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猛烈顶弄H禁欲医生|电梯里被猛烈的进出双性

2022-05-10 16:09:26【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宁飞才不管那些人怎么样?此刻他如同暴怒的狮子,利用生物电流的特性,专门对着他们的弱点下手。

  “嘭……”

  一个小青年被宁飞抓住脖子,一把提起

宁飞才不管那些人怎么样?此刻他如同暴怒的狮子,利用生物电流的特性,专门对着他们的弱点下手。

  “嘭……”

  一个小青年被宁飞抓住脖子,一把提起来直接丢到了对面三米远的墙上,那惨样让人看着都痛!

  而接着一个家伙被宁飞一个勾腿使出,人的身体在空中直接一个三百六十度后空翻,“啪”的一声直接砸地上了。

  那人直接晕死过去,可以想象那得多痛了?

  接下来便是虎入羊群,还没等那些人有什么反应,很快都被宁飞干翻在了地上。

  除去晕死过去那人,其他人都是躺在地上哀嚎不已,想爬也爬不起来了。

  这里说了那么多,其实事情也就发生在一会儿功夫。就连地上的胖墩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此刻他还抱着头,翘着腚在地上哀嚎着:“啊啊啊……别打我,别打我呀……”

  宁飞摇头苦笑,上前一把拉起胖墩,关切道:“哥,你伤哪儿没有?”

  胖墩一脸懵逼!

  经过上下摸索一翻,胖墩又露出那憨厚的笑脸。

  “呵呵,呵呵呵……好像也没什么事情,就是屁股还有点痛!”

  宁飞瞄了一眼他那磨盘大的屁股,有些无语!

  这个时候宁晓雨也抱着东西跑了过来,一脸急切!

  “哥哥,胖墩哥,你们都没事吧?”

  宁飞笑着摇摇头,这群小混混现在哪里能入他的法眼,他现在可是开了挂的人。

  胖墩本来还想来一个憨笑的,可是看见地上散落一地的东西,还有他那心爱的拖拉机,立马脸上带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唉!这群人怎么就没人管吗?胖哥,这到底怎么回事呀?”宁飞叹息一声,对着胖墩问道。

  “哦,我也不知道呀?他们一来就砸我摊位,还把车给掀了。我想拦也拦不住呀!”

  胖墩摊摊手,一脸无奈,又一脸的懊恼!

  宁飞皱皱眉头,知道这胖哥人憨,对于这种事情他还真搞不明白怎么回事?

  于是乎,宁飞上前一步,一伸手提起一个正在地上哀嚎的小青年,问道:“说,你们为什么要砸我哥的摊位?”

  那混混估计刚才被砸得不轻,此刻除了哼哼,在面对宁飞杀人的目光也是无动于衷,只是在那里哼哼。

  宁飞想到:不知道这生物电流除了用了打架鉴宝,还能不能用来救人?

  于是乎,他便想要输入一丝生物电流到对方身体里。

  只是宁飞还没有掌握生物电流的运行方法,一时间便僵在了那里。

  “老头,哦不,云伯,这生物电流怎么用啊?”不得已的宁飞,只好在脑海中呼唤起来。

  “干嘛?这么点小事也来打扰我老人家休息,你良心上过得去吗?”

  “呃!”

  宁飞对云簋的话感到无语,自己只不过想问问生物电流怎么用,这跟自己有没有良心又有什么关系呢?

  再说你一个电脑程序需要休息?

  “算了算了,看你小子也是小白一个,今天我就告诉你最简单的运用方法好了。”

  云簋用有些不耐烦的口气说道,不过最后还是在宁飞脑海中生成了一条运用生物电流的信息。

  宁飞也懒得跟云簋计较,他没那个实力呀!如今的他,也只能先苟着了。

  不过当得到脑海中那段信息后,宁飞顿时就将那点不爽抛之九霄云外了。

  宁飞迅速消化了那段质料信息,瞬间懂得了生物电流的基本使用方法。

  按照运行方法运作,宁飞顿时感觉到自己小腹处一团生物电流开始旋转,然后分流出来一丝顺着他的经脉直达指尖。

  宁飞对着那小混混眉心一点,便渡入了一丝生物电流过去。按照信息中的方法,宁飞又控制着那丝生物开始在小混混身体中运行起来,开始不断修复对方受伤的地方。

  只见那小混混一个激灵,顿时感觉到身上不痛了,甚至他感觉到自己比受伤前还要强大了许多!

  “哦……好爽!”

  小混混发出一声怪异的呻吟,不由得让宁飞打了个寒颤!

  宁飞立马收手,将那丝生物电流收回体内,看着那混混戏谑道:“怎么样?舒服吧!”

  “呃,这位老大,我,我们好像没有得罪你吧?”小混混被宁飞提在手里,却是挣扎不开,眼神躲闪着说道。

  “有没有得罪我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为什么要来砸摊子。”宁飞冷冷的说道。

  “呃,这个……”

  小混混看见宁飞的眼神,心里也是猛颤了一下,索性扭过头看天,来了一个死猪不怕开水烫。

  宁飞冷笑一声,暗道:装?我看你等下怎么装?

  既然已经初步掌握了生物电流的运行方法,正好拿这个小混混来练练手!

  于是乎,又是一股生物电流从宁飞手指尖冒出来,直接钻入那小混混身体里。

  只不过这次不是去修复对方的身体,这次钻入对方身体的目的却是破坏,对,就是破坏!

  事物都是有两面性的,华夏祖先早就已经发现并作用这个逻辑了。不信你们地球看看那个阴阳符号?

  这生物电流也是一样,既然可以用来救人,也是可以用来伤人的。

  一时间,那个小混混便感觉到全身都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爬一般,让他瞬间难受到了极点。

  不过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说不说?不说等下让你享受一下更爽的?”宁飞提着那小混混,一脸戏谑的问道。

  “唉……呦!唉……呦……”小混混此刻真是欲仙欲死!听到宁飞的话心里更是抽动几下,差点停止了心跳。

  “唉……呦……我,我说……求,求你了,我,我要死了……”小混混一边呻吟着,一边赶紧答应。

  宁飞对着小混混不屑一笑,瞬间收回了那股生物电流。

  小混混顿时感觉到世界都美好了,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宁飞,问道:“大,大哥,您是怎么做到的?”

  “没看过武侠剧吗?点穴都不知道,真是没文化真可怕!”

  宁飞自然不会说实话,敷衍了事。

  不过这小混混却是当真了,以至于将来做出来一些让宁飞苦笑不得的事情。

  “你还是快点说为什么要来砸摊子吧,难道你还想再试试我的点穴手?”

  小混混一听到宁飞的话,顿时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种舒爽他一辈子也不想要了!

  “我说我说,今天早上你们不是将一帮人送进派出所了吗?那个红毛哥是我们老大的儿子。”

  “你们老大是谁?”宁飞疑惑了。

  “我们老大就是大飞哥呀,北极路开台球室的那位。大哥,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小混混一脸惊讶,这个镇子上居然还有人不认识大飞哥的?

  这也怪不得宁飞不知道,宁飞打小跟爷爷长大,除了上学在外,其他时间都在玉山村,不是上山采药就是跟爷爷学习中医。

  后来高中毕业,爷爷也过世后,他便去了沿海城市打工去了。

  中途回来最多也就是待一个礼拜就走,哪里会去了解镇子上的事情?

  所以他不知道镇子上的大飞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了。

  “不知道,说仔细点。”宁飞摇摇头继续问道。

  “呃,大哥你真不知道?”

  小混混看看宁飞的表情,发现对方是真不知道的样子,便开始解释起来。

  这大飞从小就是这个镇子上的混子,由于喜欢耍横,在地痞流氓中渐渐混出了一些名头。

  加上喜欢学习电视剧里《水浒传》人物,做了一些讲义气的事情,在这镇子上逐渐成为了混混头子。

  不过发达起来还是在三年前,他一个表姐夫居然来到了镇子上做了派出所的副所长。

  他仗着关系,在镇子上越来越嚣张,坏事也是越做越多。

  不过前段时间他那个派出所的表姐夫被拍了苍蝇,他才收敛了一些。

  但是他儿子红毛却是还和以前一样,结果今天早上遇到宁飞后便被抓了。

  本来大飞哥是想自己过来找宁飞麻烦的,但是想到自己已经没有靠山了,心里有些怂,便派了眼前这些小混混过来砸摊子。

  宁飞听完小混混的话,心里没来由的被气到了!这都什么年代了,居然还混黑?也不知道那个大飞哥脑子怎么想的?

  又想到这家伙名字里也带个飞字,这不是侮辱了自己的名字吗?

  “走,带我去那个大飞那里。”宁飞决定给那个大飞哥一个教训,便开口了。

  小混混没有办法,只好乖乖的点点头。

  “哥哥,你要干嘛去?那这些人怎么办?”宁晓雨看见哥哥要去找那个什么大飞,立马急了!

  宁飞想了想后说道:“晓雨,报警吧。哦,等下告诉那个警官,我去那个大飞那里了。”

  宁晓雨皱了一皱眉头,不过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

  在小混混的带领下,宁飞来到了北极路的一家大型台球室门口。

 文学

宁飞向着台球室里看了一眼,里面人还是挺多的,不过看起来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里面小青年居多,大多数头发五颜六色,有的身上还有着花里胡哨的纹身,一看就知道是混的!

  “那个大飞在那里?带我过去见他。”宁飞对着那个小混混说道。

  “啊?那个大哥呀,我,我带你过去,大飞哥还不得活剥了我?”小混混顿时怂了,死活不愿意去。

  “不去是吧?那你是想继续爽一下了!”宁飞露出一个戏谑的笑容。

  “呃!大哥,您就行行好放我一马不可以吗?”

  “不可以。”

  “……好吧!”

  一脸无奈的小混混,苦着个脸走进了台球室,他是这辈子都不想要那种爽感了!

  两人很快来到了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门口,宁飞看见牌子上写着:总经理室。

  示意了一下小混混,让对方去敲门,而宁飞自己则是一脸淡然的站在了门口处。

  “谁呀,进来。”

  门内一个声音传来,小混混对着宁飞讪笑一下,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宁飞自然不会客气,大咧咧的走了进去。

  “你是什么人?找我干嘛?”

  大飞哥看见宁飞进来,却发现是个陌生的面孔,于是便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你就是大飞?”

  宁飞没有鸟他的问话,而是自顾自的反问了一句。

  大飞哥立马就怒了!

  “特么的,谁让你进来的?你小子到底是谁,要是不说出个理由来,老子让你横着出去。”

  “是吗?你好嚣张呀!”宁飞却是不咸不淡的说着,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看见宁飞这个样子,本来被气爆了的大飞哥,这下子却是冷静下来了。

  出来混了那么多年,他眼力劲还是有的,一般人来到他这里,可没有几个敢这么淡定从容的。

  从桌子上拿起烟盒,从中抽出来一支,在宁飞面前晃了晃,问道:“抽烟不?”

  宁飞淡笑着摇摇头,依旧一副淡然的样子看着对方。

  大飞哥搞不明白宁飞是什么人,表面淡定,心里却是万马奔腾般的思索起来。

  他将烟丢进嘴里给点燃了,心里思索着眼前的人是谁?也是缓缓的坐到了宁飞对面。

  “我讨厌烟味,你最好把烟给灭了!”宁飞用淡淡的语气对着大飞说道,脸上却是慢慢冷了下来。

  “切,你是第一个敢来我这里这么嚣张的人,我大飞表示佩服你!不过要是你来头不够的话……”大飞说着用手化刀,在自己脖子上比划了一下。

  宁飞则是露出一个不屑的微笑,开口道:“你确定?我对你这几年里做过的坏事很感兴趣,能告诉我吗?”

  “哈哈哈……”

  大飞哥听到宁飞的话后,顿时大笑起来,这小子太逗了!居然想知道自己这些年干过的坏事?难道真的有猴子派逗比来哄自己开心?

  只是还没等他笑完,便是感觉到脑海中一片空白。

  接着下意识的开口,将这几年里做过的所有坏事给说了一遍。

  宁飞则是拿着一个手机,将大飞说的话都给完全录制了下来。

  这诡异的一慕,自然是宁飞释放生物电流控制大飞哥的结果。

  一级宇宙等级文明才能拥有的生物电流,对于地球这样只有零点八个等级文明的人类来说,简直是太强大了。

  刚才宁飞就是利用生物电流中的波段功能,成功让生物电流掌握了大飞哥的脑电波段位,从而控制了对方的行为能力,所以成功的让大飞哥说出了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

  宁飞收起手机,对着一脸懵逼的大飞哥笑道:“大飞哥是吧,你的好日子恐怕几天要到头了,你做过的那些事情,足够让你牢底坐穿了!”

  “你……我……小子!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大飞哥一脸懵逼样,居然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个时候,办公室门被人推开,几个警察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

  早上宁飞见过的那个警察也在,只见那警察冲到宁飞面前,关心道:“小伙子,你胆子也太大了吧?知道你能打,但也不能这么冒险呀?”

  宁飞心里一暖,有些感动!

  “谢谢警察叔叔的关心,我没事的!呵呵……”

  顿了顿,宁飞探出来手机,笑道:“警察叔叔!我这里可是有你们喜欢的好东西哦!”

  “什么?”

  年长的警官一脸懵逼!

  接着宁飞便打开手机里的录音,当着众警察的面播放起大飞哥刚才的爆料。

  等录音播放完毕,众人都是愣了愣!

  年长的警官最先清醒过来,指着大飞哥吼道:“来人,把这个败类给我抓起来!”

  顿时,一群警察蜂蛹而上,大飞哥顿时被死死地压在了地板上,一只大手表直接送给了他。

  看着警车开走,宁飞笑了笑然后向着菜市场走去,心里估摸着胖墩他们得等着担心了?

  很快来到了胖墩摆摊的地方,看见他们已经收拾完毕,正等着自己呢。

  “哥哥,你回来了?没事吧?”宁晓雨立马跑上前来,对着宁飞上下打量,很是担心的样子。

  宁飞摸摸对方的脑袋,笑道:“你哥本事大着呢,怎么会有事呢?”

  “呵呵,我早说了阿飞你会没事的!”胖墩则是在一旁憨笑着。

  看见宁飞没事,宁晓雨稍稍放心下来,对着胖墩嘟了嘴巴。

  “哼!感情他不是你哥,他是我哥,人家肯定担心的!”

  宁飞心中感动,摸着对方的头笑道:“好了,大家都没事才是好事,咱们回去吧。”

  一路无话,拖拉机哼哼唧唧的回到了玉山村。

  在大伯家吃完饭,宁飞便自己回了家。

  帮他们买了一堆东西,自然少不了被大娘唠叨一顿。当然大娘是出于善意的唠叨,说的都是让宁飞自己多存点钱,以后好娶媳妇之类的话。

  宁飞当然是理解自家大娘,心中更是感动无比!

  把门一关,宁飞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拿出来那只泥碗,利用生物电流化作一把比地球上任何冷兵器都要锋利的小刀,开始了剥泥工作。

  当一层一层的泥胎被剥落,里面的珐琅彩碗渐渐露出了真容。

  只见珐琅彩碗上只描绘着花枝,简约单纯。可这正是康熙珐琅彩碗的标志。

  当年制作珐琅彩瓷器比较神秘费力,一般先是在景德镇用高温烧成精细的白瓷,然后把这些白瓷送到京城宫中的内务府造办处绘上彩,于低温中二次烧成。

  雍正六年以前所用的珐琅彩料都是进口的,其中最为特别的是一种称为玫瑰红或胭脂红的色料,它是一种带紫色调的粉红色,以微量的黄金为发色剂,又称为金红,这是我国最早使用的金红,含金量的多少影响胭脂水的色彩。掺入万分之一的金,呈粉红色;掺入万分之二的金,呈较为浓艳的胭脂色。

  而这之前,我国传统红色釉彩不是铁红就是铜红,铁红低温烧成,铜红高温烧成。另外,中国传统的上彩是在彩中加入胶水或清水,而珐琅彩的上彩是加入油,如同西方的油画一样。

  宁飞手上的珐琅彩碗,上面描绘着雍容的花枝,中心的“万”字古朴有力,底部胎制“康熙御制”四个大字。正是康熙珐琅彩御,市场上起码千万起步的那种!

  这些信息,自然是从通过四象玉佩给他的信息中找到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宁飞对于那些信息是了解的越来越多,只要了解过后,那些信息便像是宁飞与生俱来一般,再也不会失去。

  “看来明天又得出发深市了!唉!”

  宁飞拿着珐琅彩碗叹息一声,以前是为了生活,不得不出去打工。虽然这次是为了去出售康熙珐琅彩碗,为了人生的第一桶金,但是他心里依旧那么不舍!

  想到柳玲,宁飞突然觉得今天应该去陪她一晚。因为这次出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回来了?

  想到这里,宁飞便起身向着后山走去。

  来到柳玲的坟前,宁飞默默的坐下,心中很多话想要诉说,却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突然他想要再看看自己的女朋友,心里咕咙着生物电流不知道能不能做到?

  宁飞是个想到就去做的人,于是乎一股生物电流便从他双眼中迸发而出,直接向着坟中而去。

  随着生物电流穿透泥土,进入柳玲的棺木之中,宁飞脑海中顿时生出一副画面。

  棺木中,柳玲如同睡着了一般,恬静美丽,只是皮肤却是一片雪白。

  宁飞心中一震,百感交集!

  努力压下心中翻腾的心绪,宁飞开始静静的看着柳玲,就在自己脑海中那样看着。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宁飞心中又是一震,柳玲不是过世七八天了吗?这肉体居然没有丝毫腐烂的迹象,真的好奇怪呀?

本文标签:电梯里被猛烈的进出双性

上一篇:人妻被胁迫屈辱的张开|成人无码Α片在线观看网站

下一篇:受被绑在床头做到崩溃H|被老总按在办公桌吸奶头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