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被陌生人做了一个小时:撞进他的深处润滑剂男男

2022-05-10 15:31:25【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高阳做了邀请。
  应奶奶被高阳请到楼上,还在店里转了一圈。
  觉得挺新奇的样子。
  电脑什么的她不接触,这东西也不常见啊。
  还挺有意思的。
  “现在科技

高阳做了邀请。
  应奶奶被高阳请到楼上,还在店里转了一圈。
  觉得挺新奇的样子。
  电脑什么的她不接触,这东西也不常见啊。
  还挺有意思的。
  “现在科技是真的发展了,竟然还有电脑什么的,放过去哪有啊?有个黑白电视机那都是有钱人才能买的,现在你看看彩电什么都有,各种各样的。”
  生活在这个时代的孩子们多幸福呀,现在可比过去好多了。
  “孩子,我们来没打扰你工作吧?”应奶奶拉高阳的手,上下打量。
  越看越喜欢。
  看面相就是能包容的那种,不像是有小脾气的。
  虽说女人都要尊重女人心疼女人,但什么都不会做就会享福的那种她也瞧不上。
  生活就是两好换一好。
  你姑娘首先就得好,才能换得来好丈夫呀,对不对。
  “没有,我这一天到晚也没什么活儿。”高阳笑道:“来客人就卖卖货,没客人的时候也挺闲的。”
  “我上年纪了就是喜欢唠叨,你别嫌我烦,年纪大了。”
  应奶奶想着,你说以前住一个沟儿,怎么就对这孩子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你说说。
  “奶奶,我们以前也见过的。”
  “在哪里啊?”应奶奶一愣。
  见过?
  “以前爷爷住院,我去找过应渊。”
  应奶奶记性实在是没那么好,也记不太清了。
  哼哈点点头,到底是不是,真的记不住了。
  “我想给我小姑子配台电脑,什么样的合适啊?”江晓凤问道。
  “这样的就行。”
  高阳带着江晓凤去看看台子上的展示品。
  这不是样机,这是给人组装的机器,下午人家就过来取货了。
  “给小歌儿买?”应奶奶点头:“她那工作好像也能用得到,多学点东西总不会是错的。”
  她支持女儿多学点现在进步的科技,这个钱呢她来出。
  没道理要儿媳妇出。
  “那你捡一套最好的,回头我叫她自己打车过来取,多少钱啊?”
  “奶奶,这就算我送你们的。”高阳说。
  “那可不行,一码是一码。我们今天来也不是为了占你便宜的。”
  不要钱可不行,不要钱搞的她们好像是过来化缘的。
  “你该是多少就多少。”江晓凤也这个意思。
  为什么给应歌买电脑?
  老大老二都按时给家里汇钱,她拿着心中有愧啊。
  公公婆婆都用不上多少钱的,反倒是时不时的搭应渊,那姐俩呢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江晓凤也只能尽量把钱花到小姑子的身上。
  付钱的时候,应奶奶坚决要自己来掏这笔钱。
  “我也不是当着小高的面儿搞这个特殊,一码是一码,我自己的女儿我自己疼,我还能赚钱贴补她呢,只要你不挑理就行。”
  “妈,我可没有资格挑理,再说妈妈给女儿买东西那不是应该的嘛。”
  她不会也不觉得哪里有错。
  钱都是你们老两口赚的,想给谁就给谁。
  “你给小歌儿单位去个电话。”
  江晓凤点头,问高阳:“电脑城里面有电话吗?”
  “就在一楼,西门的门口,阿姨我陪你下去。”
  “不用不用,你搁楼上吧。”
  应奶奶看着高阳时不时就笑笑:“小高啊。”
  “哎,奶奶你说。”
  “你喜欢我们家应渊什么?”
  她那孙子除了外在条件,她还真的觉得不太突出。
  太闷。
  话太少。
  人绝对是好人,可惜好人外面看不出来啊。
  “他长得好看。”
  应奶奶一愣。
  你要这样说,那似乎也不过分。
  应渊长得不丑,图脸也也行啊。
  “喜欢脸好,证明你审美不差。”
  反正就是方方面面的各种夸高阳。
  前后坐了大约半小时,因为高阳店里来客人了,江晓凤就带着婆婆离开了。
  应奶奶往回走的路上和江晓凤说:“……小袁说的那个话啊也别太往心里装了,换我我也记恨。什么叫抢啊,应渊和崔莹也没谈恋爱那叫什么抢,只要她心思摆得正,不是冲我们家那些外在的条件来的,我觉得就挺好的。”
  纯粹的图条件,那这样的女人可不行。
  真的遇上事儿了,那种女人留不住的。
  “我以前接触过她一段。”
  应奶奶问:“那你觉得她人品怎么样?”
  “单亲家庭的孩子身上多少有点毛病,比如说挺好强的,但也是事出有因,她妈胆子小又是残疾人,她不保护她妈估计这几年也就被欺负死了。”
  应奶奶点头:“好强总比懒惰好。”
  “我不是背后讲崔莹不好,崔莹那孩子就是被她妈惯坏了,出身是好可也得有点情商不然就那种脾气早晚会出事儿的。”他们这样的家庭不图你多厉害,但也不能太差事儿了。
  接触人不求你能把关系顺下来,但也别人家上赶着和你交往,你拿人不当回事儿。
  “就是太有钱了。”
  崔莹她还是挺喜欢的,小姑娘单纯。
  单纯有单纯的好。
  “崔国文这人,人品不太行。”江晓凤直接在崔国文的身上打了个大大的X。
  离婚的人多了去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总能遇上这样的。
  其实你说,两个人过不到一起了,对妻子你没有责任了,那孩子你还是有责任的呀。
  钱多的时候就多给点,钱少的时候就少给点不就完了。
  犯得上让孩子这样的恨你吗?
  “我也是不太喜欢小袁的这个丈夫,你说她爸眼光那么好看人那么准,为什么挑了这样的一个姑爷?这些年好像也没听说他搞出来什么大动静?”
  亲戚里有谁干得特别好的,都会传出来。
  崔国文这方面的才能貌似从来没人讲,小袁那小模样那出身找个什么样的不好,非要找个这样的男人,脸是好看了,可人品完全没有的。
  一般的爸爸,怎么可能拖着一个孩子,给另外的孩子让活路?
  就是再偏疼,也不能这样干的啊。
  这就是给姐妹俩埋雷拉仇恨呢。

 文学

 “爸。”
  “坐。”
  老袁指了指对面的位置。
  崔国文……有点怕老袁。
  说不出来的感觉。
  其实他和袁安结婚这些年,老袁待他不错。
  不是亲生胜似亲生讲的就是自己,袁家所有的资源他都可以享用,想做什么大部分的时候岳父也都是投赞同票的,就是……崔国文觉得自己时运不太行。
  总是差点运气。
  什么东西都掺了一脚,但是收脚太快永远棋差一步。
  这让他很是郁闷。
  后来吧,反正钱也够花,慢慢的也就绝了折腾的心思,家里的钱都花不完何苦受那个洋罪呢。
  “爸,你找我?”
  老袁倒了两杯茶,其中一杯递给崔国文。
  “我听说你那个大女儿挺本事的。”
  都是听袁安讲的。
  玩玉石这方面,那高阳那点小钱压根就进入不了老袁的世界。
  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他不可能花精力去查那种小丫蛋。
  “就瞎折腾。”崔国文认为就是如此。
  高阳的运气实在是好。
  可能是祖坟冒青烟了吧,只能这样解释。
  也许妈妈和舅舅实在太差劲了,祖宗就是想保佑都找不到机会,恰巧这个孩子呢就挺勤劳的,所以就保佑到她身上了。
  这也不是迷信,不然怎么解释?
  你说谈目光,高阳就是个高中毕业的,她能有什么眼光?
  有些人就是生下来运气比较好的。
  老袁笑:“这可不是瞎折腾,没点本事也折腾不出来成果。”
  如果崔莹能达到这种程度,他也就不用替崔莹操心了。
  “爸,你想说什么?”
  “国文啊,你和袁安这些年过日子爸没难为过你吧?”
  崔国文点点头:“爸,你有话就直说吧。”
  “我是为了崔莹。袁安这些日子总是生病反复进医院,你知道这病根出在哪里?”老袁淡淡道:“就出在崔莹的身上啊,孩子我们都瞧见了,肯定是不如人家闺女本事的,人家什么都没有能买得起房能将事业搞得风生水起,崔莹除了靠家里她根本没指望。”
  崔国文沉思。
  这事儿他不是没想过,可具体应该怎么办,他拿不出来章程啊。
  肯定是要从高秀宁处下手,但……
  怎么说服高秀宁?
  他也不愿意去见高秀宁,能不接触尽量就不想接触的。
  “夺了人家的好就得还人家一个好儿,我这里认识一个挺本事的人,年纪大是大了点但绝对比应渊更有发展……”老袁讲了个名字。
  这都是资源来的。
  怎么接触上的,怎么留下来的关系他都没细说。
  应渊工作前途肯定是有,但发展绝对没有眼前的这个快。
  “……对方的老婆刚刚去世没多久,男人嘛身边肯定离不开女人的,过阵子他可能就调到省里工作去了,我们玉州可要比齐州大得多啊。”
  应红杰怎么样?这把年纪还在那个位置上转个不停,他说的人年纪轻轻已经走上途了。
  四十岁的年纪,那正是男人的好时光。
  “我为什么不把这个人介绍给崔莹,你自己养的女儿你应该清楚,她没那两把刷子。”
  你以为他不想?
  崔莹就是个小丫头,什么都不懂也不会哄人。
  肚子里没有半点墨水,这样的人年轻是年轻,有故事的男人都是瞧不上的。
  崔国文动心了。
  如果大女儿嫁到这样的人家,小女儿嫁给应渊……
  两全其美。
  “你回去好好想想吧,两个孩子都是你亲生的,手心手背都是肉。”
  崔国文从岳父的房间走了出来,回到房间里坐了一会儿。
  拿起来车钥匙就离开了。
  他得回一趟齐州。
  袁家。
  袁安从屋子里拉着脸开门走了出来,看向自己父亲:“爸,其实崔莹教一教也不是不行。”
  什么好的东西她都想留给女儿。
  凭什么那么好的人便宜了高阳啊?
  小姑娘们看的是男人们的年纪,她看的则是未来。
  有更好的选择,自然就要留住更好的。
  老袁冷哼一声:“你自己的女儿养成什么样儿了你不清楚?十个崔莹摆在人家的眼前,人家心思动都不带动一下的,如果是你……”
  可惜袁安的命不好。
  那个时候虽然他的事业发展得不错,可惜没有任何的人脉。
  年轻的袁安,倒是真的能有几分把握人心的本事。
  “夺人家的心头好,就得送个更加好的人选。那个孩子是个聪明人,会知道怎么选的。”
  袁安一脸病色,还是心中有些不舒服。
  这都拿给高阳挑,那孩子挑的臭死烂够的才轮得到崔莹?
  “凡事都要往开了想,想想自己最后得到的又何必对过程耿耿于怀,做人格局得放开了瞧。”
  老袁点拨女儿。
  可以成为一家人,就别闹的和仇人似的。
  崔国文那种做法,才是愚蠢的。
  *
  崔国文开车回了齐州。
  来到高阳家楼下。
  他坐在车里没动。
  不晓得高阳在不在家,他也不敢贸贸然的登门。
  想了想,还是先回了家。
  崔奶奶刚刚做好的午饭,瞧见三儿子回来,麻溜把饭菜端上桌。
  “回来的时间可刚刚好。”
  崔国文将车钥匙随意扔到炕上:“妈,你坐过来我有话要对你说。”
  ……
  崔奶奶眼睛瞪得老大。
  他们是什么人家啊?
  那种人物想都不敢想的,这么优秀留给家里的人不行吗?
  “家里的女孩子也不是没有,何必去便宜人家,人家还不领情……”
  她儿女众多,孙女外孙女也有不少,哪个顶上去不行?
  崔国文低头吃饭,并没有接口。
  高阳再不好,那也是他闺女。
  他闺女嫁得好,他做父亲的脸上有光。
  侄女外甥女嫁得好,和他有一毛钱的关系啊。
  崔奶奶瞧着儿子的表情,就猜到了儿子的想法。
  觉得血缘这个东西还真是奇妙,高秀宁教高阳的全部都是怨恨,你瞧瞧老三呢?
  有点好东西就想着留给自己的亲生女儿。
  这才是亲爹。

本文标签:撞进他的深处润滑剂男男

上一篇:王妃两奶头被两男人扯硬:三个美妇跪着用嘴含着

下一篇:又黄又刺激好看的小说视频:朋友的尤物人妻李婷全文阅读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