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跳D放在里面走路C描述文:上课看到一个女生凳子在滴水

2022-05-10 10:22:23【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要么就是变成邪灵主人的傀儡,自身意识被邪灵所替代,被操控,被支配,直到身体腐烂或是被摧毁的那一天。

  不过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案例,有一个被电子邪灵附身的人苏醒了,因为电子邪

要么就是变成邪灵主人的傀儡,自身意识被邪灵所替代,被操控,被支配,直到身体腐烂或是被摧毁的那一天。

  不过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案例,有一个被电子邪灵附身的人苏醒了,因为电子邪灵的主人被修士局抓获,服务器被捣毁,电子恶灵被毁灭,医院给他做了实验性的客户端清理手术,唤醒了他。

  但是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三年以后,他的人生少了十三年,他所熟悉的一切物是人非。

  在十三年之后的世界生活了几个月,他选择了自杀。

  倒不是因为习惯不了十三年后的生活,而是因为他突然发现……在这十三年里他杀了很多人,包括自己所有的亲人。

  这并非他自愿,所以法律能够原谅他,但是……他自己无法原谅自己。

  ……

  赵怀乡躺在床上,望着陌生的天花板,电子仪器在他的周围滴答作响,看起来他像是在某个高科技实验室里,无数的想法在他的脑海里回荡。

  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也不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多久,做了多少不应该做的事情。不知道这些年来,老爸老妈过的好不好,洛千雪他们的处境又怎么样?

  一个穿着白大褂的男人来到了赵怀乡的面前:“醒来了?感觉怎么样?”

  赵怀乡问:“我晕过去几年了?”

  医生对他翻了个白眼说:“你以为自己是美国队长吗?还几年?你就晕过去了一个小时。”

  “一个小时?”赵怀乡愣了一下,然后连忙打开了他自己的客户端,他的客户端里非常平静,他甚至还能看见那个电子邪灵的条目也处于其中。

  【死神病毒】

  【状态:弱链接,不活跃。】

  赵怀乡嘶的一下吸了口气,他虽然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好像【死神病毒】污染了他的客户端之后,并没有正常的发挥作用,而是在……摸鱼。

  难道是被自己身上的咸鱼气质所影响了?

  “没有别的问题了吗?没有了就赶紧走,别在这里占地方。”医生已经开始不开心了。

  赵怀乡被医生从医务室给赶出来了,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夜色深沉,冷风呼啸,赵怀乡站在宽敞的主干道上,着实是有些……茫然。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个人客户端上又弹出了一条通讯申请,赵怀乡不用动脑子就知道一定是那个面具人。

  他连忙接入通讯,果然不出所料,又是那张令人ptsd的脸,不过此时此刻他显得异常愤怒。

  “你到底做了什么?”质问的声音响起,这句质问是两个人一起问出来的,不过赵怀乡是莫名其妙,面具人则是愤怒。

  “我还想问你呢。”又是两个人的同时回答。

  这个时候他们双方才都明白过来,他们好像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等……等一下,我们先捋一下。”面具人说,“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废话,我当然不知道了,我还以为你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按理来说你这会儿应该……”面具人话说了一半,没敢说下去,他缩了缩脑袋说,“你那边提示的是啥?”

  “弱链接,不活跃。”赵怀乡说。

  面具人沉默了一会儿之后怪叫了起来:“嘶,这不对啊,不应该啊,怎么会这样啊?”

  “什么意思,你倒是给我也解释一下啊。”赵怀乡问。

  面具人瞥了他一眼说:“简而言之你的客户端环境很苛刻,对我的【死神病毒】产生了强大而克制和镇压作用,虽然病毒和我还没有断连,但是我的指令发送不过去的,它就一直处于不活跃的状态。”

  解释完了面具人又开始自言自语:“但是这不应该啊,这种现象只会出现在权限很高的道门核心上,你明明只是一个剑师而已,难不成你身上有什么道门的东西吗?”

  “我身上怎么可能会有,我就几个最基础的……”话说到一半,赵怀乡突然停了下来,“呃……我突然想起来,搞不好还真的有。”

  是的,他好像真的有一件来自道门的东西。

  他突然间想起了他所经历的第一次事件,“世尊灭世”事件,这次事件曾经出现过道人飞升的景象,算是和道门有所关联。

  而且还有“无上秘要”,它本来就是一个和道门关联甚大的一个东西。用无上秘要换来的【第三神性】,它和道门没关系的可能性反而很小。

  这样一来这一切好像就说得通了。

  “等一下,那这就更不合理了,你明明是一个剑师而已,怎么可能兼容道门的插件?!”面具人显得更加惊奇。

  “这……就是我的私事了,而且我还有一个问题想要问你。”赵怀乡说。

  “问。”面具人显得很狂躁不安,但是却还是奈住了性子。

  “我记得如果一个人的整体意识损伤超过15%就会造成永久的破坏性影响,超过22%就会永久脑死亡,我应该没记错吧?”

  面具人愣了一下:“你想杀了我?不,不可能的,你最多是压制住【死神病毒】,你没办法摧毁它。”

  “先别着急,你先听我说完,我的设想是这样子的。”赵怀乡开始娓娓道来。

  “现在这个死神病毒包含着你的一部分意识,而且而且你没法下达命令把它召回,也就是说我的客户端环境是它唯一能存在的地方。所以如果我死了,环境就会消失,环境消失【死神病毒】也就不复存在,然后……你也会死对?”

  “你敢威胁我?”面具男开始震怒。

  “没有没有,这只是必然趋势而已,从一开始你就输了,因为你想要的是利益,不会用性命去做赌注。而我要的是生存,筹码只有性命,更何况我们两个都死了的话,你就没办法再伤到林秋寒他们了,总的来说还是算我们赢。”

  说完,赵怀乡站起身来开始走动。

  “你要做什么?”面具人连忙问。

  “了结自己的小命。”赵怀乡说,“反正你的目的本来就是杀了我,不如我们尽快同归于尽,还能救那三个姑娘。”

  “你不要冲动!!不要冲动!!我可以放过你!我也保证不会去找你,关于林秋寒的事情我也可以不上报!”

  赵怀乡看这屏幕里的人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说:“谢谢谢谢,我想我们达成了一个共识,我不会死,你也不会死,两全其美的办法。”

  面具人的呼吸很快很粗重,显然是在不断的压抑着自己的愤怒,片刻之后他就挂断了通讯。

  通讯屏幕渐渐的黑了下去,周围最后的光源也消失了,一切都变得昏暗而安静。

  赵怀乡在一张长椅上缓缓坐下,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他好像又……把自己卷进了某个麻烦事儿里面。

  他知道面具男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因为他绝对不会把自己辛辛苦苦研究出来的电子病毒就这样废弃掉,更不可能把自己的性命留在自己手里。

  “赵怀乡啊赵怀乡,你可真是让人不省心啊。”赵怀乡喃喃自语

 文学

第二天中午,赵怀乡上完课就给江陵打了个电话,专门询问关于电子邪灵的事情。

  “电子邪灵?”江陵的声音是有些诧异,“这种东西我接触不多,但是它很难对付,而且破坏力很强,是认识的人吗?”

  赵怀乡迟疑了一会儿还是实话实说:“呃……是我自己。”

  “你说什么?”江陵吃了一惊。

  “不过不用担心,我和病毒的主人已经聊过了,我们之间暂时处于一个……和平状态,我有些……不知道怎么处理,所以希望你给我点意见。”

  “你说的那个‘和平状态’能维持多久?”

  赵怀乡也不知道,在电话里他很难说清楚详细情况,只是把自己所遭遇到的核心问题告诉了江陵,简而言之这是一场赛跑。

  如果赵怀乡能够在面具人夺回邪灵控制权之前处理掉病毒,他就赢了。如果面具人先一步夺回控制权,那他就会当成嗝屁。

  明晚赵怀乡的话,江陵并没有焦急,反而是轻笑起来:“那你放心吧,你们的和平状态会维持很久,除非有一个特别牛逼的科学家突然推动科学飞速发展。”

  “那我应该怎么做?”赵怀乡问。

  江陵那边又沉默了一会儿说:“江南市有一位专门研究病毒的插件学家,我帮你联系一下他。另外,如果情况失控到你无法解决的状态的时候,你就回河源来,我帮你想办法。”

  “嗯,谢谢店长。”赵怀乡迟疑了一会儿说,“不过你放心吧,我会处理好的。”

  “你不用担心麻烦我,毕竟你可是我指定好的未来员工。”江陵轻笑。

  “好,毕业了我就回去给你打工。”

  两人聊了一阵,然后才挂断了电话,这边刚挂断电话,那边王明峰的电话就打过来了:“你跟谁通电话通了这么久?”

  “一个朋友,HY市的朋友。”赵怀乡说,“你有事吗?”

  “有事吗?当然有事了,有个不认识的漂亮姑娘在找你,就在学校北门口。”王明峰说。

  “行了行了别开玩笑了,正常人怎么可能找我?上次那个漂亮姑娘差点把我脑袋拧下来。”

  “我没骗你,我是认真的。”

  王明峰的语气确实很认真,不过赵怀乡还是有点不相信,因为他和王明峰在学校里的社交圈子重合还是挺大的,他认识的姑娘王明峰基本都认识。

  “啊……对了,回来的时候记得给我带一杯奶茶。”王明峰又说。

  “行,当然可以,但是如果你敢骗我的话,我就把奶茶呼你脸上,珍珠全都塞进你鼻子里。”赵怀乡说。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学院的北门外面是一条商业街,这里应该是学校周边最为繁华的地方了,也是在校学生们周内消遣的第一选择。

  赵怀乡出了北门,面前就是商业街了,中午时分这条长街上人群涌动,商店猫的热火朝天,随处可见年轻的男孩女孩和一对又一对一的情侣,有的有说有笑,有的形色匆匆。

  那么……王明峰不认识的漂亮姑娘在哪里呢?

  赵怀乡意识到的了一个问题,王明峰不认识的漂亮姑娘满大街都是,如果把范围扩大到整个世界,那得足足几千万人了。

  问题来了,究竟是哪一个才是自己要找的那个漂亮姑娘呢?

  赵怀乡还在苦思冥想,突然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过头,一根纤细修长的手指就轻轻的戳在了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有点憨。

  在看见这个姑娘的一瞬间,赵怀乡立刻就意识到自己要找的绝对就是她,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姑娘,白衣胜雪,长发如瀑,身形有些单薄,但是笑起来明亮而娴静,就好像是秋日里的一抹暖阳。

  林秋寒,赵怀乡认识他,但是真正的会面这应该是第一次。

  赵怀乡心想这一定是一个非常好的姑娘,在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和生死,经历了三年的命悬一线,她依然能够这么温和甜美,确实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情。

  林秋寒收回手指,微微向后退了一步,双手放在背后,眼里始终带着笑意:“我想,我就不用自我介绍了吧?还是按照惯例?”

  “呃……不用了,那个……身体好点了吗?”赵怀乡连忙说。

  “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所以今天来找你了。”林秋寒笑着说。

  “所以找我有什么事吗?”

  “逛街,家里没有适合我穿的衣服了,所以找你陪我逛街买衣服。”

  “逛街?”

  赵怀乡愣了一下:“可是我今天下午还有课,而且你怎么不让洛千雪和池小夏陪你去。”

  “姐姐工作忙,妹妹要上学,一个人逛街我又不太习惯,就只能来找你了,拜托了嘛。”林秋寒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撒娇的意味。

  虽然严格来说这个理由真的是十分鬼扯,但是赵怀乡终究还是有些心软了,他上了车林秋寒的车,车子缓缓的驶出商业街,往更加繁华的城区前行过去。

  开车的是赵怀乡,林秋寒坐在副驾驶上盯着他,然后轻笑着说:“赵先生真是很好对付呢,我随随便便撒个娇就束手就擒了,还是说我比较特别?”

  “咳咳。”赵怀乡咳嗽了两声,“我对漂亮姑娘都很好的。”

  “那池小夏呢?她也漂亮吧?为什么她哭着抄作业的时候你不同情她呢?”

  “那她跟你不一样,她……”

  “那就是我比较特别喽?”

  赵怀乡哑口无言,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而林秋寒望着他,清澈的双眸中满是狡黠和愉快的笑意。

  池小夏呢,他可以凶几句。洛千雪呢,他也可以怼回去。但是这个姑娘不一样,她让赵怀乡感觉到……很无力,很无计可施。

  开了二十五分钟的车,他们进入了一个商场的地下停车场,车停好了之后,赵怀乡就要开始连续数个小时的逛商城折磨。

  不过不得不说,洛千雪和池小夏都是美人胚子,林秋寒也一样,看她试衣服,可以说是一种赏心悦目的享受。

  而且她还经常要问赵怀乡意见,只要赵怀乡点头说“好看”,她就一定要买下来。这一圈下来……林秋寒各种衣服买了十几套,花了差不多有二十多万。

  这个数字让赵怀乡有点害怕,心中感叹他们不愧是富裕家庭。

  好不容易跟这个姑娘买完了衣服,两个人回到了车上,赵怀乡靠在座椅上长长呼了口气说:“现在商场也逛完了,衣服也买完了,我可以回学校了吗?”

  林秋寒望着他说:“陪我去吃个饭吧,我位置都订好了。”

  “可是……”

  “我定了两个人位置,两个人的餐,如果我一个人去的话多尴尬?”林秋寒朝他眨了眨眼睛。

  “行吧行吧。”赵怀乡叹了口气。

  林秋寒订餐的地点是泰和楼,一个在整个江南省都赫赫有名的高档中餐厅,刚一进去服务员向他们鞠躬说:“请问有预约吗?”

  林秋寒拿出手机晃了晃,那姑娘就带着他们上了二楼,这里的环境相当好,宽敞明亮,偌大的就餐区域只有十来张桌子,每张桌子都有自己的名字和特点。

  服务员给他们安排的还是靠窗的桌子,从这里能俯瞰到外面城市的街景,远处的广播电视塔,还有江上的船。

  “您还有别的什么需求吗?如果没有了我就安排后厨给您上菜。”服务员说。

  “不用点菜吗?”赵怀乡问。

  “不用点菜的,我们这里都是套餐,搭配是不能更改的。”服务员说。

  “那……那就上菜吧。”

  她退下去之后,不一会儿菜就上桌子了,先是开胃小菜,然后就是主菜和饮品,分量很小但是种类繁多,都是赵怀乡连见都没见过的菜,还有些菜吃法繁琐到让赵怀乡摸不着头脑,还是林秋寒细心地帮他处理好,然后放在他的餐盘里。

  “对了,谢谢你救了我。”林秋寒说。

  终于是谈到这个问题了,从一开始赵怀乡就知道他们一定会谈到这个问题,而应对的办法他也已经想好了。

  那就是不讲道理,撇清关系。

  毕竟【第三神性】是他的秘密,他虽然知道洛千雪对自己没有任何恶意,但是他还是希望洛千雪对自己的研究止步于此。

  所以……这件事无论如何他也不会承认了。

  赵怀乡深深的吸了口气,搬出了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辞:“其实你误会了,根本不是我救了你,那一天我把你姐姐支走是因为有些害怕,所以跑路了,我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醒来。”

  林秋寒单手托腮看着他,然后露出了微笑,她点点头说:“嗯,你说的都对。”

  赵怀乡:“……”

  他就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无奈,这姑娘简直就像是天生克制他一样。

  赵怀乡长长的叹了口气说:“行吧行吧,先吃饭吧。”

  但是林秋寒并没有动筷子,她还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赵怀乡:“你知道睡美人的故事吗?”

  “《格林童话》里的那个睡美人?我当然知道了,而且我觉得这个故时有bug,从文明更迭的角度来讲……”

  他还没说完,林秋寒就又问:“那白雪公主的故事听说过吗?”

  “呃……我的童年还算是挺完整的,这两个故事我都知道。”

  “那你知道这两个故事背后有什么共通的含义吗?”林秋寒单手托腮,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赵怀乡。

  “共通的含义?”赵怀乡被她的这两个问题搞得有些摸不着头脑:“呃……真爱的力量超脱生死?”

  “不是,是叫醒睡着的姑娘之后,就必须负责到底。”林秋寒望着他,“所以你也要负责到底,比如说从做我男朋友开始?”

  赵怀乡:“??”

  “我……我很好的,下雨天知道找地方躲雨,也不会在地上乱捡东西吃。”林秋寒说。

  “不是!!这个只要不是傻子都做得到好吗?”赵怀乡吐槽。

  “这可未必,小夏就不会。”

  赵怀乡:“救命啊!!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离谱啊!!”

  “那你答不答应嘛……”

  “绝对不可以,没有可能,想都别想!!”

  尽管自己的对面是个亭亭玉立的大美人,但是赵怀乡还是拒绝的无比的坚定果断,因为这实在是太离谱,这姐妹三人难道连一个正常人都没有吗?

  一个虐待狂一个大傻子,他还以为好不容易那一家出了一个正常一点的角色,没有想到这个温柔漂亮的大姑娘和池小夏居然堪称卧龙凤雏!

  “不答应就不答应吧,哼,不负责任的渣男。”林秋寒撅起嘴,满脸都是不开心。

  赵怀乡:“……”

  “啊……对了,还有一件事。”

  “我拒绝!我不听!你给我憋回去!!你一开口我就害怕。”

  “不是我的事情啦,是姐姐的事情?”

  “那我就更不听了,论破坏力还是她更胜一筹。”

  “是正事啦,姐姐让我问你,你封印掉电子邪灵之后,应该有及时将【封魂术】理掉吧?姐姐希望我把样本带回去。”

  赵怀乡沉默了下去,他想起来了,【封魂术】的使用说明中有提及,插件使用完毕之后应当立即卸载导出,并让其处于无网络的环境下。他……好像没进行这一步。

  许久之后才比出来一句:“我……忘了。”

本文标签:上课看到一个女生凳子在滴水

上一篇:2022最好看(公开高潮当众露出羞耻h)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王妃两奶头被两男人扯硬:三个美妇跪着用嘴含着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