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嫩粗大撑开灌满浓浆np:色老头老少通吃 淑兰韵如

2022-05-08 01:00:01【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李星河狠狠掐了下大腿,好疼!他居然还活着!

熟悉的高楼,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水果店,还有那胖胖的店老板,这不是他十年前工作的商贸大厦吗?

“青海玉树7.1级地震以造成26

李星河狠狠掐了下大腿,好疼!他居然还活着!

    熟悉的高楼,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水果店,还有那胖胖的店老板,这不是他十年前工作的商贸大厦吗?

    “青海玉树7.1级地震以造成2600人遇难,270人失踪……”

    “下一条新闻,上海世博会将于5.1号开幕,届时将有240个国家和国际组织前来参展……”

    水果店内,胖老板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新闻,音量开的很大,嗡嗡的声音在李星河脑海中炸响。

    玉树地震?上海世博会?这不是2010年发生的事吗?

    李星河印象极为深刻,因为他曾作为志愿者前往玉树救灾,时间他绝不会记错。

    与此同时,一处报摊上的报纸吹落在脚下,时间赫然写着2010年4月20日。

    “我居然重生回了十年前?”

    前世的李星河是一个金融从业者,工作十多年依旧入不敷出,女友索要天价彩礼致使父母意外过世,妥协之下的婚姻充满了算计压榨,最终抑郁走上自杀这条路。

    却不想等待他的不是地狱,而是重生!

    前世一幕幕在眼前浮现,李星河强压下内心激动,既已重生,他暗暗发誓一定要改变前世的悲惨命运!

    沉思间,兜里的手机响了。

    “李星河,你怎么还不来?我爸妈都等着急了!给你十分钟,再不来后果自负。”

    电话被挂断,李星河愣了下,吃饭?4月20号?这不就是父亲出车祸的日子吗?

    那一天李星河永远不会忘记!

    订婚彩礼二十万,可女友胡夏萱一家却不满足,再次狮子大开口索要十万彩礼,家里已经山穷水尽,得知这件事后父亲一声未吭,辛苦出车一天后,为了能多赚彩礼钱,父亲晚上继续熬夜加班,结果因疲劳驾驶出车祸身亡。

    更让他愤怒的是胡夏萱知道后的态度,不仅没有丝毫伤心,满脑子竟还惦记着父亲公司的赔偿款。

    愤怒归愤怒,可前世的李星河最终还是妥协了。

    他对胡夏萱有感情,而且彩礼也要不回来,掏空了家底,总不能人财两空。

    殊不知,那才是他悲惨人生的开始。

    今日,李星河得以重生,他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胡夏萱,今天老子就要跟你说白白!”

    来到约好的高档餐厅,一家三口正等着,其中那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漂亮女人便是女友胡夏萱。

    心如蛇蝎的女人,再漂亮也碰不得。

    “干嘛去了?跟我爸妈吃饭居然迟到!”胡夏萱颐指气使的喊道。

    李星河没回答沉着脸落座,服务员随之递上菜单。

    “不用了,我说几句话就走。”

    “李星河,你什么意思啊?”胡夏萱恼火,刚要发作被丈母娘方琴拦住。

    “夏萱,你跟星河可是要过一辈子的人,别吵了。”

    “就是!”老丈人胡立军附和道:“星河是男人,在家怎样都行,在外总要给男人几分面子。”

    平时只会帮腔女儿的老两口今日居然转了风向,李星河心中毫无感激,因为他知道这一家人打的什么算盘。

    “你们是想再加十万彩礼吧?”

    三人皆是一愣,胡夏萱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李星河冷笑,“我还知道这些钱是用来给你爸妈在市区买房子,我家给的彩礼也只够首付,结婚之后每月月供都要我来还。”

    胡夏萱满脸诧异,他们的确是这样打算,可李星河怎么会提前知晓?

    “我爸妈也是想住的离我们近些,再说了,他们辛苦一辈子,买套新房子孝敬他们不是应该的吗?他们每月退休也不多,总不能让两个老人家负担房贷吧?”

    “呵呵……”

    李星河都被气笑了,“照你这么说,我们是不是也该给我爸妈买套房子尽尽孝心?”

    “你爸妈岁数那么大了,待在乡下挺好啊!何必来市里凑热闹?他们要是真有买房子的钱,拿出来给彩礼办婚礼不正好?”

    “胡夏萱!这种话你居然都说得出口?”

    李星河恨极了眼前这个女人,更恨上辈子不断妥协隐忍的自己。

    他们的结合只是噩梦的开始,前世中,一场婚宴便将父亲的赔偿款折腾空,婚后不仅每月要还贷款,还要时不时给生活费。

    这老两口都不是省油的灯,见李星河好欺负,不断找借口跟他要钱,直到把他榨干,就连买车没钱也找他,李星河不同意,胡夏萱便背地里偷偷用他的身份证借了高利贷买车。

    一家人犹如蝗虫一般将李星河吸的精光,即便如此,胡夏萱也没有善待他的家人,别说家里亲戚,即便是母亲都不曾让她进过家门,只因母亲是乡下人,胡夏萱甚至连叫声妈都不愿意。

    父亲过世又被儿媳这般对待,母亲心中有火一年后郁郁而终。

    胡夏萱非但没有半分难过,反而还觉得少了负担暗暗窃喜。

    前世种种在脑海中略过,李星河愤怒至极,恨不得给这家人几巴掌。

    “李星河,你吼什么?”胡夏萱双手抱胸气势道:“我爸妈养我不容易,这点钱算什么?你出是应该的。”

    “你爸妈不容易,我爸妈就容易了?”李星河恼火道:“为了彩礼和结婚,我爸妈拿出全部积蓄,甚至打算卖掉房子让我们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他们为了让我结这个婚累出一身病都不舍得去医院,你居然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

    “婚礼肯定不能寒酸,那个破房子能卖掉最好,转头租一个两三百的,这样我们结婚预算又能多一些了。”

    “你疯了吗?”

    李星河满脸的不可置信,人可以无耻,但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吧?

    “哼!死穷鬼,没钱就说没钱,给不了我想要的幸福就别耽误姑奶奶时间!”

    胡夏萱恼羞成怒,吼道:“我告诉你,李星河,追本小姐的有钱人多了去,要不是看你长得帅,我才懒得搭理你。”

    “今天我就把话放这儿,要是拿不出三十万彩礼,我们就分手!”

    李星河冷笑,分手?这也正是他想说的。

    “好!”

    “什么?”

    李星河干脆利落的表态惊呆了胡夏萱,难道不该是苦苦哀求道歉认错吗?

    同时,两人的争吵吸引了很多目光,气得胡夏萱面红耳赤。

    “李星河,你真要跟我分手?”

    “是你提的分手,我赞同罢了。”说完,李星河起身要走。

    “诶,先生,您这桌还未结账,不知……”

    服务员一直关注这边的情况,眼见双方闹崩,急忙上前询问。

    李星河没看账单,如果没记错,这顿饭当时花了他两千多,相当于一个月工资,今世他才不要继续当冤大头。

    “谁点找谁付!”说完,李星河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文学

忽略那一家人气急败坏的谩骂声,李星河出了餐厅,深吸一口气,顿觉空气都变得清新。

    此刻他最想做的就是抱抱父母,跟他们说一声辛苦了。

    打车直奔回家,母亲郑岚正在做农活,家里还堆放了不少的手工活,看到满脸汗水气喘吁吁的母亲,李星河强忍泪水。

    “妈,我好想你!”

    “儿子,这是咋了?”

    郑岚一头雾水,难道是在外面受气了?

    “是不是又跟夏萱吵架了?”郑岚苦口婆心的劝道:“小情侣之间吵架也很正常,星河,你是男人,平时多让着点夏萱,你们都订婚了,以后可是要过一辈子的。”

    “妈,我跟那个恶毒的女人分手了。”

    郑岚愣住,随之长长松了口气,她是过来人,又岂会看不清?只因李星河喜欢,他们做父母的也只能妥协。

    “分了也好。”郑岚幽幽道:“可那彩礼……”

    “妈,你放心,那二十万彩礼我一定会要回来。”

    “哎……实在要不回来就算了,只当买个教训。”

    父母可以忍,李星河不能忍,前世的悲惨让他无论如何都咽不下这口气,而且他已经想到一个要回彩礼的好办法。

    “对了,我爸呢?”

    “他去厂子找领导预支工资,说是留着给你们办婚礼用。”

    “不好!”李星河脸色骤变,急匆匆出门,“妈,我去找我爸!”

    本地最大的货运公司,也是李康明工作的地方。

    “预支工资?老李,你当我是提款机吗?”

    货运公司总经理赵刚舒服的倚靠在老板椅上,嘴里叼着雪茄,冷眼看向站在办公桌前的李康明。

    “老板,儿子要结婚,急需用钱,我也是没办法才……”

    李康明低三下四的陪着笑脸,一辈子都没这么卑躬屈膝过,为了儿子也只能隐忍。

    “老板,您放心,我一定好好干!晚上加班都行。”

    “加班那不是你应该做的吗?”赵刚冷冷道:“就你这岁数,我能收留就已经是大发善心了。”

    “老板……”

    “行了!”赵刚不悦道:“预支工资不可能,赶紧走!”

    “可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李康明,你要是再废话就给我立刻卷铺盖走人!”

    “恐怕要走的人是你!”

    突然,办公室的门被打开,李星河急匆匆进来。

    赵刚一愣,继而恼火道:“你是谁?”

    “星河。”李康明急忙上前,“你来干嘛?”

    “你俩搞什么呢?”赵刚怒道。

    “我劝你马上离开这儿,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李星河很淡定,前世这个时间他也曾来过这里找父亲,结果来晚一步,到达时办公室内一片狼藉,赵刚被一群人打的脑震荡住院,父亲也因此被牵连受伤。

    事后得知赵刚得罪了地头蛇,这才招来灾祸。

    虽对赵刚此人并无好感,但看在他留父亲工作多年的份上,李星河决定帮他一次。

    “你咒我?”赵刚不信,越发恼火了。

    “是真的,不信你看!”

    李星河透过窗户看向大门口,几个穿着黑背心的壮汉已经悄悄进入,直奔办公大楼而来。

    赵刚脸色一变,其中一人他认识,正是地头蛇手底下一小弟。

    “我去!”

    赵刚惊慌失措要往外跑,李星河一把拉住,指着厕所道:“去那儿!我会想办法支走他们。”

    顾不上太多,赵刚急忙钻进厕所。

    没多久,那几个壮汉撞开门,气势汹汹走进来,为首的是一个染着红毛的年轻男人。

    “赵刚那鳖孙呢?”

    “那秘书说他回家了。”

    回答间,李星河不禁愣了下,惊讶道:“马勇?是你吗?”

    男人愣了下定睛看去,“李星河?”

    名叫马勇的人是李星河发小,关系很铁,几年前说是去大城市闯荡就再没回来,两人也就此失去联系,没想到今天会在这儿碰见。

    “你小子在青北啊?”李星河高兴的走上前,却被马勇冷冷推开。

    “少套近乎!”马勇看了看身后小弟,傲然道:“我来这儿是办正事的,你在这儿干嘛?赵刚真不在?”

    李星河有些失望,说道:“嗯,我们是来要钱的,那个混蛋实在可恶,欠我们货款没给……”

    马勇吩咐小弟搜寻,他则是悄悄递给李星河一张名片,找了一圈未果,马勇带人离开。

    躲过一劫的赵刚小心翼翼从厕所出来,一把抓住李星河的手感激道:“小伙子,谢谢你!真是太感谢了!要不是你,恐怕我就……”

    “你该谢的人是我爸!”

    如果不是李康明在这儿,李星河也不会管这种闲事。

    “哎呦!老李,你真是有个好儿子啊!”赵刚拉着李康明,感慨道:“不就是预支工资吗?这事我批准了。”

    “不需要。”

    李星河直接拒绝,“还有,帮我爸办理离职吧!”

    想起前世父亲车祸身亡,李星河便心有戚戚,辞职不干就是最稳妥的办法。

    “星河,你这是……”李康明不解。

    “爸,回去我会跟您解释的。”

    见李星河态度坚决,李康明也不再多说。

    “哎,老李,刚才……对不住啊!说话有些不中听。”

    习惯了赵刚居高临下的态度,此番道歉反倒让李康明不知所措。

    其实赵刚这样做也是出于私心,李星河提前知道有人找他麻烦,会不会是跟地头蛇认识?这件事总要解决,或许可以找他从中斡旋。

    “好了,爸,咱们走吧!”

    “诶!”

    赵刚正要去拦,李星河却突然停下脚步,抬眼看向里面的柜子,上面摆了很多艺术装饰品,其中一件琥珀吸引了他的注意。

    如果没记错,前世这赵刚运气挺好,眼瞅着要破产,结果却因一块捡来的原生态血琥珀重新翻身,卖出了一百万的高价。

    因是父亲的老板,当时李星河格外注意这条新闻,特意看了血琥珀的照片,跟眼前这个一模一样。

    “这琥珀……”

    “这是带我儿子出去玩时捡的,随手就放这儿了。”

    果然是捡的!

    李星河压抑着内心的兴奋和激动,不动声色道:“赵总,这琥珀卖吗?”

    赵刚很精明,眼睛一眨计上心来。

    “老弟喜欢?”

    “嗯,我想买下来。”

    “哈哈……老弟救我一命,说买就太见外了。”赵刚大手一挥道:“这琥珀送你了。”

    “这多不好意思。”李星河道:“赵总出个价吧!我买!”

    李康明不解,阻止道:“星河,你买这个干嘛?”

    “爸,我觉得这个挺好看,买了送我老板。”

    见李星河坚持,赵刚眼睛一转,乐呵呵道:“那一百好了。”

    反正是捡来的,不仅能卖钱还能赚个人情,何乐而不为?

    “成交。”

    给过钱,李星河将血琥珀小心翼翼抱在怀里,转而道:“赵总,这笔交易能开个收据吗?”

    赵刚坏笑,挤眉弄眼道:“我懂,这就给你开。”

    大笔一挥收据开好,赵刚还自以为是的多加了个零,“喏!放心的拿去报销吧!”

    “呃……”

本文标签:色老头老少通吃 淑兰韵如

上一篇:一女被二男吃奶A片试看:趴在墙上把腿张开求饶h视频

下一篇:暴露吸住奶头不放h:绳结磨过花蒂夹子双性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