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英语课代表穿裙子跟我作文: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2022-05-06 16:57:14【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肖舜闻言,又是一阵沉默。

在肖舜沉默的时候,药灵儿祈求的看着柳絮:“柳絮姐姐,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柳絮和柳织对视一眼

肖舜闻言,又是一阵沉默。

    在肖舜沉默的时候,药灵儿祈求的看着柳絮:“柳絮姐姐,我知道这个请求有点过分,但是我还是希望你可以答应我。”

    柳絮和柳织对视一眼,柳絮对着肖舜二人说道:“明天你们二人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们一起去柳家做客!”

    显然,柳絮看出了药灵儿的担忧,所以在药灵儿说自己有一个不情之请时,柳絮就先做了决定。

    闻言,药灵儿喜出望外的看着柳絮:“柳絮姐姐,这样真的可以吗?”

    柳絮随即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她旁边的柳织也跟着点了下头。

    肖舜看着这样的柳絮,不禁生出一股子敬意来,因为她可以为了朋友两肋插刀。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柳絮说过柳家不想介入龙州各世家的纷争中来,但是柳絮带着药灵儿等人回柳家就意味着柳家有可能站到了肖舜这边,即花家的对立面。

    虽然肖舜也很想阻止,但是他没有任何理由能够拒绝这个诱惑。

    随即几人决定明天天一亮就出发去柳家,然后回房间休息去了,虽然他们都睡不着。

    第二天,肖舜就看到药灵儿双眼红肿,眼圈下面一片青紫;然后看了看柳絮,发现她的情况比药灵儿好不了多少。

    看到人已经到齐后,柳絮就带着大家往柳家走去。

    在肖舜等人前往柳家的时候,在柳家的花宇现在心情可是好的不得了。

    本来昨天他还在为柳家是否会同意这场婚事而担心,但是在今晨,他看到那个老头后,就无比的坚定柳絮肯定会答应的。

    想到这里,他就不由得美滋滋的在柳家药田里休闲的逛着。

    花宇不知道,自他踏进柳家开始,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柳家人的观察之中,包括他今晨见了什么人。

    所以在花宇闲逛的时候,柳致就已经带着人去了柳家的药农房了。

    因为这里是柳家,花宇也不敢把药里大张旗鼓的放在自己的身边,所以他把他关在了柳家的药农房。

    药家的药农房是提供给柳家药田的农人准备的,因为最近药田已经处于农闲状态了,药农房就暂时空了下来,也给花宇提供了机会。

    柳致带着柳家的人悄无声息的就把花宇的人处理了,随即救出了药里。

    然后,自然而然的柳致就知道了花宇做下的所有的事。

    之后,药里也在柳致的秘密安排下住进了柳家客房。

    在柳絮几人到达柳家后,柳致先单独和柳絮交谈了片刻,这样让药灵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柳致在安排好肖舜二人后,随即把柳絮叫了出去。

    柳絮的房间内,柳致一言不发的看着柳絮。

    见状,柳絮小声的说着:“我知道自己擅自做主,带外人进来违反了族规,待此件事情了结后,我会接受惩罚的。”

    听到柳絮这么说,柳致就知道堂妹对自己的举动会错意了。

    “哎!”柳致叹了口气道:“絮儿,你从小和我一起跟在爷爷身边,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待,怎么在外面受了如此大的委屈,就不知道和家里人说呢!”

    说完还摸了摸柳絮的脑袋,“以前的你可不是这样的呀!”

    听到柳致这样说,柳絮红了眼眶,泪水不受控制的自面颊滚落。

    柳致将柳絮轻轻的抱在怀里,用手柔柔的拍着她的背,安慰她:“没事了,现在回家了,所有欺负你的人我柳家都不会放过的!”

    在柳絮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后,柳致拍了怕她的肩膀:“那位老者现在也已经救出来了,现在在我手上,但是我不希望你告知跟你回来的那两人,因为我还有其他安排。”

    看了看柳致,柳絮点点头。

    然后兄妹二人就回到了大厅。

    不多时,柳家的柳中、柳卫也来到了大厅。

    几人在柳絮的作用下,相互之间都有了个大致的印象。

    不一会儿,花宇也来到了议事厅。

    看着自己从未见过的肖舜、药灵儿,他笑着道:“这两位是柳家请来的见证者吗?”

    看着这样的花宇,柳絮对着他翻了个白眼,“花家主,我是不可能嫁给你的!”

    听着柳絮再次拒绝自己,花宇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冷声冷气道:“柳小姐,我提醒你一下,害羞也是有底线的好吗?”

    说完,会看到花宇对着柳絮无声的说到:“那个老头的性命,你不准备要来吗?”

    坐在柳絮身边的药灵儿一直注视着花宇,自然也看懂了他的嘴型。

    “你把我爷爷这么样了?”随即站起身来,对着花宇质问道。

    花宇的脸色立刻就黑了,对着柳絮阴恻恻道:“柳小姐,即使不想嫁给我,也用不着给我安这么大的罪名吧!”

    然后对着首座上的柳中委屈道:“柳老爷子,结亲不成你我两家的情谊还在吧,难道你就任由柳家的后辈在自己的地方如此羞辱我吗?”

    看着这样死不悔改的花宇,柳中也毫不留情道:“花家主,你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想必也是心知肚明的,何必在这里装腔作势呢?”

    听到柳中也是这么个态度,花宇更是气不打一出来:“呵呵呵,柳家真是好厉害呀!就是这样对待自己的客人的吗?”

    柳卫的眼神也冷了下来,指着门口道:“花家主,话已经说道这个份上了,那就请吧!”

    花宇面色难看的哼了一声 ,随即一甩衣袖:“哼,柳家!我记住你们了。”

    说完就大步流星的往柳家外面走去。

    药灵儿见状立即就追了出去。

    就在肖舜准备起身去追的时候,柳致挡在了他的面前,“肖先生,请留步!”

    说完就示意柳织站到门口,留意着四周是否有人。

    然后对上肖舜不解的目光,柳致继续说道:“肖先生,你是聪明人。现在我柳家有一桩交易想和你谈谈,还请赏个脸!”

    肖舜闻言更是吃惊道:“我一介白衣,有什么值得和柳家交易的呢?”

    说完,目光看了看柳致,然后有依次看了看柳家的其他人,最后把目光落在大门外,神色止不住的担忧。

    “肖先生,请放心,我们会保证药家祖孙的安全的。”柳卫在这时开了口。

    闻言,肖舜眯起眼睛,语气不善道:“原来这就是你们柳家和我谈交易的态度吗?”

 文学

看着肖舜突变的脸色,柳絮站起来想解释什么,但是被伯父的眼神制止了。

    柳致看着面上带着怒气的肖舜,语气平和道 :“肖先生 ,请你不要这么激动好嘛。”

    看着面色渐渐平和下来的肖舜,柳致继续说道:“我承认药老先生现在在我们手上,但是我们没有丝毫胁迫您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能慎重考虑!”

    听到柳致这样说,肖舜在心里不屑道:你们柳家还不是说的好听,现在人在你们手上,这还不是威胁嘛。

    但是脸上丝毫没有将自己对柳家的不满表现出来。

    “既然你们都已经怎么说了,不妨将交易的内容也说的更清楚些呗。”肖舜面无表情的说道。

    看着这样的肖舜,柳致带着浅浅的笑意说道:“很简单,就是杀了花宇,但是又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和柳家有关。”

    听完柳致的话,肖舜也笑了,“柳少爷,您怕不是在说笑吧,真的就是这样而已嘛?”

    坐在首座上的柳中开口道:“因为你帮助过絮儿,所以这次我们也帮助你而已。”

    “哈哈!原来如此。”听完柳老爷子的话,肖舜茅塞顿开的笑道。

    看着肖舜明白了自己的潜台词,柳中也不在停留,随即就起身离开了大厅。

    看着爷爷离开的背影,柳絮忙不地的跟了上去,因为她知道,爷爷临走时看她的眼神就是这个意思。

    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回头看了肖舜一眼,眼神里满满的都是歉意。

    其余的柳家人也都注意到了柳絮的动作。

    在柳絮祖孙二人离开后,柳卫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说道:“有些人、有些事经历过就想做梦一样,梦醒了,就该回归现实了。”

    然后也离开了,柳致这次倒是没有言语的走了。

    柳织看了看肖舜,有望了望父兄离开的背影,没有缘由的说了句对不起,随即也跑开了。

    在空荡荡的大厅站了片刻后,肖舜也快步离开了,嘴里还小声的念念有词道:“老子再也不想来这个鬼地方了。”

    在柳家其他人的指引下,肖舜找到了药里,随即带着药里着急忙慌的去追赶药灵儿。

    这边的药灵儿在龙州城外的大道上截住了花宇。

    这还得益于她自小跟着药里采药,对着这附近的羊肠小道了如指掌,否则她是如何也追不上骑马的花宇。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药灵儿,花宇奸笑道:“呵呵!真是有胆呢,居然敢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来送死!”

    药灵儿张开双臂,坚定的站在路中间,对着花宇喊道:“你把我爷爷藏到哪里去了,快让你的人把他放了!”

    “呵呵!”花宇嚣张的坐在马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药灵儿:“你爷爷已经被我杀了,尸体也拖去喂狼了!你要不然就去狼窝里找吧!”

    “你...你没有人性!”药灵儿指着他骂道。

    “我要是真的没有人性,你在不久之前就应该已经葬身于我的马下了!”花宇不悦道,“早知道是你,我是绝对不会勒马叫停的!”

    原来,在药灵儿自路边冲出来的那一刻,就差点被花宇的马给撞飞了,好在花宇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还是及时的把马拉住了。

    “你...”

    对着这样额花宇,药灵儿有些词穷。

    看着这样冥顽不灵的药灵儿,花宇眼里闪过一丝杀意:“既然你执意送死,那么小爷不介意送你一程!”

    说着就骑着马退后几步,然后一鞭子狠狠的抽在马身上。他身下的马吃痛的嘶吼一声,随即敞开了蹄子朝着药灵儿冲来。

    药灵儿也被眼前的景象吓呆了,尽然连最基本的躲避 都忘了。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黑影自一颗树上飞的略下,猛地扑倒药灵儿,连带着她在地上翻滚几周后,险险的避过马蹄,落在了旁边的草丛里。

    在马跑出去几百米米后,花宇又一溜烟的跑回来了,看着空荡荡的路,大声喊道:“谁,竟敢坏我的好事?”

    那黑影自草丛里爬起来,眼神如刀般看着花宇,也不管还在草丛里吓傻了的药灵儿。

    感觉到对方目光里的敌意,花宇厉声喝道:“何方鼠辈,青天白日的还遮遮掩掩,定然是个见不得光的蝼蚁!”

    听见花宇还不留情的话,那人目光里的杀意更甚:“花家,早晚都要收拾的,早一点,迟一点应该也没有关系吧!”

    说着他就抽出来自己的长剑,随着一个剑光的起落,那花宇就跌落马背,掉在地上生死不明。

    “呵!如不堪一击还敢在我面前嘚瑟,真是不知所谓!”看着连自己一招都接不住的花宇,黑影嘲讽道。

    随即他就对着花宇的胸口就是一剑刺去,迅速抽出。

    然后转过身子就朝着药灵儿的方向而来,药灵儿在草丛里看着黑衣人这一系列动作,吓得是魂飞魄散,神情呆滞。

    就在黑衣人离自己越来越近的时候,肖舜的声音传了过来。

    “药灵儿!药灵儿!你在哪里呀!”

    那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

    听见肖舜的声音,药灵儿渐渐回过神来,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依旧没有动作和言语。

    看着这样的药灵儿,黑衣人弯着腰,把脸靠近她身前,语气轻快道:“他们在叫你吗?”

    看着他,药灵儿还是呆呆傻傻的,但是鬼使神差的她微不可查的点了下脑袋。

    “呵呵!还真是可爱呢!”黑衣人的语气明显是开心的。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黑衣人突然一手把药灵儿抱起,温柔的把她放在路边,对她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就消失在了草丛之中。

    见状,药灵儿张大了嘴,似乎想叫他,但只说出了两个细弱蚊子的声音:“谢谢!”

    等到肖瞬他们来到药灵儿面前的时候,药灵儿刚刚从地上站起来,在拍打身上的尘土。

    看着这样的药灵儿,药里担忧道:“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还有叫你怎么不回答啊?”

    药灵儿没有搭话,只是直愣愣的看着药里,然后一把扑进他的怀里,放声大哭。

    对着这样的药灵儿,肖舜也没有办法指责,只能看着药里哄孩子般的哄在她。

    就在肖舜视线离开药灵儿后,就发现了被一剑穿心的花宇。

    随即上前查看,他发现杀花宇的人,修为颇高,至少是目前的自己无法达到的高度,不禁感慨:“龙州城的这池水真是越来越深了呢!”

    随后他就把目光落在了药灵儿身上,因为现场就只有她一个人。

    这边药里终于把她哄好了,随即也看到了倒在血泊里的花宇 ,然后用震撼的眼光看着肖舜:“你这么快就把他解决了?”

    肖舜把目光收回,对着药里耸耸肩:“不是我干的!”

    然后在四周寻找一圈后,对着药灵儿淡淡的开口道:“灵儿,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药灵儿想起那人临走时做的噤声的动作,也摇了摇头:“不...不知道!我...我刚刚晕倒了!”

    肖舜先是疑惑的看了她一样,然后就看到旁边草丛的确有人躺过的痕迹也不再问她了。

    在肖舜看自己的时候,药灵儿不由自主的放慢了呼吸,察觉到肖舜的目光离开后,她慢慢的缓了口气。

本文标签:对着镜子双腿张开揉核h

上一篇:bl又粗又长进菊打屁股道具:女主人洗澡时被宠物高潮

下一篇:娇妻宫交高潮h:没有工具如何将自己玩到GC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