篇:偏僻山区的荒唐性史|扒开两腿中间缝流白浆动态图

下一篇:高潮娇喘抽搐的小说 浴室里娇喘胴体喘息呻吟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