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啊不可以坐不下去痛:疯狂伦交550篇合集小说txt下载

2022-05-09 08:34: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里面的孩子正在先生的带领下读《千字文》,满宝熟门熟路的拖着一块石头放在窗口下面,然后踩在石头上就往里探头,一双如明星一般闪亮的眼睛盯着里面看。

  坐在窗下不远处

里面的孩子正在先生的带领下读《千字文》,满宝熟门熟路的拖着一块石头放在窗口下面,然后踩在石头上就往里探头,一双如明星一般闪亮的眼睛盯着里面看。

      坐在窗下不远处的白二郎摇头晃脑间察觉到满宝的视线,就偷偷的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满宝不甘示弱的瞪回去,还冲他做了一个鬼脸。

      白二郎气愤的瞪大了眼睛,先生正好走过,手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斥道:“认真些。”

      满宝看了忍不住乐,高兴得不得了,见先生看过来,还调皮的冲他眨眼。

      胡子花白的先生忍不住摇头叹息,没有管她,任由她趴在窗口那里听他们读书。

      先生:“今日我们来学《千字文》的最后一段,毛施淑姿,工颦妍笑,年矢每催,曦辉朗曜,……孤陋寡闻,愚蒙等诮,谓语助者,焉哉乎也。”

      学生们一句跟着一句诵读,满宝站在窗口外面也跟着扯着小奶音喊,声音还挺大,教室里的学生都习惯了,摇头晃脑的跟着先生念。

      满宝从会说话开始跟着念《千字文》,这篇文早背下来了,见先生放下书让小学生们自己反复诵读,他则踱步到另一边大孩子那里教他们别的,满宝就蹦下石头,跑到先生的居所里面去。

      等先生宣布放学,踱步回隔壁居所时,就见满宝已经拖着扫把将门前打扫了一遍,还坐在地上给他整理他丢掉的稿件。

      见先生回来,满宝高兴的把整理好的稿件给他看,“先生你看,这些背面都还能用。”

      “这是我写时文写废了的,你要想要就拿回去吧。”

      满宝摇摇头,“背面能拿来练字呢,先生,你先拿来练字,等背面也写满了我再拿回去。”

      先生拗不过她,只能接过稿件放到桌子上,指了指另一沓写满了字的稿子道:“这些你拿回去吧,要是有不懂的字就拿来问我。”

      满宝高兴的应下,把这沓纸叠好塞怀里,高高兴兴地蹦去厨房找她大嫂。

      小钱氏已经把饭菜都做好了,正在给孩子们打饭吃。

      满宝溜进厨房里,和嫂子打了一声招呼,就把先生的饭菜端去给他吃。

      先生指了指对面的席子道:“你一并坐下用吧。”

      满宝摇头,“我一会儿去厨房里吃,这是先生的,先生吃吧。”

      先生也不勉强,夹了一块肉递到她嘴边,满宝高高兴兴地吃了,却在这里坐不住,玩了一会儿就跑出去。

      先生失笑着摇摇头,并不叫她。

      满宝跑到厨房,小钱氏看到她就把锅底余留的一点锅巴刮干净放在碗里让她吃。

      满宝乖巧的抓着锅巴塞嘴里,还掰了一块塞嫂子嘴里,小钱氏满脸带笑,一边吃一边推,“你吃吧,你吃吧,也没有多少。”

      就一锅饭,锅巴就那么点儿,要是烧出太多锅巴,学生们吃不饱,她这活儿就有可能被革。

      小钱氏在学堂里做了三年的厨娘,对这点分寸拿捏得非常好。

      庄先生是村头地主白老爷请来的教书先生,这家学堂也是白家出大头,村里各家捐钱建起来的学堂。

      庄先生一开始在这里教书是带着老妻和孩子的,因为还有附近两个村的孩子来这里读书,所以中午不能够回家吃饭,庄先生怜惜他们饿肚子,就每个学生每月收六斤的米,再交三十文钱就可以在学堂里吃午饭。

      学堂的厨房一开始是庄先生的老妻管着的,她和村里人买些菜,又有学生们带来的米,偶尔买点肉剁碎了煮给大家吃,每个月也就余下二三十文钱,权当自己的幸苦费。

      家长们心里自有一笔账,也知道庄先生做这个不赚他们的钱,完全是怜惜学生,孩子们回家也是要吃饭的,所以很乐得给这个口粮,就是家在本村的学生也送了米来。

      后来庄先生的老妻病重过世,孙子们也都被儿子儿媳带进城里生活,这里就留他一人在此教书,这活儿就没人做了,庄先生便自己拿出一百文请了小钱氏做厨娘。

      白地主知道后便让小钱氏把钱退回去给庄先生,自家拿出钱来请小钱氏,又将学生们交上来的钱米都接手过来,让庄先生安心教书。

      那时候满宝才八个月大,连路都不会走,小钱氏的主要任务就是照顾满宝和小儿子三头,所以常把两个孩子放背篓里背来学堂厨房,偶尔从锅里捏出一个饭团给俩人吃,把俩人养得特别好。

      只是三头现在也四岁了,并不喜欢来学堂,更喜欢和哥哥姐姐们一起玩儿,所以现在跟在小钱氏身边的只有满宝。

      虽然只是每日一点锅巴,但也把满宝养得白白胖胖,一点儿也不像是农户家的孩子,更不像是周家的。

      满宝和大嫂把锅巴分完,把锅碗洗干净,这就蹦蹦跳跳的回家去。

      小钱氏要把她放在背篓里,满宝不乐意,跑到一边道:“我自己走,我自己能走。”

      小钱氏就不勉强她,“行,你自己走,别摔着就行。”

      “我已经是大孩子了,不会摔着的。”满宝哇哇的叫着往前跑,老远就看到了家门口围着一群人,她高兴的正要冲过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声惨叫,她吓得一个激灵。

      小钱氏比她更早发觉不对,抱住她就往前冲。

      围观的人群看到小钱氏立即让开路,“周家大嫂回来了,快让让,快让让。”

      “周大嫂,你四叔赌钱输了,人家找上门来了。”

      有通风报信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欠的可不老少,看老周头的架势是要把孩子打死呀,周大嫂快劝一劝吧,这钱没了能挣,人没了可就真的没了。”

      小钱氏心一颤一颤的,挤开人群往家里去,就见四叔正被老二和老三按倒在地上,公爹正拿了扁担往他身上招呼。

      而院子里还站了十来个陌生的人,为首的一个面色不善,打断周老头的怒喝道:“周老爷,你就是把你这个儿子打死,今天也得把钱还我呀,不然我们兄弟翻山越岭的过来岂不是白走一趟?”

      满宝直接从小钱氏怀里挣脱下来,跑到她爹身边,看看她这不争气的四哥,又看看四周围观的人,蹙着小眉毛问,“爹,四哥赌去了多少钱?”

      为首的青年惊异的看着满宝,“咦”了一声道:“周老爷,你这女儿长得不错,要是家里没钱,那就拿孩子抵账也行啊,虽然小了点儿,但我们不介意。”

      周老头气得不轻,直接把女儿往身后一拨,怒道:“你要人就把这畜生拖去,他欠的钱自个儿还。”

      周四郎嚎哭,大叫道:“爹,爹,你救我啊爹,我真的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您要让他们把我拖去,他们会打死我的,真的会打死我的。”

      为首的青年看了周老头一眼,嗤笑一声,直接伸脚踩在周四郎的手上碾了碾,周四郎惨叫出声。

      见周老头脸色越发铁青和苍白,他满意的一笑,“不就是十五两银子吗?瞧你们家这新垒的房子,也不像是没钱的啊,再不济还有这么多丫头片子呢,随便卖我两个就行,不过我事先说好,现在丫头片子不值钱,须得是您那小女儿在里头才行,不然别的,也就三五两,没有四个是销不了账的。”

      这话一出,吓得小钱氏和冯氏把自个的女儿往后拉,家里就她们两个有闺女。

      周老头气得手脚发颤,周四郎也又惊又怕,差点忍不住尿裤子,他只能用没被踩住的另一只手去抓住老爹的衣角,哀求道:“爹,爹,你救救我吧,救救我吧,我真的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押住他的周二郎忍不住伸手去揍他,家里的日子才好过多久,全被他坏了。

      而他有两个闺女,如果真要卖孩子……

      周二郎想到这里,揍他更用力了,“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

      周四郎抱头求饶。

      满宝看着,嘴角抿得紧紧地,转头去看她三个侄女,转身便朝屋里跑去。

      她娘钱氏正靠在床上抚着胸口,六哥正担忧的扶着她。

      她娘的身体一直不好,现在估计是被吓到了。

      满宝跑过来,问道:“娘,咱家有多少钱?”

      钱氏睁开眼睛看这小闺女,忍不住抹眼泪[77小说网 www.77du.top],“你问这个干什么?”

      “钱够还债吗?”

      钱氏哭道:“杀千刀的,当初生下你四哥来就应该溺死了事,家里满打满算也还差四五两啊。”

      满宝问:“那让他们把四哥拖走吗?”

      “他们大老远的翻山过来,要是一文钱不给,出不了村口他们就能把你四哥活活打死,我们难道还忍心看他去死吗?”

      这个道理钱氏懂,老周头更不可能不懂,现在就是舍不得而已。

      满宝一脸严肃的强调道:“不能卖侄女。”

      钱氏摸着她的头道:“不卖,就是把你四哥给卖了,也不卖她们,那个孽畜啊。

 文学

钱氏把泪流得差不多了,也喘过气来了,就打开箱子,从底下掏出一个盒子来,打开给小儿子和小女儿看里面的钱。

      里面是串成一串一串的钱,还挺重,只有两块小碎银子,还是起这栋房子剩下的。

      自家存的只有铜钱,看到这些钱,钱氏又忍不住抹眼泪。

      她把钱算了一遍,算来算去,还是只有九吊钱,那两块碎银子加起来也就一两半。

      钱氏又把床头柜里的钱盒也给掏了出来,里面是留着日常用的钱,这段时间正赶上秋收,老三和老四去白地主家帮工,领了工钱回来,上交上来的钱她还没数好放到柜子里存起来。

      但这部分钱也不多,里面也是数好串成一串一串的,一百文一串,十串做一吊。

      他们运气实在不好,里面成串的钱只有六串,盒子底部还剩有二三十文的散钱。

      钱氏看了看闺女,又看看小儿子,听到外面越来越大声的惨叫声,起身把这些钱都交给小儿子抱出去,自己扶了小闺女的手出去。

      看到娘抱着钱盒子出来,周四郎大松一口气,差点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

      满宝看得清楚,对四哥很气恼。

      村里也有赌徒,他们家过去第三户的周三叔家,他儿子半年前赌输了,带着赌场的人回来把老婆孩子都被卖了抵账。

      他们家的大妞侄女比她大两岁,跟她是好朋友,所以她记住了,赌钱是要命的东西,会不会要自己的命她不知道,但一定会要亲人的命。

      当时老爹和老娘就教过哥哥们,严令他们不许沾赌,没想到现在就轮到了他们家。

      满宝气不过,冲上前去伸脚狠踩了周四郎一脚,就踩在他脸上。

      周四郎“哎哎”的叫着,喊道:“幺妹,幺妹,你别踩我,我,我知道错了!”

      钱氏没阻止,而是和丈夫道:“钱不够,还差四两半。”

      周老头愁苦的皱着眉,钱氏则看向三个儿媳,道:“你们各家里有多少,都拿出来吧,算是你们四弟借你们的,以后让他还。”

      小钱氏,冯氏和何氏去看各自的丈夫,见他们脸色难看的颔首,便拉着各自的孩子回屋去拿钱。

      周家没有分家,赚的钱都要交公,吃的喝的都是公中的,小钱氏和周老头很久以前就说过了,要分家,除非他们死,不然就得等所有孩子都成家才可以。

      但钱氏也知道成家的儿子和不成家的是不一样的,手上得有些钱才行。

      所以手上一直很松,地里的收成全是她收着,但各家其他途径赚的钱,她只收六成,剩下的四成给各家收着。

      比如大房,小钱氏有学堂帮厨的活儿,一个月最少也赚一百文,除了六十文上交,剩下的钱都是她自个儿的。

      又比如二房,老二早年去白地主家帮工的时候偷学了一点儿木工的手艺,还会编滕竹,闲暇时编了东西能拿到集市上换点儿小钱。

      又比如三房,老三干活儿不惜力气,白地主家的管事最喜欢用他,凡是有活儿都叫他,所以他也能赚一些。

      至于剩下的三个小儿子,老四不用指望了,正趴在地上呢,老五和老六年纪都不大,有点钱不是被娘哄去,就是被妹妹哄去,要不然就是求二哥去集市上买糖,就是把衣服都搜遍,估计也搜不出两文钱来。

      钱氏就不去搜他们了。

      三家的媳妇很快拿了自家的私房钱出来,凑了凑,没够,还差两串钱。

      钱氏就看向当家的和几个儿子。

      小钱氏最先承受不住,直接坐倒在地,拍着腿道:“娘啊,真的没有了,我们把给娘家预备的中秋买糕点的钱都给拿出来了,这是要破家啊!”

      钱氏气得拍她,“你哭什么,老娘还没死呢,灾年都挺过来了,还怕这两百文?”

      满宝想了想,蹬蹬的跑回主屋,从自己的宝贝盒子里找出一块银锁,拿出来给钱氏,“娘,用我的这个。”

      钱氏面色大变,立即把银锁抢过去放怀里收好,怒道:“这东西不能给,这是……这是爹和娘给你打的,道士说你命贵,得有东西压着,这是压你的命用的。”

      周老头也道:“不能给。”

      打手一气笑了,“合着一长命锁比你儿子的命还重啊,我说,你们到底给不给,眼看着都下半响了,我们还得回县城呢,赶不回去你们负责一晚上的食宿啊?”

      他身后的打手们瞬间动了起来,开始在院子里四处翻动和踢踏,“赶紧给钱,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赌场的人上门从来都是片草不生的,周大郎怎么可能允许他们去翻找家里,连忙去阻拦。

      周二郎和周三郎也不押着周四郎了,连忙去帮大哥。

      周五郎和周六郎也热血沸腾的跟着哥哥们上前,七里村的村民当然见不得村里人被欺负,也纷纷上前拉扯。

      还别说,打手们也是第一次见赌徒家里这么多兄弟,见村民们围住他们,也不敢太过分,只是意思意思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但火气还是忍不住腾腾的往上冒。

      村长见状叹了一口气,拦住大家道:“行了,不就还差两百文吗,金叔,我先借给你们,以后记得还我就行。”

      说罢让儿子回家取钱。

      这样东凑西凑下来的钱堆满了盒子,除了那两块小碎银块外全是铜板,打手们也不嫌弃,直接清点后将铜钱塞袋子里背着。

      只是最后抛了抛碎银块道:“这银子兑换成铜板可不止这个数,你们应该也知道,在钱庄里头,这一两银现在都能换十二串钱了,所以……”

      周大郎直接上前踢了一脚周四郎,问道:“你赌钱赌的是铜板还是银子?”

      “铜板,是铜板。”

      周大郎直接捏着拳头揍他,怒问,“是铜板吗,是铜板吗?”

      周四郎鼻青脸肿,挂着鼻血连连哀嚎,“是铜板,就是铜板。”

      周大郎不停,拳头一拳一拳的落在他的脸上,铁青着脸问,“是不是铜板,是不是铜板。”

      周四郎哭爹喊娘,“是铜板啊大哥,就是铜板,他们骗你们的,他们就是骗你们的。”

      打手们见周大郎一点儿不惜力,周四郎被打成了这样,不由讪讪,收起碎银块,点头道:“行吧,铜板就铜板吧。”

      说罢转身就要走。

      周二郎挡在他们面前,问道:“借据呢?”

      打手一撇撇嘴,把借据给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们这样的人家,堵不起的,最好看紧了自家兄弟,不然下次运气可能就不那么好了。这世上,因为赌钱家破人亡的人家可不少。”

      周家兄弟几个都不善的看向周四郎。

      周四郎蜷缩在地上,看到哥哥们的目光,埋下头连哭都不敢哭太大声。

      打手们终于走了。

      周老头和大儿子扯着笑把村民们送走,感谢他们的帮忙,尤其是村长,连连表示找时间要请他吃一顿饭。

      等把人送走了,周老头就让周小六关了门,转身拿起扁担继续抽儿子。

      钱氏怕小闺女吓着,提前把她带回屋,只是成效不太大,因为这孩子蹬掉鞋子就爬上自己的床,趴在窗口上往外看,看她爹揍她四哥,看得津津有味。

      钱氏身体不好,这一番折腾下来,又伤心又累,也不拦着闺女,让三个儿媳妇去厨房里做点吃的,从上午到现在,他们一粒米都没吃,大人受得了,几个孩子却受不了。

      等安排好,就把小闺女叫过来,把那块银锁给她带上,道:“不是让你不要摘下来吗?这是爹娘给你压命势用的,以后不许摘下,知道吗?”

      满宝别扭的道:“戴着不舒服。”

      钱氏想了想道:“晚上可以不戴,但白天必须戴。”

      满宝无奈的应下,见她娘一脸愁苦,就问,“娘,四哥怎么办?”

      “不管他,让你爹揍他,日子才好过几年,他就学会去赌了,破家的玩意儿,打死活该。”

      满宝道:“要是打死,还不如给赌场的人打死呢,我们还省了钱了。”

      钱氏噎了一下,道:“你这孩子,这嘴巴就跟你爹似的,一点儿也不饶人。”

      “咦,我爹这么伶俐吗?”

      钱氏没回答她这个问题,而是道:“那也得打,不打不长记性,以后再犯,家里多少钱能给他败?”

      “四哥记吃不记打,打残了都没用,除非把他腿打坏了让他走不了路。”

      “那不行,以后还得我们养他啊,”钱氏也怕老周头把儿子打坏,叹了一口气,冲窗外喊道:“行了,打残了还得要医药费,家里可是一文钱都没有了。”

      外面的啪啪声就慢慢消失了,周老头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这个儿子,踹了他一脚后让老大和老二把人拖回房间里去。

      满宝则在屋里和她娘道:“娘,我有个好主意,既能罚他,又不费家里的钱。”

      “什么主意?”

      “让四哥去开荒吧,然后让他在荒地上种东西,赚的钱拿来还家里和哥哥嫂子们,他可是欠家里和哥哥嫂子们十五两银子呢。”

本文标签:疯狂伦交550篇合集小说txt下载

上一篇:娇妻被黑人贯穿到尖叫视频:征服高傲的新婚美人妻

下一篇:宝贝别穿内裤方便我做: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吃饭JOY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