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被灌满精子的五个校花)全章节阅读

2022-05-06 00:11:3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话音落,满座惊,除了擎苍和太后之外,其他人都震惊的变了表情。

  “大胆,敢污蔑贵妃!”皇后大喝一声,然后使劲拍了拍桌子。

  “老臣有一万条命也不敢污蔑娘

话音落,满座惊,除了擎苍和太后之外,其他人都震惊的变了表情。

  “大胆,敢污蔑贵妃!”皇后大喝一声,然后使劲拍了拍桌子。

  “老臣有一万条命也不敢污蔑娘娘,只不过,娘娘身上确实带着污秽之物!”国师的语气不卑不亢,看不出一点的惧怕。

  现场顿时鸦雀无声,众人的目光看向擎苍,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定夺。

  “国师认为我不是贵妃?”姚瑾缓缓开口,涂满红色的指甲慢慢刮动杯盖。

  氤氲的水汽遮挡住她的容颜,让人隐隐约约的看不清具体表情。

  “贵妃娘娘气运红紫,岂是你这种污秽之物的青黑之色?”国师大喝一声,然后猛地甩出一张符纸。

  紧接着,那符纸在所有人的眼神里慢慢变了眼色,还伴随着一股腥臭气味。

  “那既然这样,国师就把我驱逐出贵妃体内吧。”姚瑾放下茶杯,笑着开口。

  她的脸上看不出一丝心虚,甚至眸子里还带着真诚。

  其他妃嫔愣愣的看着她的反应,正常人此时不应该是哭天喊地哭诉自己冤枉吗,姚瑾怎么这么淡定?

  而得到擎苍同意的国师也直接现场做起了法,姚瑾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的动作,脸上丝毫看不出任何变化。

  自己已经和姚瑾的这副躯体完全融合,就算这个国师有点本事,她也不信他真的能把自己灵魂赶出去。

  不过自信归自信,姚瑾也没忘了两手准备,商城里的巨型炸弹早已加进购物车,只要到时候一购买就可以。

  就在姚瑾思考这些的时候,突然国师的木剑指向了她,紧接着她的脑海便一阵眩晕。

  心底微惊,不由怀疑起来,难不成这个国师真的厉害到如此地步?

  使劲咬了一下舌头,姚瑾对抗住了那股眩晕,眼睛定定的看着国师。

  “国师这是何意?虽然现在皇上同意你对我施法,但不代表你可以拿剑指着我吧?”姚瑾的声音里带上几丝冷意。

  国师看到姚瑾没有丝毫异样,心底不禁开始疑惑,他特意在木剑上下了比平日更重的药剂量,怎么会没有效果呢?

  稳定住情绪,国师继续挥舞,既然那这药不行,那就直接用第二招。

  一把火烧尽手里的符纸,等彻底变成灰烬后再对着姚瑾直接撒了过去。

  “妖魔鬼怪,快快显形!”伴随着符纸的,是国师的一声大喝。

  即使姚瑾及时捂住鼻子,但一部分灰尘仍旧被吸了进去,引起阵阵咳嗦。

  但这还不是最让她在意的,被符灰沾染到的地方,竟然传来阵阵痛意!

  这个孙子竟然在符上加了其他东西!

  “皇上,各位娘娘,这个符纸是经过净化之后的圣水浸泡过的,所以即使变成了灰烬,上面也带有一定的灵力,但凡接触过的邪物,便会不堪忍受露出原形!”国师自得的介绍着。

  此时的姚瑾只觉得身上的皮肤像火烧一样的疼痛,她的呼吸逐渐变的粗重起来。

  疯狂的搜索页面,终于姚瑾找到了一样东西,止疼丸。

  毫不犹豫的兑换了一颗,然后直接用意念吞了进去,下一秒,疼痛感瞬间消失。

  国师知道自己的配方,没有一个人可以逃的过这种钻心的疼,所以姚瑾肯定会露出表情。

  可等了两分钟,都不见姚瑾的表情有任何的变化,国师心底开始惊慌起来。

  “国师,你说的…好像不怎么对。”擎苍的声音冷飕飕的,听的国师一阵打颤。

  此时姚瑾也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向国师,冰冷的眸子注视着国师那张油腻肥胖的脸。

  “国师,本宫需要你给我一个解释。”

  “你先是拿剑指着本宫,再拿这符灰撒向本宫,借着除邪的名义来反复羞辱本宫,该当何罪?”姚瑾厉声大吼。

  国师双膝一软,直接跪了下去,眼神隐晦的瞟向一个位置,然后哆嗦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他的心里早已翻江倒海,自己这方法怎么不灵了呢?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他的小动作自然没瞒过姚瑾的眼睛,跟着国师的视线方向看了过去,便看到高位之上的皇后。

  四目对视,姚瑾微微扬起脑袋,然后露出一个极具挑衅的笑容。

  从第一次被陷害,姚瑾就在怀疑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皇后了,毕竟皇上的生辰八字可轻易不会有人知道。

  就算是颜颖思柳怡等妃嫔,都不可能知道!

  当初她还是被皇上以皇后的待遇迎进宫门时才知道的,所以那一次应该就是皇后情急之下犯的致命错误。

  看来,她想弄死自己的心,已经迫不及待了啊!

  “娘娘,老臣没有冒犯您的心,可如果您身上的污秽不除,擎国…难逃灭国之祸啊!”国师咬着牙颤抖着大吼。

  “砰”的一声,擎苍拍案而起,愤怒的双眼死死盯着五体投地的国师。

  “老臣所言句句属实,如果皇上不信,老臣可以以死明志!”国师的身子伏的更低了一些,声泪俱下的说。

  姚瑾心底冷笑一下,看来这一次皇后是必须要除掉自己了,甚至都用上了灭国这种恐吓。

  没有一个皇上不希望自己国家永世流传下去,即使是虚构的一项罪名,都足以让皇上起了杀心。

  所有妃嫔不敢吱声,此时此刻恨不得直接钻进地缝,免得擎苍发怒牵连自己。

  同样被震惊的还有太后,只见她颤抖着站了起来,然后深呼吸好几口气,对着旁边的侍卫吩咐:

  “把姚瑾给我拿下!”

  在乎擎国的,除了皇上,就是太后了。

  “祸国妖妃,如果不除,后患无穷!”国师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大吼。

  萧崇的眼眸里一片冰冷,他自然知道姚瑾是被陷害的,只不过面对这种情况他有些束手无策。

 文学

姚瑾没躲,任由侍卫压住自己胳膊。

  萧崇皱着眉对身旁宫人使了一个眼色,那宫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悄悄退了下去。

  “为了我们擎国,贵妃就牺牲一下吧!”太后冷漠的说完,一挥手就打算直接就地处决了姚瑾。

  “母后,现在事情还没查明…”擎苍焦急开口。

  “还查什么,难不成你想看着先皇拼了命打下的江山直接断送在你手里?”太后情绪有些激动。

  擎苍的表情也变得坚持起来,开口直接反驳:

  “如果一个女人就能把擎国灭国,那儿臣还真的不如自刎谢罪!”

  太后显然被气的不清,捂着胸口大声吼道:

  “上千年来,被女人误国的好少吗?你的圣贤书,治国论都学到哪去了?你是不是想气死哀家才甘心呐!”

  太后的声音有些声嘶力竭,砰砰砰的敲着桌子。

  而此刻的姚瑾虽然表面看起来淡定,但暗地里正在商城里疯狂的寻找着什么东西。

  就在刚刚,她已经想好了应对之策,现在只需要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好。

  “找到了!”姚瑾兴奋的说了一句,然后连价格都不看的直接买了下来。

  就在这时,宫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便有一队侍卫押着几个人走了进来。

  国师在看到来人的时候直接睁大了眼眸,身体抖的更厉害了。

  “这是谁?”太后询问。

  “太后,这是老臣的徒弟和儿子,平时在转星殿帮助老臣的。”国师抢先回答。

  押着几人的侍卫穿着和这里的有些不同,身上的颜色更深一些。

  大家知道,这是专属于皇上的一只侍卫队,也只听皇上一人调遣。

  “在国师说出来贵妃有异样时,朕就察觉到不对劲,便悄悄传令下去,前往转星殿搜查,这么一查,倒真的查出了一些问题。”擎苍冷笑了的回答。

  国师瞬间抖的更严重了。

  “在木剑上撒药,在符纸里添料,我们的国师,做起这种事情还真的是轻车熟路啊!”擎苍说完砰的拍了一下桌子,惊的所有人当场跪在了地上。

  “皇上,老臣冤枉啊!”国师爬着向前,凄惨的大吼。

  “冤枉?那被你以除邪害死的那些无辜之人冤枉不冤枉?被你骗尽家财的那些苦命人冤枉不冤枉?”擎苍动怒的质问。

  国师借着哭泣的空挡看了一眼皇后,然后瞬间变了态度。

  “皇上,老臣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也不祈求可以得到您的谅解,不过老臣今日这般做是有苦衷的啊!”

  说完竟然直接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老臣确实在娘娘身上察觉到不属于擎国的气息,可老臣法力低微,驱逐不出去贵妃娘娘体内的恶灵,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希望得到皇上的重视!”

  国师全程说的情真意切,伴随着不断低落的眼泪,倒真显得真诚。

  而安安听到他的话后瞬间警惕起来,看来这个国师还是有几分本事的,至少能看出来自己不是这里的人!

  眼眸微微垂下,安安脑海早已打定主意,这个国师…不能留!

  被带来的几人都是国师的帮凶,平日里阴损的事也没少做,听到国师这么一说直接跟着附和起来。

  侍卫将几人承认的罪状递了上前,擎苍确认一遍没什么问题才交给太后。

  上面清清楚楚写着是要陷害贵妃才这么做的,而陷害的原因则是,贵妃平日里嚣张跋扈,他们几个看不惯!

  太后在后宫摸爬滚打一辈子才爬上这个位置,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稍微一思索就明白过来究竟是怎么回事。

  眼神暗了暗,其实她早就看不惯擎苍这么宠爱姚瑾,帝王怎可儿女情长?

  以前是找不到机会,此时机会送到了手里,如果她再抓不住,那么太后这个位置不做也罢!

  “既然是这几个人陷害贵妃,那也是罪该万死,来人,直接拖下去砍了!”擎苍毫不犹豫的吩咐。

  “等等。”太后突然出声,看着擎苍认真的说:

  “涉及到擎国大事,不能掉以轻心,就算里面只有微乎其微的可能性,我们都不能置之不理!”

  “母后你是执意想问罪贵妃?”擎苍也严肃了起来,冷冰冰的眸子看着太后。

  “灭国的罪责我们谁都承担不起,我不想百年以后无颜见到你的父皇!”太后的态度格外的强硬。

  姚瑾静静的看着这一幕,眼神不经意间和萧崇对视。

  翻了个白眼,姚瑾用眼神鄙视萧崇。

  “看什么,你这个合作伙伴一点用都没有!”

  萧崇愣了一下,然后用眼神回答信息:

  “我说过会救你。”

  微微垂下眸子,萧崇的眼睛里面思绪开始翻滚,等设计好一系列后,再抬起头。

  如果解决不了灭国的言论,那就解决阻拦释放姚瑾的人。

  隐晦的看了一眼太后,萧崇心头杀意渐起。

  缩在袖子里的手指微动,一丝白色粉末便出现在手里,相互交搓了几下,然后拿起酒壶,在太后的杯子里倒满了水。

  离去时,不经意间将那白色粉末的手指探进茶杯里,转瞬便拿了出来,没有一个人看到。

  擎苍和太后的“辩论大赛”还在继续,姚瑾冷飕飕的站在中间,只觉得脑袋被吵的直发晕。

  直接捏碎商城里买过来的东西,姚瑾笑着等待一会的好戏发生。

  刘苏乔的目光一直停留在姚瑾身上,原本信心满满的设计突然变得不自信起来。

  特别是看到姚瑾丝毫不怕的模样,刘苏乔更加不安。

  这一次她动用了最深处的钉子,国师为代价,可千万别出什么岔子。

  姚瑾此时以后成为了她心底的一颗刺,不除去恐怕就睡不了一个安稳觉。

  而姚瑾也将那东西放进太后身边的嬷嬷身上,再趁着所有人注意力在太后皇上二人身上时果断释放。

  紧接着,一抹红色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场中,众人妃嫔瞬间失了声,甚至有胆子小的直接晕了过去。

本文标签:被灌满精子的五个校花

上一篇:被绑在机器上强行高潮的视频(娇妻互换)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高龄老妇乱春小说 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h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