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我和公gong在厨房 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2022-05-09 07:56: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少年眉头紧皱,像是感受不到肉体上的痛苦一样,一拳接着一拳,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为什么还是不行!难道我真的一辈子都无法再练武了吗?”少年眼神坚定,可这坚定却掩

少年眉头紧皱,像是感受不到肉体上的痛苦一样,一拳接着一拳,仿佛永远不知疲倦。

    “为什么还是不行!难道我真的一辈子都无法再练武了吗?”少年眼神坚定,可这坚定却掩饰不住他脸上的痛苦与无奈之色。

    “够了,含雪,不要再为难自己了!”

    李齐紧皱眉头,看着儿子这样痛苦,他心里也十分难受,一张威严的脸上露出浓浓的怜惜之色。

    李含雪自幼在武道一途悟性惊人,无师自通。两年前,十二岁的李含雪参加绯火行省最高学府,苍蓝学院的第二十三届的入学考试,以武试第一的成绩被苍蓝破格录取,被人称为苍蓝学院有史以来拥有最强天赋的妖孽。

    进入苍蓝学院,李含雪的修行更是高歌猛进,短短一年时间,连续突破,从端武境九阶晋升到若武境五阶,体内凝练出武道真气,成为李氏家族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若武者。

    李齐本已经打算好,只要李含雪一旦突破到玄武境,就在族中直接宣布李含雪为李氏家族下一任的继承人。

    然而天不遂人愿,一年前李含雪突然从苍蓝学院休学,回到族中后修为大跌,直接从若武境一阶跌落到端武境一阶。

    在家族中的地位也跟着一落千丈,从之前受万人敬仰的天才少年,沦落到现在受尽族人冷眼嘲讽的废人。

    “爹,你来了。”

    李含雪看李齐来了,急忙穿上了衣服。远远地望着父亲,父亲那慈爱中带着惋惜的眼神深深地刺痛了他的心,李含雪知道李齐一直对他抱有极大的期待,希望他将来接任族长之位,将李氏家族发扬光大。

    可是因为一年前,他的武脉突然枯竭,无法修炼,这一切希望都破灭了,成为幻想。

    武脉对于星云大陆的武者来说,是修行的根本,没有武脉就无法修炼。

    每一个人身体中都有九条武脉,分别为端武脉、若武脉、玄武脉、冥武脉、荒武脉、鬼武脉、龙武脉、天武脉、皇武脉。武者通过吸取天地元气,打通自身武脉,每打通一条武脉,便能开发身体的潜能,晋升到对应的武道境界,武道境界高深者,举手投足间拥有破灭山河的强大威能。

    李齐厚实的大手摸了摸李含雪的头发,语气沉重道:“含雪,爹爹不想看到你再这样折磨自己了,你体内的武脉已经确诊枯竭,无法修行。无论你如何坚持,都不可能逆天而行,不要再折磨自己了,看到你每天闷闷不乐,为父心中也十分难过。含雪,放弃练武吧。”

    李含雪紧紧地握着拳头,手上鲜血直流,可这痛苦远不及他心中苦闷的万分之一,他不甘心就这么认命,不甘心一辈子无法练武。

    武脉是武者的根本,武脉枯竭宣判武者的死刑,注定一辈子无法练武。

    李含雪他心里也明白这个道理,可是他骨子里天生有股逆意,就是不愿认命。

    李齐又道:“含雪,人不是只有武道一条路可以走,既然你已经不能练武了,就跟着赵管家学习经商吧,日后打点家族事务。”

    “不,爹爹,请再让我试一年!”

    看着李含雪倔强的眼神,李齐沉吟半晌,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去。

    望着父亲远去的背影,李含雪愁肠百结,心中滋味万千,自从得知李含雪武脉枯竭后,李齐花掉家族大半的积蓄,不断地派人去寻找天才地宝,希望通过食物的进补来弥补武脉的不足,可是这终究是徒劳一场,武脉枯竭对于武者来说就是绝症,几乎不可能治得好。

    这一年来,李齐不顾族人的反对,耗尽家财医治李含雪,不但没有结果,反而惹得族内怨声载道。族人虽然当着李齐的面不会乱嚼舌头,可是背地里大家都把李含雪当成李氏家族的毒瘤。

    李含雪出了大院,慢步走到了李氏家族的后山,旋顶山。

    旋顶山山顶上林木葱郁,空气清新,人迹罕至,平日里李含雪一有什么烦心事,就喜欢到这里散心透气。

    李含雪躺在一块草地上,双手枕着头,望着天上的流云,眼前不禁浮现一张娇俏可爱的小脸。

    李含雪体内武脉枯竭并不是突发情况,其实是有原因的,那是因为一个女子。

    女子名叫苏小雅,和李含雪是同期学员,生得娇俏美丽,宛如动人的精灵一般,惹人怜惜。进入苍蓝学院,李含雪结识了苏小雅,经过一个月的相处,苏小雅对他产生了强烈的依赖感,自此以后,苏小雅就一直伴随李含雪左右。

    李含雪对苏小雅渐渐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愫,视她为亲妹妹一样呵护。

    一日,苏小雅前往玄冥山执行猎杀中阶玄兽的任务,不慎落入玄兽巢穴之中,被数十头中阶玄兽围攻。

    李含雪赶到的时候,苏小雅已经重伤垂死,奄奄一息。李含雪救出苏小雅后,发现她体内的武脉已经被震碎。苏小雅体内的武脉是火属性武脉,想要救活她的话,就必须在活人身上抽取到火属性的武脉,然后打入她的体内。

    可是玄冥山人迹罕至,从玄冥山赶回苍蓝学院求救最快也需要两个时辰,而且火属性武脉极为稀有,在一万个人中都不一定找得到一个。即使找到了,也不可能有人会傻到愿意捐出武脉。

    李含雪不愿意眼睁睁看着苏小雅死去,一咬牙硬是将自己体内的空空武脉抽取出来,打入苏小雅的体内,救了苏小雅一命。

    武者体内分为很多种属性,有金木水火土、风、雷、光明、黑暗等一些列属性,每一种属性武脉都极为珍贵,因为一个属性武脉拥有者,在修行对应领域的武技时,会显现出独特的天赋,比一般人要快上数十倍。

    更换武脉,就类似现在人体换血,人类换血只有血型匹配才能换。而武者更换武脉也只有武脉匹配才能更换,而空空武脉则是万能武脉,匹配任何属性的武脉,可以植入任何人的体内。

    这种武脉因此被人们称为天之武脉,历史上每一个拥有这种武脉的人,只要不发生意外,都能成为天地间的绝顶强者,称霸一方。

    李含雪拥有的空空武脉,可是星云大陆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至强武脉,然而他却把武脉给了苏小雅,导致自己变成了一个废物,在家族中受尽族人的冷眼,但他从来没有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后悔过。

    “一年了,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

    不知不觉中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李含雪站起身来正要下山,却听从幽幽的林子里传出一个女子的娇喘声和一个男子粗重的呼吸声,李含雪顿时面露异色,虽说他只有十四岁,却也明白这林子里面正在发生怎样的事情。

    “瑞哥,快停下,我看到有人了。”

    男子语气不耐:“到底是谁,在这个时间点还会来这里?”

    “好像是我们李家的人

 文学

“是我们李家的人。”

    “你确定是李家的人?”男子语气中有一丝恐慌。

    “没错,他穿着我们李氏家族的青衣,不会有错。”

    “糟了,得快点拦住他,否则要出大事。”

    这对男女匆忙穿上衣服,跑出林子,远远就看到了李含雪的背影。

    “给我站住!”男子大喊。

    李含雪转身一看,男的剑眉星目,相貌不凡,但是眉宇间一股阴冷之气以及薄而苍白的嘴唇,却破坏了他的形象,使他看起来显得阴沉狠辣。

    这女子生得千娇百媚,红唇轻启,眼波荡漾,美艳惊人。她的衣衫不整,白玉似的香肩裸露在外,看起来更加娇艳动人。

    这两人李含雪都认识,男子叫李瑞,女子叫李妍,两人是李氏家族中的杰出弟子,修为已经到了端武七阶,李含雪曾经指导过他们修行。

    李瑞和李妍两人看到李含雪的瞬间,脸上都露出了一丝惊慌失措之色。

    李妍急得跳脚,在李瑞耳边低声嘀咕道:“瑞哥,这可怎么办才好?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我们不但没脸见人,更要受到家法的严厉处置。”

    近亲苟合之罪,无论放在哪个家族,都是会受到最严厉的惩罚,李妍显然已经慌神了。

    李瑞镇定了情绪,冷着脸道:“给我闭嘴,你慌什么?你当李含雪还是当年那个拥有恐怖武道天赋的天之骄子吗?他现在不过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面对一个废物你怕什么?”

    听了李瑞的话,李含雪眼中闪过一丝寒光,死死地握紧拳头,对于这样侮辱若是以前,他定然还以颜色,可是现在……他根本没有资格说不是二字。

    李瑞转过头对李含雪冷冷道:“李含雪,你在这里干嘛?”

    李含雪微微一笑,道:“我练完武刚要回去,你们这样慌张,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

    李瑞神色不善道:“李含雪,你别装疯卖傻了,你肯定看到了吧。”

    “我看到什么了?”李含雪一脸茫然无知的神色让李瑞心中一时拿捏不定。

    “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李含雪心中忐忑,他在李瑞的眼光中感受到了一丝杀意,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是李瑞的对手,更何况他身边还有一个实力不俗的李妍。

    就在李含雪转身的那刻,李妍突然歇斯底里地大喊起来。

    “瑞哥,不能让李含雪走,他一定看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让他走了我们全要完蛋!”

    李含雪一听,顿时头皮发麻,浑身鸡皮疙瘩立了起来,想也不想,迈开大步往山下疯狂奔跑。

    李瑞李妍两人都是端武境七阶的实力,拥有七匹烈马的巨大力量,只差一步就可以突破到端武境八阶,凝练罡气,隔空击物。李含雪端武境一阶的实力,在两人面前李含雪无力抵抗,只有任其鱼肉的命运,他只能拔腿狂奔,只要回到李府就安全了。

    “就凭你端武境一阶的修为,也想从我手中逃脱?简直是痴人说梦。”李瑞身子一闪,一瞬间就赶上了李含雪,拦住了李含雪的去路,将李含雪一步一步逼到了旋顶山的悬崖上。

    “你果然想回去告密,可惜你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去死吧。”李瑞一掌朝李含雪的胸口打去,李含雪避无可避,挨了李瑞一掌,哇的吐了一口鲜血,从山崖上滚落了下去。

    “瑞哥,你把他打落山崖,他要是没摔死怎么办?”李妍忧心忡忡,生怕李含雪不死。

    李瑞笑道:“旋顶山的悬崖有一百丈之高,山脚下都是山石,玄武者掉下去也要殒命,更别说他只是一个一阶的端武者了。”

    李妍心思缜密,又道:“可要是李齐发现他儿子不见了,派人搜查,在山脚下发现他的尸骨,若是他临死前留下什么线索,被人找到的话,我们一样要完蛋。”

    李瑞听了,心中一惊,慌忙道:“还是你想得周到,我们必须找到他的尸体,把他毁尸灭迹才行。”

    李含雪掉落山崖的瞬间,露出一丝无奈的苦笑,为何这么倒霉?他本是绝世天才,拥有空空武脉,有机会成为天地间的绝顶强者,可现在却要死在两个无耻的宵小之辈手上。

    李含雪闭上了双眼,身体飞速朝山脚跌落,眼看就要摔成肉饼,忽然间轰隆一声,李含雪猛地睁开双眼,只见天地变成灰蒙蒙的一片,时间为之定格,他的身子悬浮在半空。

    天地间忽然回荡着一阵苍老疲累的叹气声。

    一枚黑色的古玉从石壁上激射出来,悬在半空,释放出无尽的滚滚黑气,黑气浓缩,化作一个黑衣人,将李含雪身子一卷,如同一只巨大的黑色飞鸟徐徐落地。

    李含雪不可置信地看了看周围,此刻他身处谷底,他不但没有死,连身上的伤也消失了,似乎有无穷的精力。

    李含雪心中震惊,警惕地看着眼前的黑衣人:“你是谁?”

    黑衣人声音十分沧桑:“我和你一样,只是个武者。不过我已经算是个死人了,只因为一缕执念不肯消散,才停留在这世间近百年。今天你我相遇,也算是一种缘分,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送你一场造化。”

    “什么条件,什么造化?”李含雪脸上的警惕之色不减,这黑衣人如此神秘,他不得不小心提防。

    “你本是空空武脉的拥有者,天生皇武之资。但是奈何自断生路,为了救人抽取武脉,本来再也无法习武。但是遇到我算你走运,你的若武阳脉虽然已经枯竭,却并不意味着你这辈子就无法踏足武道。”

    这话在李含雪心中掀起滔天巨浪,李含雪不禁失声道:“难道你有办法?”

    黑衣人哈哈一笑:“没错,世人只道武者体内有九条阳武脉,却不知其实武者体内还拥有九条阴武脉。你体内阳脉虽说枯竭,但是阴武脉却无碍,只要你开辟出阴武脉,同样能修炼习武,而且实力还会比以前更强。现在我传你我毕生的武道结晶,你好好习练!”

    “等等,你我无亲无故,你为何平白无故地送我造化?你说的条件又是什么?”李含雪问道。

    “我要你修炼有成后,替我杀一个人。”

    李含雪皱起眉头,犹疑不决,倘若这人要他滥杀无辜,李含雪自然不可能答应他。

    黑衣人似乎看透了李含雪的心思,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伤害善良,我要你杀的人是这天地间第一大奸大恶之徒。”

    “好,只要不违背我的原则,我可以答应你。那人叫什么名字?”李含雪问道。

    “你现在修为太低,根本不是那人的对手。等你修为足够高深之后,自然会知晓那人的名字。”

本文标签:娇妻在厨房被朋友玩得呻吟

上一篇:在车间干厂花 在线观看黄AⅤ免费观看无毒

下一篇:教官疼轻点好大好热 小SAO货水真多把你CAO烂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