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她稚嫩哭喊撕裂|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的视频

2022-05-09 09:15:3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有一点点。

毕竟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情感上也会有一些共鸣。

占据这具身体整一年,根据原主的记忆,她是上京广宁伯府的嫡女,今年十六岁,因一次落水事件被庆国公府的二公

有一点点。

    毕竟她继承了原主的记忆,情感上也会有一些共鸣。

    占据这具身体整一年,根据原主的记忆,她是上京广宁伯府的嫡女,今年十六岁,因一次落水事件被庆国公府的二公子救起。为了她的名节,她的父亲广宁伯亲自上庆国公府求亲被拒。

    原主性情爆烈,得知这个消息以后,上吊自缢,她就这么穿过来了。

    她当然不想死,做为一个现代人,大好的青春年华,因一场车祸丧命,能再重新活一次,岂能不好好惜命?

    她不愿死,家里人也不敢半夜掐死她,没办法,把她送到庄子上来,她原本以为,家里是打算将她扔在这里自生自灭!岂料,不过短短一年,又将她接回。

    她继承原主的记忆,得知那场落水是继母袁氏故意找人陷害设计,想让她落水后,由她娘家侄儿救起,这样就能顺理成章地把她嫁进她的娘家袁家,也能将她原本的亲事腾给袁氏所生的妹妹傅涓。

    哪知出了变故,袁子休那个怂货凫水技不如人,她被庆国公府的二公子宋珩给救了。

    那宋珩是什么人?

    庆国公府世子的嫡次子,还未及弱冠,被誉为上京第一公子的大才子!人长得风流俊俏,文采斐然,骑射俱佳,简直不要太完美。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她的父亲去庆国公府求亲,让国公爷一口回绝,说是宋珩自幼已经定了亲事,不可失信于人。

    架不住父亲苦苦哀求,最后国公爷松口,只要她愿意,可以纳为妾室。

    原主岂能受这等羞辱!广宁伯府的嫡女宁死不为妾!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宋珩在一艘南下的货船上遇上急浪,落入水中被大浪卷走,半年过去,杳无音信,基本可以判定是再回不来了。

    再说这庆国公府宋家,长得玉一般的孩子,说没就没了。庆国公府的老太君没办法接受这样一个实事,那是她疼到心尖尖上的重孙,年纪轻轻还未成家就这样去了,哭了大半年,最后全家一致决定给他娶一门亲事,再过继个宗室的孩子,将来世世代代有香火供奉。

    世家贵族哪个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死人?

    广宁伯愿意。

    庆国公府现在正是鼎盛时期,家中子弟个个出类拔萃,相比他们广宁伯府的空架子,不知要强多少倍,若非如此,国公爷当时怎么敢放出让他女儿入府为妾这种话!

    她女儿与宋珩刚好有这么一段渊源,反正也是没人要,倒不如给了宋家,宋家也答应,过继宗室的孩子给她,将来也有倚仗,总好过当一辈子姑子,老死在庄子里,这是其一。

    其二,自己最近摊上了件麻烦事,牵扯进一桩贪墨案当中,他自己所贪数额不大,还未查到他头上,怕的是别人将他供出来,丢官事小,削爵那就是愧对祖宗的大事。若是有郑国公这门亲戚,这就成不了大事。

    因此,广宁伯傅荣在得知宋家有这个打算的时候,又亲去了一趟庆国公府,这回自然是顺利谈成了。

    然而,即将嫁给一个死人的傅芸对这门亲事并没有太抗拒!

    近一年的时光里,她起先很不适应,迷惘了有两三个月,渐渐接受自己的新身份。

    庄子里好几个仆妇都是继母袁氏的人,她处处都得小心翼翼,稍稍做出一点出格的事儿,被人报到袁氏那里,隔不了两天她身边那个尖酸刻薄的陶妈妈就会来一趟,秉承她母亲的意思来管教一二。

    她身边除了胆小愚笨的丫鬟燕儿,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她也想过出逃,后来发现,想法不能太天真。

    庄子其实就是座囚牢,她深居一方小院,日夜有身强体壮的婆子看守。再者,这古代交通不发达,想出远门,必须走官道,每隔三十里一道驿站,需要有身份文书和路引方能通行。

    男尊女卑的社会,女人都是男人的附属品,只能困于内院中,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活得极不容易,更遑论一个女子单身一人在社会上求生。

    宋珩已死,她嫁过去就能摆脱袁氏的控制,也没有盲婚哑嫁的恐惧感,不需要面对素不相识的夫君。原主本身是广宁伯府嫡女,也是贵女出身,规矩礼仪不差,她相信自己能应付得来。

    她正坐在窗边看着院里那棵垂丝海棠发呆,燕儿提着裙子一路小跑进来,“姑娘!姑娘!国公府的聘礼送来了,前院都放满了,还不放下,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呆坐了老半天了,“那就过去看看吧!”

    不看不知道,燕儿说的,真是毫不夸张,庆国公府可谓诚意满满!

    管事的婆子正在对聘礼单子,看她过来了,起先愣了一愣,后来又堆了个笑脸走过来,“大姑娘,快看看,这国公府这手笔,哎!该有的一样不少,都是顶尖的好东西呢!”

    傅芸笑了笑,这管事婆子她记得,是府里的老人,落水事发后,曾亲送她去庄子上,那张冷脸与现在这张笑脸比起来,精彩多了!人就是这样,拜高踩低。如今她要嫁给一个死人,就因为这个死人家里地位高,有钱,也有人讨好奉承!

    “哼!生前人家不肯要你,人家死后还要巴巴地贴上去!有些人,就喜欢演戏,当初为了装贞洁烈女,上吊寻死博同情!现在又满怀欣喜嫁死人,但凡要点脸的人,做不出来这种事!”

    傅涓站在对面院门口,拿着把团扇,说话阴阳怪气。

    这事确实不怎么有骨气!但人嘛,省时度势趋利避害是天性,又没有不共戴天之仇,要那骨气做什么?

    “妹妹这话就不对了!做人不能恩将仇报,当时是我落水在先,没有宋二公子相救,我早就淹死了,他不肯娶我,我可没怪过他,只怪自己时运不济,怎么就那么倒霉落水了!现在的我,是在报他的救命之恩,何来不要脸之说?”

    “你还挺会找借口!报恩?人家当初根本看不上你,觉得你恶心!你还非得往上凑,宋珩要是泉下有知,怕是牌位都要气倒了!”

 文学

妹妹请慎言,死者为大,别口无遮拦,小心犯忌讳!更何况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你这么说,叫爹知道了,就不好了!”

    傅涓最怕的人,就是父亲!她从小被袁氏娇惯着,刁蛮任性,不得父亲喜欢,不止一次斥骂她,说傅家从未出过她这样的姑娘。

    要说傅涓为什么会对傅芸如此深恶痛绝,那也得从那次落水说起。

    傅芸原本定的亲事是余杭张家的张季歆。

    张家是余杭名门望族,书香门第,张季歆长得也是清俊得很,十五岁中了解元,举家从余杭迁来上京,积极备考,准备金榜题名。

    张家与傅家定的是娃娃亲,主要还是傅芸的母亲与张季歆的母亲原来是闺中手帕交,刚好在同一年,前后相差三天,一家生的男娃,一家生的女娃,两个娃娃还在襁褓中,就把亲事定下了。

    傅芸只长到半岁,她母亲就因一场风寒去了,父亲半年后续弦袁氏,傅涓与傅芸相隔两岁。两位正室都没有生下儿子,傅荣只有两个嫡女,庶子倒是生了两个。

    张季歆中了解元后,袁氏眼红这门亲事,就策划了这场阴谋,哪晓得最终一样也没成。

    傅芸上吊自缢前给张季歆写了封绝笔信,悄悄让人送了出去,请求在她死后,张季歆不要再与傅家结亲。

    结果是,傅芸没死成,张季歆也拒绝了傅家把原来定的大姑娘改成二姑娘,这样好的一门亲,就这样泡汤了。

    傅涓恨她真是恨得牙痒,巴不得一口咬死她。见不得她得半点好处,连她嫁给一个死人,也觉得便宜了她。

    她不想死,就该一生把她困死在那庄子里,为什么要放她出来?为什么要让她踏进庆国公府的大门?

    她这些话在傅芸回家前就在家中叫嚣过,得了父亲一个巴掌,消停了几日,现在看到国公府的聘礼,愤恨心又起。

    “你少拿爹来压我!你以为我会怕?”傅涓嘴硬想找回点场子。

    不料,正好被刚刚走来的广宁伯傅荣听到了。

    “你又在闹什么?跟你说了多少次,你非是不听是不是?”傅荣转头唤了袁氏身边的人,“陶妈妈,把她带下去,打二十个手板子,少一下我唯你是问!”

    “爹……我没说什么呀!”傅涓听说又要挨打,怕了,看向父亲身后的母亲,用眼神向她求救。

    “伯爷……”

    袁氏刚想开口,被傅荣拦下,“你什么也别说了,她这样子,都是让你给惯的,再不好好改,将来怎么嫁人?勉强嫁出去,迟早毁了咱们傅家的名声。”

    “是!伯爷!”袁氏只得把求情的话生生咽下,叫陶妈妈,“还不把二姑娘带下去?”

    傅涓噘着嘴,狠瞪了傅芸一眼,气恘恘地跺脚离开,陶妈妈连忙跟上去。

    傅荣从管事婆子手里接过聘礼单子扫了两眼,又把现场的东西稍做打量,问傅芸,“芸儿,国公府这是用了心,也托人来带了话,问你还有什么想法和要求,尽可提出来。”

    她能提什么要求?那不过是客套话罢了!

    “女儿没什么要求,一切凭父亲母亲作主。”

    傅荣点头,这才像他的女儿嘛!乖巧、听话、且懂事!他又瞟了傅芸两眼,其实女儿原先什么性子,他也知道,近一年在庄子上,倒像是变了不少,如此,是不是该把二女儿也送过去磨一磨?

    傅荣把那聘礼单子交给袁氏,“你就对照着这上面的东西帮芸儿办嫁妆,不可寒酸了叫人笑话!”

    袁氏心里一沉,国公府的聘礼都是超规格的顶配,要是按这个对照,她不得大放血?

    “伯爷……咱们家怎么能与国公府相比呢?”

    傅荣眼睛一瞪,“什么叫不能相比?我傅家这些年积累嫁个女儿还能嫁穷了?”

    袁氏没生儿子,在这个家里底气稍显不足,也不敢违抗,“伯爷息怒,妾身遵照您的意思做就是了!”

    终归是他的女儿,傅荣当初把她送去庄子上,是想等两年,事情淡了,再给她找个贫寒读书人,成个家。如今把她送上门去给人当寡妇,心里多少觉得亏欠,只能在嫁妆上给她点弥补。

    傅芸见此机会,顺便也膈应了袁氏一句:“那就辛苦母亲了!”

    袁氏不敢在傅荣面前给她甩脸子,只得赔上笑脸,“不辛苦,这都是为人父母份内之事。”

    看完嫁妆回到小院里,燕儿欢快得能飞起来。

    “姑娘,要是真按国公府的聘礼办嫁妆,姑娘这后半辈子可算是无忧了,奴婢真替姑娘高兴!”

    这个傻丫头,“凡事别高兴得太早,容易乐极生悲,平常心看待就是了。”再多的钱财,也得有本事保得住,先走出这个家,往后的路慢慢摸索吧。

    “姑娘真的变了好多啊!”燕儿心思很单纯,从小伴着她长大,想了想又说了句,“这样的姑娘,奴婢更喜欢!”

    傅芸是个安静性子,平常喜欢宅在家里追剧看书,唯一的爱好就是练书法,穿越以后,就只能没事练练书法了。

    她叫燕儿帮她磨了墨,手上那本法华经还有最后几页,打算今天全部抄完。

    这时,外头传来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燕儿打了帘子朝外瞄了一眼,是袁氏身边的陶妈妈,带了有一二十来个人进了院子里。

    燕儿慌忙跑过来,“姑娘,陶妈妈带了好多人来了,这是要做什么呀?”

    “莫要慌,等她来了不就知道了。”她一边说,一边铺着宣纸。

    往常在庄子上,陶妈妈没少在她们面前逞威风,因此,燕儿一看到她,便有些害怕。

    有小丫头打了帘子,陶妈妈笑盈盈地甩着帕子进来了,十分正式地蹲了个礼,“呀!大姑娘写字呢?”

    如今回了家里,有父亲在,她总不至于叫个家奴给欺负了,因此,傅芸头也没抬,执笔专注看着宣纸,只问了句,“陶妈妈带了这么多人来,是为的何事啊?”

本文标签:是不是好久没人弄你了的视频

上一篇:他添的我好湿好爽(H)|我故意没有穿内裤坐公车让

下一篇:一边c一边说粗话小说|用嘴啃花蒂高H喷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