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娇妻被黑人贯穿到尖叫视频:征服高傲的新婚美人妻

2022-05-09 08:29:07【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要问穿越是个什么心情,面对此情此景,江琬大概只能回给提问的小伙伴一个欲哭无泪。

真是对不住了啊,我不够格,我没绷住。

看看眼前这环境!

迎面的高崖荒凉惊险,品品

要问穿越是个什么心情,面对此情此景,江琬大概只能回给提问的小伙伴一个欲哭无泪。

    真是对不住了啊,我不够格,我没绷住。

    看看眼前这环境!

    迎面的高崖荒凉惊险,品品陡峭度,不说是直角绝壁,至少七十度往上总归是有的。

    再看另外三面——不用看了,就在离她躺倒的地方摸约五十米外的位置,一条弯曲的大河横亘而过。

    直接就把另外三面都给包圆了!

    河面宽阔,江琬一眼望去竟看不到对岸。

    水声涛涛,大河奔流。

    河面上怒浪翻涌,即便隔着一段距离。江琬都仿佛能感觉到,河水奔腾时带来的沁凉水汽。

    冷嗖嗖,激得她一下子就打了个寒颤。

    摆在她面前的显然只有两条路,要么沿着跌落时的陡崖再爬上去,要么渡河而过,看看对岸会不会有出路。

    穿越,落崖!

    这是什么规格待遇?

    “渺小如我......”

    “用得着这种地狱开局吗?”

    想想上辈子劳心劳力最后过劳死,好不容易捞着个穿越重生的机会,还是这种开局。

    江琬只想对穿越大神说一句话:“......谢谢大神点名,能活我还是想活的。”

    就是现在太疼了!

    “我......#@……”江琬简直要被痛得神经错乱了,恨不能当场卧一百个槽,爆它十万八千句粗口。

    不过不行,得忍住。

    要有多大奇迹才能死了又活一次,万一三两句给骂没了,她上哪儿申诉后悔去?

    江琬深呼吸又深呼吸,艰难地缓了好一会,终于下定决心,一点点撑着手从地上爬起来。

    她很怕自己骨折。

    好在动作虽难,她终究还是爬起来了。她又试探着小心活动了下手脚,并摸了摸自己的脉门。

    感觉到虽然浑身剧痛,到处擦伤,但手脚能动,呼吸也算顺畅。脉象有些细弱,不过这更多的应该是原主本就体弱脾虚造成的,不算是摔出来的毛病。

    江琬就长长松了口气,就算是掉崖开局,能给她一个健全的四肢,好歹还有点逃生希望不是。

    抱怨反正没用,还是得赶紧搞清楚状况,再想办法挽救自己的小命。

    原身是为什么会掉崖的?这片山崖的大体位置又是在哪里?

    江琬就撑着脑袋仔细回想起前身记忆。

    嗯,原身小姑娘也叫江琬,今年十三岁。本是京城清平伯府的嫡小姐,却因为当年的战乱而在出生时就被遗落在一农户家中。

    同时,农户家的女儿则被当成是她给抱回了伯府。

    两边错位十三年后,清平伯府偶然发现不对。于是追根溯源,一番查找,终于将她给找到。

    江琬:“好家伙!狗血大戏。”

    继续回忆,就在这个深秋,伯府派的马车从京城而来,在通州乡下的小庄子里接到了小江琬。

    小江琬跟随前来接人的刘妈妈一行回京。

    途经建州福陵山时,小江琬听闻山中福林寺有通灵之名,于是起意要上山拜佛。

    哪想山路曲折,还未到山上,拉车的马就发了疯。车夫控制不住,连车带马一块摔在弯道边的一块大山石上。

    小江琬和陪同的刘妈妈被震出马车,就顺着山道旁的陡崖滚落了下来。

    落崖的后果很惨烈,小江琬当场魂飞冥冥,穿越者江琬离奇就位。

    至于刘妈妈——啊,对了,刘妈妈呢?

    终于捋清楚前情的江琬顿时心下一跳,连忙转动视线,四顾找寻。

    刚才虽然大概打量了下四周,但还真没看到刘妈妈。

    对于这位共同的落难人,江琬虽然因为初来乍到而很难产生什么深刻感情,不过人在绝境时都有寻找同伴的本能,这个时候崖下要能再多一个活人,对江琬也是莫大安慰。

    “刘妈妈?”江琬提了提气,先是小声轻唤。

    并没有人回应。

    江琬忍着痛,一边开始挪动脚步往记忆中她们落崖的方位走,一边又加大声音喊:“刘妈妈,你在吗?”

    还是没人应声回答。

    但江琬注意到,风吹过的时候,前面崖底边生着一丛灌木荆棘的地方似乎有些不对。

    她连忙快走几步,到了矮树丛边小心探身看去。

    就见到被树丛遮挡视线的位置正正躺着一位中年妈妈!

    她面色惨败,鬓发散乱。头上首饰显是早就掉光了,一身酱色的绸缎薄袄上,东破一个洞,西裂一道缝,形容着实狼狈。

    最令人担忧的是,她脑后正淌着一摊殷红的鲜血,而她双目紧闭,胸口仿佛一丝起伏也无。

    不会是没气了吧?

    虽然找到了刘妈妈,江琬一时间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是愁了。

    “希望还有救......”江琬只能摒除杂念,一边举步绕过灌木丛,走到刘妈妈身边。

    忽然一道白光,从她视线正前方升腾亮起!

    “什么东西?”江琬脚步微顿。

    “叮!”她耳边同时响起一道机械声,“大千世界签到系统装载完毕,发现签到地点,神秘山崖底,请问是否签到?”

    江琬:“......”

    惊呆了好嘛!

    不,是惊喜呆了。

    穿越大神诚不我欺!金手指或许会迟到,但从不会缺席。

    绝境中的生路啊。

    多亏了刚才没骂出来!

    江琬忍住大声喊的冲动,连忙在心里重重地默念:“签到!”

    系统果然给出回应。

    “你在神秘山崖底签到,获得灵泉水×1”

    前方的白光不见了,这是表示这个签到点已经被她使用,所以白光提示消失。

    天呀,太高兴了。

    江琬感应到,自己意识里多出来一个介于虚实间的神奇空间,这是系统空间。

    凡是签到得到的物品,最开始都会出现在这个系统空间,再由江琬决定什么时候取出来。

    现在签到成功,灵泉水已经到账。

    江琬就在心中默念:“取出灵泉水。”

    随即她右手掌心处微微一沉,装载着灵泉水的小玉瓶就到了她右手中。

    玉瓶质地温润,瘦葫芦般的形状,小小的大概跟江琬前世常见的十毫升一支装的小药瓶差不多大。

    江琬心念一动,查看物品说明。

    “灵泉水:治百病。”

    治百病啊!

    虽然分量少的可怜,但这说明着实带劲。

    系统会打虚假广告吗?江琬不知道。

    她只是将目光投向了无声无息躺在旁边的刘妈妈。

    给刘妈妈试一试!

    江琬蹲下身,先用手在刘妈妈颈动脉边探了探。

    果然,掌下脉动微弱,几近于无。

    江琬摸着刘妈妈的肌肤,还感觉到一阵湿冷,又见她腹部微胀,面色苍白,近于休克状态,就很怀疑她不但有外伤,还有内出血。

    这种情况,说实话,没药材没设备的,就是来个神医都得白搭。

    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江琬就打开玉瓶塞子,一手小心捏开刘妈妈的嘴唇,另一只手握住玉瓶,缓缓往她口中喂入灵泉水。

    先喂了大约半瓶,估摸着有五毫升的分量。

    江琬就谨慎地停止了动作,将玉瓶竖起,重新藏回掌心。

    她打算先观察片刻。

 文学

 所谓“治百病”的灵泉水,对刘妈妈这种重伤濒死的情况能有多少效果呢?

    江琬细心等待。

    片刻后,刘妈妈手指动了动。

    再下一刻,她突然睁开了眼睛。

    灵泉水真的有效!

    江琬惊喜得小心肝砰砰直跳,连忙问:“刘妈妈,你现在怎么样啦?”

    刘妈妈先是有些茫然,紧接着皱眉:“我......头有些疼,小娘子,咱们这是,从山崖上掉下来了?”

    说到这,她骤然失色:“这是崖底!”

    话音未落,她就一骨碌爬起来了,用惊慌绝望的目光开始四顾打量。

    掉崖这个事实显然令刘妈妈很难接受。

    江琬却暗暗用惊奇的目光打量刘妈妈。

    只是服用了五毫升分量的灵泉水,刘妈妈的状况就肉眼可见地好转了。

    她不但人醒了,脸色也以神奇的速度在恢复红润。她的呼吸也看起来频率正常,并不见什么问题。

    一个刚刚还在死亡边缘徘徊的重伤患,片刻后却不但神速回复体征,她还能动作敏捷地自个儿从地上爬起来。

    这是什么奇迹?

    江琬暗暗庆幸自己刚刚够谨慎,只喂了刘妈妈半瓶灵泉水。

    半瓶就有这效果,谁知道整瓶下去会发生什么?万一给刘妈妈来个返老还童什么的,那可真是乐大发了。

    并且,这灵泉水别看是签到得来的,好像对江琬这个有金手指的人来说算不得什么珍稀物,可实际上,它就是个珍稀物,很难得的!

    刚刚在等待刘妈妈醒来的同时,江琬也没忘记暗悄悄地详细查看这个签到系统。

    然后发现,系统还有个面板。

    姓名:江琬

    年龄:十三岁(二十五岁)

    签到点:神秘崖底(重置中)

    自由点:5+

    关键就是这个自由点!

    江琬阅读过系统说明,已经知道,自由点决定了她剩余可用的签到次数。一个自由点能支持她签到一次。

    她的初始自由点是五点,之前在崖底签到,已经用去了一个自由点。

    然后她利用灵泉水救了刘妈妈一命,又入账了一个自由点!

    救人原来可以获得自由点,这使她的自由点拥有了可持续增长的可能。但眼下环境特殊,她身边就刘妈妈一个大活人,她上哪儿可持续发展去?

    她总不能先把刘妈妈弄个半死,再重复利用她来刷自由点吧?

    那可真是太魔鬼了。

    所以现在,她仅有的五个自由点就非常珍贵。

    又何况,谁知道“神秘崖底”这个签到点什么时候能重置完成呢?

    给刘妈妈用掉的那半瓶灵泉水可不是大白菜啊,珍贵得她的心都在发痛好嘛。

    剩下的半瓶,她现在也重新藏回了系统空间。身上的擦伤不足以使她在这种情况下用掉珍贵的灵泉水,毕竟,谁知道下一个致命时刻会在什么时候到来呢?

    灵泉水可是能救命的!

    不过,眼下刘妈妈表面上看来是还挺好的,就不知道她的内伤恢复的怎么样,脏器还有没有问题?

    江琬抓心挠肝地想知道,就直接伸手来拉刘妈妈的手,一边说:“虽是掉崖了,但是......咱们也都活下来了呀!”

    人活着才有希望不是吗?

    刘妈妈懵懵懂懂地被江琬拉住,江琬一边暗暗感应她的脉象。

    只觉得她脉象微有弦伏,这是人受惊悸之后而产生的脉象,其余则把不出什么明显问题。

    江琬上辈子的工作有点小众,她是个中成药制剂研究员,为研究制剂还学了些中医基础。说不上什么医术高明,但要大致判断一个人是不是健康还是可以做到的。

    惊悸算是病吗?

    从中医的角度来讲,情志之伤也往往受脏腑气血的影响,这就是所谓的物质决定精神。

    所以惊悸是病,也可以通过调理脏腑气机来治疗。

    而刘妈妈喝了灵泉水,她的内外出血等问题都得到了解决,可她的脉象却还是显出惊悸状态。

    这又代表了什么?

    是说灵泉水能治受伤出血等实际病症,却治不了“惊悸”这类的精神问题?还是说刘妈妈服用的灵泉水分量其实不足,所以内外伤好了,情志之伤却好不了?

    江琬有点犯了职业病,不过眼下显然不是研究灵泉水药效的好时机,她又连忙拉住自己脱缰的思维。

    只见刘妈妈扯开嘴角,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苦兮兮地叹气:“小娘子诶,活下来出不去,与等死又有什么分别?”

    江琬皱了皱眉,正想劝慰她,就见她叹完气,忽然对着陡崖方向一跪,接着竟从衣领里边拉出一个锦囊,而后双手合十,夹着锦囊在手心间,做出伏拜姿势。

    她十分虔诚甚至带着哭意:

    “信女刘氏,求告此方土地。信女与主家小娘子途经此地,绝无冒犯之意。现奉上灵符一张,求神仙爷爷指点迷津,大度宽恕。”

    说完,她立刻就地又拜了三拜。

    然后她拆开锦囊,果然从里面取出一张描绘了朱砂纹路的黄符。

    接着,她又从腰间一个小袋里掏啊掏,掏出一支精巧的小火折子。她就掰开火折子,细细吹出火星,然后小心将黄符点燃。

    江琬全程安静地看着,从刚开始的惊讶到后来:“......”

    说实话,面对刘妈妈的举动,她第一反应是有些不以为然的。毕竟长在红旗下,谁还不是个无神论者了?

    可江琬念头也转得很快,毕竟穿越都实现了,系统也都来了。

    甭管这是科学穿还是神学穿,甭管系统是科学产物还是神学产物,总之人对未知的东西,抱有一点敬畏心,是不是也挺应该?

    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没有枉费江琬的敬畏心。

    黄符点燃,一缕青烟忽然飘飘渺渺逆风自转,竟如同灵蛇般,对着东侧方峭壁与河流交汇之处蜿蜒而去。

    江琬很惊讶,因为这违背了她的物理常识。

    刘妈妈却似乎也很惊讶。

    她先是愣了一下,片刻后才反应过来,就面现狂喜,忙说:“小娘子快来!”

    说话间,她提起精神,拔腿便追着青烟移动的痕迹而去。

    江琬连忙也跟上,心中种种复杂不必多提。

    很快到了水边,青烟就在峭壁与河流交汇处盘空打转。

    刘妈妈停在水边一块微凸的礁石上,举目望着这缕离地约有七尺高的青烟,却是微微踌躇。

    “小娘子。”她犹豫了一下,却竟然求助般看向江琬,“这,神仙爷爷究竟是何意,你可能明白?”

    江琬:“......”

    江琬比刘妈妈还懵逼。

    因为在她的眼里,那青烟下方赫然现出了一个白色光点。

    系统则提示:“发现签到地点,国士柳无双埋骨地,请问是否签到?”

    江琬轻咳一声,问刘妈妈:“敢问刘妈妈,这黄符既是你点燃,怎么,你不知该如何使用么?”

    她有点尴尬,因为她可能要截刘妈妈的胡了。

    刘妈妈也尴尬:“奴不过是一介仆妇,也是运气好在咱们京郊浮云观求得了一张供奉灵符,岂能当真懂得玄术?”

    一老一少,一般狼狈,只于此刻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本文标签:征服高傲的新婚美人妻

上一篇:2022最好看(古代大肉蒂被嘬的好爽H)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啊不可以坐不下去痛:疯狂伦交550篇合集小说txt下载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