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局长把校花在床呻吟 折磨男生铃口sm调教

2022-05-21 10:05:48【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加上因为等待时间有点长肚子确实有些饿了,便吃得很是有滋有味。

  只是后来听到周衡又提起了沈怡这位功不可没的师傅,于是便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母妃,想到自己小时候吃到她亲

加上因为等待时间有点长肚子确实有些饿了,便吃得很是有滋有味。

  只是后来听到周衡又提起了沈怡这位功不可没的师傅,于是便又自然而然地想到了母妃,想到自己小时候吃到她亲手做的红烧肉时的欣喜之情,有段时间母妃隔三差五就给自己和父王做,哪怕已经很多年过去了,那会儿父子俩头碰头抢碟子里最后一块红烧肉的情景简直如在眼前,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也依旧如在耳边。

  说起来,长姐其实从小就不爱吃这红烧肉,也嫌弃做饭,连带被母妃要求跟着她学做红烧肉的时候也是颇有些不情愿,站在厨房外半天不肯进去,想必当时也没怎么好好学,如今她这一手号称独步京城贵女圈的手艺,应该还是后来在母妃过世后在外祖家跟着外祖母和舅母她们学的。

  想到此,沈复的思绪便有些复杂起来,看着眼前的姑娘,想到总算是老天垂怜自己,让她几次死里逃生如今依旧在自己身边,可母妃却没她那么幸运了,如今早已是坟茔上芳草萋萋,哪怕她当年做的那些红烧肉的滋味依旧让人记忆犹新。

  老实说,虽然两人都是自己最亲的人,可母妃烧的味道,跟阿衡现在做的,还是不一样的,刚才自己一口下去就尝出了分别,虽然都很好吃…

  周衡在旁边偷偷看着沈复吃面,一开始见他脸上满是发现底下有红烧肉的欣喜,后来则是津津有味地品尝,再后来,看着看着便有些不对了,好像很感动的样子,喉结不停地滑动着,似乎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仔细看,眼角还有点晶莹的光。

  不至于吧?这有什么啊,现代的姑娘,除掉那些大富大贵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又或者实在对厨艺不感兴趣的,哪个没自己动手烧过菜?虽说也有外卖之类方便快捷的食物,但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嘛!

  周衡便一边吃一边意有所指地说了句,语调还特意装得很轻快:

  “可能是火候未到,不过我已经尽力了哦,好歹只是第一次嘛,靖王爷你见谅哈,不过要是实在很难吃就别吃了,回头我再跟长姐好好讨教一下,今天有些仓促了,然后我这厨艺也确实不算好—”

  话还未说完,就见沈复把筷子一放,起身过来抱住了自己,下巴抵在了自己头顶,抱得有些紧,感觉情绪确实比较激动。

  “哎呀,”周衡一边顺势回抱住他,一边又赶紧说道:“看来不是太难吃,是太好吃了,对吧?”

  却没等到沈复的回答,一片沉默中,只得任他紧紧抱着自己,好在过了会儿便听到头上传来了一句闷闷的话:

  “是,阿衡做的这碗生辰面滋味甚好!”

  滋味甚好你也不用感动成这样啊,周衡有心要取笑他一番,转念却也立马就想到了,沈复这会儿如此失态,心里定然还想到了别的一些事。

  至于是什么事,生日嘛,除了眼前人,最应该想到的,肯定是生养他的父母,可惜如今沈复的父王和母妃都已不在,而且听刚才沈怡说,这红烧肉当年谢王妃也经常给他做,如今肯定是睹物思人了。

  想到此,周衡便也不再说什么,只继续紧紧地搂住他的腰。

  良久,沈复才平复了心中的情绪,默默地坐回了位置继续低头吃面,这下惹得旁边的周衡也是看得五味杂陈,以至于等到春桃回来收拾碗筷时,已经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定:

  今晚…还是安安分分地不出门算了。

  反正还有那个螭龙玉佩要给他,到时少不得还得讨论下皇后娘娘那边的想法。

  于是等到春桃熟门熟路地管自己在内室铺被睡下,周衡便带着之前沈复画的那副荷花美人图和姜皇后给的那个玉佩到了对面的隔间,沈复这会儿看着情绪已经基本恢复了,坐在罗汉床边默然不语不知在想什么,见她过来,抬头伸手过来,一边说了句:

  “刚才在府门口刚好碰到了长姐,她让我回来问你玉佩之事。”

  周衡点点头,把用帕子包着的玉佩递给他,随后在他身边坐下,一边看沈复翻来覆去地仔细辨认手中玉佩,一边低声把沈怡说的情况给他转述了。

  末了,又很是好奇地把自己的两个疑问给一并问了:“阿复,这个玉佩是不是很值钱?价值连城的那种?”

  自己以前在21世纪的时候对玉石可说是一无所知,只知道玉石无价,也不知道这种皇家品质的玉饰值钱到什么地步。

  另外一个疑问自然是关于沈复的:“还有,阿复,皇后娘娘给你送这么个有龙的玉佩,据说还是皇帝以前送给她的,不会是想坑你吧?”

  虽说沈怡之前已经说了,哪怕沈复公开佩戴此物也不算僭越,但毕竟曾经是皇帝的东西,还是慎重一点为好。

  其实心中还有个疑问,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周衡忍了忍,决定还是等这两个疑问得到答案了再说。

  沈复似乎是没想到周衡会问出这么两个问题,一听之下竟然笑了。

  周衡顿时知道自己这两个问题估计比较可笑,一时间不禁有些羞窘赶紧想阻止沈复继续笑,可见他这会儿眉目舒展一副轻松的样子,想到刚才他那努力控制情绪的样子,便又觉得让他高兴下也不错,于是最后也就作势轻打了下沈复的胳膊嗔道:

  “好啦,不知者不怪,不许笑话我!”

  “好好,”沈复虽然嘴角依旧上扬着,却也赶紧努力控制住了自己的笑意,搂过周衡,举着那螭龙玉佩给她讲解:

  “这白玉,虽然很多地方都有分布,极品却跟那黑玉一样,多是在大漠深处河流浅滩或者北方雪山底下才有,而这枚玉佩,你看,灯火下看着,外表油润有光泽,质地细腻均匀,内里通透无一丝杂质,是不可多得的羊脂白玉,而这螭龙图纹,古朴大气,刀法浑厚又不失锐利,定然也是名家所制,所以,虽说不一定价值连城,但也是传世之作。”

  想了想,又补了句:“刚才你说,皇后娘娘说是当初皇上在潜邸时送给她的?那么这枚玉佩定然还有些来历,回头我拓印一下写信给贺叔问问,看他是否还知道些别的情况。”

  回答完了第一个问题,见周衡也拿过那玉佩举着头细看,便又再次笑了:

  “你个小财迷,实话告诉你吧,这种图案的玉佩,除非你打碎了,要不然整个一块可不能拿出去换钱。”

  “我知道啊,螭龙代表身份嘛,亲王用的玉佩谁敢买啊,买了也没法用,我只是想要观察下你说的那些特质,”周衡放下玉佩,用底下的帕子给重新包住了交还给沈复,又说了句:

  “所以这种带着特定图案的玉饰就跟个信物是的,见物如见人,对吧?”

  说到这里不禁心里一动,所以皇后娘娘是想把它当做个信物吧?

 文学

那…但愿只是单纯地当作跟靖王爷结盟的信物吧!

  周衡觉得自己这么想别人有些过了,但又控制不住地胡思乱想,毕竟,皇后娘娘深宫寂寞,皇帝居然跟太后勾搭在一起,万般失望之下,乍然发现沈复这么个号称为未婚妻守孝的情种,偏人家还又年轻又帅气且手握西北边境兵权,如何会不动心?

  要搁21世纪,一个不到四十的女人,风韵犹存,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刚好又是脱离了愣头青的时候,正是姐弟恋最佳组合的年纪呢,何况是在凡事皆有可能的古代皇宫里?

  皇后要复仇,要拉拢沈复,说句不好听的,到时如果让她得了手,那西北的兵权就板上钉钉了,还锦上添花呢。

  不行,这件事一定要问清楚,沈复虽然心里肯定没这方面想法,但也得给他一点警示,别不小心着了姜皇后的道!

  沈复不知她心中所想,听她提到“见物如见人”还点点头表示赞许:

  “不错,之前就是她主动来找咱们,后来虽然来回联系了几次,兹事体大,如今送了这玉佩来,也算是一番结盟的诚意,我估摸着,后面应该很快又有事情,皇后娘娘定然是感觉到了什么,也算是一番预警。”

  后面还有事情?周衡本就心里存了疑问,听他这般说,不禁又问道:

  “后面还会有什么事情?要…你亲自去跟皇后娘娘面谈么?”

  对此,沈复摇摇头表示:

  “尚未可知,不过如今皇上已回宫,加上大皇子被立为太子已是定数,二皇子那边,中南道那几件运来的铁器一直查不出下落,总觉得不对劲,三…陈慧珊却又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后面…总不会这般一直平静下去。”

  这倒是,据贺叔后来的信件中说,现在中南道那边也是风平浪静,看着没什么情况,甚至在他暗中派去那边驻军大营的人刺探得到的情报,也是并无异动,对此贺叔也是在百思不得其解之下生了执拗之心,说这里面绝对有大名堂,不破解这蹊跷之事他就不打算回来。

  想想也是,太后娘家如此大费周章地安排人在桃花江某处进行针对性的攻击训练,又订做了那么几件大铁器,总不会是随意而为,沈复他们是觉得三公主和她背后的外祖家要支持二皇子,而自己则觉得也有一点可能是三公主自己有野心想要效仿那位传奇的武帝做个女皇,无论是哪种可能,如今大皇子要当太子了,总不至于听之任之。

  回答完了周衡问的第一个问题,对于跟皇后娘娘面谈之事,沈复不以为意,笑着转头亲了下她的鬓角解释道:

  “宫里规矩森严,连长姐她们这样的高品阶外命妇,想要见宫里贵人,也得提前递交拜帖,得到允准后方能进宫,进宫后身边时时刻刻有宫人陪同不说,时间地点都有限制,且都会一一记录在案。”

  “我是外男,要想单独见宫里女眷,根本没有什么可能,也就是逢年过节到宫里赴宴时远远地打一个照面、行礼拜见一下,那还主要是太后、皇后等几位身份贵重之人,其余的嫔妃可是连见都没见过。所以啊,阿衡,这也是皇后娘娘借着这么个机会托长姐转交那玉佩的原因,基本上,除非是在宫外,否则我和她是说不上话的。”

  周衡听了大致放下了心,但心里那点小心思还是没有完全消下去,便咬着唇想了想,又遮遮掩掩地问道:

  “这位皇后娘娘也真是厉害,竟然想出了这么件信物和法子。说起来,我还是挺好奇的,也不知皇帝和皇后他们俩长什么样子,刚才也忘了问长姐,那个…皇后娘娘如此聪慧,应该长得貌若天仙吧?”

  这话问得沈复不禁一怔:皇后娘娘的长相?还真没怎么注意过,刚才不是说了么,自己一个外男,平日里压根儿见不着宫里的女眷,也就是上次去行宫私下见了一面,但这会儿哪里想得起来她长什么样!

  而且聪慧跟貌若天仙有什么关系?

  便一边开始在脑海里努力搜索姜皇后的相貌一边好笑地想着:貌若天仙?这词用在一个年近四十的妇人身上,好像…有些用词不当啊,低头看向周衡,却见她目光闪烁似乎很有些不自然,电光石火间,沈复忽然就明白过来了,顿时又好气又好笑:

  真是无妄之灾啊,这都是吃的哪门子飞醋?

  但与此同时心里又涌起了一股甜蜜,阿衡看来也是越来越在乎自己了啊,竟然连皇后那等不相干之人都开始防范起来了。

  便轻咳一声努力控制住自己几欲大笑出声的冲动,笑着看向周衡温声说道:

  “皇后娘娘母仪天下,自然是令人仰视之貌,不过既然说到这儿,阿衡,说起来,我倒是也有两个问题想要问你。”

  “问我?”周衡正想具体问他什么叫“令人仰视之貌”,见沈复这般说,不禁也先把疑惑给放在了一旁,问了句:

  “什么问题?”

  “其一,”沈复这会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拉了周衡的手让她侧过来面对着自己,看着她的眼睛慢悠悠地问道:

  “阿衡,皇后娘娘相貌如何,跟她送这玉佩之间,有什么关系?”

  “没有啦,我就是随便一问,好奇嘛。”周衡本就心虚,被他这么一问,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他的直视,可惜双手被他拉着,只得不自然地转头看向旁边,哎呀,脸上有些发烫,好尴尬呀,不会是被他看穿了吧?

  沈复见她居然被自己这个毫无逻辑的问题给问倒了,一副慌乱不知所粗的样子,心里便有数了,看来果然是在胡思乱想,暗自发笑之余,脸上却摆出了一副更加认真的神情,敛了脸上的笑容,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道:

  “不过你这么一说,倒是提醒我了,说起来,这螭龙玉佩虽然符合我的亲王身份,毕竟曾是皇帝所有,刚才听你说,还是当初跟皇后娘娘感情比较好的时候赠送的。虽然我这个外男没什么机会见到皇后娘娘,但就怕被有心人做文章,罢了!要么还是哪天找个机会设法见下皇后,当面问问清楚是何意。而且你不是好奇她长啥样么,到时我也能跟你说说,左右皇帝在明面上待我如兄弟,她也算是我皇嫂,我这做弟弟的替你看那么两眼也不打紧。”

本文标签:局长把校花在床呻吟

上一篇:享受桌下人妻口爆 大炕上翁熄粗大交换刘雪

下一篇:写作业写着写着就插了 一男两女激情双飞视频

相关内容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