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受被绑在床头做到崩溃H|被老总按在办公桌吸奶头

2022-05-10 16:11:02【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一声类似龙吟的声音爆响儿,黑鳞蛟竟然真的朝钱东海所站的位置攻击过去。
“玛德!”钱东海脸色大变,呵斥道:“挡住,把这条畜生挡住,千万不能让它过来!”
面对体

一声类似龙吟的声音爆响儿,黑鳞蛟竟然真的朝钱东海所站的位置攻击过去。
“玛德!”钱东海脸色大变,呵斥道:“挡住,把这条畜生挡住,千万不能让它过来!”
面对体型庞大的黑鳞蛟,钱东海内心也不像表面上这么镇定。
只要一口下去,就得领盒饭,这谁受的了。
还有,谁都没承想,在鱼头村里还有一群山精野怪,这也给血帝宗和炼尸门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困扰。
尤其是那一大一小两只狐仙大人,稍微不注意,就能让人陷入幻境中,从而跟身边的人自相残杀,让血帝宗损失惨重。
不过就算如此,血帝宗也站了人数上的优势,再加上这么长时间的准备,不管是黑鳞蛟,还是山精野怪以及大小狐仙,都被高手给缠住,腾不出手来救援。
秋蝉组建的‘龙爪护卫’,这时候发挥出巨大作用,侥幸如此,败局也不可避免,被血帝宗清缴只是时间问题。
偏偏现在双方争的,都是时间!
……
教堂!
唐龙一拳轰开地下室入口大门。
看着面前成群的‘炼尸将’,面容不改,直接杀了过去,现在已经很确定,‘死灵结界’核心就在里面。
“呵呵,其实我有点想不明白,为什么你会回来,而没有去新城那边呢?在那边,我们布置下了天罗地网,都是给你准备的啊!”
血奴望着径直朝自己走过来的唐龙,无奈摇了摇头,诧异的问。
唐龙面无表情的说:“因为太刻意了!”
“太刻意了?”
血奴把这句话重复了遍后,苦笑着说:“果然应了那句话,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唉,也罢了。”
“那你就上路吧!”
唐龙上前结果了他,丝毫没有手软。
因为没有时间废话了,他必须把‘死灵结界’核心打破。
“停手!”
桃源县城外面的萧战王突然抬手,示意周围手下和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等人停止进攻。
“咋了?”鲁乐城不解的问。
萧战王抬头望着上放快速溃散的黑雾,嘴角多出丝笑容:“应该是唐龙从里面把结界核心打碎了!”
听着萧战王的话,所有人心里都松了口气!
寺冰皱起眉头,看了下手腕的通讯器:“希望还来得及吧!”
凌晨两点三十。
唐龙从教堂地下室里疲惫的走出来,里面有大量‘炼尸将’,尸气熏天,没有一个人能抗的住。
瘫软坐在外面,大口大口呼吸着。
望着天上的圆月,咧嘴一笑。
这时候,身上的手机响了。
“嗯?”
寺冰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桃源县只是个幌子,血帝宗真正目标是鱼头村,你在什么地方?直升机马上去接你!”
唐龙眼神里的杀气比刚才更锐利锋芒了十倍。
“老城区教堂!”
“好!”
挂了电话。
唐龙面无表情的从台阶上站了起来,抬头看着偏西的那轮圆月,脸上阴沉无比。
三分钟之后,一架直升飞机过来,盘旋放下缆绳。
纵身一跃,
唐龙顺着缆绳快速爬到直升机里面,而直升飞机朝着鱼头村方向快速飞了过去。
机舱里,
萧战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等人都在。
白龙看着面无表情的唐龙,道:“不要太担心,咱们前往支援的大部队,已经在路上了。”
唐龙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怨?
没什么可怨的,坐在镇老的位子上,怎么选择他清楚。
桃源县这边确实要比鱼头村更需要解救……草塔妈的血帝宗。
“有没有锋利点的刀?”唐龙脸上没有半点情绪,这时候,他就像是个机器,并且是那种恢复巅峰时期的战争机器。
“这把行不?”
寺冰把手里散发着蓝色荧光的长剑,递给他。
唐龙面无表情的接过来,坐在驾驶舱门边,任由狂风吹打,人却无动于衷。
大概十分钟之后,军用直升飞机即将抵达鱼头村上空。
火光冲天,
惨叫,暴虐声,接连不断。
从高空很容易就能看到黑鳞蛟庞大的身影,这时候黑鳞蛟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威武,身上大量鳞甲被掀飞,遍体鳞伤,奄奄一息的样子,不知道还能不能活下去。
而那群山精野怪更惨!
本来,鱼头村这边已经扛不住了,马上要被团灭。
这时候,卡迪娜放出了蛇谷里数以万记的毒蛇,让‘小蛇王’驱使着蛇群,朝血帝宗的狗杂碎,展开了进攻。
才得以拖延到唐龙等人到来!
现在双方都已经杀红了眼。
“杀!”
唐龙一人一刀,从直升机上跃下,加入战团。
“撑住呀,唐龙回来了,马上就没事了,撑住,一定要撑住!”张绣娥满脸泪痕,怀里抱着山貅,坐在村口,嘴里嘟囔着。
手捂着不住往外涌血的窟窿,大声叫。
山貅脸色苍白,人越来越虚弱,嘴角却上翘着,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回来呀,呵呵,我就说他会回来的嘛。”
“你别说话,撑住,一定要撑住。你们都要撑住!”张绣娥眼泪刷刷的往下落。
一旁,青衿,秋蝉,以及大量的护卫人员,躺满了村口。
由此可见,
这场大战有多凄惨。
钱东海望着半空中大量直升机,以及如入羊群猛虎一般的唐龙,大脑逐渐从狂热中逐渐苏醒过来,嘴里不住念叨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不是被死灵结界困在桃源县了吗,怎么可能出来。”
大量援兵以致,血帝宗以及帮凶溃不成军。
大局已定!
钱东海想逃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
唐龙拖着血刀,已经站在了他面前。
“你,唐龙,你想干什么,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钱家子弟,我是血帝宗圣子,我,我把我所有知道的事情都告诉你,求求你不要杀我,好不好?”钱东海痛哭流涕哀嚎着求饶。
唐龙脸上冰冷,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没有过多看他。
一刀劈过,
一分为二,径直朝着村口走去。
“唐龙,呵呵,你总算回来了。”山貅靠在张绣娥怀里,望着唐龙勉强笑了笑。
感受着即将失去生机的山貅,唐龙脸上恢复了情绪。
“我是不是要死啦?”
山貅感觉眼皮子沉重如万斤,但还是硬撑着,不想闭上,她要在好好看看唐龙这家伙。
“傻丫头,你怎么可能会死呢。”
唐龙从张绣娥手上把她接过来,看着她胸口伤势,有一种想要爆起的冲动。
“保险柜里的药还有吗?”抬头朝着张绣娥问。
张绣娥红肿两眼,摇头:“没了,羊武婵,青衿,秋蝉,老黄狗,大小狐仙……全部受了重创!”
“呵呵,没事儿,你能回来就好,等我死了要把我葬在鱼头村的后山哦,我喜欢那里,我也喜欢,鱼头村的孩子们。”山貅缓缓说着,要闭上眼睛。
记忆历历在目,发生了这么事情,从陌生到熟悉,在从熟悉到亲密,成了现在无法割舍的亲人。
“我不想你死!”唐龙落泪了,低落在山貅脸上,滚烫滚烫的。
山貅像是回光返照似得,又把眼睛睁了开,苍白毫无血色的脸上,泛起丝开心笑容:“我,我就知道你在偷偷喜欢着我,嘻嘻,抱紧我哦,我觉得好冷……”
唐龙刚想怒吼,发泄心中悲痛,鲁乐城的声音突然在身旁响起。
“老大,需不需要‘生机丹’啊?”
转头望着鲁乐城手里递过来的绿色翡翠小玉瓶,一把拿了过来,拔掉封口,一股脑的往山貅嘴里嗑。
一旁站着的鲁乐城,满脸肉疼的叫道:“老大,一颗,一颗就行,用不了这么多,浪费,浪费了啊!”
唐龙这时候再也不感觉鲁乐城话多了。
“还有没,所有伤员,一人一颗,等回头老子十倍还你。”唐龙笑着大叫道。
鲁乐城眼神异样,嘿嘿笑着朝旁边伤员走去,嘴里还不住念叨着:“这回可赚大了,赚大了啊!”
“我,还能死不呀?”
山貅吃下‘生机丹’之后,明显感觉身体比刚才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脸上也登时红润了不少。
“谁说你会死,不要瞎想。”
唐龙低头在她脑门上亲了下,道:“好好睡一觉,等你醒了人就会好的。”
说完,按住血脉,让山貅昏睡过去。
一旁,除了山貅以外,还有大量伤员,像青衿,羊武婵,秋蝉她们的情况都不是很乐观。
唐龙他们再晚来一会儿,估摸着就算能击溃血帝宗的狗杂总,这些人也救不会来来!

 文学

“老牛,还活着没?”
老黄问一旁卧着的老牛,这条老狗身上,至少七八处刀伤,都深可见骨,不过到是没有什么性命之忧。
“死不了!”老牛瓮声瓮气的喘着粗气。
狐狸白色毛发完全被鲜血染红,不知道是它的还是敌人的,一步三晃的走过来:“三姥姥死了,刺猬一家只剩下了崽,山羊被削掉了角,老公鸡让人砍了头……”
原本二十几只有灵性的动物家禽,经此一战,只剩下了不足十只,其余都死状极惨,去没有一只抱怨。
天命如此,有什么招。
“那俩家伙今晚上到是挺卖力的!”老耗子梳理着自己嘴边几个白胡子,仔细看才发现,耗子脑袋连同半边耳朵都被利刃劈削下去,这刀要是在正一点,非得当场毙命不可。
老黄和老牛的目光,都朝着村口石桌上一大一小两位狐仙看过去,这时候两东西正拿着二锅头就着花生米吃喝,外表看到是没什么外伤,不过疲惫的眼神说明,大小狐仙今晚上绝对不轻松。
血帝宗和炼尸门以及帮凶中,有十分之二三十的战力,都是被他俩托住的。
所有伤员都紧急就近送往鱼头村医院,打扫战场,沉默有序。
一架军用直升飞机停在村口,
镇南天从上面跳下来。
唐龙叹了口气,直起身朝对方走了过去。
“血帝宗很神秘,竟然在国内潜藏这么久,都没被咱们的发现。”镇南天望着鱼头村的惨状,板着脸说道。
普通人到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不管是鱼头村的村民,还是来鱼头村游玩的游客,这会儿都在睡梦中。
伤亡都是来自唐龙让秋蝉组建的护卫,也就是以前的雇佣兵以及特殊从业人员,还有那些动物家禽,以及黑鳞蛟和蛇谷的蛇群。
卡迪娜已经叫‘小蛇王’驱使着蛇群回了蛇谷,不过蛇群数量锐减大半。
当然,要不是卡迪娜率领毒蛇群过来支援,说不定鱼头村已经沦陷,眼前一切都已经化为了泡影,所以说,蛇谷和卡迪娜这次立了大功。蛇群锐减可以再繁衍,可以再对在花钱购买,人没了,村子没了,那一切可就晚了。
唐龙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先不说情报和隐藏的问题,就是这次伤害,其实大部分都算是被鱼头村给抗下来的。
“有什么打算?”镇南天看着他问。
唐龙摇头:“没什么打算!”
镇南天朝着一旁钱东海的尸体看了会,才开口说道:“放心,我们一定会把今天的事情调查清楚,还你们一个公道。”
唐龙点了点头,依然没有说话。
天亮之前,鱼头村外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血渍都被清扫干净,唯独那种血腥味在空气中短时间之内不会消散。
“总算天亮!”张绣娥依偎在唐龙怀里。
唐龙嘴角稍微动了动:“嗯,天亮了,都过去了,乖,好好睡一觉,睡醒以后全都会好的!”
张绣娥闭上眼睛,沉稳入眠。
唐龙把他抱进屋里,放到床上,盖好被子,才从房间里走出来,虽然一夜未眠,他却没有半点睡意。
……
任盈盈睡意惺惺的从房间出来,下楼,看着客厅里坐着的勾玉娘,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昨晚上我怎么睡着啦?”
整个桃源县,受到那个庞大‘死灵结界’的影响,只有少数人是清醒的。
比如说勾玉娘!
她的精神力远超常人,所以能清醒着。
但是留在雕刻厂内并没有出去,直到凌晨三点多,唐龙打电话过来询问这边有没有事情发生,确定危机暂时已经解除,才松了口气。
勾玉娘笑着道:“夜里大家都会犯困!”
任盈盈眨了眨眼睛:“那你昨晚上怎么没睡呀?”
勾玉娘笑望着她说:“你怎么知道我没有睡?”
任盈盈努了努嘴,嬉笑着说:“你身上的衣服都没换,并且连点褶皱都没有,那指定是一夜没睡呀,我要是这单眼力都没有,还配当你徒弟呀?”
“就你聪明!”勾玉娘含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起来了就去洗漱,一会儿吃早饭!”
“噢!”
桃源县城陆陆续续,有人清醒过来,对于昨晚上的事情,大家都不清楚,照常工作照常上班,一切还是跟昨天一样。
只是鱼头村医院这边,多了许多病号,并且伤势还都不轻。
“山貅怎么会成这样?”
秋玉霞见过小富婆的伤势后,心脏差点没从嗓子眼里蹦出来,胸前那么大个窟窿,稍微偏一点,人就不行了。
除了山貅以外,青衿,羊武婵,秋蝉等人,好家伙,身上的伤势一个比一个重,能半年下床的,几乎一个都没有。
昨晚上,像秋玉霞她们这样的普通人,也都陷入了沉睡中,所以并不知道那场战况有多惨烈。
唐龙耸了耸肩,笑着道:“人还活着,就是最欣慰的事情。”
秋玉霞瞪大眼睛望着他,心说还有人死了啊?
唐龙岔开话题:“对了,楼上那些动物,伤势都挺重的,先让它们在医院里养着吧,嗯,多从青龙农场里搞些蔬菜水果的给它们吃,对它们伤势恢复有好处!”
“嗯!”
秋玉霞点头,她早就知道那些动物都有灵性,只是昨夜剩下的连半数都不到。
推开病房,
唐龙走进去,萧战王盘坐在床上打坐,一旁鲁乐城靠在床头,一手拿着个苹果正在啃。
“唐老大,你可别忘了欠我的‘生机丹’啊!”鲁乐城见到唐龙,嘿嘿笑着。
萧战王,寺冰,咒封,白龙,鲁乐城身上的伤势都不轻,所以并没有走,现在鲁乐城跟萧战王一个病房,咒封和白龙一个病房,寺冰自己住单独的病房,五个人都在鱼头村医院呢。
“你什么时候见我差过事儿!”唐龙说。
鲁乐城坐直起来,兴奋的搓了搓手:“这不是好久都没赚这么大了吗。”
听到唐龙的声音,萧战王也从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睛欧。

本文标签:被老总按在办公桌吸奶头

上一篇:猛烈顶弄H禁欲医生|电梯里被猛烈的进出双性

下一篇:大爷你的东西太大了|从后面抱着大屁股老寡妇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