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女出嫁前要戴玉势h)全章节阅读

2022-05-05 18:18:0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散了宴会,李令月一家人回到内殿,彼此聊着家常。武易凰又听了两位娘亲的教导,想到今日之事,她唇角一挑,对着上官婉儿便拜了下去,改口唤道:“女儿见过上官才淑。两位娘亲今日

散了宴会,李令月一家人回到内殿,彼此聊着家常。武易凰又听了两位娘亲的教导,想到今日之事,她唇角一挑,对着上官婉儿便拜了下去,改口唤道:“女儿见过上官才淑。两位娘亲今日辛苦,还请早些歇息,玄儿便告退了。”
  
      这个鬼灵精。上官婉儿不禁哑然,亲手扶她起身,在那光洁的额头一点,嗔道:“鬼丫头,今日你也累了,快回去歇息吧。”
  
      “是,玄儿告退,不打扰两位娘亲歇息。”促狭笑着,武易凰边说边往后退。
  
      李令月抬起食指点她,同婉儿笑骂道:“这个死丫头。”
  
      能对当今圣上这般戏弄,武易凰也算是第二人,她自幼被李令月二人宠大,自然无甚畏惧,行到门边,还不忘趴着门扉,对两位娘亲吐吐舌头。
  
      李令月摇头苦笑,存了揶揄的心思,忽而敛了笑意,正色道:“回来。”
  
      武易凰微怔,身子稍稍颤颤,躲在门口偷偷瞧两位娘亲的神色,见两人正襟危坐,皆是一副正经模样,心里不由彷徨:难道她真惹到两位娘亲了?小嘴一扁,她哭丧着脸不情不愿地走了进来,也不敢走近,就着门口僵僵站着,怯生生地瞧着两人,试探着问:“阿娘还有何吩咐?”
  
      李令月哼了声,“站这么远作甚,朕又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过来。”
  
      啧,称呼都变了。看来是凶多吉少。武易凰挪着步子缓缓迈了过去,她见李令月对她招手,讪讪笑笑,一溜身躲到上官婉儿身侧,揽着婉儿胳膊怯懦地唤着,“上官娘亲。”
  
      “莫怕,你娘亲仅是有事要吩咐。”上官婉儿抚了抚女儿的头,柔声笑道。武易凰舒了口气,冲着母亲讨好道:“不知阿娘有何吩咐?”
  
      李令月见女儿依着婉儿,不亲近自己,面色依然紧绷着,“明日突厥的阿史那将军回来,你去城口迎一下。”
  
      “是。”武易凰乖巧应着,又扒着上官婉儿的臂膀问,“两位娘亲没什么吩咐了吧?若是没事,玄儿就告退了。”
  
      李令月淡淡觑她,武易凰看着心颤又摇了摇上官婉儿的衣袖,上官婉儿掩唇笑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玄儿回去歇息吧。”
  
      “是,玄儿告退。”笑容自唇角绽开,武易凰蹭了蹭上官婉儿,逃也似得退了出去。
  
      “这个丫头啊。”瞧着女儿飞快迈出了殿,李令月摇头嗟叹:明明她才是那丫头的亲生母亲,可那丫头明显更黏婉儿。
  
      上官婉儿抿了口茶,打趣道:“你莫不是又吃玄儿的醋了?”
  
      李令月颔首,学着女儿模样蹭到上官婉儿身旁,抚着她的发道:“我吃味了,才淑若不哄我,我便赖在这里不走了。”
  
      一席话听得上官婉儿忍禁不禁,指尖轻点上那人樱唇,眸里映着笑意,“女儿都及笄了,怎还这样没个分寸。”李令月哼了一声,颇有撒娇意味。上官婉儿更是承受不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捧着她的脸道:“那阿月想我如何做呢?”
  
      “才淑才华横溢,温雅贤淑,自是知晓我的心意。”李令月将问题推回给上官婉儿。
  
      上官婉儿却也不点破,只笑道:“这么大,还如同孩子一般。等下再哄你,我们先谈些正事。玄儿入住东宫,你可想好给她配哪些人了?”
  
      李令月嗯了一声,“她素来敬仰凝夫子,便让凝儿去做她的太女少师,至于其他人明日问过凝儿再行定夺。”
  
      “那姜婉容呢?”上官婉儿问道。
  
      李令月回道:“姜肃政在肃政台待得挺好,为朕除了不少蛀虫,我看还让她继续在那待着吧。”单手附上上官婉儿的柔荑,她又倾了倾身子,“好了,正事说完了,现在可以哄我了。”
  
      过了这么久,她还是当年那个霸道的小公主啊。上官婉儿唇角微挑,仰起头轻轻吻了上去。
  
      ※
  
      翌日,武易凰将阿史那馥离迎回了宫,李令月同馥离交谈,发现馥离此次回来,不仅是为了护送突厥质子,还为她带来不少将领,当下言语感谢又赐了珠宝布匹。阿史那馥离拱手谢过,却是将那些赏赐转赠给了苏慕凝。
  
      八年过去了,她为大周戍守边疆,开阔疆土,如今那个慕蓁最爱的小凝儿业已从稚嫩小儿变成当朝大臣。心中感慨,阿史那馥离柔声问道:“凝儿,你还好么?”
  
      “馥离姐姐放心,凝儿一切安好。”苏慕凝觑了眼身旁的姜婉容,笑得娇俏。
  
      看来她过得不错。阿史那馥离欣慰不已,又询问了些其他事宜,时间将风霜拍在脸上,却抹不掉他们彼此的情谊。她二人不是姐妹,却已然胜似姐妹。谈到最后,阿史那馥离倏然叹了口气,“我这次回来还有一个目的,那便是为你姐姐正名。”
  
      ※
  
      一旬后,皇帝将苏秦将军原是女儿身本名慕蓁一事昭告天下。想着阿史那馥离为着苏将军多年守寡,坊间便又躁了起来。
  
      “苏秦将军原是女儿身?”
  
      “那阿史那将军却还嫁给了她?”
  
      “阿史那将军在苏将军死后才入了门,守了多年的寡,就算是嫁个郎君,也算是贞洁烈女了。”
  
      “是啊,她还真是情深义重。死者为大,这事我们便不要多谈了。”
  
      虽各说纷纭,但念及两人情深,倒还是颇为动容。可此事过后,竟有人怀疑李令月与上官婉儿的关系。不过也仅是私下谈论,毕竟这二人身份尊贵,若有人当面谈起,被姜婉容为首的肃政台听到,那可不得了了。

 文学

临淄王府,李隆基思着近日流言,狠狠置下酒杯,叱道:“这朝堂真是被那群女子扰乱了!”
  
      想到自己先前的努力,他却又不禁灌了口酒,“那群人真是烂泥扶不上墙,一个个的都忘了祖。”
  
      少年时,他一句无心的话,说得丘神绩动了谋逆的心。可近期却无甚进展,两年前他因公事被皇帝外派出京都,途径房州时借着拜访的由头曾对李显多加试探,可结果李显一听他有兴复大唐的意思,立刻便脸色发白,连连劝他,见他固执己见轰似得赶了出去,之后更是闭门不见。真是亏他这个舅父还曾当过皇帝!
  
      端起酒壶酌酒,他又想到朝堂情势。目前朝中李氏亲党越来越少,再等下去李家必无翻身之日,旁人无志气,他不能一同屈服,他要让李家重为皇姓,要让大唐的旗号再度插在城墙上!
  
      “大王。”仆从见他惆怅,添酒时轻轻提醒,“听说突厥那边新来了个质子。”
  
      李隆基抿了口酒问:“是郎君还是娘子?”
  
      仆从回道:“是位小郎君,好像还未束冠。”
  
      “哦?”摇晃着杯中佳肴,李隆基的面上泛起残酷笑意。
  
      按照他的预想,突厥质子背井离乡定是对大周存有颇词,若是他稍作挑拨,兴许那人就会心动,将洛阳城里的突厥兵借给他,让他这个李家儿郎把亵渎皇位扰乱朝纲的女子统统除去。
  
      如意算盘打好,他择了个日子便去寻了突厥质子,突厥质子以礼相待,两人相谈融洽,虽未听对方赞同,但李隆基还是觉得这人与自己投缘,言语里奉对方为李唐的大恩人。突厥质子微微一笑,未置可否。
  
      李隆基欢喜地去了,他未料到他方才走,突厥质子就去寻了李令月。
  
      李令月听他说罢,眉目紧皱,猫戏老鼠戏够了,她不打算再浪费时间,“容忍了他这么久的小动作,竟还未死心。这次是他作死,怨不得我了。婉儿,依着大周律法该当如何?”
  
      上官婉儿蹙眉回道:“谋逆乃是大罪,应当诛其九族。”
  
      “八哥素来安分,大郎、二郎也懂得感恩。”李令月叹了口气,“罢了,念在他还未弱冠,流放结骨便是。”
  
      结骨是大周的最北边,亦是突厥与邻国边界,地处荒凉,流寇且多,李隆基去了亦是百死一生。可上官婉儿却觉得这判处轻了,“便就这样放了他?”
  
      李令月觑了突厥质子一眼,小质子身子一颤,躬身退了出去。李令月接道:“你知道我自上辈子便予他结了仇,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饶了他。结骨路远,这一路会发生些什么,谁都无法预料。不过,我不会让他死在路上。他不是看不上我们女人为帝么?我要叫他好好活着,叫他看看我大周是如何万民朝拜、称霸四方!”
  
      这话也暗指李隆基就算在路上残废了,他也给好好活着。就算每次只剩了一口气,也有人把他救回来,周而复始。李令月不是善茬。上官婉儿却喜欢她这副有仇报仇的性子,提笔拟起了诏书。
  
      ※
  
      曾经害得李令月家破人亡的李家儿郎连李令月的指头都未触到,便就这样消失在了朝堂。长生殿里,李令月拈着缕发幽幽叹了口气。
  
      上官婉儿凑过去问她,“怎么?”她可不信李令月是为侄子的流放感伤。事实也正如此,李令月觑着她回道:“婉儿,你瞧我这缕发,都白了。真是不想再做下去了。”
  
      上官婉儿苦笑,原是担忧这个,也是,但凡女子便没有不在意自己容貌的,为帝者日夜操劳,老得是比别人快些。不过,她瞧着阿月还是如年少般貌美。
  
      看着镜中添了些许岁月痕迹的脸,李令月抚着眼角的细纹,轻轻开口,“婉儿,待过些年,我们就离开吧。”
  
      “阿月?”上官婉儿讶异,她搭上李令月的肩,柔声道,“我未觉得你老了,你一如年少。”
  
      李令月弯了唇角,笑意也带了丝沧桑,“我也不觉得你老了。只是年岁有限,我已然将大半的年华献给了大周,如今也该留下些予你了。”
  
      心猛然悸动,上官婉儿未想到自己这般年岁竟也会为之动容。她微微笑笑,攒起李令月的手,轻道:“无碍,只要有你在,哪里我都欢喜。”
  
      李令月笑得释然,可那个念头兴起,她便不易放下,如今玄儿还未成亲,朝堂仍存异数,她还需要等待。她相信她的婉儿一样等得起。
  
      ※
  
      时光荏苒,岁月蹉跎,转眼十年渡过,李令月等待的那一天终于到来。这十年,武易凰成了亲,嫁给了一个出身望族的状元郎,有了三个可爱的儿女。朝中大臣大多出身寒门,女官更是唯女帝是从。李令月的地位再无人可捍卫,大周国泰民安,疆土更为建朝初期的三倍有余,李令月成了名副其实的霸君明主。
  
      而这一日,这位明主霸君主动将皇位让给了女儿,带着上官婉儿纵情山水间。
  
      “当心,勿要从马上跌下来。”看着前方策马引箭的妇人,上官婉儿担忧唤着。李令月听罢,箭矢离弦直直射向野鸡,见野鸡倒地,笑着抚掌道:“婉儿,我们今晚可以加餐了。”
  
      上官婉儿淡笑,御着马儿走近,拈起绢帕为她拭了拭汗,“都这把年纪了,当心扭到腰。”
  
      “好呀。”李令月觑着她嗔道,“你嫌我老了?”
  
      上官婉儿忍俊不禁,她正垂眸笑着,却觉腰间一紧,整个人踏了空,还来不及惊叫,却又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抬起头正瞧着李令月带着笑意觑她,“莫怕,今夜我会让你知晓我是否真的老了。”
  
      马鞭高甩,一匹马乘着两位佳人,一骑绝尘

“驾!”大老远瞧见上官婉儿坐在凉亭览书,李令月策马行了过去,“婉儿!瞧我给你带什么回来了。”
  
      上官婉儿抬起头,无奈浅笑,已近天命年岁的太上皇骑在马上,手里还拎着只兔子,兔子瑟瑟发抖,可她的太上皇意气风发面上还挂着粲笑。起身走过去,接过李令月递来的兔子,她见李令月一翻身就要跃下,担忧地呼了出来,“当心!都是一把老骨头了,还这样便不怕摔了?”
  
      李令月稳稳落在地上,凑近道:“好呀,你又嫌我老了?难不成又想……”话还没说完,就被上官婉儿打断,“为老不尊。”面颊微微红着,上官婉儿安抚着怀里的兔子,问:“这是你刚猎回来的?”
  
      “嗯。刚刚在林子里瞧见它,想着你最近念起玄儿,就带它回来了。”李令月揪了揪兔子耳朵,兔子立刻红了眼睛瑟瑟缩进了上官婉儿怀里,她吃味地哼了声,“这小兔崽子还真是像她,都这么黏你。”
  
      年岁越大倒越像个孩子。上官婉儿攒了她的手,笑道:“既然是你带回来的,你给它起个名讳吧。”
  
      李令月想了想,随口回了句,“卯羹。”
  
      卯羹就是兔肉羹。上官婉儿哑然,对着侍女吩咐,要将这只“卯羹”做成卯羹。李令月一急,正要拦住就就听下人禀告,说是圣人来了。
  
      “玄儿来了?”李令月揽住婉儿的腰,两人一齐向内堂走去,偷瞄着婉儿怀里的卯羹,李令月在心里腹诽:小卯羹,你的命算是暂时保住了。
  
      ※
  
      “玄儿给两位阿娘请安。”
  
      “瑾儿给两位阿婆请安。”
  
      武易凰带着小女儿齐齐拜倒。李令月瞧着下面,笑着冲小孙女招了招手,“瑾儿过来,让阿婆瞧瞧。”
  
      瑾儿瞅了瞅母亲脸色,见母亲点头,开心地跑了过去,“阿婆!”
  
      李令月应声,一把将小瑾儿揽入怀里。小瑾儿探着脑袋向上官婉儿怀里瞥去,好奇地问:“上官阿婆,您怀里的是什么?”
  
      瑾儿今年大概四岁,久处宫中只识卯羹,不识兔子。上官婉儿瞥着李令月打趣道:“这是你阿婆的卯羹。”
  
      “卯羹?”小瑾儿瞪圆了眼睛,仔仔细细地瞧,俄而怔住了,望着还跪在地上的阿娘道:“阿娘,这个卯羹怎么和我平常见的不一样?它也可以吃么?”
  
      “……”独独被晾在冰冷地上的武易凰有了发言权,讪讪笑道,“这个,你给让阿娘走近去瞧瞧。”
  
      为了起身竟是连这样的话都说了出来。哪里有一国之君的模样?李令月眄了女儿一眼,不说话,武易凰又向上官婉儿投去求救目光,“您说是不是,上官娘亲?”
  
      上官婉儿掩唇,觑着李令月道:“女儿都这么可怜了,你还不让她起来。”
  
      “既然你上官娘亲都发话了,那你就起来吧。”李令月淡淡下令。
  
      武易凰起得飞快,凑到两位娘亲身前作了一揖,“多时不来请安,是玄儿的过错,还请两位阿娘见谅。”
  
      “你也知道啊。”李令月睨了女儿一眼,“若不是你上官娘亲发话,我非让你多跪会儿,害你上官娘亲记挂,该罚。”
  
      “是,是,是。”武易凰笑着应声,将女儿扔回李令月怀里,向着上官婉儿身侧蹭了过去,“上官娘亲,玄儿好想你。”
  
      “娘亲也想你。朝中一切可好?”上官婉儿把卯羹递给李令月,将女儿揽入怀里。李令月捧着白兔,默默叹了口气,卯羹啊卯羹,你这宠失的太快了。

本文标签:女出嫁前要戴玉势h

上一篇:老头发狂的吸住她的乳尖(小孩子的B)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承受不住哭喊求饶:塞子堵住去上学当红酒瓶作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