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杨门女将含羞承欢皇上|厕所里啊…用力h乱任伦

2022-05-19 17:25: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想着白牡丹平日里女扮男装十分威风,她扮成了男人混进去。

  “原来是孙家小姐,今天穿得真威风!”

  刚一进去就被小掌柜戳穿了!

  孙莲意红着脸,正想辩驳呢,这

想着白牡丹平日里女扮男装十分威风,她扮成了男人混进去。

  “原来是孙家小姐,今天穿得真威风!”

  刚一进去就被小掌柜戳穿了!

  孙莲意红着脸,正想辩驳呢,这小掌柜紧接着就将铺子里卖的毛笔夸得天花乱坠。

  这小掌柜年纪还小,嗓子都还没变声呢,口齿却伶俐得很,似乎没管她怀揣着什么目的,就是想多卖出一些。

  孙莲意本来可不想遂他的意,但他一直盯着自己推销,好像她不在店里买点东西会显得自己很穷似的。

  最后,她离开铺子时,怀里揣着两套狼毫和一套绘画用的羊毫。

  狼毫一套五支,羊毫一套十二支,总共约莫八两银子。

  倒是不贵。

  想来这笔斋应该是对那些寒门书生,和其他需要用毛笔,却舍不得花大钱买好的人。

  用料总体上没白家讲究,成本低了一点,都是竹竿当的笔杆子。

  而白家还有很多例如红木、檀木等高档结实的木材。

  但这也比王小六之前粗制滥造的要结实很多。

  等孙莲意美滋滋地回了家,睡了一觉,然后才觉得哪里不对。

  她又不会画画,买这笔做什么。就算要送人也应该送白家狼毫,为什么要用白牡丹做的廉价狼毫?

  浪费了足足八两银子啊!

  就买了这些破玩意儿……

  不过,不管白牡丹在做什么,反正她开了这个作坊,随便找个不知情的看,都会觉得她仗着家主庇护,想当家族铺子的蛀虫。

  白家笔斋的流水总账只能白老夫人看得见,外人又不知道。

  如果白老夫人为了保她女儿,将账面拿出来给大家看,反而能从中找到线头,再将白家宗家彻底拉下水。

  城中绸缎庄倒了,城里很多有钱人受到假银票的重创,没有能力再盘下店铺。

  幸亏孙家还有钱,能让孙莲意咸鱼翻身。

  冬天都快到了,总有人要买衣服吧?

  作坊这些匠人整理狼毫是一把好手,让他们处理黄鼠狼的皮毛,再找几个裁缝绣娘,这不就齐活了吗?

  孙家想将孙莲意培养得像白牡丹一样能掌家,经营铺子,作坊里的事都让她来出面。

  万一要是落得破绽,大不了推说是孩子自说自话,他父母再站出来说话也来得及。

  于是,孙莲意趾高气昂地回了作坊,开始数落起白牡丹的不是来。

  “你们那是没看见啊,她特意找了个穷村子。一个人一天只需要十文钱,都愿意给她打工。她还将狼毫的做法、笔杆子的做法,还有很多细节,全都告诉了这些匠人呢!”

  “这怎么能行呢?”

  作坊里的匠人一听就急了。

  这可是他们代代相传的秘密啊,只有孙老爷和孙小姐才知道,就这么被白家小姐说了出去。

  以后人人都知道了这个做法,白家笔斋关张,他们这群匠人不也没月钱拿了?

  孙莲意昂头,骄傲地说出了孙家的决定:“咱以后除了做毛笔,再开个成衣作坊。”

  作坊匠人们面面相觑。

  孙莲意:“淆城那边的绸缎庄被知州查封了,这大冬天里,大家都没衣服穿。若我们赶着寒冬到来之前,将这些黄鼠狼的毛打成裌衣卖出去,一定能比毛笔赚得更多。等春天来了,咱就卖别的,什么披风啦布鞋啦腰带啦。什么赚钱卖什么!”

  “可是,这些毛连原本供应白家笔斋都不够,要是主家询问起来。”

  孙莲意道:“这你就不用担心了。城里那么多人连饭都没得吃了,怎么还会来买毛笔呢?你们只管做就是了,新铺子的地段我都瞧好了!”

  ……

  孙家作坊的某间屋子里。

  绿茶清香四溢。

  白牡丹端着茶杯,吹了吹热气,见小萌萌抓起茶饼猛得咬了一口,急忙阻止:“茶饼不能这么吃,会噎到的。快喝口茶顺顺。”

  小萌萌点头,等阿娘吹冷了茶,接过来喝了一口,满足地哈了口气。

  嬷嬷的手艺真好!

  茶饼很松,很沙,多咀嚼几下,嘴里鼓鼓囊囊的。

  光吃茶饼是会噎,还会觉得寡淡,但配合喝上这一口绿茶后,满嘴都是茶香,连茶饼的豆香气也变浓郁了。

  高老嬷年轻时流离失所,被白牡丹的母亲收留后,一直忠心耿耿地守在作坊里。

  白老夫人不贪吃食,倒是白牡丹爱极了这清淡的味道。

  每次她来作坊,都会缠着高老嬷抽出时间,给她做茶饼。

  她也不讲究,无论是怎样的绿茶,什么味道的豆饼都能满足她。

  高老嬷便一年到头都备着绿茶和豆渣,等白家小姐一来作坊里,就跑去给她做现场的。

  将茶饼揉成团,分割成小饼放进炉子里烘烤,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能做好。

  等白家小姐巡查完作坊,正好过来吃。

  不过今天,她们没有大张旗鼓地巡查作坊,只趁着匠人们忙碌的时候,悄悄溜进屋里,歇息了好一阵了。

  高老嬷和她们聊了好一会儿,才听见孙莲意来了,还在外面大放厥词。

  她几次想冲出去制止,都被白牡丹拉住了。

  这会儿,高老嬷忍不住了,蹙眉道:“白小姐,咱可不能任由她再胡说八道了,老奴去将她赶走!”

  “嬷嬷不必出面,她到底是这作坊的少东。”白牡丹就着清茶吃了一小口茶饼,笑着赞道,“嬷嬷的手艺真是越来越好了。”

  她眼睛亮晶晶的,一边喝茶,一边从窗口望向外面,那眼神分明是在等待着什么。

  门外又传来了好几个人的附和声,表示自己愿意跟着孙小姐做事,一定能赚大钱。

  不愧是孙莲意,平日里一定说多了宗家的坏话,否则怎么会有这么多忠仆这么轻易的就背叛白家?

  高嬷嬷一脸为难看了看白牡丹,见她跟怀中小孩说说笑笑,好像并不在意似的,皱眉说:“白小姐,这姓孙的不是好东西啊,主家还是得快些将作坊收回去才行。

  “孙家是咱东家没错,可咱是白家的人啊。这卖身契,银钱、屋舍都是白家给的,还有我儿子,也要托了白老夫人的福,才能在京城铺子里找到活干。孙小姐这样说,就是用白家的人,赚他们孙家的钱,最后赚来的钱,会不会跟咱分就不知道了……按照那抠门的脾性,可不见得会分给我们呢……”

 文学

白牡丹当然知道高老嬷的忠心,摇头说:“不必担心。据我所知,绸缎庄东家被抓,绸缎庄看似查封,实则是被县令拿走了,不日将重新开张。衣食住行都是大家需要的,要是真有好的营生,大家早就挤破头了,哪里能轮得到慢慢看地段?”

  这事她早就分析过。

  她在村中可是卖手艺品发家的,才不是光卖毛笔。

  为了谋生,当然需要什么卖什么。

  这绸缎庄关掉这么大的事,别说城里富商了,就连村中小农都想分一杯羹。

  没有人敢染指,其中一定有猫腻。

  这种事连村人都知道,孙莲意却如此冒失,真是完全没有经商的天赋。

  高嬷嬷惊呼:“那这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这可不成,我得想办法拦着她……”

  这老太太一辈子操心惯了,对白牡丹是视如己出,对那孙莲意也挺照顾。

  到底还是个热心肠的人,见不得别人受挫。

  但白牡丹可不愿意提醒她。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绝对善良的。

  这孙莲意在背后挖白家的墙脚,又自作主张改变狼毫作坊,让她跌几个跟头才能让她记住教训。

  反正无论是亏还是赚,她最后都会哭哭啼啼地找上白家的门,紧紧抱住她母亲的大腿。

  白牡丹摇头,便对高老嬷劝道:“表妹这样自信,兴许自己有旁的门路。我白家是卖毛笔的,术业有专攻,她孙家想做裘皮生意,便随她去吧。”

  门外动静更大了些。

  空地上,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加入孙家,声势浩大。

  但这其中,还是有一些硬骨头不愿意屈从孙莲意,大声嘶吼着,大骂孙家是叛徒。

  这些粗人平日里就会说脏话,又带着浓浓乡音,连白牡丹都没听懂他们在骂什么。

  但显然孙莲意很生气,回骂了几句后,叫人将他抓起来摁在地上打。

  这么一下,弄得场面更难看了,而那些不想做裘皮的人更不情愿了。

  “好了,茶饼吃完了,该见见他们了。”

  白牡丹将手指上香喷喷的豆渣拍掉,用帕子优雅地抹了抹嘴。

  她将萌萌留在屋里,独自走向空地。

  白家小姐一来,作坊匠人们都很震惊,纷纷给她让出道来。教训那几个硬骨头的匠人也不敢再跋扈,退到一旁。

  “你怎么在这儿?!”孙莲意看见了她,抬手指着她,怒目圆睁。

  她做贼心虚地退了一步,挡住矮桌上的契书。

  但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好藏的。白牡丹这会儿会出现,一定将这一切都看清楚了,便破罐破摔地昂头,倨傲地说:“怎啦?我招呼我家作坊的匠人干活呢。又没规定只能干作坊里的活!”

  白牡丹淡笑,反问:“我拦你了?”

  孙莲意:“……”被噎得半晌没说出话来,怒目圆睁,问白牡丹,“你、那你想怎样?”

  白牡丹抿唇,负手走向契书,面沉如水。

  作坊匠人们都很害怕主家小姐,全退到旁边,给她让出地来,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在他们看来,他们都是白家签下契约的长工,再投到别人家,去干别的活,这种事本来就属于背叛。

  就算白家小姐突然暴怒,将契书全撕了,克扣他们的月钱也是应该的。

  然而白牡丹的脸上丝毫不见生气。

  她只沉默着低头打量契书。

  契书上满是斑驳的指痕红印。

  每一个手印就是一个打算离开白家作坊,想跟着孙莲意去谋求更多利益的人。

  以前她一直在铺子里忙碌,想方设法地多卖一些毛笔,从来没注意过这些匠人的心思。

  直到她去村子里从作坊开始白手起家,才知道大家都生活不易。

  白家毛笔全都是精心手工打磨的,每一支都是精品。

  这些老匠人只会比她在技术和细节上更胜一筹,从来不敢偷懒。

  或许这么多年来,是白家怠慢了这些手艺人。

  “难不成,你想抢我生意?!”在白牡丹低头沉思的这会儿功夫,孙莲意竟又杜撰出一个理由来,瞪着白牡丹,“你不是已经开了笔斋吗?为什么还要来抢我生意?你真是太刁蛮了。这裘皮是我先想到的!”

  白牡丹转过身来,眉毛挑了挑,却不知从何开始说道,最终无奈摇了摇头。

  她放弃跟孙莲意沟通,转身看向几个站在中间的硬汉,问他们:“这孙老板有好营生,你们怎么不跟着?你们为什么还愿意留在作坊里?”

  一个肤色黝黑的汉子回答道:“我爷爷会做狼毫,做很好的笔头,他让我也这么干。我只会整理狼毫,卷毛柱,做笔头。别的我不会干!”

  另一个说,“白老夫人对我有恩,我那卖身契上写的明明白白的,我就跟着白家,别的什么都不做!”

  他刚才挨了打,衣服都被打破了,面朝孙莲意,恶狠狠的说:“孙家这么做就是叛徒!连狗都不如!”

  孙莲意气得牙痒痒,又想开骂,被白牡丹抬手止住了。

  白牡丹:“你们觉得白家作坊给你们的工钱够用吗?”

  匠人如实道:“以前是够的,现在不太够了。月钱是按契书上来的,毛笔卖出去不容易。”

  另一个匠人说:“作坊包吃包住,又是汉子,用不着涂脂抹粉,不用花钱!”

  人群里又钻出来几个汉子,说自己是被强按手印的,完全没有想加入孙家作坊的意思。

  有人也站出来附和。

  但这明显是见风使舵的意味了。

  白牡丹叹息,点了点头,再看向那些想跟孙莲意走的人:“白家从未限制你们离开,若想赎回卖身契,可以通过工头跟白家说。”

  孙莲意瞪着她:“你干什么?!为什么要把卖身契还给他们?你是专程来坏我好事的吗?”

  “我问你,他们可是我白家作坊里的匠人?”

  “他们是我孙家作坊的!”

  白牡丹:“是吗?”

  孙莲意突然心虚,低头不语。

本文标签:杨门女将含羞承欢皇上

上一篇:小Sao货撅起屁股扒开|公交车上他揉我奶好爽捏我奶

下一篇:欲仙欲死呻吟饥渴人妻 口述爱爱好爽细节过程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