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2022最好看(学长错一题往里插一支笔作文)全章节阅读

2022-05-09 16:19:5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随后,深港县经济特区的各大电视台。   也转载了这个新闻。   之所以是转载。   那是因为深港县有关部门怕引起道夫斯基的注意。   而转载的话,那到时候就算是道夫斯基

随后,深港县经济特区的各大电视台。

 

  也转载了这个新闻。

 

  之所以是转载。

 

  那是因为深港县有关部门怕引起道夫斯基的注意。

 

  而转载的话,那到时候就算是道夫斯基追问起责任,也好有一个说辞。

 

  当然了,追责这只是一种猜测,会不会这样谁都说不清楚。

 

  但不管怎么样他们的最终的目的却是一致的,那就是给德州方面施加压力。

 

  而洛克菲勒、波士顿、芝加哥、梅陇等等十几个跟星辉实业有限公司合作共赢的财团,见刘星这边的行动这样迅速,他们随即动用自己的人脉,在全球各个国家也行动了起来。

 

  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时间。

 

  劳恩达斯、彼得等财团的掌权人在德州被软禁的内幕,顿时成为全世界人民热议的话题,而随之而来的是各种连锁反应,首先是这些掌权人旗下的企业、公司股票大跌,再次就是全世界各个大佬都将目光投向了德州。

 

  毕竟不管怎么说。

 

  这十几个被软禁的财团掌权人。

 

  要是在德州有什么三长两短,只怕全球的经济都将会再次为之震荡。

 

  要是事先不关注,随时做出相应的对策,那只怕谁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这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意识,就像一股无形的压力锁住了德州跟道夫斯基。

 

  然而道夫斯基对于这种压力,却是很不屑,甚至在办公室中还大放厥词:“所有人都给我听着,这只是刘星的一种恐吓手段,挺过去了,那以后这全球的市场就都是我们的了。”

 

  “可是老板……”一个瘦个员工这时怯生生的举手提醒道:“刘星这次不只是联手蒂芬妮等十几个财团的代表在舆论上做文章,他们还……还……”

 

  说到这,见魁梧壮硕的道夫斯基在瞪着他,当下连忙硬生生的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他们还怎么了?”一个驼背老者追问道。

 

  这话一出,原本嚣张跋扈的道夫斯基连忙恭敬的退后了几步。

 

  很显然,这驼背老者的权利比道夫斯基要大,要不然的话不会有这样的表现,但办公室里面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却是没有感到意外,似乎这种场面他们已经司空见惯了。

 

  瘦个员工见状,那是松了一口气:“他们还联手将一些物资限制出口到e国了,像洛克菲勒财团垄断的石油,芝加哥财团垄断的农业机械跟肉类机械,都已经停止出口了,而且其他跟星辉财团合作的财团,也在陆陆续续的限制他们旗下产品的出口,有些甚至直接都关闭了出口这个窗口。”

 

  “哈哈哈……这个你怕什么,石油e国大把,农业机械跟肉类机械,芝加哥财团不出口给e国,这好像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吧?”道夫斯基闻言,那是忍不住大笑道。

 

  驼背老者也觉得刘星这次使用的手段有些太小儿科了,在淡笑之余,他缓缓开口:“杜邦财团跟莫根财团合并后的总部虽然设在了e国,但生意却是遍布全球各地,再这样的情况下,想对我们使用垄断经济战,那简直是在痴人说梦。”

 

  言下之意。

 

  只要手里面有钱。

 

  那在全球各地什么东西都能买的道。

 

  “可是……可是……”瘦个员工翻看了手中刚刚收集起来的资料,在仔细的确认了一下后,直接递给了驼背老者:“您看看这份总部发来的文件,上面说咱们在e国的大部分公司、企业股票突然间跌停了,这难道不是垄断经济战所产生的后果?”

 

  “你说什么?”驼背老者大惊。

 

  “这怎么可能,你在胡说八道吧?”道夫斯基也是有些错愕。

 

  在他看来,现在这种局势,跌停的股价应该是洛克菲勒财团、波士顿财团、星辉财团等等十几个跟他们做对的财团才是,怎么可能轮到他们的股价跌停,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您自己看吧!”

 

  瘦个员工将资料放到了驼背老者的手里。

 

  既然不相信他说的,那只有用事实来说话了。

 

  “好吧!”驼背老者拿起资料屏息看了起来。

 

  一旁的道夫斯基伸长脖子也忍着的看着。

 

  很快,两人的脸色就黑了。

 

  其中驼背老者的眼眸中甚至出现了惊恐:“该死,真是该死!这个刘星好卑鄙的手段啊!他居然明修栈道暗度陈仓,偷偷利用粮食来打压我们,这一手太不要脸了。”

 

  “不是……我怎么没有看出来哪里跟粮食有关啊?”道夫斯基闻言忍不住问了一句。

 

  “这资料上没写,你不去分析的话当然看不出来。”驼背老者将资料甩在了道夫斯基的脸上,眼眸中怒气腾腾:“但我可以告诉你,我们都中计了,中了刘星瞒天过海的计谋了,现在要想反败为胜,只怕几乎是不可能。”

 

  “你的意思是?”道夫斯基越来越糊涂了。

 

 文学

  一旁的瘦个员工虽然明白,但却是没说,而是偷偷离开了。

 

  毕竟这个时候,在待在道夫斯基的身边,对于他来说那是在找死。

 

  驼背老者长叹一声解释道:“一直以来,e国被称为寒冬之地,不能盛产粮食跟大豆,但工业却是很发达,这样的地域限制跟国情,让e国的大部分地区只能靠进口来弥补粮食上的缺口。”

 

  “这个我知道啊!”道夫斯基摊了摊手:“但也不可能被刘星给利用吧?”

 

  “你知道个屁,最近这十年来,e国的粮食百分之九十五都靠进口,而最大的进口对象,就是波士顿财团,其中梅陇财团也有一部分,现在他们说不进口粮食给e国了,在目前的情况下,那是等于卡着我们的脖子了。”驼背老者捶胸顿足的骂道。

 

  “这……这不可能吧?”道夫斯基在错愕之余,否定了驼背老者的话:“粮食我们可是囤积了不少,吃个三五年那根本就不成问题,也就是说,限制粮食出口这一招对于我们没用。”

 

  “也更加不可能以此为倚仗,让我们妥协放了劳恩达斯、彼得等财团的掌权人。”

 

  “你是猪脑子吗?”

 

  “光我们私人手里面囤积的那点粮食有个屁用。”

 

  驼背老者闻言,那是气的揍人的心思都有了:“关键是e国的粮食一旦短缺,那首先受到影响的就是工业,然后波及到各个行业,到时候咱们财团旗下公司生产的产品就是在有科技含量,也换不来一斤粮食,这对于我们来说,那可是杀人诛心,你明白吗?”

 

  “什么?”

 

  “这……这不可能吧?”

 

  道夫斯基吓得说话的声音都变了。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这次他利用皮克尔的死软禁了劳恩达斯、彼得等财团的掌权人,那是在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找罪受了。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驼背老者长叹了一声:“这也怪我,事先没有考虑到这一点,要不然的话,刘星这小子就没有空子可钻了。”

 

  “那……那现在怎么办?”道夫斯基慌了。

 

  “还能怎么办。”驼背老者皱起了眉头,眼眸中有着不甘:“赶紧派人联系世界各国的粮商,就说我们愿意高价大量收购粮食,有多少要多少。”

 

  “现在这个情况能行吗?”道夫斯基有些不情愿。

 

  毕竟他这一辈子,可从来没有求过人。

 

  “不行那你就等着破产吧!”驼背老者气呼呼的甩袖就走了。

 

  道夫斯基没有办法,在抓了抓头后只得去照做。

 

下午六点半左右。

 

  吃了晚饭的刘星,正坐在茶几旁悠闲的喝着茶水。

 

  咚咚两声,敲门声传来:“刘星你在家吗?”

 

  “在,进来吧!”刘星见是蒂芬妮的声音,当下起身朝门口走去。

 

  嘎吱一声响,大门打开口,蒂芬妮带着小井子等五个财团的代表走了进来。

 

  在一旁,王昆仑跟赵构、小福都在,但他们没有进来,在跟刘星打了一声招呼后,就全都是散开了。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刘星在等蒂芬妮、小井子坐下来后,轻声随口问了一句。

 

  “据可靠消息,道夫斯基已经在联络全球的粮食供应商了,想高价购买粮食,来应对我们之前的打压计划。”蒂芬妮将一份文件递到了刘星的面前,然后认真的说道。

 

  “我们过来找你的意思,就是想问问,需不需要使用手段去阻止他们。”小井子跟着说道。

 

  “不用,因为现在e国进口的粮食,全都是波士顿财团提供的,只要他们切断出口,那道夫斯基就是用金山去卖粮食,那也只是杯水车薪,何况现在的情况是e国缺粮,而不是他道夫斯基,这其中的重要性你们不要忘记了。”刘星笑着提醒道。

 

  “可是……我就怕这个时候有些国家的粮商,看到道夫斯基高价收粮,最后偷偷的将粮食卖给他,那咱们之前的努力可就白费了。”蒂芬妮还是有些担心。

 

  小井子也有这样的想法,但她没有多说,而是看向了刘星。

 

  “呵呵……其他国家的粮商,在当前的情况下,他们敢卖粮食给道夫斯基跟e国吗?”刘星闻言笑着摇头,将地球仪就在一旁的办公桌上,当下起身拿了过来:“你们自己看看通往e国的运输线路吧!不管是空运,还是海运,他道夫斯基,或者e国没有我们的允许,能顺利的买走一粒粮食?”

 

  “这个……”蒂芬妮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井子也是有些错愕。

 

  她们俩看着地球仪上划出的红线,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刘星早就布局好了,就等着道夫斯基往这个圈套里面钻,这份心智,这份布局的能力,着实有些可怕。

 

  “其实啊!”刘星搬开椅子坐了下来:“咱们现在根本就不用担心粮食方面的问题,因为这条线路波士顿财团、梅陇财团经营了将近百年的时间,那可以说是牢不可破,再这样的情况下,道夫斯基要是不妥协,那以后他将会成为e国的千古罪人。”

 

  “的确。”蒂芬妮不得不赞同这话。

 

  “那咱们应该担心什么?”小井子有些好奇。

 

  “皮克尔的死,这件事情不处理好,彼得跟劳恩达斯等财团的掌权人,只怕在德州很难回来,毕竟现在事情已经闹大,要想私了已经不可能。”刘星轻声回道。

 

  “是啊!”蒂芬妮听到这话心情变得糟糕了起来。

 

  这是目前最大的问题所在,要是不能解决,只怕会越拖越严重。

 

  毕竟事情已经闹得全球皆知了,要是不给一个说法,只怕根本就不可能善了。

 

  “那……那你说现在咱们该怎么办?”小井子看向刘星忍不住问道。

 

  “还能怎么办,现在只能等了,等到e国受不了来自粮食方面的压力,给道夫斯基施压,只要道夫斯基妥协,撤销有关皮克尔方面的诉讼,那一切就好办了。”说完这话,刘星端起了茶杯,突然间他有些不解的看向了蒂芬妮:“我一直有一个疑惑,这皮克尔好歹也是花旗财团的掌权人,怎么他人死了,要道夫斯基这个外人去追责?这事情怎么看都有些怪怪的。”

 

  “这个……”蒂芬妮也回道不上来。

 

  “据说当时道夫斯基也中毒了,但他很快就被送进了医院,而且也得到了有效的治疗,而彼得等掌权人却是没事,所以花旗财团方面就委托了道夫斯基去调查这件事情。”小井子在迟疑了一下后,就将其中的内幕给说了出来。

 

  “什么?”刘星瞪大了眼睛。

 

  “这……这有什么不对吗?”小井子连问道。

 

  “这不是不对的问题,而是你为什么要将这是事情隐瞒到现在才说出来呢!”刘星捂着头,一时间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小井子:“您难道就没有发现,这事情有什么不对劲吗?”

 

  “这能有什么不对劲的,彼得、劳恩爷爷等财团的掌权人当时都没有中毒,所以花旗财团方面怀疑他们,才委托道夫斯基去调查此事啊!”小井子摊了摊手,言语中有着自信:“要是换做我的话,也会这样做的。”

 

  “糊涂!”刘星一掌拍在了茶几上,吓得小井子的脸色都白了:“首先花旗财团跟洛克菲勒财团、波士顿财团、梅陇财团等十几个财团是合作共赢的关系,再这样的情况下,彼得等掌权人有什么缘由毒死皮克尔?”

 

  “这是小孩子都能想得到的问题,难道花旗财团会想不到?”

 

  “也就是说,这花旗财团有很大的问题,搞不好某个股东跟道夫斯基狼狈为奸,而皮克尔也是他下毒杀死的,然后栽赃嫁祸给在场的财团掌权人,将之前合作共赢的关系给硬生生的破坏掉。”

 

  这话一出,小井子跟蒂芬妮那是呆住了。

 

  接着两人对望了一眼,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刘星轻叹了一声:“你们俩听好了,现在道夫斯基方面不需要去管,毕竟他面对我们的计划,那是有心无力根本就招架不住,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派人去调查花旗财团。”

 

  “我跟你们说,谁想成为花旗财团的掌权人,他的嫌疑就最大。”顿了顿,刘星又补充了一句。

 

  “我明白了。”蒂芬妮站了起来:“我现在就派人去办,要是有什么消息,会第一时间打电话通知你的。”

 

  “好!”刘星点头。

 

  “走了。”蒂芬妮转身朝大门口走去。

 

  小井子跟在了后面。

 

  两人在走到大门口的时候。

 

  正好撞见瓜子、小不点从外面玩耍回来。

 

  “姐姐们好。”瓜子笑着打了一声招呼。

 

  “好!好!”蒂芬妮笑了笑,脚步不停的径直走了。

 

  这可不是她不礼貌,而是刘星刚才跟她说的事情太重要了。

 

  瓜子见状也没有去在意,而是问小井子:“这都晚上了,你们还这样忙啊?”

 

  “没办法啊!”小井子推了推鼻梁上的圆形眼镜。

 

  “那你去忙吧!窝本来还想找你下一盘象棋呢!”瓜子牵着小不点就走进了大门。

 

  “你等等。”小井子喊住了瓜子:“听说你的象棋造诣,连国际象棋冠军都自愧不如,是不是有这回事?”

 

  “假的,都是杜撰出来的,窝现在下象棋连窝哥哥都下不赢呢!”瓜子连谦虚的回道。

 

  “我可不信。”小井子看了一下手表上的时间:“这样吧!你先去准备棋盘,我在半个小时后就过来找你对弈,要是能赢我,会有一个惊喜给你哦!”

 

  “真的?”瓜子眨巴了一下大眼睛。

 

  “当然是真的。”小井子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在笑了笑后,转身就走了。

 

  小不点目送小井子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小姨,舅舅今天早上都跟窝们说了这小井子不简单,而且智力超高,再这样的情况下,你为什么要答应跟她对弈啊?”

 

  “你这话说的,难道你小姨的智力不行?”瓜子白了一眼小不点。

 

  “嘻嘻……小姨可聪明了。”小不点笑着回道。

 

  “那不就结了,只是一次普通的对弈而已,你怕什么。”瓜子说着,就去找刘星去了。

 

  小不点见状,连忙跟在了后面。

 

本文标签:学长错一题往里插一支笔作文

上一篇:公交车上拨开少妇内裤进入(高H)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胯下仇人妻耸动呻吟 18禁高H高辣小说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