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捏住小核求饶哭喊|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2022-05-05 17:18:3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兰若溪双手紧握在胸口,美眸紧盯着被困在阵法里的林风,脸上也尽是担忧的表情。

  她万万想不到,公孙怀廉已经成为了一名宗师级的阵法师,虽然林风也是宗师级的阵法师,但此刻他已

兰若溪双手紧握在胸口,美眸紧盯着被困在阵法里的林风,脸上也尽是担忧的表情。

  她万万想不到,公孙怀廉已经成为了一名宗师级的阵法师,虽然林风也是宗师级的阵法师,但此刻他已经被困在了阵法里,所以兰若溪自然也在为林风感到担忧。

  也许是看到了林风狼狈不堪的样子,甚至在公孙怀廉的侮辱戏弄之下,随时都有丧命的危险。

  于是兰若溪咬了咬嘴唇,然后便转身对着一名红裙女子说道:“墨璃长老,你能不能……救救他?”

  在兰若溪身后的一把椅子上,坐着一名成熟妩媚的红裙女子,由于她的年轮命气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着,所以就看不出她的具体年龄。

  不过,她那张倾城绝世的容颜,比兰若溪还要美艳三分,相信任何男人只要看上一眼,绝对会如痴如醉,可是当目光移开之后,又会立马忘记她的容颜!

  她就这么安静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什么气场,就像是一株静静开放的空谷幽兰,可是她的身上,又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气质,让人忍不住想要去膜拜。

  除此之外,女人被红裙紧紧裹住的腰肢,简直就细若柳条,腰肢往上则是波澜壮阔的资本,腰肢往下则是浑圆肥硕的曲线,煞是夺人眼球啊!

  这是一个尤物,绝对是任何男人都想要拥有的尤物!

  若是林风在此,必定能认出这个女子,因为她就是被林风走了一次后门的女人,一条赤练蛇妖,已经成功渡过了天劫的墨璃!

  “唰!”

  只见墨璃的丹凤眼突然睁开,美眸之中闪烁着一股凌厉之色,然后她又将目光落在了兰若溪的身上问道:“若溪妹妹,你跟他已经行过房了吧?”

  兰若溪闻言微微一愣,然后便下意识否认道:“没……没有!墨璃长老……你说什么呢?”

  “哼!你以为你重新点上的守宫砂,就能骗得了我?”墨璃冷哼了一声,倾城绝世的容颜也变得寒冷了起来。

  “不……不是他,不是他……”兰若溪本能的想隐瞒自己与林风的关系,可是在墨璃面前,她说话的底气却是越来越不足。

  “那是谁?”墨璃步步紧逼道。

  “是……是……墨璃长老,你就别问了……”兰若溪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脑袋完全乱成了一片。

  “哼!天下男人,皆是薄情寡义之辈,既然他敢骗取你的身子,那我这就去要了他的小命!”墨璃眼睛一眯,身上也散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杀意。

  “不……不要!”

  兰若溪本想着求墨璃去救林风的,没想到弄巧成拙,反而激起了墨璃的杀心,也是在这一刻,兰若溪才猛然反应了过来,墨璃与林风之间本来就有恩怨,而且墨璃还一直在通缉林风。

  怎么把这件事给忘了呢?

  刚才只顾着担忧林风的安慰,完全忘了墨璃也是林风的仇人,怎么能求林风的仇人去救林风呢?估计墨璃现在巴不得林风死在公孙怀廉的手里吧?

  眼看墨璃就要起身,兰若溪在焦急之下,只能一把抱住了墨璃的腰肢,并且还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墨璃长老,我求求你饶了他吧!你若是杀了他,我……我也不愿意活了!”

  被兰若溪抱住的墨璃,柳眉顿时一竖,只见她冷冷的对着兰若溪说道:“想要我饶他一命?也不是不行……但是,你和他之间,只能活一个!”

  本以为这样会为难住兰若溪,可是墨璃万万想不到,兰若溪竟然毫不犹豫的回答道:“那你就杀了我吧!”

  “你……”墨璃顿时被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也许是感受到墨璃身上的杀气并没消退,兰若溪咬了咬嘴唇,然后抬起手掌就轰向了自己的天灵盖,似乎是想用自己的性命去换林风一命。

  “啪!”

  谁知道墨璃闪电般的出手,直接抓住了兰若溪的手腕,并且还将她掌中的神玄真气,全部都化解了开来。

  “唉!”

  一道幽幽的叹息声传入了兰若溪的耳中,紧接着,墨璃就一脸复杂的看向了兰若溪问道:“你真的愿意为他去死么?”

  “他……他曾经两次救过我的性命,我的命……早就是他的了!”兰若溪一脸决然的说道。

  “呵呵,那他呢?他也愿意为你去死吗?”墨璃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嘲讽之色。

  “不管他愿不愿意为我而死,既然这辈子认定了他就是我的男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无论天涯海角,我都要跟他在一起,哪怕是为他而死,我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

  听着兰若溪发自肺腑之言,墨璃突然愣住了,只见她的美眸变得复杂了起来,很快就失去了焦距,似乎带着一股追忆,回想起了什么往事。

  什么是爱情?

  爱情是长时间慢慢培养出来的?还是在一瞬间碰撞擦出来的火花?

  兰若溪就是一只飞蛾,只为了这一瞬间碰撞而擦出来的火花,就像飞蛾扑火一样,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爱情。

  可是墨璃自己呢?

  她又何尝不是一只飞蛾?

  只因为与林风发生了一次亲密的接触,而且当时还是林风用的强,甚至走的还是后门,可墨璃的心里还是有了林风的影子。

  不止如此,原本有婚约在身的墨璃,果断悔掉了这门亲事,并且从万里之外的聚灵星,一路追踪林风的气息,最后来到了这颗偏远的紫微星。

  可是,林风的气息却突然消散了,就好像死了一样,生命气息彻底消散在了天地间。

  不甘心的墨璃,始终不愿相信林风已经死了,于是她把整颗紫微星都搜寻了一遍,甚至还加入了炼丹师协会,利用协会强大的势力去寻找林风……

  此刻,墨璃在接引宝船上突然遇到了林风,那种措不及防的感觉,自然无法用言语来进行描述,欣喜、激动、怨恨、愤怒、生气、迷茫……甚至还有一丝莫名的心慌!

  为什么会心慌?

  因为林风的身边跟着一个漂亮女人,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与墨璃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兰若溪!

  看着兰若溪一副愿意为林风去死的决然态度,墨璃的心里顿时涌现出了一股难言的复杂感觉。

  这个混蛋!

  吃干抹净之后,提起裤子就跑路了,害的老娘千里迢迢跑来寻人,好不容易找到了这个混蛋,却没想到这家伙却搂着新欢在亲亲我我、甜甜蜜蜜。

  果然,男人还真没一个是好东西!

  “墨璃长老,我从来没有求过你什么事情,如果……如果你真当我是你的妹妹,那妹妹我今天就求你一次,求你救救林风吧!我可以拿自己的命去换他的命!”

  也许是看到墨璃陷入了沉默之中,不甘心的兰若溪又哀求起她来了,而且她还搬出了姐妹感情,甚至不惜用自己的性命去换林风的命。

  “唉!”

  只见墨璃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满脸复杂的看向了兰若溪说道:“若溪,你这是当局者迷,看不清现场的情况,虽然那个混蛋好像很狼狈的样子,但是他的阵法水平,绝对要在公孙怀廉之上!”

  “啊?”兰若溪愣住了。

  “你自己认真看看,他可有伤到半根寒毛?这小子故意示敌以弱,实则上是在麻痹公孙怀廉,暗中却在悄然布阵,意图谋取公孙怀廉的布阵罗盘!这混蛋,就是一只狡猾无耻小狐狸!”

  墨璃现在可是超越神玄的强者,虽然她此刻还坐在房间里,但是外面的情况却了如指掌,而且她一早就看穿了林风的意图。

  “啊?真的吗?”兰若溪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欣喜之色,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墨璃都已经发话了,她自然也就安心了下来。

  “哼!不需要片刻的时间,这小子就能反客为主,然后利用阵法将公孙怀廉给反制住!”

  墨璃的语气很冷,脸上也是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实则上她藏在袖子里的手,已经在不知不觉间捏紧了。

  “轰轰轰……”

  接引宝船外的战场上,公孙怀廉依然在采取羞辱性的攻击,如同猫戏老鼠一般,用阵法玩弄着林风,时而还放声狂妄大笑,甚至还用语言去羞辱林风。

  “老夫的耐心是有限的!小子,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只要你跪下来磕头道歉,然后乖乖交出储物戒指,老夫必定还能饶你一命!”

  正在狼狈逃窜的林风,眼珠突然一转,然后假装咬牙切齿的怒骂道:“公孙怀廉,你既然要抢夺我的储物戒指,那么我也告诉你,你最好别落在我的手里!否则我也会抢光你身上的法宝!”

  “哈哈!小子,口气倒是很大啊!有本事尽管从老夫手上来拿,无论你拿到哪件法宝,就当是老夫送给你的了!还有,别当个缩头乌龟啊!赶紧使出你的手段来破阵吧!”

  公孙怀廉除了要羞辱林风之外,他还想逼迫林风使出自己的绝招,然后就可以从林风的绝招之中,直接推测他的身份背景。

  所以,为了激林风一把,公孙怀廉居然大手一挥,直接将储物戒指里的各种法宝武器全都撒了出来。

  这些法宝武器很快就落在了阵法的每一个角落里,而且每一件法宝武器都在闪闪发光,看起来极具诱或力!

  这一刻,林风突然笑了。

  他很想忍住笑意,可是实在忍不了了,所以才笑了出来。

  按照林风的打算,他本来还只是想抢夺公孙怀廉的布阵罗盘,谁知道公孙怀廉这个老匹夫实在是太狂妄自大了,他仗着自己是宗师级的阵法师,居然连储物戒指里的法宝都拿了出来。

  既然这样,林风也不算跟公孙怀廉客气什么了,今日就为他好好上一课吧!让他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嘎嘎!

 文学

大海之上,阵法之中。

  林风一眼望过去,周围尽是极品的丹药、矿石、灵石、药材,甚至还有十多件地级上品的法宝和武器,除此之外,还有无数的玄地级下品法宝,更是眼花缭乱的飘浮在四周。

  看到如此多的法宝撒在了阵法之中,别说是林风了,就连接引宝船上面围观的强者们,也全都看的双眼放光,口水直流。

  这些宝物距离林风实在太近了,仿佛只要林风一伸手,就能将这些宝物全都收进储物戒指。

  但是别忘了,林风此刻还身处公孙怀廉的阵法之中,只要他敢随便踏出一步,必定会遭到阵法无情的攻击!

  “公孙怀廉,你可是炼丹师协会的副会长,而且还是公孙家族的长老,应该不会言而无信吧?我拿到哪件宝物,你就将哪件宝物送给我?”

  林风故意大声的对着公孙怀廉说话,目的就是让自己的声音传到接引宝船之上,然后让所有人围观的人都听见,也算是让他们做一个见证。

  按照演戏的步骤来说,林风这个时候,必须要装出一副贪婪的样子,才能更好的迷惑公孙怀廉。

  但是,林风实在是忍不住了,而且他之前都已经笑场了,实在是装不下去了,再装的话,他自己都感觉鸡皮疙瘩要掉落一地了。

  “没错!无论你拿到哪一件宝物,老夫就将该宝物直接送给你,就算你把这些宝物都拿光了,也是你的本事!废话少说,赶紧使出来你的本事来拿吧!”

  公孙怀廉自信的有点过头了,他断定林风破不了他的阵法,所以才会如此的大方,如果让他知道林风也是一位宗师级的阵法师,不知道他还敢不敢说出这番狂妄自大的话来呢?

  “我不信!你要是反悔怎么办?”林风的眼睛眯了起来。

  “老夫身为紫微星炼丹师协会的副会长,说话自然是一言九鼎的,况且今日当着如此多人的面前,难道我还会骗你个后生晚辈吗?你若真有本事,就尽管来拿吧!”

  “好,就等你这句话了!”

  林风已经急不可待了,只见他立马掐动了一个法诀,下一秒钟,整个阵法就亮起了一层淡淡的血光。

  “唰!”

  血光现,血雾起,血红色的法印从天而降,并且在一瞬间就将公孙怀廉的阵法给包裹了起来。

  “这……这是……”

  狂笑中的公孙怀廉,突然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就好像嘴巴里飞进去了一只苍蝇,声音也戛然而止。

  这一刻,公孙怀廉清楚地感应到,自己居然失去了对阵法的掌控,无论他怎么催动手里的布阵罗盘,自己布置的阵法居然一点反应也没有。

  猛然一惊之下,公孙怀廉立马朝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阵眼走了过去,他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阻断了他与阵法之间的联系。

  可是,就在他刚刚踏出一步的时候,就像是触动了某个机关一样,眼前的场景突然一变,紧接着,无数的风刃、冰刀、藤蔓、雷电等等,全都朝着他齐齐涌来!

  在这个熟悉的阵法里,公孙怀廉居然感到了陌生,甚至心头还浮现出了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怎么可能?”公孙怀廉彻底愣住了。

  ……

  同一时间段,站在接引宝船上围观的众人,只觉得原本透明的阵法,突然变幻了一阵,紧接着,他们就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了。

  于是大伙纷纷展开了神识,想要探入阵法中一看究竟,可是神识才刚刚接触阵法,就被猛然弹开了。

  这一刻,不少人都认为是公孙怀廉失去了耐心,并且准备对林风下手了,毕竟长辈欺负小辈,吃相有点难看,所以遮挡着不让大家看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不过,有一小部分高手却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劲,可是到底哪里不对劲,他们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是武者强大的灵觉,让他们浮现出了一些不祥的预感。

  果然不出所料,大约一分钟后,血雾弥漫的阵法之中却传来了公孙怀廉愤怒的咆哮声:“啊啊啊!小子,你敢?”

  紧接着,阵法里有传来了林风的大笑声:“我有什么不敢的?这不是你说的吗?只要我有本事,尽管去拿啊!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

  阵法之中。

  只见林风大手一挥,而那些散落在四周的法宝,全都飞到了他的身边,并且还在一瞬间就被收入到了储物戒指之中。

  地级上品的法宝有十二件,每一件都值十万极品灵石,总共价值一百二十万极品灵石!

  地级下品和中品的法宝有几十件,其价值绝对不会低于一百万极品灵石!

  至于剩下的丹药、灵石、药材、矿石等等,加起来的话,价值也不是低于一百万极品灵石!

  也就是说,林风这么大手一挥,直接给自己带来了三百万以上极品灵石的财富!

  但是,这些都不足以让林风兴奋,因为林风看中的那个天级下品布阵罗盘,它才是所有宝物里最珍贵的存在,其价值最少也不会低于三百万极品灵石。

  没错!

  公孙怀廉这块布阵罗盘,是在一次大型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宝贝,当时在公孙家族的全力支持之下,公孙怀廉足足花了五百万极品灵石,才将这件宝贝拍到了手。

  可是,如今这块布阵罗盘却易主了,而它的新主人就是林风,正所谓宝刀配英雄,这块布阵罗盘跟了林风之后,相信它一定会大放光彩!

  “咦,这是……化灵法宝?”

  正在清点战利品的林风,突然发现了一个宝葫芦,而且这个宝葫芦还是不一般的化灵法宝,里面的空间也比林风的化灵瓶足足大了十倍以上。

  可就在林风打开这个宝葫芦的时候,却猛然发现,里面竟然装有将近一千五百万极品灵石所化的天地灵液!

  “哇哇哇!我擦!发财了!”

  这一刻,林风忍不住大呼小叫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如此不起眼的宝葫芦之中,居然装着如此多的天地灵液,这些天地灵液,完全可以包养一万名神玄三重境的女武者了!

  不!

  不止一万名!

  如果讲讲价钱的话,也许能包养两万名甚至三万名神玄境的女武者!

  与此同时,林风也不禁猜测,这些天地灵液应该不是公孙怀廉的私房钱,很有可能是公孙家族的公款,是公孙家族准备在这场通天拍卖会上动用的资金!

  我去!

  一千五百万极品灵石啊!

  这场拍卖会到底有什么宝物出现?到底是什么宝物,能值一千五百万极品灵石?

  “给我破!”

  也许是看到林风把宝葫芦也收进了储物戒指,公孙怀廉顿时就急了,甚至都要气疯了。

  那可是公孙家族准备在拍卖会上动用的资金,如果就这么被林风抢走的话,他又该如何向整个家族进行交代呢?把他自己卖了也赔不起啊!

  “轰!”

  只见气急败坏的公孙怀廉,直接运转十成的功力,瞬间就斩出了一道几十丈长的剑气,似乎是想强行破开林风的阵法。

  可是在一声巨响之后,阵法安然无恙,反倒是公孙怀廉被强大的反震力给弹了回去。

  “哈哈!没有用的!你送给我的东西,我就全收了!对了,还有你的布阵罗盘!”林风哈哈大笑了起来。

  “啊啊啊!小子,我要杀了你!”

  公孙怀廉的眼睛都变红了,只见他再次催动全身的神玄真气,然后又提着武器攻向了林风的阵法。

  “唰!”

  林风见公孙怀廉狗急跳墙了,于是他将化灵瓶内所有的天地灵液都倒了出来,并且用这些灵液去补充阵法、加固阵法。

  林风现在已经有了化灵宝葫芦,而且里面还有一千五百万极品灵石所化的天地灵液,所以,他原本的化灵瓶中的五千多极品灵液,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有钱了,自然也就大方了,林风这五千多极品天地灵液扔出来之后,足够公孙怀廉在阵法里折腾一个时辰以上了!

  接下来,林风掏出公孙怀廉的布阵罗盘,然后想把公孙怀廉留下的神识烙印给抹除掉,最后让布阵罗盘重新认主。

  这个倒是简单,只见林风屈指一弹,一缕混沌之火射入了罗盘之中,并且在一瞬间就焚毁了公孙怀廉的神识烙印。

  紧接着,林风又以极快的速度,在布阵罗盘之中留下了自己的神识烙印。

  这一刻,布阵罗盘正式易主,只见林风神念一动,布阵罗盘如同他身体的一部分,直接化作了十道流光,并且飞射到阵法的十个阵眼之上。

  与此同时,林风的阵法又坚固了几分,因为有了核心防御罩,公孙怀廉想要破掉此阵的话,就必须先打破布阵罗盘!

  “混蛋!你居然敢抢夺我布阵罗盘!小子,我和你之间的仇恨,不死不休!不死不休!”

  公孙怀廉已经感受到了,他留在布阵罗盘里的神识烙印已经被毁去,同时也知道布阵罗盘被林风掌控了,所以他才会叫的如此歇斯底里。

  “哈哈!欢迎你随时来找我报仇!不过,你还是先破掉我的阵法吧?尊敬的阵法宗师,我们的公孙副会长大人!”林风畅快的大笑了起来。

  林风并没有对公孙怀廉痛下杀手,因为在众目睽睽之下,他也不敢把此事做的太绝。

  抢夺公孙怀廉的法宝,已经是极限了,如果再去杀人的话,估计整个炼丹师协会还有公孙家族,都不会轻易放过林风!

  不过话说回来,这一次的收获,还真是蛮大的。

本文标签: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上一篇:硕大狠狠的嵌入她的宫口h|特种兵的又粗又大好爽H

下一篇: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硕大耸动白浊吞精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