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王妃两奶头被两男人扯硬:三个美妇跪着用嘴含着

2022-05-10 10:24:5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韩森和蓝刚更是一脸惊愕,难以置信地望着雷洛。

  雷洛看着怒气冲天的霍华德,忽然笑了,一边笑一边鼓掌道:“我顶你个肺呀,亲爱的处长大人!没想到你能想出这么奇妙的点子!我

韩森和蓝刚更是一脸惊愕,难以置信地望着雷洛。

  雷洛看着怒气冲天的霍华德,忽然笑了,一边笑一边鼓掌道:“我顶你个肺呀,亲爱的处长大人!没想到你能想出这么奇妙的点子!我当真佩服之至!”

  霍华德表情古怪。

  颜雄像吃了怪味果,更是一脸愕然。

  韩森和蓝刚两人你看我,我看你。

  “不好意思啊,处长大人!别怪我粗鲁!我是粗人咩,做事讲话一向粗鲁惯了!所以在称赞和赞美对方的时候,喜欢用顶你个肺,蒲你老母,问候你老母之类的助兴词,还望你能理解!”

  霍华德脑子抽抽,一时半会儿有些理解不了。

  颜雄忙谄笑道:“是啊!是啊!这是我们中国人讲话的习惯,尤其感情激动的时候就喜欢用一些这样的词语!”

  霍华德瞅一眼颜雄:“我问候你老母啊!你的解释让我稍微理解了一点点!”

  颜雄一脸尬笑,“处长大人问候的好,就是这样!您当真活学活用!”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雷洛虽然利用打哈哈的方式做了解释,可谁都知道这是摆明了对霍华德建议的“抗议”!

  霍华德也明白,雷洛这是在不爽自己,所以他必须要亮出筹码了。

  “呐,亲爱的雷探长!”霍华德思忖了一下说道,“现在你必须要担负起重任,所以你有什么建议没有?”

  雷洛知道,讨价还价时刻开始。

  颜雄三人也激动起来,也不知道这次扎职有没有他们的份儿。

  雷洛翘着腿,饮了一口咖啡,笑眯眯说道:“查理士总警司曾经对外宣布过,要把总华探长这一职位分权,分别给颜探长,韩探长,还有蓝探长三人!”

  霍华德立即道:“这道手续我还没批,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直接驳回!”

  “是吗?”雷洛有意无意地瞟了一眼颜雄三人。

  颜雄顿时如丧考妣,皱着眉头一脸的不甘。

  韩森和蓝刚神情也有些不舍,毕竟他们做探长这么久,好不容易等到一个扎职机会。

  雷洛放下咖啡杯,笑道:“驳回就不必了!总华探长咩,我坐了三年,也差不多了!”

  霍华德眼神闪烁,露出了一丝诧异。

  颜雄闻言大惊,难以置信揉揉眼睛看向雷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

  韩森和蓝刚也一脸不可思议模样,看着悠然自得的总华探长雷洛。

  “那么亲爱的雷探长,你觉得什么职位适合你?”霍华德小心翼翼地询问。

  雷洛笑了笑,“陈督察这次立了大功,我想他可能也要扎职,既然这样他空出来的位子我就暂且代替吧!”

  陈志超扎职?

  骗鬼呢!

  陈志超这次不死也要脱层皮!最好的办法就是明升暗降,最后让他无疾而终!

  至于三支旗的实权,那才是让人垂涎欲滴!

  霍华德眼珠子转了转,“这个没问题!”

  颜雄三人心中先是一惊,又是一阵羡慕!

  三支旗啊!

  岂不是说雷洛要扎职总督察?

  简直连升三级!

  可是还没完。

  雷洛竟然又说:“不过总华探长我做了多年,如果现在就撒手,恐怕颜探长他们不能很好地掌控大局!所以,我想要帮助他们一下,最起码在一年内辅助三位慢慢适应港岛,九龙和新界三区的管理!”

  霍华德脸色有些难看了。

  颜雄更是瞪大三角眼!

  韩森和蓝刚也是一脸惊诧!

  什么意思?

  雷洛不但要执掌三支旗,还要做总华探长背后的掌舵人?!

  那岂不是说颜雄他们只不过挂个名号,实际上背后还要听雷洛调遣?

  执掌三位总华探长!

  执掌三支旗!

  雷洛的野心也太大了!

  ……

  霍华德眼神变了变,忽然笑道:“亲爱的雷探长,那样会很辛苦的!不如这样,我委任你为总督察,代替陈志超掌管三支旗,至于华探长方面你就撒把手,让他们自由发挥吧!”

  “是啊,洛哥,我们行的!你就不用辅助我们了!”颜雄急忙说道。

  “这怎么可以?那个位置很凶险的,我岂能弃你们于不顾?”雷洛义正言辞。“我吃点亏,多出些力!等到一年后你们就可以单独执掌一个区域了!放心,我看好你们!”

  面对雷洛的热心肠,颜雄都快要骂娘了!我挑你老母,死抓着权力不放!

  霍华德更是表情凝重,如果把三支旗和总华探长的权力全部交给雷洛,再加上雷洛太平绅士的权力,就算他这个警务处长日后也要让他三分,毕竟那些都是实权啊实权!

  三支旗最起码能掌管五千人!

  总华探长差不多也五千!

  全香港一共才三万多警察,雷洛就分走三分之一!

  如果雷洛要造反的话,他霍华德也得牙根子抽抽几下!

  “不如这样,”霍华德再次施展计策,“我再给你扎职,多升任一级让你做警司如何?华人第一警司,很威风的,到时候你可是要载入史册的!”

  颜雄,韩森和蓝刚三人都激动了!

  警司?

  华人第一警司?

  这可是陈志超所期望达到的职位!

  看起来这霍华德是下了大血本!

  雷洛看着一脸希冀的霍华德,还有一脸羡慕的颜雄三人,笑了!

  警司?

  说得好听!

  到时候霍华德给你安排个闲职,让你管人事科,或者直接去管理后勤,那就糗大了!

  所以雷洛站了起来,笑眯眯地对霍华德说道:“多谢处长大人抬爱!可惜雷某人野心不大!警司咩,以后再做也不迟!我去世老母讲过,饭要一口口食,路要一步步走!连升三级我已心满意足,倘若直接扎职警司,怕会被人说闲话!所以还望你收回成命!”

  霍华德一脸的尴尬,没想到雷洛水火不侵!

  没办法,只好起身笑道:“雷探长能有如此肚量,懂得为我着想,我实在是感激不尽!既然如此,那么一切就依你!”

  颜雄三人面面相觑!

  不会吧,这就完了?

  雷洛扎职总督察,除了执掌原来权力外,还接替陈志超做了三支旗舵主!

  他们呢?

  挂个名,虽然是总华探长,却还是雷洛跟班!

  挑!

  人比人气死人!

 文学

就在雷洛扎职的时候,忙碌了一天的石志坚终于回到了酒店客房。

  他脱下衣服,神清气爽地在浴缸内泡了一个热水澡,还让人在浴缸洒了玫瑰花瓣,搞得很小资。

  只是他左臂没有好,泡澡的时候难免有些碍事儿,只能把左臂伸在外面,免得沾水!

  洗完澡,上了床!

  石志坚钻进被窝准备睡个大头觉。

  经过上次追杀,陈辉敏和大傻两个保镖开始轮换着值夜班,此刻轮到陈辉敏了。

  石志坚给他腾出了一间次卧,陈辉敏却不敢去睡,而是精神抖擞地坐在客厅沙发上,喝着可以提神的咖啡。

  石志坚这一整天的计划他都看在眼里,找跛豪算账,然后又一石二鸟算计陈志超和查理士,再搞得颜雄等人大乱套,搞得香江乱成一锅粥,这一切的一切只能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此刻的陈辉敏,对石志坚那当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就在陈辉敏胡思乱想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轻轻扣响。

  鬼佬服务生用英语说着抱歉,打扰了,有人要找石先生。

  讲了一遍见没反应,就又用中文说了一遍。

  陈辉敏听懂了,拨开猫眼上的挡片朝外探视,就见一名服务员站在外面,绰号叫“刀疤雄”的那个警员,带着一个靓女跟在旁边。

  “石先生已经休息,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陈辉敏用很低的声音说道。

  刀疤雄显得很着急,他是跟查理士的,现在查理士扑街,他就等于没了根基,此刻有些后悔当初没有直接跟了石志坚。

  “是这样的,这位郭小姐想要见石先生一面,还请行个方便!”刀疤雄带来的那个女的正是郭秋菊,也就是陈志超今晚拼了命要救的女人。

  石志坚施展掉包计,把她和越南女人给调换之后,就让靓仔坤送她回家,没想到这时候又突然找了过来。

  陈辉敏当然知道郭秋菊身份,表情微微有些诧异,对方毕竟是陈志超的女人,搞不好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讲。

  于是陈辉敏犹豫了一下说道:“你们稍等一下,我去叫石先生!”

  “麻烦你了!”刀疤雄显得很高兴。

  郭秋菊却一脸冰霜。

  陈辉敏说完转身去到卧室,轻轻敲敲门对床上的石志坚说道:“老板,刀疤雄带着那位郭小姐来找你!”

  “是吗?看起来我这觉是睡不成了!”石志坚在房间叹口气,实际上已经知道两人前来所为何事。

  “叫他们进来吧!”石志坚开始穿衣服。

  ……

  陈辉敏过去开门,让刀疤雄和郭秋菊从外面进到房间。

  恰好这时候石志坚单手扣着纽扣从卧室出来,他看了刀疤雄和郭秋菊一眼,没搭理他们,而是走向门外那个鬼佬服务生,掏出一百港币递过去道:“麻烦你准备两杯热茶,和一些小点心,其余算作打赏!”

  服务员很高兴,一百港币可不是小数目,除去茶钱还能剩下很多。

  “好的先生!”服务员喜滋滋地朝石志坚一鞠躬,然后就去准备了。

  石志坚这才回过头看向刀疤雄和郭秋菊二人。

  刀疤雄神情尴尬,不敢与石志坚眼神对视。

  女人则神情木然,发髻有些凌乱,脸色苍白。

  石志坚单手把腕表戴在右手手腕上,头也不抬地问两人道:“你们找我有咩事?”

  刀疤雄二话不说,噗通跪倒在地上,“石先生,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石志坚笑了,“雄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石先生,看在之前我帮过你份上,就饶过我吧!现在查理士扑街,我无路可去!说难听点就是丧家之犬!”

  说着话,刀疤雄又把之前受贿石志坚的那一万三千块钱从怀中掏了出来双手递给石志坚道:“这是您的钱,我不要了!还望石先生给条生路!”

  刀疤雄跟查理士混,也是查理士的狗腿子之一,现在查理士完蛋了,要是雷洛搞清算他铁定跑不掉!

  石志坚笑了笑,“这些钱既然我拿了出来,就没打算再收回去!”

  说完,石志坚望向刀疤雄道:“做人呢,最忌三心二意!倘若我这次放过你,你能保准对我忠心耿耿?”

  刀疤雄二话不说脑袋砰砰对着石志坚猛磕三个响头,连额角都磕破了,流着血道:“我向天发誓,以后石先生您就是我的主人,我要是敢背叛您,天打五雷轰!”

  石志坚笑了,对着刀疤雄说道:“好了,起来吧!我会对洛哥说的,就说你是我安插在查理士身边的眼线,让他好好重用你!”

  刀疤雄惊喜莫名,怎么也没想到峰回路转,自己不但没扑街,搞不好还能扎职!

  不过刀疤雄看着石志坚笑眯眯的目光更清楚,石志坚之所以要把他安排在雷洛身边,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难道石先生要我帮他监视雷洛?

  刀疤雄心里猛地泛起这么一个古怪心思!

  眼看刀疤雄神色阴晴不定,石志坚讲了一句话:“风筝飞得越高,越要抓牢细绳!刀疤雄,你明白我这句话吗?”

  刀疤雄这次是真的明白了!

  如今雷洛权势滔天,未来将会发生无数个可能!

  刀疤雄忍不住再次多看石志坚一眼,感觉有些看不穿这位年纪轻轻就叱咤风云的大亨了!

  恰好这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端了热茶和点心。

  石志坚邀请刀疤雄饮茶,食点心。

  刀疤雄达成所愿哪里还敢在这里停留,忙借故离开,他要去好好准备一下,既然要做石先生的线人,那就要做得精彩一点!

  石志坚也没挽留刀疤雄,让陈辉敏送他离开。

  陈辉敏明白石志坚意思,看了一眼待在房间内的郭秋菊,这才带着刀疤雄离去。

  很快,偌大房间只剩下石志坚和郭秋菊两人。

  郭秋菊不亏是陈志超喜欢的女人,身材丰满,模样长得有些像上一世的女明星关之琳,皮肤白皙,犹如瓷娃娃。

  石志坚见郭秋菊从进门开始就一直木然地站着,不禁指了指热茶和点心道:“估计你今晚还没吃东西,饮点茶垫垫肚子先!”

本文标签:三个美妇跪着用嘴含着

上一篇:跳D放在里面走路C描述文:上课看到一个女生凳子在滴水

下一篇: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撞进他的深处润滑剂男男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