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爱文爱文

三女并排高高撅起的大白:公妇刘大壮李娇娇h无删减版

2022-05-21 10:19:30【爱文】人次阅读

摘要是帮李宇送信来的,又是指明了找她的,其他人都不用过去了,该干嘛干嘛的老头子,自然的将小下遣散,至于他跟老婆子。

  身为这个家的两大家长。

  在对方奉皇命而来的情况下。

是帮李宇送信来的,又是指明了找她的,其他人都不用过去了,该干嘛干嘛的老头子,自然的将小下遣散,至于他跟老婆子。

  身为这个家的两大家长。

  在对方奉皇命而来的情况下。

  必须端正姿态。

  拿出主家的态度,在他们的事情谈完时,去表示一下欢迎。

  于是,他们留在了饭厅,随时等待召唤。

  因孩子在,不能多说的秦望舒没有细说,而从未想过皇帝会跟贫民借钱的两老,也没想到秦望舒会扛一箱的银票让人数。

  就这么的,两方大厅里,三人是一样样的百无聊赖。

  “吒~啾~吒~”

  遥远又清晰的鸣叫清晰传来,在又听到一组声音时,老婆子激动难掩的看向自家老头:“老头子?”

  与老婆子对视一眼,肯定了这鸣叫就是小霸的老头子,直接站起往外走,脸上的神色却与老婆子截然不同。

  “老爷”老头子的随侍之一白盉率先发现出来的主子“老夫人”

  听到他的接连叫喊,矗立门口的其他几人连忙收回视线,同时行礼。

  江延之:“老爷,老夫人”

  陈妈妈:“老爷,老夫人”

  明柳:“老爷,老夫人”

  “嗯”焖应一声,老头子抬手示意几人,而眼睛,从始至终都没落在几人身上。

  见自家老爷出来,还满脸警戒,满眼萧严的扫视天空。

  白盉急忙发声:“老爷,这大鹰乃康王宠玩,但凡康王所在之地,必能瞧见它的踪迹”

  偏头,李老头扫了眼一副很懂摸样,并积极表现的白盉,转眼,他的视线直接转向快步跑出大堂的小儿媳妇。

  “啾~啾~啾~”

  接连不断的鸣叫一声高过一声,一声比一声更加清晰明亮,而原本芝麻点大小的身影笔直而下,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庞大。

  “咦~”

  本沉浸在数字之中的李未忽的停住动作,脸色大变的冲出大堂。

  下一秒,又一幅让他跌破眼球的画面诞生。

  只见,那傲视,睥睨一切生物的雄威巨鹰收翅降落,而那背对着自己的臃肿身影扑趴而上。

  嘶~~

  偏头,闭眼,下意识的,李未竖起耳朵。

  这巨鹰,除了康王的命令,谁的话都不听,它的傲慢,凶残,是所有近距离接触过它的人心头的魔鬼。

  ···这女人,不死也要丢半条命。

  根本就来不及救人的李未,一时脑子停顿,偏着头许久都没发现,他并没听到该有的惊叫,更没瞧见堂前开阔处,秦望舒含笑抬手。

  “啧~高调得~”噜上小霸脖颈羽毛的秦望舒呢喃自语,下一瞬,她转向老头子:“爹,麻烦你去大堂陪李公子坐坐,我去打个猎,今晚咱加餐”

  小霸会这么高调的降落,原因绝对只有一个···康王不在具有危险性。

  那还等什么,赶紧将各种肉安排起来啊!

  煎,抄,烹,炸,烤,卤···

  鸡,鸭,兔子,傻袍子····。

  不过心思一动,秦望舒口里的唾液就疯狂分泌,一秒都不想浪费,她轻轻一拽,让小霸蹲下。

  闻声,前一刻还在思腹康王对当今的威慑会不会让老四涉嫌的老头,这一刻已经完全放心了下来。

  不管是小黑,赤练,还是小霸。

  它们都有一个极尽保护老四媳妇的特点。

  但凡它们的出现会给老四媳妇带来危险,它们都不会出现。

  就比如这几年。

  距离对于小霸来说根本就不是阻碍,只要它想,它便能飞越千山万水。

  然而,自那次之后,小霸却在没出现在他们家周围过。

  不自觉勾起嘴角,老头交代:“小心点”

  “抓几只活鸡回来~~”从听到小霸的叫声,就只有欣喜的老婆子这会已经笑眯了眼,在老头子话音落下后,连忙出声,在一声交代后,念头一闪接着又喊:“见到野鸭,野鹅也可以带回来~~”

  “啾~~~”

  因带着秦望舒这‘脆弱’的人类,而大大减小了攀升速度的小霸一声低鸣传来。

  似在回应老婆子。

  顿时,老婆子脸上的神色更加掩饰不住。

  见它没有攀升高度,而是盘旋飞转,抬手,双手成喇叭状圈在口边,一呼一吸后,声调直线上升:“要是方便,母鹿,袍子,野猪都抓活的~~~”

  “啾~~”

  寻思着积雪至多七八天就能全部化完,而各处庄子里的干麦草,麂子,袍子就是不喜欢也能将就一段时间,在山上嫩草能割前应该死不掉。

  老婆子再接再厉,在小霸又一圈转回堂前上空时,继续:“你要是拿不回来,回头老头子带人跟你去抓~~~咱家现在有地方养,不怕多了”

  “吒~”

  “我去安排人烧水,磨刀”终于心满意足,扯破嗓门的老婆子哑着声对老头说,说罢,招手就让伺候在门前的陈妈妈跟上。

  然而,这一刻,别说陈妈妈,明柳,白盉,江延之,就是矗立于另一个方向的李未都是一副下巴掉落的蒙比,错愕摸样。

  事实上,相比白盉,江延之这两听说过某些事情的中年,李未脑子里的浆糊更多更浓稠。

  康王能乘它吗?

  不知道。

  康王能命令他抓猎物吗?

  不得而知。

  康王能与它交流吗?

  应该是···不能的,不然,便是一般人没听过,京中勋贵应该是有消息的。

  便是镇国公府孤陋寡闻,外公,舅父的耳目应该不会如此闭塞。

  闭眼,几秒后在睁开。

  甩甩头,一个女人乘上巨鹰,一个老婆子安排它怎么狩猎的画面及声音却顽固的附着在他的脑海,怎么都摆脱不了。

  ···这家人,不止能驱使它,它还很是听话····

  只知道,方才所见巨鹰是康王在青城府时所得。

  才发现,此时所处人家与当今交情匪浅。

  赫然的,李未收敛心思,垂头,闭目。

  ···不该看的少看。

  ···不该想的少想。

  ···不该问的,不要随意打听。

 文学

在李未调节心理时,老头子沿着回廊,绕至大堂。

  “李公子~”笑意难掩的,老头轻唤。

  “李老爷”抬手,致一虚礼,两人相携进门。

  当那一叠叠银票映入眼睑,李老头眉头一抖,但很快,神色收敛,在李未蹲下拾起方才丢落的银票后入座沉思。

  接二连三的,老李家孩子相继到来,听到四婶‘四舅母’跟小霸打猎去了,一个个那时欢呼雀跃,嚷嚷着便分头行动,之后村长,关老头,林老头也挨个跨进老李家大门。

  很是想忽视门口传来音调的李未,几次将手里数目忘记。

  若非他数数有方,今天怕是得几次重来。

  又一次摆摆头,李未静心几秒,继续。

  门口,知道京城有人来了的村长几人,在得了李老头一句老四媳妇跟它打猎去了,什么都没问的退出老李家,而这会,秦望舒跟小霸已经进入了空间。

  劈头盖脸的,秦望舒就问“怎么回事?”

  “康王挺有意思的”许久没有开过口,感觉都快要忘记怎么说话了:“去找你,你也不敢见,就没去找”

  所以,怪我咯?!

  很是不想这么去想,小霸那冰冷的电子眼更传递不出什么不快。

  但,小霸这句话一出,秦望舒就是感觉到深深的来自小霸内心的怨怼。

  都怪她胆子小。

  所以,它都不敢回来打扰她。

  摸摸鼻子,秦望舒毅然的压下初初听到‘康王挺有意思的’那句话时升起的恼火感。

  “小黑呢?”不会小黑也觉得京城挺有意思的,同时也觉得去找她她也不会让它露脸,所以直接就懒得去找没趣吧?!

  心下,秦望舒腹诽这,眼神里却透露出期盼。

  然而,小霸一点没看出她对真实答案的不待见。

  “它觉得京城挺有意思的”

  唔:“······”

  就不该多这句问。

  抬手抚额,一时没忍住,秦望舒又一问句吐出:“别告诉我,飞船也觉得青城府没意思!”

  “飞船等着烧毁各处水坝,怕回去你又差遣它”

  所以,飞船不是因为觉得青城府没意思,更不是怕没机会见到她,而是怕她太记得它,然后在她的过度烂好心中,燃料消耗快速,到时无法将各处修建的水坝烧毁。

  张张嘴,秦望舒几次想说它想太多。

  然而,话在喉咙里转了又转后始终没有吐露出来。

  飞船的担心真不是多意。

  撇唇,瞪着小霸许久,最终,秦望舒也说不出责怪的话。

  跟着康王比较有意思,京城里比较有意思不就是她当时说服它们的话语,而在自家没有足够的实力前,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也是她不停在它们面前念叨的。。

  呼~~~这人工智能太智能也不是好事啊!!!

  心思收敛,对于已经过去的事,秦望舒不觉得还有什么追究的必要。

  毕竟,这些年没它们,她也过得很好。

  不在就这一话题多言,秦望舒转口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比秦望舒更直接的,小霸各处结果:“康王死了”

  “呃~~”要不要这么直接?

  不能说意外,也没有升起同情。

  就康王曾经做出的与夺托合作,陷东北三府百姓与不顾,陷明夏河山与危险之中的举止,就够他死百次千次。

  可,她又不傻,在见到它时,基本就估计到是这么个结果了。

  李未都坐上皇位了,便是不知晓他勾结夺托的勾当,也绝对不会放过将心思表现得路人皆知,在先皇病重时兀自回京并抗旨不出的康王。

  “你丈夫杀的”

  “·····”

  到底是机械,便是拥有自我意识,这自我意识却终究不是灵魂。

  便是能够分析出所视物体最细微的体征变动,却始终无法探察出人类这种奇妙生物掩藏在各种数值下的思想,想法。

  对于李江杀了康王这件事,秦望舒一丝异样想法都没激起,倒是对小霸的多话,她有些炯炯。

  ···又一个想说话的机器人!!

  好吧,身为主人,她怎么能不配合。

  “还有其它的吗?”

  “你想知道什么?”

  “我~~”面对小霸这种一点情绪不带的陈述式反问,秦望舒突然有点不想说话了。

  就是面对观众,这讲故事的,说评书的,也得配合跌宕起伏的声线,情绪,表情,才能紧紧抓住听着的耳朵,抓住听着的心思,眼睛。

  那种一条线式的讲解,真心不太吸引人。

  “我就不久前见了一回李江,你就说说李江不知道的吧”

  对于人类,小霸自认已经很是了解。

  于是,在秦望舒不小心透露出施舍的眼神,敷衍的语气时,它有点郁闷。

  然而。

  几年没说话了,它实在想说啊!

  “他并不知道康王致使夺托损失惨重,被夺托掣肘。更不知道康王答应了夺托王室,几年内给夺托送去上万人口。也不知康王预藏的人脉还有一条没有被他清理”

  一句落下,小霸就跟没说过这句话,没表现出它其实想打开话唠方式似似的静候,而秦望舒,普一听没听出什么问题,可做摸做样的一点头后,念头一闪。

  “康王怎么致使夺托损失惨重的?他为何给夺托送人?”难道那畜生一下子转性,想起自己是个人了,而后部署人手,想要一举将夺托覆灭?

  相比敌国的事,人都已经死了,有在多的暗线又有什么用。

  事实上,别说康王已经死了,就是没死,只要不动到自家头上来,她都能当他不存在。

  不知秦望舒心头怎么想的,小霸不过是在秦望舒按照自己的想法似的问罢后,淡定,平和却又突兀的快速开口。

  “那次入侵,在他们的计划里应该是会成功的,所以,在失败后,夺托气愤难当···”

  “等等~”抬手,秦望舒让小霸暂停,她总感觉那里不对:“那次入侵是什么意思?”

本文标签:三女并排高高撅起的大白

上一篇:在英语课上用鸡插英语课代表视频(肥美的蚌肉)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篇:人妻换着玩又刺激又爽:把冰葡萄一颗一颗往里堆

相关内容

推荐