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强行撑开娇嫩残忍宫交|性饥渴的老妇教我玩她

2022-05-08 01:17: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院外,老王家大媳妇高昂的喇叭音传得老远,将屋中躺在炕上装死的冷媚儿喊回了神。

“嗯。王婶吃过饭了吗?”

“这不刚下工嘛,哪来的及做饭!我可没你妈那

院外,老王家大媳妇高昂的喇叭音传得老远,将屋中躺在炕上装死的冷媚儿喊回了神。

    “嗯。王婶吃过饭了吗?”

    “这不刚下工嘛,哪来的及做饭!我可没你妈那么好的福气,天天都能吃现成的,我要有你这么个心灵手巧的好闺女,每天做梦都能笑醒!”

    孟美娇嘴上又客套了两句,才道:“婶子,我就先走了,您也赶紧回家做饭吧!”

    话音落下,不大会儿的工夫,木头做成的院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面容俊秀,穿着一身粗布衣裳,大约十五、六岁的小姑娘就走进了院子,她的手上还端着个盆子上面用块屉布盖着。

    冷媚儿醒来的这三天,这姑娘每天都会准时准点的给她送饭来。

    孟美娇熟门熟路的走进东屋,稚嫩的脸上挂着一抹淡笑,朝冷媚儿招呼道:“三嫂,你醒着呢?

    中午咱娘特意让我给你蒸了个鸡蛋羹,又熬了小米粥,你赶紧趁热吃吧。”

    冷媚儿朝这个人美心善的小姑娘点了点,沙哑的嗓音响起:“哎,刚醒,这几天麻烦小妹照顾了。”

    孟美娇脸上的笑不由的深了几分,嘴上说道:

    “咱们都是一家人,这有什么麻烦的,三嫂不用和我客气,就是这嗓子真是愁人,都已经三天了,怎么还没好利落?”

    说到这儿小姑娘脸上不由的也带上了几分担心,她们家的条件有限,能做的也就是让生病的嫂子尽量吃得好一些了。

    而很明显,这个小米粥外加鸡蛋羹的搭配已经是相当高的待遇了。

    “要不……要不我去王大夫那里买点治嗓子的药吧,大不了,大不了钱先欠着,等今年分完粮再还好了。”

    王大夫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村里人有个头疼脑热的基本都是找他看,手上还是有几分真本事的。

    “不用。噪子已经好多了,我就是长时间不说话才会这样的,缓缓也就好了,你别担心。”

    孟美娇听着,确实比刚开口说话时声音好听了不少,便也放下了心。

    “那三嫂你快把饭吃了,不然等下就凉了。”

    “哎。”

    冷媚儿拿起孟美娇递过来的筷子,孟美娇已经将篮子掀开,从里面拿出一碗金黄的小米粥,一小碗蒸得喷香的鸡蛋羹,还有一小盘的炒大白菜,这些东西在这个年代已经是很难得的吃食了。

    从她三天前在这张炕上睁开眼睛开始,这个小姑娘便每天换着样的给她弄吃的,说实话她真的是被照顾的有些不好意思。

    毕竟她并不是孟美娇真正的三嫂。

    原身名叫文秀荣,今年十八,娘家在隔壁三河公社刘家村生产队。

    家里的日子本来还算过得去,可是正月的时候文妈突然生了一场病,将家里这些年勉强攒下的几十块钱全给花了,索性人倒是治好了,可是却苦了早就应该娶个媳妇结婚过日子的文老二,本来相看好的人家,也因为拿不出彩礼黄了。

    一家人一时间皆是愁眉不展,尤其是因为生病花光了家里所有钱的文母,心里更是自责不已。

    文家四个孩子,老大文书正早已娶妻,膝下一儿一女;老二便是文书明;老三文秀荣和老四文秀英两姐妹是双胞胎。

    四兄妹的感情很深,眼看父母哥哥闷闷不乐,两姑娘便做出了个大胆的决定:要么给二哥换亲,换个媳妇回来。

    要么就两姐妹其中一人嫁人,要来的彩礼留给二哥娶媳妇。

    文秀荣性子腼腆,又有些胆小,所以当媒婆找上门的时候,一向聪明外向的文秀英就抢先一步将自己的婚事搞定了,嫁给了隔壁村的一个后生,彩礼给了80块,外加30斤的粮食。

    村里人知道文家的女儿顾家,把彩礼全留给了哥哥娶媳妇,便又有媒婆上门给文老二介绍了对向。

    相看的结果是两人互相都看对了眼,可是女方要的彩礼却又一下子难住了文家人。

    文秀荣也搞不明白,为啥她妹妹嫁人就得了80块的彩礼和30斤的粮食,到了她二哥娶媳妇就得要花上160块才能将人娶进门。

    可是她十分的清楚,二哥想要把人娶回来,那就只有一个办法,她也要和自己的妹妹一样把自己嫁出去,得来的彩礼钱才能让二哥娶到媳妇。

    文书明知道了她的心思百般劝阻,可是架不住文母已经点了头,这件事便没有了转圜的余地。

    文秀荣和孟得魁婚前只见过一面,在孟得魁的眼里,文秀荣长得太瘦了,不过因为她长相清秀,倒也能算看得顺眼,便也同意了这门婚事。

    至于文秀荣,只看了孟得魁一眼,她便没敢再瞅,直接被他的长相吓到了。

    本想推了这门婚事,可是想到孟得魁答应的彩礼钱,到嘴的话又咽了回去,于是文秀荣就被不知道从哪儿淘涣来80元钱和30斤粮食的孟得魁娶回了家。

    而她的悲剧也是从这场盲目的婚姻中开始的。

    两人的婚事办得十分的迅速,从相看到成亲也没超过两个月。可是让文秀荣无比难堪的是,她的丈夫孟得魁在成亲的当天,连洞房都没入便被几个狐朋狗友叫走了。

    文秀荣顶着巨大的压力在孟家谨小慎微的生活了一个多月,她本就性格比较内向,又天生胆小,白天要去上工挣工分,一天累得要死,晚上一个人在家,又连觉都睡不踏实。

    这时间一长就出了事,三天前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体力不支掉进了河里,等被村里的几个妇女救上岸后,芯子里就直接换了人。

    上辈子文秀荣落水后,一连病了好几天,等孟得魁回家后被他好一顿说道,吓得这个胆小的姑娘更是畏他如虎。

    尤其是在知道这男人平时在外面经常偷鸡摸狗,打架斗殴之后,心里对他就越发的抗拒起来,甚至将人当成了洪水猛兽,话都不敢和他多说,晚上的夫妻生活更是如同上刑一般。

    这男人的夜生活一旦不和谐了,那脾气就越发大了起来,于是两人的婚姻生活就进了恶性循环。

 文学

短短三年的时间,孟得魁对文秀荣失了耐性,任谁性子再好,也不愿意看见自己的媳妇整天对自己摆出一张苦瓜脸来。

    于是孟得魁便将岳家人叫了过来商议了一番,文秀荣最后被接回了文家,因她并不曾生过孩子,这两人倒也算断得干净,从此再无任何交集。

    文秀荣回到文家后虽也有人给她介绍对象,可男方没有一个条件好的,毕竟她是二婚,找到合心意的对象并不是那么容易,因此一直独身,又因为早年挨饿伤了身子,不到三十岁便早早的没了。

    在文秀荣的记忆里,据说几年后政策变动之后,孟得魁便去了南方,直到她死前再也没听过他的任何消息。

    说实话冷媚儿接收到这段记忆不知道该如何感叹才好,毕竟这个故事太过平淡,连个跌宕起伏的过程都没有,一个好好的姑娘便在最好的年华里香消玉殒。

    然后就是感叹自己怎么那么命苦呢,明明她在现代活得好好的:

    吃得是山珍海味,穿的是国际名牌,住得是私人别墅,开的豪华跑车。

    怎么睡个觉的工夫就到了这——想填饱肚子都难的年代了呢?

    难不成是坏事做多了,老天爷都看不过眼,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她吗?

    “哎~~~”

    “三嫂,你怎么又叹气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还是今天的饭菜不合胃口?”

    冷媚儿:“……”

    不能再叹气了,从今天开始她也要打起精神过日子,管他老天爷是怎么想的!

    除死无大事!只要能活着,情况就不处太糟糕!

    再说她要是再么萎靡下去,也太对不起这些天费心照顾自己的小姑子了。

    “怎么会不合胃口?小妹做的饭可是最好吃了,这几天可多亏了小妹的饭菜了!”

    中午老宅吃的是窝窝头和高梁米粥,炒的大白菜,配着切的腌咸菜。

    冷媚儿的饭菜,是她单独给做的,别人可是没份儿的。

    可就算是窝窝头和高梁米粥都不是人人家里能吃得起的,老孟家人口多,家里又穷,吃喝更是得算计着来。

    想着来时,侄子侄女看着鸡蛋羹馋得直咽唾沫的样子,孟美娇就有些心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上天天都有鸡蛋吃的日子。

    将碗里的饭菜全部吃完,放下碗筷,冷媚儿这才开口道:“娇娇,你晚上不用再给我送饭来了,我这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晚上自己过去吃,也省得麻烦你来回的跑了。”

    孟美娇突然感觉自己这个三嫂好像和以前不一样了!

    三嫂今天说的话好像比以前多了!

    甚至三嫂落水前,那一个多月的时间加一起也没听三嫂说过这么多个字,她以前只会简单的嗯啊的应答两声,时根本不和人交流的。

    说实话她还是挺同情三嫂的,没见过谁家娶了媳妇,结婚当天男人就跑了,而且一跑就是一个多月都不回家的。

    要是她自己摊上这样的事儿估计早把婆家闹翻天了,哪还会像三嫂这么老实巴交的啥也不说!

    看冷媚儿吃完饭,孟美娇也没有多待,家里可是还有一摊子的事儿呢,她虽然每天不用上工,可是却并不清闲,十四五岁的小姑娘每天忙得跟个陀螺似的,一刻也闲不下来。

    送走小姑娘,冷媚儿终于想起要看看这具身体的样貌了。

    从她在这张炕上醒过来开始就一直接受不了眼前的事实,因此三天来除了解决个人问题时会上个厕所外,一直就这么躺在床上,根本就没照过镜子。

    然而照完后她就后悔了,说实话这具身体的长相并不算丑,除了有些偏瘦之外,个子也不算太矮,162CM左右,头发及肩,发质一般,瓜子脸,双眼皮,嘴巴不大不小,唇略厚,细看还有一点点小性感。

    因为生病的原因,皮肤还有些苍白,长相也算得上清秀佳人一枚。

    可是这样的样貌和自己原本的身体一比简直让她生无可恋。

    在前世,因为长相上的优势,她可是出色的完成了很多难度极高的任务,这可是让组织里的几个女性羡慕嫉妒恨了好久。

    而且自己的样貌和文秀荣根本就是两个风格,妖娆与清秀,外放与内敛,总之差别太大,让冷媚儿此时极为的不适应。

    可再怎么不适应她也做不了什么,毕竟她还没强大到能改变现状,那就只能选择适应这样的结果。

    想长相的问题,貌似有点多余,还是洗个热水澡比较现实点。

    在锅中添了水,又从院子里抱了些柴火,点火烧水。

    有文秀荣的记忆在,不要说现在用的是火柴点火,就算是没有这些,凭着她以前学的野外生存技能,这点活儿做起来也没有半分困难。

    不一会儿,锅中的水烧开了,冷媚儿将家中洗澡的木桶刷了一遍,将水温兑好,院门、厨房门关好,便在屋中泡起了澡来。

    因为落水受了凉,这具身体发了烧,出汗出的身上黏乎乎的,十分难受,要不是身体不允许,她早就想洗澡了。

    等到木桶里的水凉了,冷媚儿从桶中站了起来,这时才想起她好像没准备替换的衣服。

    反正家里也没外人,将身上的水擦干后,冷媚儿直接光着身子回了走到衣柜前,从里面翻找起衣服来。

    孟得魁走到自己的家门口的时候还有些纳闷怎么大白天的院子门还关上了呢,而且还是从里面锁上的,估计他那小媳妇准是在家睡午觉呢。

    孟得魁嘿嘿一笑,将手听粮食袋子往院子里一扔,大长腿一迈便跨上了墙头,等进了院子,孟得魁瞅了瞅自家这一米多高的院墙,心中便有了计较:等哪天有空得把这院墙往高了垒垒,免得自己媳妇一个人在家他不放心!

    孟得魁这三间土坯房,一进门就是厨房,东西两边各一间住房,现在厨房的门在里边插上了,推是推不开的。

    想了想,他还是直接把门卸下来吧,省得把小媳妇给吵醒了,反正卸门安门也不麻烦。

本文标签:性饥渴的老妇教我玩她

上一篇:2022最好看(么公一夜要了我一八次口述)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妈妈酒后误认为我是爸爸|按着我的腰疯狂的撞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