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和肥熟岳销魂:仙子与丑陋老汉高H

2022-05-07 18:24:4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库斯瑞达今天又赢了比赛,一场下来就赚了二百多万。他激动的跑到赛场里来,抱着自己的***赛马脖子不停的亲吻,好像在吻着自己的情人,不,比情人还要宝贝,情人只懂得花钱,而这匹***还会

库斯瑞达今天又赢了比赛,一场下来就赚了二百多万。他激动的跑到赛场里来,抱着自己的***赛马脖子不停的亲吻,好像在吻着自己的情人,不,比情人还要宝贝,情人只懂得花钱,而这匹***还会给自己赚钱。
  ***是他给这匹中东小母马新起得名字,以他们国家的国花命名,却也名副其实:这匹小母马长得非常漂亮,个子高,头却小巧,四肢修长神骏,而且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更难得的,它身上长了一些花旋,好像细碎的花瓣,所以库斯瑞达给它起了名字:***。
  库斯瑞达让骑手阿鲁带着***四处转转,顺便给它买些补品回来。
  这个***也有一样奇特的爱好,不只吃平常马草马料,还喜欢喝一种鱼汤。当初买马的时候,卖家就把这个嗜好说得明明白白。
  库斯瑞达满口答应:“没问题。我们飞鱼国还少了它的鱼汤喝?”
  可买回来了,却发现这马儿这一爱好确实有些奇葩:它只喝一种乌头鱼做的鱼汤,当地没有。而且必须新鲜,放得久一些就不喝。
  为了它这个爱好,库斯瑞达专门修个塘,从中东地区买来鱼苗,在鱼塘里养着。每天雇人钓鱼给***熬汤喝。
  阿鲁牵了马遛了两圈,洗刷完毕往鱼塘这边过来。让经管鱼塘的工作人员钓几条鱼上来,给***熬汤喝。他知道这种鱼并不好钓,说好了,过一个半小时给送过去就行。
  可那个工作人员说:“您来都来了,就自己带回去行了。”
  阿鲁看着这个年轻的工作人员,斜眉吊眼,懒洋洋又贱兮兮的样子,是个新来的,肯定还不知道这鱼多难钓,于是就想看他出丑:“好啊,你现在就去钓,我等着。”
  不用说,这个年轻人正是陈二蛋。他拿了钓鱼竿,并没有拿鱼食,又拎一个小塑料桶,摇摇晃晃的往鱼塘边上走去。
  阿鲁存心要看他出丑,也不提醒他忘带鱼食了,就跟着他一路到鱼塘边,把马拴到池边的树上,过去想看他怎么钓鱼。
  等他拴好了马,也就三两分钟,来到陈二蛋身边的时候,发现他的小鱼桶里已经有了三条乌头鱼。这种鱼头大身子小,满嘴利牙,性情残忍又极为狡猾。一般的鱼食它根本不吃,有时候把吊钩都能咬断,很难钓上来。
  阿鲁太奇怪了,“这人怎么钓上鱼来的?”
  陈二蛋在一边问他:“每天不是只需要三条吗?现在够数了,你拿走熬汤去吧。”
  阿鲁有意要看他钓鱼,就说:“今天多熬一些,你再钓一条上来。

 文学

库斯瑞达也听得神奇:“有这样的事情?你把他叫了来,我要亲自问问他。”
  阿鲁接受命令,急忙来找陈二蛋。后者正在自己的单身宿舍里,小床上躺着,翘着一条郎腿唱小曲儿,听外面阿鲁在找他,他心里暗笑:“成了,看来姜太公这一手果然好使,这就叫做‘愿者上钩’!”
  阿鲁在屋外喊了两声,陈二蛋让他进来,自己躺在床上一动没动,眼珠都没转过去,“什么事儿啊!”
  阿鲁要看别人这个样子,早就毛了,但不知怎的,在陈二蛋这里他一点也毛不起来。陪着笑脸说:“我们二公子请您到他那里去一趟!您换下衣服,跟我走吧。”
  陈二蛋一动不动在那里:“你们二公子是谁啊?我在这里的工作就是管钓鱼的,鱼你已经拿走了,怎么还要我去一趟?下面是我午休时间,我不想去。”
  阿鲁还没见过这么托大的人,要知道二公子那是谁?是飞鱼国国王最宠爱的儿子,很可能,将来就是这个国家的国王。他叫你,你还敢不去?
  不过,越是这样,阿鲁越是觉得这人深不可测,于是又客客气气的说:“我们二公子想请教你养马的事情,你不是说***不适合喝鱼汤……”
  陈二蛋道:“他要向我请教,那他自己来啊,怎么还能让我去找他?这样吧,他要真的想请教的话,让他一个小时来一趟,我现在困了,要睡一小会。你也请吧。”
  阿鲁被赶了出来,带着一鼻子灰又给库斯瑞达回话。胖乎乎的库斯瑞达一听,小眼睛眯成一条线了,嘿嘿笑道:“看来还真是个怪人。那我就等他一小时,看他能说出什么,说得对了,我就好好赏他,说不对,看我不拿鞭子抽他!”
  过了一个小时,库斯瑞达还真就带了阿鲁来到鱼塘边,陈二蛋的宿舍里。后者刚刚睡醒的样子,伸个懒腰,把他们两人带到屋子,弄来小板凳给两个坐下。
  库斯瑞达看看陈二蛋:“你是新来的?也懂养马?”
  陈二蛋也在打量他,觉得这个富贵二公子和自己想象中的还是差距不小:十七八岁的样子,微胖,眼睛细长两道缝,看起来总是笑眯眯的,看起来挺和气,并没有什么恶相。他也笑着回道:“我其实是个大夫,对于人病马病的,也略知一二。”
  库斯瑞达听得有些奇怪,问:“你到底是看人的医生还是看马的兽医?怎么还有两样的都懂的吗?”
  陈二蛋笑道:“这有什么奇怪?所谓病者,就是不正常了。天地万物都应有个常道,不正常了就是病了。调理过来了,就是好了。我不但看过人,看过马牛羊,对于一些果树花草都看过病的。”
  库斯瑞达听得半信半疑:“你也不用整那么多玄虚,我就问你,我的马怎么了?它现在也不正常吗?”
  陈二蛋道:“它当然不正常啊。对于马来说,就是要吃草的,你让它喝鱼汤,那不是找病吗?”

本文标签:仙子与丑陋老汉高H

上一篇:2022最好看(跳D放在里面逛超市的故事)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当我手指把蜜唇给扒开了一下:娇妻趴在桌子边把屁股撅起来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