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硕大耸动白浊吞精

2022-05-05 17:25:0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半晌,敲击声戛然而止。

  “大功告成!”

  王旭兴奋地差点要喊出声来,可是生怕惊扰了母亲还是抑制住了叫喊。

  “先来测试测试效果……&

半晌,敲击声戛然而止。

  “大功告成!”

  王旭兴奋地差点要喊出声来,可是生怕惊扰了母亲还是抑制住了叫喊。

  “先来测试测试效果……”

  王旭连忙创造了一个全新的虚拟机,并在虚拟机上安全了全家桶。

  360,金山毒霸,腾讯管家,2345,鲁大师……等等几乎市面上可见的杀毒软件全都来了一套,逐个测试。

  很快,测试结果就出来了。

  市面上的任何一款病毒安全软件都被骗过去了。

  “舒服,这几天没白忙活!”

  王旭继续进行各种测试,直勾勾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各种数据信息,同时为了避免新型病毒被察觉,又简单的编写一个程序套壳上去。

  电脑测试结束就用手机测试,王旭把抽屉打开,拿出来了自己已经不用的手机,足足六台,各种品牌都有,全部都开始更新到最新的版本进行测试。

  折腾了大概半个小时,不仅应用市场完全可以跳过检测步骤,就连手机安全模块也没有任何的识别。

  那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太简单了。

  王旭森然一笑,移动着鼠标,果断点击了发送按钮。

  ……

  反诈专局。

  “嗯!?”

  正在盯梢的民警突然发现情况不太对劲。

  他此时也在通过后台渗透的方式监控着某组员的电脑,突然间信号就被切断了,退回到了自己的电脑桌面上。

  “怎么回事!?”

  民警赶紧重新建立起链接,却发现怎么也没办法建立起联系了。

  “难道是被对方的技术人员发现了?”

  “不应该啊!我这都已经监视好几天了,而且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怎么会突然断开的?”

  可现实情况是,不仅仅这一位民警的连接被切断了,还有好多民警的连接也被切断了。

  这情况就极为诡异了!

  因为每个民警分管的对象都不同,而且压根就不是同一个诈骗团伙的!

  几乎是就是在同一时间段,分布于柬寨这个区域的多达十八个诈骗团伙的后台都无法再次渗透。

  反诈专局这边第一时间进行了情况分析。

  “这种情况太过于反常……”

  “按理来说这么多团伙不应该会有任何联系的,怎么会不约而同地出现这种情况!?”

  “他们用的后台都不一样的!”

  “总不可能这十八个团伙找的都是同一个技术人员吧?”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这突然而来的情况就整得他们一头雾水,完全摸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经过几次讨论也没讨论个所以然来,没办法,只能尝试着强行攻破,看看能不能抢回控制权。

  这会儿自然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但诡异的是,十八般武艺都甩出来了,愣是连个口子都钻不进去,全部被对方给挡住了,而且是第一时间就被察觉给堵了路。

  “见鬼了!?”

  “现在搞诈骗的都请这么厉害的技术员了!?”

  “这几乎是铜墙铁壁啊!根本钻都钻不进去!”

  一种民警聚在一块纷纷吐槽。

  就有点想不通。

  有这本事了还做什么电信诈骗,随便来个互联网公司,有的是高薪聘请。

  就在这时候,其中一位民警忽然神色古怪地说道:“我觉着……好像是对方中病毒了……”

  “哈!?”

  众人不免愣神。

  “这也说不通啊!怎么可能所有电脑一夜之间全部中病毒了!?而且这可是十八个诈骗团伙,都不在一个地方,而且互相之间也没什么联系……”

  倒是那提出假设问题的民警沉思片刻:“那如果是传染式病毒呢?”

  “这不更离谱!?如果真是传染式病毒,那应该是那一整片区域都可能遭受到传染,那牵连的可不仅仅只是诈骗团伙,包括平民老百姓也得遭殃……”

  “更何况,这些人电脑上都有专门的杀毒软件,传染式病毒一般情况下都会拦截下来……”

  “卧槽!”

  就在这时候,另一处的民警突然发出了惊愕之声。

  “怎么了!?”

  “你们快过来看看啊!”

  “我刚才在外网,发现有柬寨地区的网民发了视频,就尼玛离谱!”

  所有的民警闻风赶去,来到了电脑跟前,上面是油管的视频,一个人正拿着手机拍着电脑,而电脑上却是一阵黑屏。

  黑屏上用代码组成了一段文字。

  一时间,整个反诈专局办公室的人全都一脸惊愕!

  不仅如此,油管上不过十分钟的时间之内,就要多达上百条视频,全都是电脑黑屏,上面就印着一段中文。

  “你下载国家反诈APP了么?”

  短短一日,油管上的相关视频直接爆炸。

  几乎是一夜之间,一款被命名为“反诈”的病毒瞬间席卷了柬寨大量区域,疯狂传播,但凡受到攻击的电脑短时间之内就会陷入黑屏状态,显示一段中文之后,十分钟内就会恢复正常。

  并没有任何数据失窃,但却导致多个地区陷入了一段时间的网络信息停滞。

  不仅仅是油管,国内各大平台的自媒体们也是一瞬间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第一时间争相报道,各种噱头和标题横空出世。

  《史上最强国产病毒——“反诈”》

  《“反诈”作者到底是谁?是国人么?》

  《震惊!柬寨数百万人的电脑一夜之间全部黑屏》

  就在各大媒体狂嗨之时,这一件事情也瞬间惊动了反诈,公安机关等等各单位的重视,同时也惊动了各大网络巨头的重视。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普通人看到的只是国人牛批哄哄,感觉国人在网络这一块再次硬气起来了,以后有多了一份饭后谈资。

  各大网络巨头看到的是资本,毕竟一个传染式病毒竟然能够跳过他们的安全检测直接进行感染,制作“反诈”病毒的作者可见相关技术到底有多么恐怖,如果能拉拢到麾下,必然又是钱途一片光明。

  公安机关看到的是安全。

  毕竟这种病毒虽然不具备攻击性,没有造成经济损失,可间接的经济损失还是十分恐怖的,毕竟十分钟的网络停滞,一旦进入国内,必将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甚至引起恐慌。

  动静闹得太大,不得不立案侦查。

  另一边,相关的技术人员正在着手对该病毒实施破解,以防不测。

  不仅仅是国内,这一件事情在国外也掀起了惊涛骇浪。

  毕竟“反诈”的传染性实在是过于可怕,距离上次病毒泛滥都已经是数十年前的事情,现在的网络安全已经开发到相当完善的程度,可即便如此,“反诈”病毒也能够感染,着实过于可怕!

  如果“反诈”病毒携带攻击性呢!?

  这一时间段,所有人都在想方设法地去攻破“反诈”病毒。

  而反诈总局这边已经第一时间提取到了‘反诈’病毒的样本,并尝试着获取源代码进行解析。

  “这……这有点离谱啊!”

  “何止是离谱,创造出来这个病毒的家伙简直就是天才!”

  “竟然自己摸索出来了一套可变性的伪装!”

  几个技术专员一边尝试着破解,一边满脸惊骇。

  “只要我一尝试攻击它就会自己变化!”

  “这个更离谱,我刚攻击就全乱码了!”

  “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可变性伪装不是理论上的东西么?到底这人怎么实现的!?”

  ……

  次日晨练之时。

  陈楚刚到,王旭就赶紧走了上来,脸上满是慌张:“老,老陈,我好像闯大祸了!”

  “嗯!?”陈楚一愣,看见王旭那模样不像是开玩笑,就先让汪乐邦带着其他人去晨练,自己则是把王旭带到了一边,皱眉道:“说吧!闯什么祸了?”

  “我前两天不是套了一个骗子么?”

  “嗯,然后?”

  “然后我就偷偷往他电脑里面扔了个病毒,想着耍一耍他……”

  陈楚没好气地说道:“然后你就把他电脑给黑了?”

  “对,结果一不小心病毒就扩散了……”

  “唔,境外的诈骗团伙吧?”陈楚摆了摆手:“没事,黑了就黑了,没多大影响,他们也没胆子跑回来找你麻烦。”

  “我原本以为是这样的结果,可是,我没想到那些家伙那么SB,就明知道是病毒还把病毒给传出去了……”王旭都快哭出来了:“昨晚上我那病毒一下子感染了八十万台电脑,而且这个数据还在往上涨,今天早上一看穿回来的数据显示都三百多万台电脑了……”

  陈楚一个趔趄,差点没栽倒在地上。

 文学

“老陈,怎么办啊!?”王旭站在陈楚身边,急得不行。

  “你给我老实待着!”陈楚冷哼一声,赶紧在手机上搜索起来看看有没有相关的消息。

  “反诈”病毒,一夜之间席卷柬寨,正在疯狂扩散之中。

  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

  陈楚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恨不得抽王旭一大耳光子。

  “我早让你别胡闹!”陈楚怒得都忍不住吼出声来:“你这可是真闯了大祸了!”

  陈楚这一吼声瞬间引来了汪乐邦等人的注视。

  王旭吓得一时间都不敢吭声了。

  陈楚额头上也不由得冒出了几分冷汗。

  因为王旭这一胡闹,使得柬寨那边间接经济损失高达数千万元了。

  这可不是小事情,公安机关甚至都已经发出了通告,立案侦查,劝犯罪嫌疑人主动自首。

  一旦立案,这性质可不一样了!

  严重的,可能涉及国际外交问题了。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得看公安机关什么态度。

  陈楚深吸了一口气,沉声问道:“病毒源代码在那里!?”

  “我已经拷贝下来了……”王旭赶紧从包里面拿出来了一个U盘道:“这就是源代码和变种的代码。”

  “等着,我现在去跟学校要个假!”

  “哦,哦!”

  陈楚赶紧该请假请假,该让老师代课就让老师代课,忙活完了这一切,带着汪乐邦就来到了学校附近的地下停车场等着。

  “老陈,你,你要带我去自首么?”王旭这会儿是彻底慌了:“我要是被抓了,我妈可怎么办啊!?”

  “你现在知道后悔了!?”陈楚也是被王旭气得胸口起伏不定:“现在后悔有个屁用!少废话,老实待着!”

  迟早被你这家伙气死!

  陈楚瞪了一眼徐天昊,一边忙着打电话。

  半晌,电话终于接通了。

  “小陈,你这电话怎么打到我这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孙国明疑惑的声音。“孙局,这不是你说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就联系你么?”陈楚尽可能地平复着自己的语气道:“我这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向你汇报!”

  “嗯,行,我让人过去接你。”

  “好,好……”

  陈楚挂了电话,冷着脸望着王旭。

  王旭一脸的慌张:“老,老陈,你给谁打电话啊?”

  “别问!一问我就想抽你!”

  王旭赶紧闭上了嘴巴。

  陈楚深吸了一口气,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但总归是得试一试。

  如果直接带着王旭去自首的话,也不知道公安机关会如何处理。

  交给自己人,总归是安心一些,而且也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真是……早知道就不该教这家伙了!

  【姓名】:王旭

  【性别】:男

  【年龄】:15

  【德行】:57

  【智力】:55

  【体力】:51

  【审美】:49

  【状态】:厌恶学习;

  程序领域(王旭专属特殊状态,该状态下,程序代码等相关技术掌握理解速度提升1000%,持续时间未知);

  超凡技巧(王旭专属特殊状态,该状态下,程序代码等相关技术操作技巧与能力提升1000%,持续时间未知)

  【恶习】:忽略不计

  【天赋】:S级程序(已激活)

  【学习效率】:-104%

  【综合评价】: C(↑)

  怕什么来什么!

  早就提醒王旭这里面的水很深把握不住。

  把握住了就很行,把握不住就很刑。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说了多少遍就是不听!

  陈楚气得是说不出话来,一旁的王旭就是耷拉着脑袋怕得不敢说话。

  没多久,熟悉的车来了。

  接人的是冯远,这一下车瞧见陈楚领着王旭,就忍不住楞了一下:“这……这怎么回事?不是说你有重要的情报么?”

  “冯哥,这就是重要的情报。”陈楚极为无奈地指了指王旭:“嗯,具体的消息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唔……好。”冯远倒是没多问,陈楚随后就拉着王旭上了车。

  王旭也不知道要去哪儿,脸上依旧满是慌张。

  可惜这里没徐天昊,陈楚的心情一时半会儿也静不下来。

  “所以,你真把理论上的可变性伪装实现了?”

  “嗯……”王旭颔首。

  “你……你……”

  陈楚憋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S级程序的确已经超出了认知。

  陈楚之前使用模仿的时候也记住了这可变性伪装的理论,大概的原理也知道,可问题是这东西仅存于理论之中,就像是赋予了一个病毒生命,让它自己学会伪装和变异。

  就目前的技术手段而言压根是不可能实现的。

  “你怎么做到的?说简单点,最好举个例子……”

  嗯,我怕复杂了我现在也听不懂。

  “就是给了它一个学习机制,让它自己去学习。”王旭低着头,声音小心翼翼地道:“大概花了两天时间,崩溃了我二十多个服务器才弄出来的。”

  “……”

  “能控制么?”

  “不能……”

  也对,如果能控制这小子肯定还在家里面偷着嘚瑟呢!哪还会慌成这个鸟样!?

  还好虽然不能控制,但是能阻止,只要公开源代码和变种代码,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说话的功夫,车子已经停了下来。

  听见了敲车窗的声音,陈楚才带着王旭从车里走了下来。

  “什么都别问,也不要随便乱看,跟着我走就行。”

  “哦,哦……”

  这一路上王旭瞧见了一堆身着制服的人,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老,老陈,你……”

  陈楚眼睛一瞪,王旭赶紧闭上嘴巴:“好,好,我不问了。”

  好家伙!我直呼好家伙!

  万万没想到,班主任竟然是国安的!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特工!?

  对,对,这一切解释不就清楚了么?

  我就说这家伙咋啥都会,而且还玩得那么牛批!

  陈楚带着王旭一路来到了六楼,敲了敲门。

  “进来!”

  陈楚连忙推开门带着王旭走了进去。

  “小陈……嗯?这……这谁!?”

  孙国明一抬头,有些懵逼地望向了王旭。

  “我一个学生,嗯……这个……我一时半会儿也解释不清楚,局长,这事情你听说了没有?”

  陈楚拿出手机翻开了‘反诈’病毒的新闻,递给了孙国明。

  孙国明扫了一眼新闻,瞅了一眼王旭,旋即陷入了沉默。

  “你不会是要告诉我,这个一夜之间席卷了整个柬寨的病毒,就是你这个学生搞出来的吧?”

  “是。”陈楚立刻将U盘递到了孙国明的桌上:“孙局,这里面就是病毒的源代码和变种代码。”

  孙国明拿起了U盘,又看了一眼满脸透着青涩稚嫩的王旭,又忍不住瞧了一眼陈楚。

  所以……为啥你这个老师离谱就算了,你这个学生比你更离谱!?

  “这个……”孙国明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抬头望了一眼陈楚才道:“你带他来什么意思?”

  “孙局,他有这方面的天赋,而且……”陈楚扫了一眼U盘:“是顶级天赋!”

  “我不希望他这么优秀的人才出事,而且他认罪态度也极好……孙局,他还是未成年,就……”陈楚迟疑片刻:“能不能由您亲自出面,尽量争取宽大处理。”

  孙国明坐在了椅子上,打量了半天手上的U盘。

  “小伙子,叫什么名字?”

  王旭赶忙应道:“王,王旭。”

  孙国明皱眉道:“挺有能耐,闯出这么大的祸来,你今天要是不主动把这东西交上来,再过几天就可能上升成国际问题了,甚至别有用心的国家还会以这个为借口,攻击我们国家,到时候又会坐实他们所谓的华夏威胁论,后果……大概是你这辈子牢底坐穿,可不管你年纪多大。”

  王旭吓得不敢说话了,脸色都是苍白的。

  “孙局,这事情有没有转机?”

  “这个我可拿不了主意,关系重大!”孙国明连忙起身,整了整制服,戴上了帽子:“我尽力争取。”

  “是,谢谢孙局。”

  “没有消息之前什么地方都不准去,就在办公室里面等着,我会让人送饭的。”

  “好,好。”

  有了孙国明这一句话,陈楚总算是放松了几分。

  坐在了沙发上,陈楚也不由得躺了一会儿。

  “老……老陈……”

  “让我休息一会儿,对了……”陈楚赶忙交代道:“不管什么人问起,你就说你自己喜欢去学的,千万不准说是我教的!”

  王旭赶忙颔首:“哦,哦……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牵连你的!”

  “还算你小子有点良心!”

本文标签:在镜头里被cao翻了H

上一篇:捏住小核求饶哭喊|按摩师给了我7次高潮

下一篇:扒开两片肥厚的肉唇|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