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一炕四女被窝交换全文阅读

2022-05-09 08:47:49【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嘭地一声!

和迎面而来的刘伟业撞在一起,两人同时向后倒退了几步。

“嘛呢睿子,眼珠子长后脑勺上去了?”刘伟业大声喊道。

看着面前年轻很多的刘伟业,齐

嘭地一声!

    和迎面而来的刘伟业撞在一起,两人同时向后倒退了几步。

    “嘛呢睿子,眼珠子长后脑勺上去了?”刘伟业大声喊道。

    看着面前年轻很多的刘伟业,齐睿一下子愣住了,这他妈……什么情况啊?

    再四处踅摸一圈,映入他眼帘的是一座灰扑扑的四合院,现在是半夜时分,白炽灯泡将偌大个院子照的锃亮。

    院里站满了人,穿着跨栏背心大裤衩子的男人,拿着蒲扇的老头,抱着孩子的妇女,大家都从各自家里跑了出来,脸上带着焦急、惶恐的神色,三五一群交流着什么。

    屋顶的瓦片噼里啪啦往下掉,结实的木门窗在地面剧烈的晃动中顷刻间倒下了一片。

    附着在地面上的建筑物也被震得东倒西歪,危如累卵。

    大人哭,孩子叫,整个院子乱成一团……

    齐睿脑子轰地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的红背心蓝短裤,心说,我这是……穿越了?

    还没等他想明白,地面又是一阵剧烈摇晃,齐睿整个人都站不稳了,一个趔趄差点躺平。

    刘伟业眼急手快,窜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堪堪将他扶稳了,拧着眉瞪着眼呵斥道:“我说你这小子今儿怎么回事啊?跟丢了魂儿似的!还愣着干啥?地震了!赶紧颠儿吧!”

    齐睿立刻回过神来,脸色蜡白,冲刘伟业点头后说道:“多谢刘哥。”

    说完,向院子外面蹿出去,紧接着,一道记忆涌上了他的脑海,他跟刹车似的猛地停住了脚步,转身疯狂向屋里跑去。

    刘伟业急的直跺脚:“睿子,危险!别进屋!”

    齐睿边跑边喊道:“小歆还在屋里呢,我得去把她救出来!”

    他已经来不及细想自己是怎么重回到这个年代的了,他记得,上辈子,妹妹齐歆就是丧生在这场大地震中的,这是齐睿心中一辈子都抹不去的伤痛。

    此时此刻,自个儿回来了,妹子还困在屋里,当务之急,得先把妹子救出来,弥补后世的遗憾。

    地面的震动越来越猛烈了,刚冲到屋门口,几片灰瓦掉下来,啪得砸在齐睿的脑袋上,瞬间血流如注。

    他顾不上擦拭一下,两个大步跨进堂屋,焦急地大声喊道:“小歆!小歆!你在哪儿啊小歆?!”

    屋顶的石灰、黄土噗噗往下掉,撒落在堂屋里,爆土扬尘,桌椅板凳倒了一地,稍不留神就会被绊倒。

    齐睿心急如焚,抬脚踹飞了一条板凳,大跨步跑到妹妹的卧室门前,伸手一推房门,纹丝不动。

    不消说,肯定是被倒下的家具挡住了!

    齐睿往后撤了几步,加速用肩膀狠狠撞在木门上,嘭地一声,木门晃了一下,一看有门儿,他再撤步,撞击!

    反复五六次后,齐睿感到左膀子一阵火辣辣的疼,木门也终于被撞开了一道缝隙。

    “啊!”

    他大喊一声,忍着疼痛双手使劲一推,木门轰然倒塌,砸在大立柜上,掀起一阵烟尘。

    他跨过立柜快步走进屋里,见齐歆缩在床角,额头上一道伤口触目惊心,鲜红的血顺着她的眼角流淌下来,齐睿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疾步走过去,他急切地问道:“没事吧小歆?”

    见妹子茫然摇头,齐睿松了口气,声音颤抖安慰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不怕啊,哥这就背你出去。”

    齐歆一把搂住哥哥的脖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哥,你可算来了,就刚刚,吓死我啦!”

    轻轻拍打着妹子的后背,齐睿忙安慰她道:“不要怕不要怕,哥来了,哥背着你,咱马上离开这里。”

    不由分说,齐睿转身将妹子背上,飞快地向外面冲出去。

    刚跑出屋门,整间屋子轰地一声坍塌下来,变成了一片废墟。

    齐睿脑门上冷汗直流,一颗心也剧烈跳着,这要是再晚上二十秒,后果不堪设想。

    同时也感到庆幸,家破了,人未亡!

    偌大一个院子,总共住了十六户人家,此刻已经全乱了套,突如其来的地震让男女老少拼了命往前冲,呼喊声、哭叫声、喝骂声响成一片。

    十五岁,已经是个半大小子的齐睿此刻却出奇的冷静。

    后背上沉甸甸的妹子让他非常确信自己重生回到这个年代了,没有判断错的话,现在应该是1976年,今天,是7月28日!

    换句话说,距离京城一百八十公里外的唐山,正在经历一场里氏7.8级的大地震,短短23秒的地动山摇之后,整座唐山,被夷为平地!

    随着记忆的疯狂涌入,齐睿记起来,受到地震波及的这个四合院,61口子人,伤亡近一半。

    看着大家人挤人人摞人个人顾个人,一股脑的往前冲,大门都被挤得来回摇晃,齐睿急了,大声喊道:“大爷大妈,叔叔婶子,大家都别着急!你们这样挤,咱谁都出不去!”

    轰地一声!

    门框横木梁掉下来半截,结结实实砸在前院金柱的脑袋上,金柱没来得及哼一声,猛地向后倒去,顺势带倒了几个人。

    这下更乱了,大家也更慌张,你推我搡,都想着尽快离开这个地狱般要人命的地界儿。

    眼看着剩下的半截门梁也不牢固了,半挂在门框上摇摇欲坠,随时有掉下来的危险。

    齐睿急眼了,腾出一只手一把抓住旁边刘振堂的胳膊,扯着嗓子喊道:“振堂哥,这么下去不行,咱们都得被困死在这里!赶紧的,疏散人流,让老人孩子先出去,年轻的先回到院子里等一等!”

    刘振堂是辖区派出所的民警,此时听了齐睿的话,立刻缓过神来,点头说道:“你说得对,不能再这样挤下去了,否则都出不去!”

    说完,他大步流星跑到人群中,抓住一个壮汉,使劲往后一扯,喊道:“王老三,别挤了,赶紧去院子里等着!别他妈裹乱!”

    王老三摔了一个屁股墩儿,站起来后指着刘振堂就要破口大骂,被后面的齐睿一脚踹在小腿上,再次倒在了地上。

    狠狠瞪着他,齐睿怒道:“不想大家都死在这儿,就老老实实照着振堂哥的话去做!

 文学

一看站出来说话的是齐睿,王老三一缩脖子,站起来二话不说向后院走去。

    齐歆捂嘴一笑,低声道:“哥,也就你能镇得住王老三。”

    弥补了上辈子的遗憾,齐睿心下一松,傲然道:“那是,也不看看你哥是谁,就王老三那样的,你哥一只手就能掀他一个跟斗。”

    齐歆红着脸说道:“哥,要不你放我下来吧,背着我怪沉的。”

    齐睿退回到院子里,把妹子放在石凳上,关切的问道:“你额头疼不疼?”

    齐歆这才后知后觉地嘶地一声,摸摸额头上的伤口,苦着小脸说道:“没多大事儿,就是被一个瓦片崩到了,已经不流血了。哥,你快去帮忙吧,不然……”

    话还没说完,西边老刘家的房子轰然倒塌,房梁砸向地面,掀起一阵烟雾。

    “救我,救我啊……”撕心裂肺的声音传过来,让齐睿蓦地一惊。

    这是刘婶儿的声音。

    齐睿向四周张望了下,这是院子最中央,就算东西南北的房子都塌了,也砸不到小妹。

    他随即放下心来,对小妹急急说道:“小歆,听哥说,不管出现什么状况,你在这儿都不要动,记住了吗?”

    齐歆使劲点着头:“哥你放心吧,我记住了,你快去救人吧。

    齐睿点头,冲到西屋前,见刘婶儿半截身子都被埋在砖头堆里了,半闭着眼,眼看着只有出气没进气了,人虽然奄奄一息,但怀里还抱着个北京牌黑白电视机,顿时哭笑不得。

    老家伙,都啥时候了,你还这么要财不要命!

    二话不说,齐睿飞快地跑到刘婶儿身后,把落在她身上的砖头、木头搬开,边搬边说道:“刘婶儿你挺住啊,我一定能把你救出来!”

    刘婶儿满嘴血沫子,脑袋垂到地面上,根本不能搭话了。

    齐睿拼命地扒拉着砖头,双手都刨出血了,效率却不高,他焦急地喊道:“还有能出气儿的老爷们儿吗?过来帮忙啊。”

    另一边,在刘振堂和刘伟业等人的指挥下,老人、妇女、孩子大部分已经顺利出了门,年轻的小伙子、老爷们儿也都退回到了院子中央。

    听到齐睿的呼喊,刘伟业跑了过来,边跑边喊道:“老三、一鸣,赶紧过来帮忙。”

    王老三和赵一鸣跟着刘伟业过来了,见刘婶儿被埋在砖头底下,几个人都傻了眼。

    齐睿忙说道:“别愣着了都,伟业哥,你去找撬杠!三哥和一鸣赶紧帮我把周围的砖头、木头都清理干净。我估计刘婶儿的腿被什么东西砸了,咱先把她弄出来,然后赶紧送医院!”

    刘伟业忙不迭点头,转身一溜烟儿跑了。

    王老三和赵一鸣跑到齐睿身边,迅速清理着砸落在刘婶儿下半身的砖头木头。

    果不其然,一个老式的榆木柜子将刘婶儿的双腿砸的血肉模糊,木头柜子也被一块巨石压着,三人试着搬了下,根本搬不动。

    这时候,刘伟业拿着撬杠过来了。

    “你们仨把石头往上面抬一下,让我能把撬杠塞进去就行。”刘伟业连忙说着。

    三人点头,一起用力,将石头抬起一点。

    刘伟业赶忙把撬杠塞进去。

    三人很默契,快步走过来,和刘伟业一起使劲,狠狠将撬杠往下压。

    轰得一声,石头滚落下去,砸在地面上。

    几人又立刻把榆木柜子抬走,看着刘婶儿被砸的粉碎的双腿,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刘婶儿周围围满了人。

    看着老伴儿不省人事的样子,刘叔儿更是泪流满面,蹲在刘婶儿身边嚎啕大哭。

    齐睿急眼了,厉声喝道:“别哭了,这时候哭有个毛用啊?先把婶子送医院保命吧。”

    “对对对,赶紧送医院!”刘伟业也反应过来,急切地说道:“那谁,小五子,把你家三轮车骑过来,送婶子去医院!”

    小五子点头后转身跑了,不大会儿蹬着三轮车回来。

    齐睿说道:“哥儿几个搭把手,把刘婶儿抬三轮上去!哪个去找床被子铺平板上啊?”

    前院的张美华说道:“都不敢进屋啊,我跑出来时带了床毯子铺上行不?”

    “行!”

    张美华赶忙将毯子铺在了平板上。

    大家小心翼翼将刘婶儿抬到三轮车上放平。

    小五子招呼了一声刘叔儿,蹬着三轮就出了院门。

    人救出来,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至于说刘婶儿的命能不能保住,看她造化吧。

    地震过后是短暂的宁静,齐睿心说,后面还不知道会出现多少次余震,得提前做好预防才行啊。

    看着一片狼藉的院落,齐睿苦笑不已,开局就是惊心动魄,老天爷这是要玩儿死人的节奏吗?

    刘振堂和刘伟业哥儿俩走到齐睿身边,两人嘴里叼着烟卷,刘振堂更是嗓子都喊哑了,拍了下齐睿的肩膀,他称赞道:“你小子表现不错。”

    刘伟业也咧着嘴说道:“嗯,临危不乱,有点大将风范。”

    肩膀上传来剧痛,齐睿龇牙咧嘴,一低头,这才发现整个膀子都肿了起来,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皱着眉头冲二人勉强一笑,说道:“先别夸我了,怎么样,老人孩子都平安出去了吧?”

    刘振堂点点头,说道:“都出去了。”

    刘伟业叹息一声,说道:“唉,遇上了天灾,这往后的日子还怎么过啊?”

    齐睿说道:“现在不是怨天尤人的时候,当务之急,是考虑好接下来怎么办。”

    刘振堂也很快冷静了下来,说道:“睿子说得不错,咱们全院六十多口子人呢,老的老小的小,吃喝拉撒睡哪样都得解决,虽说遇到地震了,但总不能让大家伙儿饿着肚子睡大马路上去吧?”

    刘伟业眉头紧皱,抽了口烟后也说道:“这次地震,受伤的不少,比较严重的是刘婶儿和金柱,好在已经送医院了。不过还有十几个人不是被砖头砸了肩膀就是跑出来时崴了脚脖子,贺家二丫头胳膊折了,这都需要治疗,医院肯定人满为患了,但是不管大病小灾的,不治也不行啊。”

    齐睿抬头看看昏暗的天,沉声说道:“大灾之后必然要变天,这要是一下雨,肯定回不去屋了。况且,后面还不知道要来多少次余震呢,咱这院子里都是些年久失修的老房子,住着也不安全。这样,赶紧组织大家搭地震棚,先把住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的再说。”

    刘振堂点头道:“睿子说得对,不过这地震棚搭哪儿合适啊?”

    齐睿摁着肩膀蹲了下来,想了想后说道:“咱这院子里,危房该塌的也都塌了,剩下的还算比较牢靠,要不就在前后两个院儿搭吧,大家尽量挤一挤,实在安排不开,再想别的办法就是了。”

    刘振堂和刘伟业也蹲了下来。

本文标签:撕开校花的奶罩揉娇乳

上一篇:宝贝别穿内裤方便我做:骑在突出的木棒上吃饭JOY

下一篇:两人埋头舌尖吸她的花蜜(别揉了H)最新章节列表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