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扒开美女的屁股桶30分钟:按在桌上狠狠进入

2022-05-07 00:52:5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车辆开不进去,只能停附近停车场或者路边上,小县城管的不严,除非一些主要干道,较偏僻点的巷道都停着很多车。

  谢燕沉停车的位置,在一颗银杏树下,这个时节叶子都黄透了,掉了很多

车辆开不进去,只能停附近停车场或者路边上,小县城管的不严,除非一些主要干道,较偏僻点的巷道都停着很多车。

  谢燕沉停车的位置,在一颗银杏树下,这个时节叶子都黄透了,掉了很多,不少枝桠都光秃着,

  门口有不少的小摊贩,卖水果,炒粉、串串等各种小吃的,现在是晚上七点多,有零星几个人站在小摊前等着,食物的炊烟在冬日的夜里,给萧瑟冷清的街道增添了不少暖色。

  车内没开灯,只不远处的路灯从车窗透进来。

  谢燕沉背着光,镜片下的深眸平静的看着她,西装革履,无论怎么看都正经正派,但修长的手指却极恶劣的搅动着。

  江嬛其实有些不舒服,尤其看着他镜片上隐约映出的自己,但她还是顺从着,直到谢燕沉玩够了,把手指抽了出去。

  她有些被呛到,按着胸腔忍不住咳了两声。

  谢燕沉抽了两张纸巾,细心的给江嬛清理。

  江嬛近距离看着男人的眉眼,小心翼翼问:“你生气了吗?”

  谢燕沉动作停下,看着她略有些不安的脸,带着几分浅笑,反问:“你为什么觉得我会生气?”

  江嬛垂下眼帘,睫毛轻轻翕动,嘴唇嗫嚅了几下,说:“今天周助理的事情……其实我早就知道周助理不会拿给你签字,我是故意给她,想让她犯错被处罚的。”

  说到这里,她抬眼看着谢燕沉,“你今天应该都看出来了吧?”

  谢燕沉看着江嬛没说话,这张漂亮脸蛋上的表情没分没寸都拿捏的极好,就是那双眼睛没有完全入戏。

  他说:“你确实给周助理设了陷阱,不过也是她自己跳进去的,处分是她应得的。不过,你有没有想过,你给她挖了坑,等她反应过来,她同样也会在工作中给你使绊子,今天你对她手下留情,可来日她未必对你手下留情。”

  谢燕沉噙笑看了她眼,淡淡掀唇:“江嬛,对待敌人,切忌心慈手软。”

  听完他这番话,江嬛愣了一阵,回过神来才觉得后背有些凉。

  其实认真说起来,她和周简怡算不得敌人,只不过工作中有些小摩擦,加之周简怡看到她上谢燕沉的车又传了出去,她只是设计想让周简怡受到些处罚。

  她也想过周简怡反应过来,肯定会寻她的麻烦,但即便这样,她也没想对周简怡“赶尽杀绝”。

  江嬛静默了片刻,才又开口:“可她是你的助理啊,你、你对她就一点儿不在意?”

  谢燕沉说:“周助理业务能力还不错,但也不是非她不可。”

  听到这个回答,江嬛并没有觉得多开心,心里反而有些不舒服。

  在谢燕沉眼里,她和周简怡也没什么区别吧?

  江嬛又想起张澜的话,她说谢燕沉不过是暂时代理锦荣厂长一职,所以在青湖待不了多少时间,说不定明天、后天又或者下周就离开青湖了。

  她没有多少时间慢慢耗。

  江嬛软白的手搭在谢燕沉的手背上,指尖扣着他的掌心,“谢燕沉。”

  这是江嬛第一次叫谢燕沉的名字,婉转动人。

  谢燕沉没说话,静静等着她开口。

  江嬛内心挣扎了几秒,脸在他的注视下热了起来,说:“那我,我能不能在你心里有点儿位置?”

  她其实想说,能不能非她不可。

  但显然太痴心妄想。

  江嬛乌黑柔顺的头发披在肩上,其实白天上班她习惯扎低马尾,是下来前才松开的,二十出头的年纪,皮肤白皙水嫩,一双眼睛乌黑明亮,此时正殷切的看着谢燕沉,有些紧张忐忑的等着他的回答。

  见谢燕沉隔了许久都没说话,江嬛感觉有些难堪。

  再回头想想,她不过就一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火包友,竟然还异想天开让谢燕沉心里有点儿她的位置。

  江嬛,你真可笑。

  江嬛双手不安的撑在腿侧,低垂着头,眼泪在眼眶打转,强忍了很久,还是滚了下来,砸在了膝盖上。

  “我、我先回去了。”

  她带了哭腔,不敢再去看谢燕沉,慌乱的解开安全带,手搭在门上想下车,手腕被谢燕沉轻轻扣住。

  “等等。”

  江嬛没转过身去,谢燕沉将袋子塞到江嬛手上,“这个拿回去吃。”

  江嬛愣了下,转身看了眼,是糖炒板栗,她有些迷茫的对上谢燕沉的视线。

  谢燕沉说:“来的路上,见有个大爷在买,就买了点。”

  江嬛:“谢谢。”

  谢燕沉没放开江嬛的手指,指腹忍不住摩擦着她手腕上的肌肤,过了会儿,他说:“江嬛,我考虑一下,再回答你的问题。不过、”

  谢燕沉看着江嬛的眼眸转深,唇角勾了勾,“我是个商人,不做亏本买卖。

 文学

回宿舍的路上,江嬛一直想着谢燕沉的话。

  他说要考虑。

  这是不是说明她还是有机会?还有他说的不做亏本买卖,江嬛其实也不太明白这话他想表达的意思。

  江嬛拿钥匙开了门,将板栗放在桌上,在床上呆坐着片刻,电话铃声响起,她才回过神来。

  是江禹谦打来的,说她姑姑的儿子周末要回来,奶奶让他们星期天回家一起吃个饭。

  江嬛应了声好,问候了几句江禹谦的身体情况,然后挂了电话。

  从小到大都是如此,她跟江禹谦没什么话说,即便坐在一张桌子吃饭,除非必要,两人也很少交谈。

  想到周日要回奶奶家,江嬛心底有点焦躁。

  她看着桌上的板栗袋子,拿了颗出来,还有些烫,大概确实像谢燕沉说的,来的路上顺路买的。

  板栗很大颗,开了口,很好剥壳,翻炒后的果实金黄饱满,吃起来清甜软糯。

  江嬛从小就爱吃糖炒板栗,大学前,陈婉莹偶尔会给她买,但从不让她多吃,大学的时候,学校后门经常有卖的,大一冬天,她几乎一周要买三四次,大二后,就变成了陆添给她买。

  上一次吃糖炒板栗还是去年冬天。

  那时候年底了,陆添来找她,买了板栗过来,她那段时间忙疯了,回到出租屋还在加班。

  陆添就坐在床边陪着她,她忙着加班,陆添就忙着给她剥板栗,剥一颗给她喂一颗。

  江嬛剥第二颗的时候,眼睛就酸涩起来,各种跟板栗有关的回忆在脑海中浮现。

  她仰起头,看着天花板上的刺眼的灯光,等那股酸涩退去后,她把板栗袋子封好,打算明天带去办公室给同事分了。

  隔天是周四,上午张澜召集大家开了个小会,然后江嬛统计了昨天的考勤发到各部门负责人,等忙完她才有时间去茶水间煮了杯咖啡。

  等候的过程中,手机响了下,她拿出看了眼,是她在网上买的茶具到了。

  她正想着下班的时候去门卫室拿,身后突然传来一阵高跟鞋的声音。

  江嬛没回头,盯着正在运作的咖啡机。

  旁边传来水声,周简怡在洗杯子,她动作弧度有些大,洗杯子的水溅了不少到江嬛身上。

  江嬛穿的是件雾蓝色短款羽绒服,水渍溅上后很明显。

  周简怡看了她眼,阴阳怪气说:“真是对不起啊。”

  江嬛没理她。

  周简怡却没打算放过江嬛,昨天她被罗总处分后,她左思右想,最后总算让她想明白了。

  她在省城工作的时候,职场上那些小伎俩她再熟悉不过,回到青湖反倒掉以轻心,在一个小丫头片子身上栽了跟头。

  她盯着江嬛看了会儿,说:“昨天那事是你设计我的吧?”

  江嬛还是没理她的话,咖啡机停止工作,她端起自己的杯子就准备出去,周简怡却挡在了她面前。

  周简怡冷眼看着她,“江嬛,别以为你不承认,我就不知道是你!你这点小伎俩还想糊弄我,这件事我跟你没完,你给我等着!”

  昨天她被处分后,她其实想过干脆辞职不干了,她之所以来锦荣,也不过是作为过渡的工作,她回青湖其实是准备考公或事业单位。

  但她越想越不对劲,想清楚是江嬛捣鬼后,她又怎么甘心就这么走人。

  要走也是江嬛卷铺盖走人!

  江嬛看了周简怡一眼,绕开她走了。

  下午天又阴了下来,临近下班突然下起了大雨,还伴随着雷鸣闪电,张澜家里出了点状况,她得去接孩子放学,于是将手头部分工作让江嬛帮忙处理下。

  江嬛本身也要加点班,等弄完张澜交代的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办公室的人都走光了。

  她在窗户边站了会儿,雨下的真大,估计撑伞都不管用。

  江嬛拿出手机准备试试能不能叫到车,身后响起几声轻微的叩门声。

  她转身一看,谢燕沉穿着蓝色衬衣黑裤站在门口,臂弯搭着件外套。

  他衬衣的颜色倒是和江嬛羽绒服的颜色出奇的相似。

  江嬛愣了愣,呐声说:“谢厂长还没走?”

  谢燕沉:“处理点事情,耽搁了些时间。忙完了没,我送你回去。”

  江嬛脑子有些当机,虽说办公室里的同事几乎都知道她和谢燕沉有不正当关系,但这么明目张胆,江嬛还没那个勇气。

  “那个……会不会不太方便?”

  谢燕沉笑道:“下大雨,员工加班打不到车,作为厂长,顺路送一下,有什么不方便?”

  见谢燕沉丝毫不在意影响,江嬛也不好再矫情,于是快速的那了东西跟着谢燕沉下了楼。

  好在办公室的同事都下班走了,一路上没遇到熟人。

  几分钟后,车停在锦荣员工宿舍外,今日下大雨,宿舍门口很冷清,昨晚那些摊贩都没来,路上几乎看不到人。

  下车前,江嬛磨蹭了下,咬了咬唇,问:“你昨晚说要考虑下,你现在考虑好了吗?”

  谢燕沉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说:“这周日,我告诉你我的答案。”

  有了个期限,江嬛稍稍安心不少,她嗯了声,凑过去吻了吻谢燕沉的唇角,说:“谢谢你送我回来,雨天路滑,你回去慢点儿开车。”

  江嬛下车撑开伞,又弯腰对车内的谢燕沉挥了挥手,这才朝门口走去。

  谢燕沉的车并没有立即开走,他目送着江嬛的背影。

  突然,刚走出没几步的江嬛停了下来,从谢燕沉的角度,看不到江嬛的表情,却能看见江嬛前方不远的位置站着个人。

本文标签:扒开美女的屁股桶30分钟

上一篇:揉捏奶头自慰呻吟h:调教秀女h嗯啊玉势

下一篇:玩花蒂跪趴把腿分到最大:办公室强奷漂亮少妇同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