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高龄老妇乱春小说 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h

2022-05-06 00:14:0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她穿好衣裳,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说道“你让她进来吧。”

  “是,王妃。”翠环去前殿传话,彩鸢回到寝殿里面,去收拾床褥,将竹床上面的寝具换上新的,将撤换下来

她穿好衣裳,理了理耳边的碎发,说道“你让她进来吧。”

  “是,王妃。”翠环去前殿传话,彩鸢回到寝殿里面,去收拾床褥,将竹床上面的寝具换上新的,将撤换下来的被褥拿到后院让后院的丫鬟去清洗晾晒。

  寻韶容盘好发髻,上了红装之后,走到了莲香阁的前殿,看到梁三媳妇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老奴参见王妃。” 梁三媳妇跪下行了一礼,她依旧是胖胖的,看上去整个人洋溢着喜气。

  自打上次,整顿完府上的下人们之后,寻韶容就没再怎么管过王府里面的事情,都是梁三媳妇和司马管家在处理事情,定期会向她汇报。

  她觉得这种充分授权的领导是一种很好的方式,自己也省心省力,还能让专业人才发挥他们的价值。

  “可是有什么事情?”寻韶容喝了一口热水,问她。

  平日里,早上都是府中下人们最忙碌的时候,既要洒扫庭院,还要准备主子们的吃食,服侍主子们洗漱更衣,负责采买的还要起大早,去准备好一天要用的新鲜瓜果蔬菜和新鲜的鱼、肉。

  所以当梁三媳妇一大早来找她的时候,她知道,肯定是出了一些梁三媳妇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的问题,不然不会一大早就来找她。

  “回王妃的话,今日早晨,三皇子身边的木头来找老奴,给了老奴一百两银子,说是给三皇子准备吃食。”

  原来是三皇子越辰墨的事情。

  “老奴,不知银子该不该收。”梁三媳妇有些惶恐,前些日子刚习惯了时候王爷和王妃,最近又来了一位皇子,她生怕一个没伺候好,就被赶出王府甚至被杀头了。

  京城里面关于权贵们的手段,她是从小听到大的。

  而且王府里面的银子一向都是从账房那里支取记录的,这三皇子直接让人把银子给了自己算是怎么回事啊?若是不及时禀报,被嚼舌根子的婆子传到当家主母的耳朵里面,还以为这钱是她要贪污的呢?

  寻韶容笑了笑,这老三还真是有意思,来的时候就带了两大箱子的银子,照这么个花法儿,没一个月就能霍霍完了。

  “他可是想吃什么?”寻韶容将茶杯放回到桌子上,这越辰墨给厨房一百两银子,这可是能买不少上好的食材了。

  “说是……想吃肉,想吃热乎的肉……”

  “三皇子来的这些日子,没给他吃肉吗?”寻韶容有些诧异,王府厨房里的崔妈妈是老人儿,定是懂规矩的,府上给主子们的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固定好的,每位主子爱吃什么,她们都门儿清,她不可能不给越辰墨做肉吃啊?

  梁三媳妇一脸为难的模样,她扭着手里的帕子,十分难为情,生怕主子嫌她办事不利,她犹犹豫豫地说着,“这几日厨房也做了很多吃食,鱼肉、鸭肉、鸡肉、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做了个遍,可是三皇子似乎都不太满意。”

  “为何?”她也有些弄不明白了,对于一个吃货来说碗里的肉都不香了,那还想吃啥?

  “说是,说是,不够劲儿,老奴也不是十分明白。”

  寻韶容噗嗤一声笑,越辰墨还真是时髦,还会说不够劲呢?看来,只能她亲自下厨,做些二十一世纪的美食给他开开眼,开开胃了。

  “我知道了,银子你收着吧,今天晚上的晚膳我亲自准备,你去厨房留下几个机灵的给本王妃打下手,其他人先去干别的活儿吧。”

  “啊?”

  “是,王妃。”

  梁三媳妇先是十分惊讶地看着寻韶容,当家主母身份尊贵哪有自己进厨房的?

  随即她忽然意识到这样盯着王妃看,实属大不敬,又低下了头,弯腰行礼挪着胖胖的身子离开,去安排厨房的人手。

  “王妃,您真要自己下厨?”翠环和彩鸢有些惊讶,她们不知王妃还有这本事,不过在她身边呆的久了,也知道她们的主子不是一般人,便也没有梁三媳妇那般震惊。

  “嗯,今个儿我下厨。” 嫁到王府之后,她还没怎么下过厨呢,只是偶尔给两个崽崽悄咪咪的开过小灶。

  寻韶容点点头,她要打起精神来,这些日子在府上养着,也该好好招待招待小叔子了,招待完小叔子还得去奉越帝的旨意,去看看皇后的病和叶青竹的病,豺狼虎豹的放马过来吧!

  今天有两件重要的事情要做,第一件事情,给越辰墨办一场欢迎会,让他充分到自己对他的重视。

  免得到时候告状高到越帝那里去,这位小叔子是个记仇的还是个有些碎嘴的,昨天向越南昭告状,保不齐下次进宫越帝以为她苛待越辰墨,再给她扣一个私德不修,蔑视皇族的帽子,要是像晋王那样关禁闭了倒也还好,要是被拖出去打上几个打板子,可真是要命!

  既然越辰墨说厨房里面的吃食不够劲儿,那这个欢迎宴,就吃火锅!吃川系的滋滋冒油火辣辣的麻辣火锅!

  第二件事情,就是准备药物,给越南昭治腿。

  理清了思路之后,寻韶容开始安排起来。

  “翠环,你去让人去城东的铜匠铺子里面买几个小铜锅回来,然后让人去香料行买些辣椒、香叶、八角之类的调味品。”

  太辣的大人能吃,小渊和小穆两个娃娃可能吃不了,得准备另一个口味的蘸料,“再买些南戎的香料,比如孜然、芝麻之类的。”

  “彩鸢,你去让采买的妈妈买些新鲜的青菜回来,洗干净备好,晚上用,然后去肉铺买肉,让厨房的将肉切成肉片,要切的薄薄的那种。”

  “然后让崔妈妈烧水,将水烧得滚烫滚烫的。”

  翠环和彩鸢一脸认真地听寻韶容交代,然后点头用脑子记录下来要去派人买的东西。

  “银子嘛,就从顺王给梁三媳妇的一百两银子里面出!”

  翠环和彩鸢捂着嘴乐,王府里哪还缺这点儿钱?三皇子还真是有趣。

 文学

“记住,肉一定要多买,有什么肉就买什么肉,各式各样的,都来一些。”

  “尤其是京城现在时兴的菜、肉、瓜果蔬菜。”

  不管越辰墨喜欢吃哪种肉,只要能买得到的,都给他备上!

  “哦,对了,翠环,下午的时候,你记得派人去军营告诉王爷,就说今晚给三皇子接风洗尘,准备搞个欢迎宴,让他早点回来吃饭。”

  “是,王妃。”

  “可都记住了?”

  “记住了。”

  “好!”寻韶容站起身拍了拍手,吃了两口厨房准备的早膳,随后去厨房准备晚上吃的菜肴。

  ……

  晚上,在前厅那张圆形的青石梨花木大桌子上,转圈放着五个小铜锅,每个小铜锅里面都煮着冒着热气,翻滚着的浓浓汤汁。

  整个前厅里面都飘着四溢的香味,“王妃,好香啊!”

  翠环和彩鸢一脸的惊讶看着桌子上小铜锅里面的汤水,和一桌子她们见都没见过的美食。这两个丫鬟也是宫里出来的,比寻常府里的丫鬟要见过世面不少,可是看到自家王妃准备的一桌子吃食,也不免惊讶了一阵儿。

  “翠环,去请顺王过来,彩鸢,去叫两位世子过来。”

  “是,王妃!”

  ……

  越辰墨正在他的房间里面数钱,一张张或是一百两或是五百两的银票,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子上,越辰墨一边蘸着口水数钱,一边在账本上写写画画,旁边放着四五张棕黄色的纸。

  “主子,这次的信怎么处置?放到柜子里?”木头看了看桌子上的信,以往在顺王府的时候,和江南商人们的信件都是要编号,根据不同的产业类别,放在对应的柜子里面。

  比如,茶庄来的信,就和茶庄的账本放在一起,酒楼来的信件,就放在专门存放酒楼账簿的柜子里面。

  可是,现在他们住在殷王府,也没有分门别类的柜子来放各类账本,木头拧着眉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找个木匣子,将信放进去,然后用锁头锁起来。”

  “好嘞,主子!”木头得到了越辰墨的指示,便知道了该怎么去做。

  越辰墨继续算账,这次江南送过来的信他仔细的看了,说是天气越来越冷,河面就要结冰了,很多货物没办法运送,江南和北方只能各自买各自地方盛产的东西。

  漕运也快要停了,漕帮的兄弟们到了冬天就没有营生了,往年漕帮的兄弟们冬天都是不干活的,就靠着春夏秋的活计吃老本儿,可是今年情形不好,没有多少老本儿可以吃。

  信中说还希望越辰墨这个大东家,能够想些法子来给这些弟兄们找点儿营生。

  另一方面,水路不通了,也就是说后面北方的富贵人家再想吃到来自泉州、南宁一带的新鲜瓜果蔬菜,就难了。而江南一带想用上北方盛产的木炭和香炭来取暖,那就只能走陆路,耗时很久。

  看来这些事情还是要想些办法去处理才行。

  越辰墨胖乎乎的手抓了抓鸡窝一样蓬松杂乱的头发,真是让人头大,母妃现在在玉泽的尼姑庵里面出不来,自己这边又是很多棘手的事情。

  正闹心扒拉的不痛快,他听到门口淅嘻嘻索索的说话声。

  “主子,王妃派人来报,说是给您办欢迎宴,正请您过去呢!”木头一脸高兴兴奋地进来传话。

  越辰墨看着他,“你说真的?”

  他有些惊讶地看着木头,一边问一边将桌子上的账本收拾好,塞到了床垫下面。

  皇嫂一向抠门,怎么想起来要给他办欢迎宴了呢?

  难道是昨天向皇兄告状,起作用了?皇嫂还真是听皇兄的话。

  其实,越辰墨跟越南昭抱怨的话,越南昭一个字都没有在寻韶容的面前提起,这次欢迎宴,是寻韶容单方面听到他的抱怨,才意识到,确实要搞这个个欢迎会。

  “是,主子,王妃身边的大丫鬟,那个叫翠环的,来报的信!”

  “走!”他倒要看看欢迎宴会给他准备些什么,若是太寒酸,不把他这个皇弟放在眼里好好招待,他一定要去皇兄那里告上一状!

  “得嘞!”正要迈开步子走,木头停住了脚步。

  “主子,要不,咱好歹也换身衣裳吧。”木头挠了挠头,上下看了一眼越辰墨,有些难为情地,犹豫着说道。

  越辰墨原本遮住了半边脸斜刘海,此刻已经有些油油的贴在头皮上,他身形圆滚,肚子凸出,身上穿着的蓝色锦服有些皱巴,脚上踩着一双黑色的布鞋,布鞋上满是灰尘和泥土。

  “主子,您说您也没下地干活啊,这鞋上咋就这么多土呢?”木头一直搞不明白,主子有很多很多钱,非常非常多,为啥就不干哈给自己搞一身像样儿点的行头呢?这身衣裳穿了好几年了,他看着都觉得寒碜。

  这样子,看上去像是从哪里逃出来的难民,虽然主子三天洗一次澡,但是看上去还是有一种酸臭的气息。一点儿都没有皇子的贵族气质,活生生的一幅穷酸模样。

  “换换换!”越辰墨不耐烦地扯着嗓子喊道。

  “麻溜儿利索儿的,快点给本王找一身行头换上,得赶紧去赴宴呢!”越辰墨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又看了看木头,好像穿的还没有木头看着干净利索。

  而且既然是给他办得欢迎宴,自然他是主角,他使得穿的光鲜亮丽一点。

  “得嘞,小的这就去拿!”木头听到号令,赶紧去衣柜里面拿锦服给越辰墨换上。

  “这皇嫂也真是的,要给本王准备欢迎宴,也不提前告知本王一声,本王好歹也洗个头啥的。”他嘟嘟囔囔地皱着眉头,表达着心中的不满,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又放在鼻尖闻了闻,露出了一个难闻的嫌弃表情。

  木头拎着一身衣裳过来,“不妨事,不妨事,小的给主子涂上点儿,那叫啥,啊,对,桂花油,现在都时兴这个,保管您香喷喷的!”

本文标签:校服下小粉嫩的小奶头h

上一篇:2022最好看(被灌满精子的五个校花)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两片蚌肉软软的张开 被迫撑开颤抖求饶高潮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