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粗糙绳结磨过花蒂h:军人的粗大(H)拔不出来

2022-05-07 23:30: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等宋苒赶到医院时,就见一架行动病床被推着进了产房。
  长廊里回荡着女人隐忍的嘶吼声,男人一路追过去,最后被陆瑶严令呵斥在了门外,“你别进来,别进来!”
  陆瑶知

等宋苒赶到医院时,就见一架行动病床被推着进了产房。
  长廊里回荡着女人隐忍的嘶吼声,男人一路追过去,最后被陆瑶严令呵斥在了门外,“你别进来,别进来!”
  陆瑶知道一个女人生孩子的样子有多可怖,她不想邵允琛见证这一幕。
  不多久,邵母和陆母也急匆匆赶了过来。
  产房外,一向一丝不苟的男人此刻满眼布着焦急,西装是褶皱的,衬衫领口被恣意扯开,一双幽暗深邃的眼睛只一动不动地盯着产房大门。
  旁边的两位老人家也各自拧紧了眉头,在那片狭小的空间里打着转转,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一不留神就撞到了一块儿。
  宋苒站得远远的,定睛看着这一幕。
  她恍惚间觉得,眼前的世界被分裂开,她与不远处的那群人之间,隔着不可逾越的鸿沟。她也是在这时候才恍然明白过来,真正的生孩子,应该是这样的场面才对。
  孩子应该属于一个家庭,而不是某一个特定独立的个体。
  而她宋苒,兴许这辈子都体会不到那样的乐趣。
  正这么想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竟突然响了起来,她掏出来一看,信息界面上弹出一句话来。
  “十小时后回京都,你在哪里?我想见你。”
  信息号码没有备注,但会发这条信息的人是谁,不言而喻。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当前场景的触动,宋苒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假装忽略,而是不轻不重地回过去三个字,“京都见。”
  看着消息被接收的提示,女人淡淡勾唇一笑,心底里是少有的平静。
  回想起今天半夜的时候,手机上接收到了一张照片,是那个男人站在墓碑前,一脸沉痛而复杂的样子。
  现在回想起这一幕,她突然有些想笑。
  当时,给她发这张照片的男人用法语问她,“是不是这样就行了?你打算一直这么瞒下去吗?”
  她淡淡一笑,“至少现在不是时候。”
  这天的宋苒,就这么静默着在医院长廊里站了一会儿,等思绪归拢之后,最终选择不去打扰这本该属于邵家人的气氛。
  她拎着买好的礼物走到护士台,笑着嘱托,“麻烦替我转交给302病房的陆瑶小姐。”
  年轻的小护士匆匆忙忙登记好了,点头应下来,等人走远了,才一脸兴奋地戳了戳旁边同伴的手肘,“诶,看到没有,这个姐姐笑起来的样子好有魅力哦。”
  同伴闻言,从一堆文件资料中抬头,朝那背影瞄了一眼,又无情拆穿,“所以你就答应替人家转交物品,这可是不合规的。”
  ——
  彼时尚在国外的单饶,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
  他的眼底浸满了疲倦,身体斜靠在车窗边,看着凌晨的街道上闪烁着霓虹,整个人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蔫蔫的。

 文学

陆瑶与邵允琛的第三个孩子,取名叫邵安迟。
  因为邵允琛不满他迟迟到来,无端多折腾了陆瑶两天。
  邵安迟满月那天,邵家办了一场盛大的满月酒。
  宋苒与单饶来了,这本就足够让陆瑶意外,而更让她讶异的是,一度消沉了很久的顾大少爷竟然带回了心高气傲的宫大小姐。
  宫岐还是一如往常,春风满面,走起路来摇曳生风。
  在隔壁宝宝房逗弄孩子的时候,陆瑶忍不住笑话她,“不是说不回国了吗?”
  宫岐表情夸张地逗着邵安迟,将他逗得咯咯大笑,自己则漫不经心地回应着:“我还不是回来看你的,怎么不欢迎啊?”
  陆瑶看出她避重就轻,想了想,还是没将话题继续下去,“你自己掂量清楚就行,我倒是希望你留在国内别走了。”
  “那不行……”谈及工作,宫岐的立场十分坚定,不过顿了片刻,她又敛眸笑笑,“不过小喵会转学回国内,国外她待不习惯。”
  小喵留在国内,也就意味着宫岐的根飘不远了。
  但她说完,见陆瑶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便不免起了疑心,“你怎么一点都不惊讶?”
  陆瑶这才后知后觉,非常夸张地长长“哦”了一声,“你把小喵留在国内,谁来照顾啊?”
  浮夸的演技自然逃不过宫岐的法眼,女人侧眸轻轻瞄了她一眼,便无情戳穿,“少装了,是不是从顾峥那儿听说的?”
  陆瑶见状,只能无奈地耸耸肩,冲她笑起来。
  笑了片刻后,又突然起了好奇心,抓着她的胳膊一脸八卦地问:“跟我说说,你去国外以后发生了什么?”
  宫岐被拽着,在陆瑶旁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闻言十分不在意地摇了摇头,“没什么好说的……”
  ——
  宫岐不愿意说,是因为真正要说起来,那就是一个略显矫情的故事,半点不符合她职场女强人的身份立场。
  所以关于后来她和顾峥之间发生的那点事儿,她都一直深埋于心,哪怕顾峥无端提及,都会被她痛扁一顿。
  宫岐抵达英国一周之后,身体开始频繁出现不适。
  胃口奇差,脸色苍白,每天早起的时候,还会恶心想吐。
  一开始她也没多心,只认为是刚换了环境水土不服,但有一天吃早餐的时候,小喵一边往面包上抹着果酱,一边盯着刚从厕所吐完回来的宫岐,冷不丁问了一句:“妈咪,你是不是有小宝宝了?”
  宫岐如今回想起来,还记得那冷汗瞬间就爬满脊背的仓惶感。
  她顿在从洗手间往餐厅去的路上,眼睛睁了睁,下意识伸手摸向了自己的小腹,“小喵,你听谁说的?”
  小喵照旧一脸天真地抹着果酱,将做好的三明治面包摆到对面宫岐的餐盘里,才毫不在意地呢喃一句:“我听瑶瑶阿姨说,她刚怀小弟弟的时候就像妈咪这样,经常吐得吃不下饭啊。”
  小喵假装说得无心,却时不时瞥着一双圆溜溜的眼睛去观察妈咪的表情。
  当天早上,宫岐连早饭都没有吃,随即抓了一件外套就奔出了家门,“妈咪出去一趟马上回来。”
  听着房门“砰”的被关上的声音,前一秒还在乖乖吃饭的小家伙下一秒就骨碌一声爬下来,奔向了沙发上的手机。
  快速而熟练地拨通号码之后,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在客厅里打起了转转,“顾峥叔叔,妈咪走了,我现在应该怎么办啊?”

本文标签:粗糙绳结磨过花蒂h

上一篇:当我手指把蜜唇给扒开了一下:娇妻趴在桌子边把屁股撅起来

下一篇:他的粗大把她捣出白沫H:SP的八种姿态和打法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