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岳女名器在一起双飞 怎样把自己C到哭

2022-05-06 15:58: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帮了我大忙,我会报答你。”古妖皇并不生气,说道,“再者,虽然我确实利用了你,但你也同时得到了我给予你的权力,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所有关于圣院

“我理解你的心情,你帮了我大忙,我会报答你。”古妖皇并不生气,说道,“再者,虽然我确实利用了你,但你也同时得到了我给予你的权力,得到了你想要得到的所有关于圣院的情报,从这一点而言,这其实也是一次公平交易。”

    “你我,各有所得。”

    “当然,我还是得感谢你,你……可以提出任何合理的要求。”

    “很简单,那些副系血统成员抓回来后,全部交由我亲自审问。”方羽冷声说道。

    “自然,霄月皇后已被你了结,之后我会与你一同调查圣院。”古妖皇说道。

    “其实有一点我很疑惑,你为什么会认为我有能力对付霄月皇后?”方羽眯着眼,问道,“还是……你纯粹只是想让我当个炮灰,探探霄月皇后的底?”

    “又或者,二者皆有?”

    “审判官。”

    这时,古妖皇轻描淡写地说道。

    听到这个回答,方羽愣了一下。

    “是他告诉我你的能力,所以,我才会选择让你帮我这个忙。”古妖皇说道。

    “死轮星审判官?就是那块令牌……”方羽皱着眉,问道。

    古妖皇轻轻颔首,说道:“审判官对于你的赞赏无以复加,在我印象里,他从未这般推崇一名修士。”

    “而我……信任审判官,自然也相信他对你的评价。”

    方羽眯着眼,说道:“也就是说,那块令牌的内容……就是这审判官在夸赞我?”

    “不至于此,至于其他的内容,涉及到一些秘密,我不便说出。”古妖皇答道。

    “不便说出……对了,你会认识审判官,说明你之前也在死轮星待过,你是怎么出来的?”方羽眼神闪烁,又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古妖皇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这一点也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一场交易。”古妖皇答道。

    “交易?看来这死轮星审判官确实很喜欢做交易啊,他到底图什么?”方羽说道。

    “有关他的事情并不重要,现在,更重要的事情是调查圣院。”古妖皇看着方羽,正色道,“方羽,我为我之前对你的利用道歉。”

    “但从现在开始,我希望你还是能够给予我一定的信任。”

    “圣院到底是什么,他们想要做什么……我们需要联合起来调查清楚,并且将他们彻底剿灭。”

    这番话,古妖皇可以说已经把姿态放得极低了。

    显然,他把方羽当成了与他同一层次的存在,没有再低看方羽半分。

    “对你的话,我还是持保留态度,但是……”方羽正说着。

    “噌!”

    这时,一道光芒在古妖皇的面前闪烁。

    古妖皇剑眉皱起。

    “父皇,请你容许我见你一面……”

    光芒之中,传出仙流皇子那焦急的声音。

    古妖皇并未掩饰这道声音,因此方羽也能听到。

    面对仙流皇子的求见,古妖皇冷哼一声,回应道:“不需要见面。”

    “这是那个仙流皇子在求见?”方羽听出了声音,问道。

    “是。”古妖皇答道。

    “那快让他进来,我正好有话要问他。”方羽说道。

    古妖皇看了一眼方羽,想了想,随后点头答应下来。

    “嗖!”

    没一会儿,仙流皇子被传送到殿内。

    他甚至还没看清楚面前的情况,就已‘扑通’一声跪下。

    “父皇,孩儿知道错了,孩儿绝无造反之意,孩儿真的想不到,霄月皇后竟胆敢造反啊!孩儿之所以想要对方羽出手,只不过误判了形势,以为那是父皇对孩儿的一次考验,所以孩儿还会急切想要出手……”

    仙流皇子一跪下就开始大声认错,还带着哭腔,仿佛随时就要哭出来。

    这与他之前那胸有成竹,锋芒毕露的形象……形成巨大的反差。

    话语之间,仙流皇子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古妖皇。

    而后,他就看到古妖皇面无表情,眼神冰冷。

    这让他的心沉入谷底,魂灵都在战栗。

    终于,他还是被吓破了胆,哭喊出声。

    “父皇,求你饶孩儿一命,孩儿真的知道错了,孩儿……”仙流皇子哭得涕泪横流。

    “啪啪啪……”

    这时,一阵掌声响起。

    仙流皇子愣了一下,转头看向声音来源的方向。

    然后,他就看到笑嘻嘻的方羽,正站在他身后不远的位置,不停地鼓掌。

    “仙流皇子就连跪姿和哭相都那么帅气,不愧为三大核心之一,在下佩服……”方羽鼓着掌,笑道。

 文学

看到方羽就站在后面,仙流怔住了。

    他的脸上还挂着泪水,表情却陷入呆滞,显得更加滑稽。

    方羽笑容相当灿烂。

    但在仙流眼中,此时的方羽无异于阎罗王……是来送他最后一程的!

    “我曾经对你寄予厚望,可你在这次事件当中的表现,实在令我失望,甚至……让我感到难堪。”

    这时,古妖皇开口了,语气低沉,充满威严。

    听到这番话,仙流浑身一震。

    他转过身来,开始磕头,求饶道:“父皇,孩儿知道错了,真的知错了……”

    “自视甚高,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古妖皇摇了摇头,沉声道,“与君阳和秋绮相比,你的缺点太过明显。”

    此话一出,仙流的心沉到了谷底!

    这般评价落在他的身上,基本上等于判处了他的死刑!

    他再也没有翻身的可能了!

    想到这一点,仙流哭得更加大声了,磕头的频率变得更快,连地板都被撞得砰砰作响。

    “父皇,我知道错了,我知道错了……”仙流也说不出别的话了,只是机械地在求饶。

    现在,他什么也不想了,只想活命!

    然而,此刻的古妖皇,眼神却无比冰冷,不含一丝的情感。

    “你欺君犯上,无视旨令,胆敢对我亲封的特使出手……你是否忘了,如今的妖皇,仍然是我!”古妖皇寒声道,“妖皇之位,我不给你,你不能抢!”

    这话说得更重了。

    仙流胆子已经被吓破,情绪已到崩溃状态,趴在地上,浑身颤抖,哭喊连天。

    后面的方羽微微眯起眼。

    古妖皇铺垫了这么多的前言,言语说得越来越重,显然是想要把仙流给杀了。

    “仙流,我会把你押入古妖大狱,择日处……”古妖皇开口道。

    “别,我认为仙流皇子也有问题,把他交给我一同审问吧。”方羽赶紧开口道。

    “他不至于愚蠢到投靠圣院。”古妖皇皱眉道。

    “那可不好说,总之你把他交给我处理。”方羽说道。

    古妖皇看着方羽,缓缓点头,说道:“他得罪你在先,你想要亲自处置他也合理,那么……从现在开始,他就交给你了。”

    此时的仙流已然瘫倒在地,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神智已经不清。

    方羽看了仙流一眼,眼神微微闪烁。

    他保仙流一命,自然有他的考虑。

    只要利用得当,仙流的存在……会有极大的作用。

    “我现在就要去审问那些副系成员,顺便把这仙流也带过去。”方羽说道。

    “好。”古妖皇点头。

    “嗖!”

    他右手一挥,便有一道黑影闪到方羽的身前。

    正是四大狱使之一!

    “四大狱使果然是被你调走的。”方羽挑眉道。

    “我只是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古妖皇微笑道,“我相信你能打败霄月。”

    此刻的古妖皇,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而就在刚刚,陪伴他多年的道侣被方羽一拳轰杀。

    他不仅没有一丝的忧伤,反倒对方羽表示感谢……至少表面上是这样。

    这样一个家伙,方羽自然不可能信任。

    再加上……他其实已经被古妖皇利用了。

    因此,哪怕现在古妖皇说得天花乱坠,表现得多么诚恳……都没用。

    在方羽这里,古妖皇所展示,透露的一切……都需要打上一个问号。

    但是……表面上的友好,目前倒也没必要打破。

    维持现在的关系,慢慢搞清楚古妖皇的真实意图,之后再做打算。

    “嗖!”

    狱使释放出传送门。

    方羽带着仙流,直接进入到传送门中,前往古妖大狱。

    “咻!”

    传送门消失,大殿上便只剩下古妖皇。

    古妖皇看着方羽离开的方向,微微眯眼,右手的两根手指摩挲着,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

    “给我一个单独的牢房,我要优先审问仙流皇子。”

    到达古妖大狱后,方羽对身旁的狱使说道。

    狱使点头,右手一挥。

    方羽直接就进入到一个幽闭的牢房之内。

    而仙流……则是靠坐在墙壁前,双手双脚都已被锁链捆住。

    此时的他,双眼无神,神色绝望。

    由于他自作聪明的行为,他在一日之内,由高高在上的三大核心,妖皇之位的有力竞争者……沦落到古妖大狱的死囚!

    如此大的落差,哪怕用天堂坠入地狱来形容……都显得有点不够了!

本文标签:岳女名器在一起双飞

上一篇:按着她的腰疯狂闷哼 白洁张敏被双飞

下一篇:把自己自w到流泪 银根林慧静根苗免费阅读全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