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S对M每天要做的事情)全章节阅读

2022-05-05 17:10:1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神龙村分为里外两个区域,外村就是商业区,主要是商铺酒店以及饭馆,对外开放。

  里村就保持了原有的农家风貌,山水田园,清新怡人,村里的孩童们大多都在里村靠河的一株紫灵枫树下

神龙村分为里外两个区域,外村就是商业区,主要是商铺酒店以及饭馆,对外开放。

  里村就保持了原有的农家风貌,山水田园,清新怡人,村里的孩童们大多都在里村靠河的一株紫灵枫树下玩耍。

  里外两个村中间有一条小河将两个区域分开,从行政大楼后门出去的那条小道走到尽头,过了桥,就到了枫树脚。

  和外村的喧哗相比,里村基本没有多少青壮,只有下地的老人和贪玩的小孩。

  神龙村后山那一片地都被开挖出来,按照每家人口数分给了村民们,老人们种了一辈子的地,对土地都有份特殊情感,哪怕现在外村有商铺可以做营生,地里也没有一亩是空置的。

  洪兴福还是负责管理神龙村和东余村的粮食问题,之前嘲讽他的那位死对头师姐,看到现在这个整整齐齐的村落,差点没气死。

  特别是比武大会之后,云鹤宗里那些个管事们,盯着他的眼神就像是那饿狼一般,个个都恨不得把他给吞了咯。

  只可惜,有心无力,只能干瞪眼,谁叫人洪兴福这老混子居然傍上了掌门弟子那根粗大腿呢?

  感受着诸位管事们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老实说,洪兴福心里得瑟归得瑟,面上却不敢太表现。

  乐极生悲可就不好了。

  这不,为了躲那些骇人的眼光,他干脆每隔两三天就来神龙村一趟,顺便又走过那座漂亮的天桥,去东余村串串,瞧瞧那什么杂交灵稻的进程。

  今天把两个村转了一圈,闲着无事,准备去神龙村外村那边吃顿好吃的,顺带进那网吧玩两把现在火爆得很的单机游戏。

  不想,刚下天桥,走到大枫树脚,就听见身后传来那金大腿家小徒儿的声音,洪兴福惊讶回头,就见到了他的金大腿领着小徒弟朝他这边走来。

  “喲!今日是洪某走运了!”洪兴福拱手作了一揖,满脸的笑容:“洪兴福,见过上仙!”

  “洪管事这是准备去哪儿去?”王舒月一边让他起来,一边好奇问道。

  洪兴福谄谄一笑,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就是闲来无事在村里看看田里的灵稻,这不,眼见着也到傍晚了,正准备去城区那边转转,寻些好吃的。”

  “上仙忙否?不如一道,让小的请您一回儿?”洪兴福试探着问。

  王舒月摆手,反问他:“洪管事急不急?倘若不急,我这正好有件事不知交给谁去办,不如洪管事帮个忙?”

  “哎呦,上仙真是折煞小的了,上仙有事只管交代,就算是忙,也得先把上仙的事给先办妥在说。”洪兴福谄媚道。

  心里却好奇,王舒月会交给自己什么事。

  王舒月见他答应,便冲身旁的小徒弟使了个眼色,生儿会意,嘴里喊着大壮的名字,把大树脚下玩耍的孩子们全部叫了过来。

  大壮冷不丁瞧见王舒月,还当是生儿把师父搬来了,要找自己的麻烦,王舒月话都没说,只瞥了他一眼,这人如其名的壮小子吓得脸都白了。

  “上、上仙。”怕归怕,礼数更不能少,不然让他老子娘知道他对上仙不敬,屁股准开花。

  一群不懂事的小娃娃跟在大壮身后,也学着他的样子,拱手给王舒月行礼。

  那一个个憨态可掬的样子,把王舒月逗得笑了起来。

  “免礼吧。”她抬手虚扶了一把,面上笑容温和。

  大壮偷瞄一眼,瞧着不像是来教训他的,诧异的看了生儿一眼。生儿得意的一挑眉头,心道他才不是那种小气的人。

  “你们在玩什么呢?”王舒月温柔的问。

  见她身上一点仙人的疏离冷漠都没有,加上又知道她是莫生的师父,一个个胆子大了起来。

  其中一个梳着两个角辫的五岁女娃娃,双手乖乖贴在身侧,仰头对她说:

  “上仙,我们在玩恶婆婆抓小孩的游戏。”

  这是个类似老鹰抓小鸡的游戏,只是叫法和蓝星那边不同。

  王舒月蹲下身来问她,“好玩吗?”

  小女孩笑得露出一口小米压,“嗯嗯”的点着头。

  不过.....“大壮他们总让我当恶婆婆,我想当小孩。”小姑娘指着大壮和生儿,控诉道。

  生儿瞥见师父的眼睛看过来,慌了,连忙摆手表示自己没有欺负小朋友,“师父,恶婆婆的女的,我们是男的才不当的!”

  小姑娘虽然不喜欢当恶婆婆,但对生儿这个解释也是认同的,还嗯嗯的点头表示附和。

  真是个傻乎乎的可爱丫头。王舒月轻轻揉了揉小姑娘的发髻,起身看着这伙孩子,问道:

  “每天这样跑来跑去,是不是挺无聊的了?”

  大壮猛点头,他是大孩子,早就玩腻了。而且村子就这么大,爹娘又不让跑出去,连山也不让进,说里面的妖兽凶猛得很,他们便只能在这一方小天地玩耍,早就腻味了。

  生儿也是连连点头。

  其他小孩表情不一,小的觉得没玩够,大的嫌弃小的,觉得小的玩得太幼稚不好玩。

  于是乎,当王舒月问他们是否愿意去上学堂时,那一双双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起来。

  “真的吗?我们能上学堂?”大壮已经懂一些道理了,爹娘说过,读书学字,那是城里的公子小姐才能做的事。

  而他们这些穷苦人家是不能上学堂的,叫他不要奢想这些东西,本本分分做个农家娃娃。

  可是,上仙却问他要不要上学堂,这学堂,是他能上的吗?

  王舒月颔首,“我准备在村里办个学堂,请两个教书先生教孩子们读书习字,等他们把基础打下后,便由我们这些前辈,给他们授课,教一些可以用于生活的基本法术。”

  这话,王舒月是对着洪兴福说的。

  到了这会儿,洪兴福哪能不明白王舒月的意思?

  找先生教孩子们读书习字这没问题,只是上仙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

  各宗各派都有各自的功法,这种东西就像是蓝星那边的专项知识产权,只传授给弟子,不传外人的。

  要是乱传出去,被宗门发现,打上一个叛徒的名号,他一个小小管事可承担不起!

  想到这,洪兴福顿时面露难色,小心的看着王舒月,“上仙您看这法术什么的,就不必了吧?”

  刚刚听见自己能学法术,狠狠激动了一把的孩子们听见洪兴福这话,目光顿时黯淡下来。

  他们没有谁不懂事的叫嚷“要学要学”,只是认命一般,沉默的低下头去。

  生儿急了,急忙拽了下师父的衣袖,并幽怨的瞪了洪兴福一眼。

  王舒月轻轻捏了捏徒弟的手,让他别急,安抚好小人的情绪,这才对洪兴福说:

  “我观察过,九州的孩子,就算是没有灵根,天生也能够感知到一些微薄的灵力波动,他们虽然不能修行,但要是有人能够指导一二,让他们掌握诀窍,平日里用用低阶符箓和阵盘什么的,却是没问题的。”

  “如此一来,他们也能种植低阶的灵稻灵草,为宗门增添进项,同时也能改善他们的生活质量。”

  洪兴福心道,可这样也不能把宗门弟子才能学的东西轻易传授出去。

  王舒月看出他的顾虑,又道:“我也没说是要把宗门里不外传的秘法传授出去,外面多的是功法售卖,买几本就行了。”

  “我要的也不是培养什么弟子,而是给孩子们打个基础,让他们能够明白一些道理,不再浑浑噩噩的。”

  “同时,要是遇到有灵根的孩子,有村里学堂打好了基础,再送到宗门去,孩子学得也会更快。”

  王舒月心说,我这还没提出九年义务教育呢,要是说出来,这管事怕是不敢应承她这件事了。

  不过洪兴福这样的人,王舒月是不打算同他说太多了。

  “你只管去办学堂,余下的事,我自会同师尊商议。”王舒月冷硬的吩咐道。

  洪兴福一听这明显冷淡下来的口气,心中惶惶,不敢再多嘴,恭敬应了下来。

  生儿等一众小孩见此,高兴得立马就要奔回家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爹娘。

  王舒月也没拦着,只牵着生儿一起回去,把自己这个想法告诉了柏青风等人,不出意外的,得到了众人双手赞成。

  “早该这样了,授人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其实很多基本的法术都是我们在做,这种活儿,村民们自己也能办到,只是不会法术,真是没奈何。”欧克勤感慨道。

  最高兴的,就属他这个劳工头子了。

  欧克勤兴奋道:“还有啊,我发现这些村民也都不全是没灵根的,只是大多资质差,年龄又过了,没办法进入宗门正统修习,才变成这样的。”

  旁听的其他宗门交换生代表李仙芝,也忙附和:“是啊是啊,我之前一个人干几个人的活,就交给一个村民使用符箓的方法,他真的学会了,只是没有自身灵气支撑,比较费灵石。”

  龙若轩听着大家激烈的讨论,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起身道:

  “咱们村里不是缺少支柱性产业吗?我看就办技校好了。”

  会议室内顿时安静下来,王舒月看着他,示意他继续说说。

  龙若轩轻咳两声,把脑子里那些简单的概念整理了一下,才开口说:

  “我们这里有种稻专家、有医生、有会种灵药的、还有学堂教认字的、还能开个法术研习班,专门教针对性的修行术语之类,这样一通弄下来,不久能够开技校了吗?”

  这一说起来,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方若兰补充道:“我们还会制陶、做菜、做糕点,很多很多呢!”

  “要是有人想学怎么开奶茶店,咱们还能收加盟费啊!”欧克勤兴奋道。

  王舒月静静听着同伴们的话,忽然有种很神奇的感觉,明明她只是说了个办学堂的事,谁能想到队友们这么给力,把她最头痛的事都一并给解决了?

  当即起身拍板:“那就这么办!龙若轩,你和欧克勤一起写个详细的计划书,如果没问题,咱们就这样搞!”

  全体成员都表示赞同,无一人反对。

  处理这件事后,王舒月就带着小徒弟和风兮一起回了宗门,把一人一鲛放在紫竹院,独自一人去了主峰。

  关于办学堂这件事,她还是要跟师父他老人家好好讲一声的,以示尊重。

  清一现在已经对自家小徒弟这些乱七八糟的点子见怪不怪了,听到她说到教育的问题,不但没有之前那种强硬的排斥,还认真思索起来。

  照小徒弟的意思,教育这东西可是个好武器,用得好了,强国兴邦,实在是一件神器。

  既然如此,他何不派几名云鹤宗的资深弟子下去,由他们紧抓思想方面,那就再也不用怕蓝星的文化入侵了。

  想到此处,清一便回道:“既然如此,隔日为师亲自挑选几位弟子下山,助你一臂之力。”

  王舒月挑了挑眉,知道师父是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忙拱手致谢。

  抬起头来时,师徒俩四目相对,露出了狐狸般的浅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清一现在对这个小徒弟,已经完全信任,看她哪都觉得无比顺眼。

  “忙了这么些时日,如今神龙村渐渐步入正轨,你们这些交换生,也该回宗门加紧修行了。”

  王舒月临走前,身后飘来清一道人轻飘飘的这么一句。

  王舒月回头应:“知道了。”

  御扇而去。

  眼看就要飞过紫竹林,一白色身影忽然出现,挡在她身前。

  王舒月吓一跳,急忙刹车,这才没有撞上去!

  正想着是哪个不长眼的家伙,一抬眼,对方翩然转身,赫然是那冷着一张脸的清俊少年。

  “三省!”对上少年那双清冷的眼,王舒月满腔愤怒瞬间弱了下去,莫名心虚。

  少年沉声问她:“师叔回宗为何都不同我讲一声。”

  王舒月心里下意识想:我去哪儿还得跟你报备吗?

  面上秀眉一横,“你小子怎么跟师叔说话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文学

  “规矩?”

  这两字也不知道是哪里踩着了他的尾巴,少年忽然逼近,低头睁着一双透彻黑眸盯着她,反问道:

  “师叔何曾又记得规矩了?”

  她还好意思同他讲规矩?

  分明是她先不守规矩吻他在先,如今还不承认了!

  想到此处,连日以来的憋闷和委屈涌上心头,他打定主意今日非要让她想起来不可。

  “那日师叔醉酒后,当真什么都不记得了?”

  少年高挑的身躯将她笼罩在身前,王舒月被逼得后退半步,仰着头才能看到他的脸,这种居高临下的姿势,可真是苦了她的颈椎。

  她一退,他又往前进一步,气势汹汹,反倒弄得他像是她师叔一般。

  不过......按照宗门里两人的辈分,他好像真是她师叔来着。

  三省眼看着身前的女子一双眼睛乌溜溜的乱转,自己说东她想西,一副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敷衍模样,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恰时瞥见她微张的粉唇,脑子里霎时间闪过一道白光,双手擒住她的头,一口啄了上去!

  “梆!”的一下,挨在一起的两人俱是一楞,而后便是身体本能的往后退去。

  王舒月捂着嘴“嘶”的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对面那眼含心虚的得逞少年,忍不住羞恼的一脚踹了过去。

  “你是狗吗!”净会咬人!

  嘴里已经有血腥味儿了,怕是又破皮了。

  被她骂了踢了,他也不在意,只是担忧的看着她的唇,想上前又不敢的弱弱道: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又不曾亲过别的人,等以后......熟练了,定然不会再叫师叔这般了……”

  三省忍不住抬手碰了碰自己的嘴唇,他也疼来着,但不敢说。

  王舒月见他那自责无比的样子,想气都气不起来。

  一擦嘴上被磕到的血,冲他招了招手,“过来,到我扇上来。”

  少年警惕的瞥了一眼她的脚,有点担心她会再踹一回儿。

  王舒月被他这小眼神给看笑了,笑斥道:“快点!”

  三省本就是凌空而立,见此,往前踏了两步,就到了她的宝扇上。

  扇子面积不宽,两个人站在上面,距离很近,近到三省能够感觉到她注视着自己的视线是那么的灼热,烫得他匆匆一瞥,就连忙撇开头去,有点招架不住。

  明明刚刚气势汹汹的人是他,可现在攻势一转,主动权已经移交到王舒月身上。

  她勾了勾手指,三省迷茫的看着她,试探着又往前走了一步。

  不料,她一只手捞了过来,直接抓住了他的手,往她腰间撘去,“抱着我的腰。”她如此说道。

  那语调像是嘴里含了一口糯香,有点含糊,滋滋滋的刮着人的耳朵,少年扶腰的手掌不禁颤了一下。

  “师叔要做什么?”他暗暗咽了口口水,喉咙紧得厉害,眼睛也控制不住盯着她近在咫尺的脸看。

  王舒月冲他笑了一下,这笑容,三省一下子形容不出来,只觉得和往常的都不一样,像是一个女人在勾yin一个男人。

  他慌了,想要退去,却没想到她早已经摁住他放在腰上的手,而另外一只,被她抓了起来,带到了她的脸上。

  “捧着我的脸。”她又如是说。

  这一会儿子,两人的衣衫已经紧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缝隙。

  女子的肌肤嫩得像是晨间的花露,三省不敢动了,怕一不小心就伤害了这张娇嫩的脸。

  “低头。”

  三省照做,隐约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心里既期待又有点紧张。

  他怕做不好,又弄伤她。

  “像是这样,轻轻的.....”一股清淡的百花香吹了过来,王舒月轻轻吻了少年一下,蜻蜓点水的一碰,就退了回去。

  三省眼里晕染上了一层朦胧的雾色,惊讶的微睁着眼,长而卷翘的眼睫毛轻颤着,似乎开了窍。

  “会了吗?”她笑着问,神情颇有几分得意。

  三省睁着一双水眸轻轻点了点头,骤然勒紧了她的腰,把她带入怀中,侧耳磨嘶,哑声道:“是师叔先不守规矩的……”

  说罢,把她教的东西,举一反三全用到了她身上。

  至于如何的举一反三,在起点却不可描述了.......

  清风吹过,紫竹林发出沙沙的声响,听着这清凉的声音,跟在女子身后的少年心却静不下来。

  他像是个刚讨到糖的孩子,欢喜都溢了出来。

  再看两人牵在一起的手,嘴角忍不住翘起,连日以来的憋闷一扫而空,只觉得眼前世界都变得格外美好。

  “师叔想起来了吗?”少年问。

  走在前边的女子一面扶额,一面颔首,“嗯呢。”

  “那师叔喜欢三省吗?”他又问。

  “喜欢。”

  少年顿觉心满意足。

  清澈的眼眸望着她,那里面盛满了她的样子,别的什么再也看不进去。

  他极认真的告诉她自己的心意:“三省也喜欢师叔,很喜欢很喜欢,一辈子都喜欢。”

  王舒月转过头来,看着那双布满情意的绵绵双眸,忍不住踮起脚又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发自内心的甜蜜一笑,“我知道了。”

  三省的脸腾一下从脖根红到耳尖,只是这一次,他不再羞涩到撇开头,而是直勾勾的盯着她,眼里写满了渴望。

  有些事,一旦尝过一次,就忍不住想第二次第三次,一发不可收拾。

  王舒月岂会看不出来?

  抬手盖住那灼人的眼睛,娇斥道:“你不要太放肆!”

  她的嘴巴现在还有点麻呢,没想到这小子看起来是个小白兔,实际上比狼还猛。

  “在外人面前,我们还是得保持距离,听见了没有?”

  少年拉下她盖在眼睛上的手,不舍的飞快瞥了她那红嫩嫩的嘴一眼,几不可查的轻叹一声,才郑重颔首,“师叔放心,三省知晓分寸的。”

  “那就好。”

  王舒月顿时舒了一口气,一边牵着身后的美少年往前走,一边看着天边卷起的云,想她一个成年人,居然会被这未成年撩得春心萌动,真是不可思议。

  不过现在小手也牵了,小嘴也亲了,她也就不矫情了,年轻人还有很多可发展空间,她要把他调/教得服服帖帖!

  ......

  八月,满村都是月桂的香味儿,这种浓香,一点点就好,可一多起来,就有点腻人了。

  神龙村的入口处,就弥漫着一股浓浓的香,王舒月觉得太香了,就带着下课的孩子们,一人拿个小筐,把拿花朵摘下来,准备拿到烘焙坊交给方若兰,让她做点桂花蛋糕吃。

  “上仙上仙,你看前面又有人来了!”趴在树上的大壮,低头冲树下偷懒的王舒月喊道。

  跟着她玩了几次,孩子们都不怕她了,不过也不敢放肆,但像是现在这样的叫嚷,却是敢的。

  王舒月抱臂依靠在桂花树干上,听见大壮的声音,见怪不怪的,懒懒掀起眼皮子往村口大道看去。

  近日技校开始招生,闻讯而来的人不少,每天都有数不清的人从这条大道走进神龙村。

  不过,这道上怎么没人呢?大壮那小子有胆子逗她玩呢?

  “师父,在天上!”站在一株桂树下,独树一帜,用法术采摘桂花的生儿提醒道。

  王舒月抬眼看向天空,果然见到几个黑点由远及近飞来,新奇的挑了挑眉。

  “居然还有修士过来?”

  别怪她吃惊,自打比武大会之后,来到神龙村的修士也有,但都是抱着猎奇的心态过来旅游的。

  大多是低阶修士,或者一些架着飞马的修二代。

  像是一些高等级的修士,要么和陆远游那种一样见过世面,对此不屑一顾,要么就和李仙芝一样是交换生,特意过来采买蓝星的生活用品。

  但像眼前这种结伴御剑而来的“高等级”修士,简直少得可怜。

  师徒几个说话的功夫,那几道黑点已经在村子入口处停了下来。

  来人一共有七个,五男两女,年纪有大有小,修为都在筑基之上,衣着并不统一,看着像是散修。

  “这位道友,敢问此处可是云鹤宗属下的东方神龙村?”

  七人中一名留着满脸络腮胡的壮汉站在入口处,冲对面街边树下的王舒月遥遥一抱拳,客气问道。

  大多数人都叫神龙村这个简称,冷不丁听到东方神龙村这个全名,饶是取名者王舒月,也因为这扑面而来的中二之气,尴尬了一瞬。

  “咳咳!”王舒月轻咳了一声,这才颔首笑答:“正是。”

  那络腮胡大汉极其同伴立马露出了激动的笑容,那大汉又道:

  “不瞒仙子,听说这里开了个技术学校,正在广招生源,我们几个散修便结伴而来,想着在此学一门技术,日后好谋生活,只是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还望仙子给我们指个路。”

  原来是来技术学院报名的,王舒月顿时笑得更和善了,抬手往村里一指:

  “顺着主干道往前一直走到底,那写着云鹤宗职业技术学院的楼就是了。”

  大汉诚诚一拜:“多谢仙子告知!”

  说罢,招呼上激动的几个同伴,进了村。

  他们几人是第一次来神龙村,刚刚在村口,看到那巨大的公路广告牌时,就已经很惊讶了。

  没想到一进了村,现代科技和新型法术结合的各种新奇玩意扑面而来,那种未来星际朋克的科技金属风格,让几人误以为自己来到了一个全新的异世界。

  “电影票电影票,今晚《大圣归来》最后十张,只要三千灵石,几位道友可要看看?”

  混迹神龙村许久的黄牛修士拿着票来到七人身前,一边笑嘻嘻的询问,一边举起一个ipad,把那燃炸的预告片放给几人看。

  七人中年纪最小的女散修,当即就被那飞天入地的毛猴子给吸引住了。

  大汉忙把她拉走,提醒她别忘记正事,这什么电影的玩意儿,日后再看也不急。

  不料,刚拒绝了黄牛,街边贩卖冰激凌的铺子却把小姑娘的脚步黏住,再也不肯走。

  看着小孩拿着一个粉红色、泛着淡蓝冷气的甜筒,边吃边走出来,那心满意足的模样,馋得小姑娘狠狠咽了口口水,哀求的看着大汉。

  八月的夏天,太阳亮晃晃的照在头顶上,而那冰激凌却散发出沁人心脾的丝丝凉意,谁能拒绝?

  “多少灵石一个?”大汉抵不住小姑娘那一双渴望的眼睛,上前来到柜台前,试探着问了一声。

  心想着,要是太贵,那就只买一个,大家分着尝尝味道。

  店员一看这七人就是第一次来神龙村,抬手往上一指,电子显示屏上依然把每款冰激凌的价格标得清清楚楚。

  不过店员还是友好的开口答道:“一个球十块下品灵石。”

  说着,用勺子舀了一个冰激凌球盖在蛋筒上,做了个示范。

  价格出乎意料的便宜,大汉松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小姑娘,小姑娘指着冰柜里七彩的冰激凌,指了粉红色的。

  待大汉把冰激凌递过来,迫不及待的小姑娘立马咬了一口。

  冰冰凉凉的感觉在嘴里化开,热气一扫而空,酸甜的草莓和冰激凌绵滑的口感混合在一起,好吃得小姑娘眼睛都满足的眯了起来。

  “咋样?”余下六人眼巴巴的问。

  小姑娘嘴里嗯嗯嗯的哼唧着,根本舍不得说话。

  同行之人看得忍不住了,咽着口水自己冲上去买了一个蓝色的。

  顿时,冰激凌店铺前,又多了一个只会嗯嗯嗯的修士。

  很快,七人人手一个冰激凌,满怀期待的来到了云鹤职业技术学院的九层大楼前。

  “九层楼,都有多宝阁那么高了!”几人惊叹道。

  不过这一路走来,也见识了几分神龙村的奇异,这会儿再看到这九层大楼,也只是小小惊讶一下而已。

  瞧见一楼大厅里有很多人,七人走了进去,然后就被那多达三十种的职业选项给弄懵了。

  基本灵稻种植技术、丹霞宗独门制药技艺、低阶灵药种植、花艺园艺、土木建设、器宗顶级陶艺教学、烘焙、膳食、五行法术初级班......

本文标签:S对M每天要做的事情

上一篇:校园H含着粉嫩小奶头(我下面痒)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硕大狠狠的嵌入她的宫口h|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